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恐怖悬拟电子书 > 漂亮的女招待 >

第6部分

漂亮的女招待-第6部分

小说: 漂亮的女招待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喜欢吗?”梅森问。

“跳舞吗?当然喜欢。”她说,停顿一下又补充说,“当一个专业演员,不喜欢。”

“为什么?”

“事情太复杂。”

“类似哪些事情?”

“必须告诉你吗?”

“我只是想知道有什么事情能让你为难?”

“许许多多。”

梅森笑笑,说:“那么,很清楚,你得生活,我想你应该获取一定比例的某种报酬……”他抬起手臂招呼了一下服务生。

她摆摆手:“不需要点什么了。”

“为什么?”

“不需要了。”

“还想要些什么?”

“还想跳舞。”

又跳了两曲,她亲密地偎着梅森,时而望着他,时而将头抬起,前额贴在他的面颊上。跳最后一曲时,她似乎思虑重重。

梅森陪伴她回到桌旁时说:“很抱歉,浪费你这么多时间。”

“我很乐意。”

“你肯定需要安排一些别墅里的其他项目,使你能得到一些报酬,作为对时间的补偿……”

“你想换换地方吗?”她问。

“到哪儿去?”

“到一些有刺激性的,好玩的地方。”

梅森目光锐利地注视着她:“绕了这么一大圈终于到了正题上,对吗,佩蒂?”

她与梅森的眼光碰到了一起:“是的。”

“你总是这么不坦率吗?”

“是的,这就是我的处事方法。”

“下一步呢?”梅森问。

“邀请仍然有效。”

“走吧。”梅森说着便向服务生示意买了单,又向衣帽间的小姐付了小费,然后陪同佩蒂走过大门,向车场保安点点头。

佩蒂摇摇头拒绝了梅森的示意:“不用你的,坐我的车。”

梅森挑了挑眉头。

“好啦,”她说,“艾笛!请把车开过来。”

车场保安点点头。一辆大型黑色高级轿车开到了出口处,一名身着制服的司机礼貌地跳下车来,打开车门。

佩蒂以微笑表示了谢意。梅森扶她上车后也跟了进去。沉重的车门“砰”地关上了。

“下一步怎么办?”梅森带着疑惑不解的神情问。

“到处走走。”

“好吧,”梅森说着,看了一眼手表,“到了现在,你该知道我是谁了。很自然,这是特殊的接待方式……”

“不,”她说,“我不在乎你是谁。你是一个好人。”

她抓住一个黑色的丝绳拉了一下,深色的窗帘全部关闭,于是他们被彻底封在了一个秘密的空间里。司机室与后部间的玻璃是不透明的,后部窗户也由窗帘掩遮着。窗帘遮住了他们的全部视线。

“什么意思?”梅森问。

她挪挪身子,亲昵地依偎着他问:“不想亲密一些吗?”

梅森呵呵地笑着拥抱住她的肩膀,一阵子过后,他又伸出一只手臂搂住了她的腰部。

她更亲近地依偎着他,梅森抽出另一只手来,摩挲着她柔滑的衣着,搜索一下在衣服之内是否会藏有武器。

他终于发现,在她光滑如绸缎的单衣内连一张邮票也没有。

汽车走上了大道,平稳地行驶着。

“我们到哪儿去?”梅森问。

“到处走走。不喜欢我吗?”

“喜欢。”

“那么,为什么一动不动呀?”

梅森一笑:“我在寻找手枪或匕首。”

“你只摸一边,”她说,“还有这一边呢。”

她换了一下位置,很得意地说:“来呀,摸摸这边。”

“不用,”梅森说,“你只有上帝赐给你的那件武器。”

她咯咯地笑着继续亲昵地贴着他,把头靠在他肩上:“你为什么要请我?”

“我听说你是个靓妞。”

“谁告诉你的?”

“一个朋友。”

“我并不常陪人出来,一般情况下,只是陪舞而已。”

“喜欢这份工作吗?”

