必读居小说网 > 恐怖悬拟电子书 > 漂亮的女招待 >

第29部分

漂亮的女招待-第29部分

小说: 漂亮的女招待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昵八拮尤ナ篮螅⒊沟拿执永疵挥猩婕肮说奈侍狻!

“讲下去,”特拉格说,“我听着哪,相信我,我认真地听着哪。不过,我不会什么帐都买。”

“你最好还是买我的帐,”梅森说,“如果你不买我的帐,你会脸红的。”

“这些我都明白。”

“我知道你明白,”梅森告诉他,“但是,继续听下去,这一次你非买帐不可。”

“说下去吧。”

“阿彻在某些方面与马莎·拉维娜搅和在一起,而达夫妮·豪厄尔则作梗其中,所以就必须除掉达夫妮·豪厄尔。警方试图调查清楚达夫妮·豪厄尔过去的生活背景但却走进了死胡同。他们知道,她曾到过墨西哥城旅游,曾到过危地马拉旅游,很明显每次都是单身前往,他们没有找到她的任何亲戚或者……”

“你不必告诉我这些,”特拉格说,“我心里明白这是我遇到过的最困惑的案子。我们不可能转回头将达夫妮·豪厄尔两年来的生活情况全部调查清楚,因为找不到任何一个能说清楚她过去两年的情况的人。”

梅森说:“当我一开始搜集本案证据,许许多多的信息便接踵而至。”

“希望如此,”特拉格说,“到目前为止有了这些分析理论,仅此而已。你可以想象,如果我带着从你这儿捡来的这些分析理论昂首阔步地走进办公室时会发生什么情况。他们会在48小时之内把我赶到街上巡逻的。我需要事实根据,除非有了事实我才能去行动。点烟器的情况怎么样了?”

梅森说:“她与罗德尼·阿彻坐在车上。罗德尼·阿彻正要点烟时,一个家伙突然拉开左侧车门,用手枪顶住了阿彻的面部,让他举起手来,于是,他照办了。燃烧的点烟器掉落在座位上,劫犯抓住达夫妮·豪厄尔的坤包,达夫妮略一转身,裸腿碰着点燃器,便留下了那个模糊的痕迹。”

“当警方招来阿彻的汽车,对其进行详细的调查取证时,他们发现了汽车座垫上的圆洞。当时那个圆洞并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不过他们对汽车拍了照,照片上拍有座垫上的圆洞。为了探索出一些能够使案子往下进行的思路,为了在马莎·拉维娜和罗德尼·阿彻的证词之间找到不相符合的矛盾之处,我开始在法庭调查中对那个圆洞提出质疑。到了这时,人们才开始对那个圆洞产生了想法。我意识到,那个被烧的圆洞一定是在某个时间段里被触到座垫的燃烧的点烟器所造成的。我提了几个问题,马上发觉自己在本案中有了大的突破。他们开始高度重视起座垫上的圆洞而忽略起案子的其他方面。”

“分析得好。”特拉格干巴巴地评论着,“我虽然不卖这个帐,但是我要仔细观察一番。”

“达夫妮·豪厄尔随身携带着的坤包在抢劫案中被抢去了。不久,达夫妮·豪厄尔死后,马莎·拉维娜死死认定她就是那个同车的女人,自然她也必须死死认定被抢去的也是她的坤包。但那个被抢的并不是她的坤包,因为她的坤包中的组合式烟盒打火机没有丢失。她在这一点上露了马脚。那个坤包和马莎·拉维娜随身所带的坤包完全一样,都是为马莎·拉维娜特制的。有一家制这种饰品坤包的厂家,他们拒绝告诉我马莎·拉维娜到底买了多少个这样的坤包,因为我无权强迫他们向我提供这些信息。不过我确信,这些坤包一定是定量制作的。”

“是又怎么样?”特拉格说,“天哪,如果马莎·拉维娜愿意,她尽可以将这些坤包作为好意的礼品送给她的女主顾们。有些夜总会就是这么干的……”

“不过,马莎没有那样干,”梅森说,“在证人席上她想说她那样干过,但是当她意识到我将会追问接受礼品者的姓名时,她便避开了这个问题,因为她不想说出她们的姓名来。告诉你吧,特拉格,这些坤包有着重要的意义。你可能已经注意到,警方发现的在劫案中被抢去的坤包已被刀割,表面被割破,里衬被扯掉。”

“说下去,”特拉格说,“我很想听下去,不知为什么,有点像神话故事。你的当事人驾驶的切夫车是怎么回事?”

