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缓缓图之 >

第1部分

缓缓图之-第1部分

小说: 缓缓图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作者:之臻


【正文】:

第一章 夹缝求风

落地窗,阳光,扬起的帘子。三十层的高楼。楼外无山。

笔记本,鼠标,精磨的咖啡。十四寸的宽屏。屏中有人。

这是她的办公室生活的构成。

顾缓伸伸懒腰,一梦刚醒,手指在笔记本电脑的触控板上轻轻滑过,拖曳着聊天记录栏的滚动条,一坨坨淡粉的字体就现在她的眼帘。

【私聊】呀拉索对你说:在?

【私聊】呀拉索对你说:在??

【私聊】呀拉索对你说:在?在?在?

顾缓切换输入法,点击呀拉索,在输入框上输入了那个毋庸置疑的回答:在。

对不起,您私聊的对象已下线。

这叫什么,你在注定错过的时间发送了不知正确与否的疑问,并且在原本正确的时间,干了错过的事情?

但不论如何,右下角的时间告诉顾缓,觅食的时间到了,她不能错过。她顺手将电脑调成待机的模式,然后抓起被她扔在沙发上的包,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头发,走出办公室。

是的,这是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在这办公室里,她可以是顾缓本身,但出了这间办公室,她就必须是趾高气昂,娇贵,艳彩慑人的顾大小姐。

每当她出办公室的门的时候,总会收获到一些异样的眼光,这些眼光无一不表达了对于顾缓身为顾氏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顾建的女儿便可以在公司中身居高位,并且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嫉妒和不平。

但顾缓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让全公司不满。她微微笑,拢了拢头发,优雅地往前走。

她在等电梯。总裁专用的电梯。

电梯中出乎意料地有两个人,一个自然是他的父亲顾建,另一个人……看上去竟有几分眼熟。

看到顾缓,顾建的表情有几分冷,是那种不善的冷。生怕她顾缓干了什么事坏了他的面子败坏他的事情的冷。

顾缓,便是顾建不得不放在他眼前的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却无法排除。

但顾建脸上依旧是堆着笑的。而另一个人,身上裹着密不透风的疏离与冷淡,气场无形却强大,以致于容易让人忽略他本是神予的容貌。

错肩而过的时候,顾缓突然忆起那个人是谁似的,声音带着几分怯怯的询问:“沈,沈老师?”

那密不透风的墙被挤进了一丝风,被称为“沈老师”的人侧身,浅淡道:“真巧。”

顾缓只是笑,笑得越发优雅。像是带上了一幅精致的面具,窥不见内里。对话就此而已。顾缓走进了电梯。遥遥还可以听见顾建略带巴结的声音,“沈总,这边请。”

顾建原先就矮了对方许多,又是这般做小伏低之态,真是丑。但电梯的门很快就闭上了,她看不到了,眼不见为净。

顾氏集团有着专属的餐厅,但顾缓并不喜欢在那里解决她的午饭问题。她往往是喜欢拐到小巷子里装潢精巧的小店去,有时候甚至会将一整个下午耗费在小店里。她喜欢在一些平凡的地方寻找它的出众之处,然后用自己的笔尖描绘,让自己的灵感来装饰这些创意。

小店的服务员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女孩,已经和她混的有些熟。对方还在念大学,无课的时候便来店里打工。一碗米饭加些小炒,再来碗清淡的汤,偶尔来瓶红葡萄酒,还可以边看窗角生出的细小藤蔓,边浅斟浅饮。这原是极好的享受,至少比那饭局间的觥筹交错好的太多太多,但今天顾缓颇有些心神不宁,便随便吃了两口饭便回公司继续她的“大小姐”生活。

服务器断线重连。

顾缓点击确定。

一上线,那个呀拉索就密了过来。

【私聊】呀拉索对你说:在?

【私聊】你对呀拉索说:在。

【私聊】呀拉索对你说:哎哟,夹缝爷,你可终于来了!