“不全喜欢。”

“喜欢马莎·拉维娜?”

“她很可爱。很能理解人,并替别人考虑。她使得这份工作很值得干。”

“与许多人交际吗?”

“有一些。”

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佩蒂蠕动了一下腰肢:“你很特别。”

梅森只是笑笑。

“你真的很特别。”

“我们到底去哪儿,佩蒂?”

“到处走走。”

“什么样的地方?”

“你会知道的。”

梅森稍微移动了一下,让一侧身子贴紧佩蒂。她终于发问:“结束了?”

“是的。”梅森说。

她坐直身子,放松了一阵子,保持了好长一阵子安静,梅森觉得她似乎睡着了。

突然间,轿车一减速,转了个弯,缓缓地进入了一条狭窄的通道,然后转入一块开阔地停下来,接着又后倒几英尺,向前一挪,停了下来。

姑娘探探身子,拉一下绳结,窗帘全打开了。梅森看得出来,他们是在一座建筑后面的停车场上。这里没有光线,有一股荒芜后院里的那种潮湿气味,还有一股淡淡的炒洋葱味。

梅森瞥了一眼手表,路上花费了22分钟。

司机拉开车门,礼貌地站着。梅森钻出车来,并扶佩蒂下了车。

“下一步呢?”他问。

“把帽子和上衣放在车上。”她指示着,前边带路而去。上了三级台阶进入一个光线暗淡的外廊,拉开一扇纱门,插入钥匙开了后门走进去。

一只15瓦的灯泡闪着微弱的灯光,照亮了一段向上的楼梯。

佩蒂手扶木制楼梯栏杆,示意梅森关上门,停了一停,她便抓紧栏杆向上走去。

梅森紧随其后。

“你住在这儿?”梅森问。

她没有答话,只是向上走着。

顶端又是一道门。她推开门,向一条长走廊走去,之后推开右边的一扇侧门,转脸向梅森笑了笑以示邀请。

律师跟着她进了房门。

这是一间非常宽敞的房子,所有的摆设都很简单。一侧是长长的红木酒吧台,台前是些简易的方凳,还有几张折叠椅散放在周围。有几位客人坐在凳子上,吧台内的一位男士正在调酒。

通向内室的一个门打开了,一个系黑领结穿晚礼服的家伙走出来,并随手关上门。

过了一阵子,梅森确切地听到了“飕飕”的声音,那是轮盘赌台上的骨制赌球滚迸球囊的声音。

那个家伙亲切地微笑着走过来,他高高的个头,黝黑的皮肤,瘦削的身材,年纪看起来有三十出头。他眼睛灰暗,眼光冷漠。油亮的黑发梳向额后,看起来像一块漆皮。

“晚上好,佩蒂,”他说,“知道陪同你光临的这位先生是谁吗?”

她微笑着说:“他会自我介绍的。”

“不必了吧,”那人说,“大律师佩里·梅森。”

佩蒂猛地一愣,惊愕地“哦!”了一声。

“我相信,梅森先生,你不是在办案吧?”穿礼服的家伙问道。

“假若是,又怎么样?”梅森问。

“是也没多大关系。梅森先生,除非案件与我们有关。”

“如果你担心这些的话,告诉你,我不是地方检查部门派来的。”梅森说着,开心地一笑。

“不介意的话,就请进吧!”

“好的,”梅森说,“我被邀请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这一目的。”

那家伙会意地笑笑:“当然,干你这一行,总是把时间浪费在严肃的工作上。梅森先生,假若你想试试运气,我们非常愿意收你的钱。”

“你说,佩蒂?”梅森问。

“领路费不多收,再从你的损失费中提点儿佣金。”

“假如我赢了呢?”

“有这种可能,”灰眼睛的家伙顺从地说,“遇到那种情况,女招待们只好自认倒霉,不过,她们实际上并不后悔。”

“我想,咱们该进去了。”梅森说。

“请跟我来。”

“佩里·梅森,大律师!”佩蒂一惊一乍地说,“你告诉我你叫佩里时,我本应该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一些有关你的情况,一些……我真该对你更主动些!”