“你没看出来吧?”梅森分辩说,“他根本没有开过那辆车。”

“可有两个人看见他开着那辆车。”特拉格不高兴地说。

“正是这样。”梅森说,“这两个人则是罗德尼·阿彻和马莎·拉维娜。你不知道吗?那辆棕色的切夫车是被盗车,被盗去用作达夫妮·豪厄尔谋杀案的运载工具。然后,阿彻和马莎·拉维娜便决定把它拖进抢劫案。而那个真正的抢劫犯并没有开这种车。”

“现在你已经超出了可能的范围,”特拉格说,“已经偏离有效的界限,从神话故事中派生出来。我不仅不能买这个帐,而且连考虑一下这类故事也属于浪费时间……”

梅森桌上的电话尖叫起来。

梅森说:“一定是德拉·斯特里特。”他抓起电话,“喂。”

除了有节奏的“嗒……嗒……嗒”外,对方电话中没有其他声音。

“喂,”梅森说,“喂!”

他听到了电话接通的声音和坚实而缓慢的敲击声,除此以外,另无他声。猛然间,对方电话重重地挂断了。

梅森盯着电话看了一会儿,然后催促着特拉格说:“快,特拉格,快走,马上行动。”

“什么事?”

梅森抓起桌上的礼帽,拉开房门,说:“快,快走。”说着急步沿走廊跑去。

特拉格迟疑片刻,站起身,迅速跟了出去。

梅森“唿”地一把,竞扯掉了保罗·德雷克办公室房门上的绞链,对着十分惊讶的接线生吆喝道:“德雷克在吗?”

接线生点点头。

梅森推开齐腰高的悬门,跑步向前,拉开德雷克私人办公室的房门,盯着大吃一惊的侦探。

“给我打电话了?”他问。

“什么时候?”

“刚刚。”

“没有。”

梅森转身就跑,一下子撞在特拉格身上。

“嗨!”特拉格说,“怎么回事?”

“这儿有警车吧?”梅森问着,已跑进走廊,冲向电梯。

“有。”特拉格回答着,跟得更紧。

“有警报器吗?”梅森问着,已按住电梯“向下”键。

“有。”

梅森说:“去一趟温德莫尔阿蒙斯公寓楼,就在基诺特饭店对面。上车后我给你带路。快些,特拉格,生死攸关。达夫妮·豪厄尔谋杀案和罗德尼·阿彻抢劫案的案情就要揭晓了。”

特拉格的样子似乎很诧异。

“或者这样,”梅森说,“去你的吧,我要收到一堆交通违章罚单,然后由其他官员来处理豪厄尔谋杀案。”

说着他跳进没及停稳的电梯。

特拉格稍加迟疑便随即又跟了进去。

梅森告诉电梯工:“直接下底楼!有紧急情况!快下!”

电梯工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说:“好的,梅森先生。”电梯便直抵底楼。

梅森忽地冲出电梯,特拉格紧随其后。他们穿过大厅,梅森说:“你的车停在消防栓旁边吧?”

“当然。”特拉格说。

梅森跳进警车,特拉格坐上驾驶座,直到这时,梅森气喘吁吁的紧张劲头才使得特拉格感染上处理紧急情况的情绪。

“坚持一下。”特拉格说。

特拉格发动马达,松开手闸,警报器鸣叫着转了个U型驶上大道。他一加速,沿街驶去,在十字路口闯过红灯,以骇人的速度冲向下一个十字路口。

警报器一路开道,警示灯的红色光点使得迎面驶来的汽车司机们眼花缭乱。

“快,”梅森催促道,“快走!”