【私聊】你对呀拉索说:嗯,爷密回你的时候你不在。

这次多隔了几秒,顾缓才接收到对方的消息,也果然是连珠炮语。

【私聊】呀拉索对你说:那不是有事吗,我说夹缝大爷,老大决定在过段时间拉哥们出来到S市聚聚,你来!

【私聊】你对呀拉索说:不去。没空。爷是有身份的,不屑和你们小辈搅一起。

【私聊】呀拉索对你说:得,还真扶架上墙了。也没问什么时候就说不去。还给不给面子了?你不就是S市的,就当是随便出来解决一下一顿餐,老大出钱呢,不去白不去。

【私聊】你对呀拉索说:谁告诉你我是S市的?

【私聊】呀拉索对你说:老大上次查IP……板板钉钉得就是。再说,你又不是娘们,出来见见扭捏什么,听说这次来的美女不少,老大在现实中认识的美人们也会到来。

【私聊】你对呀拉索说:这些话你对多少人说过了,爷我是万花丛中漂,片叶不染……|||再说吧。不急。

顾缓看向屏幕,屏幕中央孤零零地站着一个粗犷的男人,身上披金戴银,华丽得俗气。头上顶着血条与名字,血条是与外表的粗犷所不相符合的浅薄。

这是顾缓在游戏中的角色,“夹缝求风”,人称夹缝爷。是板板钉钉的男人。<烽火online>第一朝廷的户部尚书,第一军队中的三把手。

聚会这件事情,她顾缓断然是不会去的。

她在游戏和现实中扮演着迥然不同的角色。妖人是其一,现实和网络她一向分的十分清楚,这是其二。

推掉并不是难事。毕竟她在游戏里的形象,是完完全全的一个粗犷大男人外加眼睛钻到钱眼里的小市侩,故而烽火人称第一土财主,而非第一财主。老大“诸侯”自然对其不太感兴趣,于是以一言结束了他们关于聚会的谈话:罢罢,一身铜臭味,去了也是败兴。公子我还省了饭钱。

夹缝爷笑对:果然孺子可教。诸侯你这般自诩为清贵公子的,竟也论起饭钱这种俗物。

气得诸侯猛力得狠虐手下的boss,以致于攻击太频繁且急,boss不堪凌虐骤然狂化,身形变大数倍,攻击防御翻倍,他仇恨吸引太多,补血不及,直接点了回城。

此时诸侯声叹:为何他不是他,无论何时何事,皆面不改色,心平无澜?近来,他堂堂一口齿伶俐的贵公子居然屡次被那个五大三粗的俗人激得无话反驳怒气四纵?

他的涵养不如以前了吗?诸侯开始认真反省。

却说顾缓晚上回到家,顾建在大厅等着她,他劈头就问,“你认识沈总?”

“沈总是谁?”顾缓明知故问。

顾建沉住气,“沈辞,沈总。”

“哦――”顾缓拉长尾音,“是有些认识。”

“顾缓,顾家也有你的一份。”顾建语重心长的说。

这是她父亲,对于亲生女儿晚归且一身酒气不问一词,不流露忧心,耐心等候至如今,却是因为与名利相关。而这些名利呵,怕皆是挂名于么女的身上。

“怎么,这时候不嫌我碍眼了?这个时候很坦诚地认我是顾家的人了?顾建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是什么心,你如此卖命为哪般?不要把和你生意有关的事情扯上我。多年后顾氏总要到我手中,好也罢,歹也罢,我无所谓。但只希望,它仍是完整的顾氏。”顾缓转身,甩下这些话,高跟鞋在大理石的面上踩着声,往楼上去了。

顾缓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有几分犯贱。她讨厌看到顾建,讨厌看到顾建明目张当带回来的女人混上他不知道在哪年哪地儿偷生的女儿,但她还是要在她们的眼皮底下肆意跋扈,让那些人如鲠在喉。

在顾建的眼里,顾缓是桀骜不驯,狭隘无理,不学无术,却奈之不能的大女儿。而他与那名份不得的女人生下来的女儿,乖巧可爱,善解人意,在他眼里是百般的好,但那又如何,顾缓始终是顾建嫡出的长女,是顾氏无法改变的继承人。

顾缓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竭。躺到床上去,例行拿过手机,拨打了一个她倒背如流的电话,由于时差问题,对方极快就接了,顾缓隐约可以听到妙龄女子的声音,“顾夫人,你女儿来电话了。”

“妈。”

“缓缓,你看,你爸爸对你多好,给你买了好大好大的熊,缓缓喜欢不喜欢?”