梅森说:“我倒要亲眼看到你得到补偿,无论是输还是赢。”

那家伙拉开门,梅森走进去。屋内只有一些折叠椅,两张轮盘赌台,一张掷骰赌台和两张正在进行21点的牌桌。

那位穿礼服的家伙相当客气地说:“实在抱歉,梅森先生,没能给你提供豪华的环境,不过,我敢保证,这种娱乐很刺激,也很公平。

“不幸的是,由于有些官方人士心胸狭窄,我们只好不断地改变时间,转移地点。”

“然后,你再通知那些女招待们?”梅森问。

“不是女招待,是那些驾车的司机。”

“明白啦,”梅森说,“这样更安全。”

“有点安全,”那家伙赞同地说,“我们很荣幸能够挣到你的钱,梅森先生。”

“不必客气。”梅森说着,从兜中掏出一叠现金,抽出两张百元钞票。

“请到这边收银处,梅森先生,你可以在这儿对换筹码,换成1元、5元的都可以。如果你乐意,我们还有一些20元的。”

“我想,一开始先用5元的吧,”梅森说,“佩蒂也要一些吧。”

梅森接过用200美元换回的40个筹码,顺手将10个递给佩蒂。

“佩蒂,你喜欢哪一种方式?”

“转轮盘。”

于是,他们便来到轮盘赌台旁,梅森好奇而又机警地围着台子边走边看,在12个数字中选择一些小的数字放上筹码,也在不同的色板上放些筹码,时而还放在台角上。不一会儿,平衡被打破,他开始输起来,当他把最后一个筹码放在7上时,他吃惊地看到赌球停在了7档里。

赌桌主管毫无表情地退出筹码。梅森拣起赢得的筹码,放一个在7上,一个在30上,一个在5上。

赌球稳在了9上。

梅森又分别在7、30和5上放上筹码,5字获胜。

他又一次把筹码全收了回来。

站在旁边观看的佩蒂,仍然没有参与。

“怎么样?”梅森问。

她在7上放了一个,又在30和5上各放一个。

赌球稳在了24上。

她生气地唉叹一声,在红色色板上压了10元,黑色却闪现出来。她在红色色板上又压了5元,黑色又出现了。她把自己的最后一个筹码放在红色上,赌球滚进了双环里。

“就这样吧,我宣布破产。”

律师又数出10个5元的筹码:“再试一试。”

梅森离开佩蒂,对输赢表现得十分冷淡。佩蒂却在这时获取了一连串的胜利。她满面红光,激动异常地收获着台上的筹码。

梅森赢了一阵子,然后又一盘盘地输去。当筹码重新回到本金200元时,他来到收银处要求换回现金。

收银员向他笑笑说:“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吧,梅森?”

“也没有吃什么亏。”梅森说。

梅森又走到赌台旁,佩蒂正在整理筹码。

“干得怎么样?”

“几分钟前还不错,现在看来一分也没赢。”

“兑换吧。”梅森说,“我想走啦。”

“马上?”

“马上。”

“我们刚玩一会儿。”

梅森耸耸肩膀说:“今晚运气真好,觉得像抢了银行一样。”

“我认为你不会干的。”佩蒂说。

她又压上3个赌注,然后向梅森做个鬼脸说,“你把我的运气全轰跑了。”

“那就兑换吧。”

“好吧,”她立即答道,“马上就去。”

梅森帮她把筹码递给收银员,她换回了620元现金。

“这么多?”她惊叫着,“天哪,没想到那些筹码这么值钱。”

“很对不起,拿走了你们的利润。”梅森对收银员说。

“不必担心,我们还会赚回来的。”收银员笑容可掬地说。

“我同意这种观点,贪心的傻瓜从来也不会输,可也不会赢,主家则总是赢家。”

“说得太对了。”收银员赞赏地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