特拉格绕来绕去,超过左侧一辆小车,又闯过红灯,在十字路口从一辆侧街驶出的大卡车前一晃而过,卡车尖叫着刹住了车。特拉格如入无人之境,沿中心大道飞驶而去。

“只管走,只管走!”梅森叫着,“天啊,等什么?”

特拉格顾不着搭腔,严肃紧张地集中全部精力,以骇人的速度狂奔着。

“往哪儿拐?”他问。

“前边约半英里处。”梅森说,“我会告诉你的,在那条大道上……等一下,到啦。就那儿,有信号灯的地方,右转弯。”

特拉格向左旋半圈,忽地拐向右侧,一头扎入车群又冲出车群,车轮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响比警报器的声音更具有开道效用。

警车飞驶,进入侧街。

“下一个信号灯处向左转,”梅森说,“最好关掉警报器,特拉格,一直开大灯。我们不要惊动这些人,没出事之前必须赶到。”

“只那么一个电话就让你这么紧张,”特拉格说,“你最好还是告诉我一下电话的内容。”

“什么也没说,”梅森解释说,“关键就在这儿。世上只有两个人知道那个内部电话号码,德拉·斯特里特和保罗·德雷克。而保罗·德雷克则没有打电话。”

“哦,天哪。”特拉格不耐烦地减下车速,说:“神经过敏,梅森。我的天哪,可能有人拨错了电话号码。他听到你的声音后,发现拨错了号码,就赶忙挂断了。而你却让我狗撵兔似地瞎跑……”

“他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梅森说,“对方有人抓起电话摔到了机身上。电话听筒是在悬吊着,我能听到它碰到桌腿之类东西的响声,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想,德拉·斯特里特不能讲话,只是设法拨通了电话……”

“哦,天哪。”特拉格说,“我却一路疯狂让全城的人都听见了。”

“好的,继续向前走,”梅森告诉他,“快到了。”

特拉格把车速减到每小时40英里,不满地说:“拨错一个电话就值得这样拼命吗!”

“把车停在公寓楼旁边,不要停在前门口。”梅森说,“街对面那个地方很好,插进去。快点,跟我来。”

特拉格说:“哎,梅森,不知道你是怎么啦……”

梅森推开车门,跃上人行道,转到车后,转眼就到了路中间。而此时,发着牢骚的中尉还没顾得上拉开车门呢。

在温德莫尔阿蒙斯公寓楼下,除了汤姆斯·达尔文的公寓外,梅森按响了所有公寓的门铃键,随便地按来按去,一直等到里边传来了自动开门声。

梅森推开门,沿走廊快步走去,进入自动电梯。等特拉格一踏进电梯他就迅速关上门,按亮四楼键。

“注意,”特拉格说,“我要警告你,梅森,我不赞成你这种行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你没有搜查证,也没有……”

“好啦。”梅森说,“你想站哪儿就站哪儿,听一听,看一看吧。”

梅森急忙沿走廊跑去,他要找的公寓房间就在前楼。他敲敲门。

“等一下。”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梅森听到门侧插销响动了一下,门开了。

站在门口的那个人瞪大惊慌的眼睛看着梅森。

“你好,汤姆斯·吉布斯先生!”梅森说,“你驾驶执照上的地址似乎有点问题,吉布斯先生。”

梅森闪过手足无措的吉布斯,走进房间。特拉格尾随而入。

“好吧,你们二位,”吉布斯说,“这是我的房间,没有邀请你们,不知道你们想对我怎么样。但是,我对你们的做法很不满意。出去,要不然我就要报警啦。”

“哪个是你?”梅森问,“詹姆斯·达尔文,还是汤姆斯·吉布斯?”

“不管你的事。”

梅森环顾一周,一把推开吉布斯,拉开一扇门,是个厨房。

“听着,”吉布斯说,“滚出去,滚,不许你碰那扇门。”

梅森开始寻找另一扇门。

“滚出去!”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