“喜欢。”

“喜欢以后要听话,爸爸妈妈给你买很多很多的熊,很漂亮很漂亮的熊!”

“嗯!”顾缓在今日竟又觉得不可抑制的心酸翻涌而来,她压抑道:“缓缓很听话,今天刚将一组图纸交了,客户很满意。”

“我的缓缓最乖了。”

顾缓仰望星空,扬起的窗帘将星辰遮挡,变得若隐若现。顾缓任由窗帘这般,鸦黑的头发散了一床。耳边的手机已是盲音一片。

对于顾缓来说,上班的时候干什么都无所谓。自然去不去也无所谓了。反正顾建在公司里迫不得已给她安排一个工作只不过是为了明面上的好看。毕竟作为顾家的千金,在死对头的公司里做出一番卓越的成绩、自然顾建在面子上过不去,遂将自己的女儿从其他公司里请了回来,如此一番,便算是顾缓做了甚么事情,顾建也只能掖在心里,发作不得。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开挖。

:)

完结网游文:

网游之暮里溪向寒

拉票时间:

话说,鄙人某日参加了某个征文活动,欢迎大家帮鄙人投票(需要注册……)

地址……

1 里面的“我的梦想我的未来——最遥远的梦想,最朴素的生活”

第二章 顾、故、事

顾缓毫不客气地给奖励了自己一天的睡眠时间,方才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在S市呆的久了,自然也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子,而今日邀请顾缓的,恰恰好是顾家死对头公司的太子爷,朱域。

说起来顾缓和朱域的交情也不浅,大学虽非同班同学,但在大学里某些公共课总是好巧不巧地坐在很靠近的位置,并且在各大联谊中,时常碰到对方,虽然说不相交,但是混个脸熟总是可以的。于是建立在这种的脸熟之下,朱域又属于在社交方面长袖善舞,并且极得女生缘,年段抑或学校里面的漂亮女生,几乎都和朱域相熟。何况是顾缓这种美丽得极为耀眼且带着野性,外向型的女生?而当顾缓回到S市,故意投份简历到朱氏集团,惊讶地发现两个人居然是同个市的,并且主考官居然就是朱域,由此,二人深厚的友谊更是不可磨灭。

朱域在毕业后流连于花海之间更甚于从前,在S市的社交圈子里成功赢得了花花公子的称号。但不知是因为两个人过于相熟,还是什么,总之,朱域的触手从未探到顾缓的身上来。

顾缓出门的时候,恰好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顾二小姐顾绯从外面回来,顾绯总是很精于自己的打扮,但毕竟是尚且欠缺火候的,顾缓多多少少可以感觉到顾绯在出乎寻常的自信之下所深深隐藏的自卑,即便顾绯身上穿的,戴的,手上提的,皆是名牌中的名牌,这些只是会成为顾绯自卑的佐证罢了。当然,这些自卑的前提在于这儿存在一个和她们同处于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顾缓。偏巧顾缓生的十分出色,在容貌上顾绯差了顾缓何止是一大截,并且顾缓自小接受的便是贵族教育,又毕业于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气质便是顾绯难以匹敌的,何况顾缓在顾绯母女面前,展现的永远是光鲜亮丽的一面。

这算不算是杀人于无形?顾缓在心里暗暗想着,顾绯总是想要在气势上压倒她,但总是底气不足,弄巧成拙。

“姐姐这叫做昼伏夜出吗?”

顾缓打心眼里很讨厌这声的姐姐。刻意,而装巧卖乖。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