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缓缓图之 >

第16部分

缓缓图之-第16部分

小说: 缓缓图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基于以上两点,夹缝爷正式回归的时候,反而没有夹缝求风*喊世界掀起的风浪大。

但是——

【世界】夹缝求风:窥月楼(000;000),欢迎大家来膜拜。XD

【世界】夹缝求风:窥月楼(000;000),欢迎大家来膜拜。XD

【世界】夹缝求风:窥月楼(000;000),欢迎大家来膜拜。XD

于是——

【世界】土溜溜的泥鳅是受:真身,真身!!!我一根黄瓜打赌,这次是真身!

【世界】白猫陛下一直是攻:0。0

【世界】白猫陛下一直是攻:阿受啊,你有黄瓜吗?

【世界】花着银子满街跑:……我盗了我盗了!

【世界】楼上是萝莉:你盗什么了!

【世界】花着银子满街跑:……我到了。

【世界】我花开遍百花杀:我在要签名呢……果然是夹缝爷啊/口水,让人想捏几把啊!

【世界】牡丹花下死:靠,居然是个毛没长齐的娃子!爷当年就是被这样的小孩坑走了500J?!

【世界】呀拉索:啊,夹缝爷,“一朝天下”欢迎你的回归1!

【世界】呀拉索:啊,夹缝爷,“一朝天下”欢迎你的回归2!

【世界】呀拉索:啊,夹缝爷,“一朝天下”欢迎你的回归3!

夹缝爷被我花开遍百花杀那极为猥琐的目光瞪了好久,最终看她彪悍地从夹缝爷旁边的姑娘手中抢过手帕,虔诚地敬上,“夹缝爷,留下你的签名吧,我会好好珍藏的XD,一定会……oh,一定不会卖掉这第一个签名的……”

顾缓实在是觉得让这样一个水滴滴的团子顶着怪异的胡子实在是恶搞,于是将那胡子给弄掉了。于是此正太嫩到她自己都想捏上几把……

夹缝爷忍着嘴角的抽搐,指着我花开遍百花杀,对着身后的人说,“把她轰出去。”……爷实在是不能忍受一个女人想要捏爷。

最终人是没有被轰走,但是被后来一直挤进来的人们给挤出去了,在这拥挤之后,最终立在她身前的是三股的势力团,在烽火中成三足鼎立的三个帮派。

一朝天下帮派的老大,诸侯。

指点山河的老大,别有风霜。

以及,狼图高层人物,知名不具。

当然,在前二者的冲击下,后者是属于来看热闹的末流人物了。也确实如他的名字一般,知名不具了。

在这窥月楼之前,没有人会怀疑夹缝爷的真假。尽管——他的外貌很不容易让人信服。这点,令来围观的人皆震惊到了。

诸侯看着夹缝求风,竟有种错觉,他与顾缓在形容间,有一丝的神似。

顾缓在烽火里举足轻重的人面前(当然忽略知名不具),十分镇静。她研究了半天,知道以怎样的表情,可以让这个孩子流露出痞气,仿佛他站在那儿,待价而沽。谁给他钱多,他就会很没有气节地跟着他们走。

剑拔弩张之势下,最后是别有风霜第一个伸出手,“欢迎你回归。欢迎你同我共享指点山河。”

二十章 坑钱是不对的!

别有风霜的条件确实让人很心折。但是无论在现实还是在网游,顾缓皆不会与他有太多的接近。何况和别有风霜的交往中,总觉得有过分理性的利益化摆放在中间。

夹缝爷嚣张地看他一眼,淡定的问,“有姑娘么?”

别有风霜被她的问题一呛,已经让诸侯抢过了话语的主动权,“来一朝天下吧,又名一朝风流,包管姑娘又年轻又漂亮?”

诸侯的这句话被夹缝爷活生生地忽略。夹缝爷再看向知名不具。

知名不具说,“狼图是实力的天下。”

冲着这句话,夹缝爷笑了。

冲着这句话,夹缝爷俗了。

她露着正太得天独厚的天真善良无辜童稚的笑容,说:“我没实力。所以……下一位。”

——口胡。你没实力那谁还堪当烽火财界的半边天?却没想到夹缝爷如今变得如此地谦虚。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正太控的生物存在。

知名不具被天真善良无辜童稚的笑容怔住,那些口若悬河,舌战群儒的话语在这笑容之下溃败而散,他竭力维持着狼图代表的形象,镇静地说,“我知道了。”

于是,扶墙而出。众人观来,总有一股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沧桑之感。即便当初狼图的老大对于夹缝爷的去留十分淡定,本不存希望夹缝爷会加入狼图,偏偏知名不具挺身而出,说他愿意一试,为狼图添翼。如今却出师未捷……直接被夹缝爷一笑解决,不费红蓝。

其实,正太也可以是男女老少通吃的……何况还是正太身,御姐心,爷们态的夹缝爷……

狼图出局。于是指点山河和一朝风流成掎角之势,两者互相不让,正太貌的夹缝爷打了一个呵欠,道,“谁说我一定要加入你们。”

诸侯怔了。

别有风霜疑为长吁了一口气。

纵然加入指点山河或者一朝风流将会如鱼得水。但在如今的乱世,卷入这些势力,便代表着纷争不断。她需得分出大半的心力为着一个帮派操持。并且,她与朱域是朋友,彼此之间十分熟识,加入一朝风流,长期可能会暴露自己是顾缓。

所以,顾缓拒绝了所有人。

顾缓摇着折扇,有点故弄风流的感觉,锦衣玉袍的正太笑眯眯地对着众位来宾说,“欢迎大家光临窥月楼,进窥月楼一次保底消费10J。”

立马有人叫了,“你坑爹啊!”“卧槽草泥!”“靠啊!”“你抢劫啊!”

“青楼自古称为销金窝。”顾缓将折扇一收,显得无比从容,“而且,膜拜我也要孝敬我吧?不孝敬也要看顾一下我的生意吧?”

此处恰恰好是窥月楼的地界,自然强龙压不到地头蛇的。这么好的时机,不捞上一笔怎么对的上夹缝爷的形象?

别有风霜和诸侯默默地付账了。一朝风流和指点山河的帮众也默默的付账了,他们企望着老大们会有物质上的补偿,并且嫉妒那个早早扶墙而去的知名不具。

顾缓在一旁吆喝似地说,“没有现金可以记账,当然不欢迎赊太久的账。”

夹缝爷高坐在贵妃椅上,还翘着二郎腿,折扇又被她摊开,轻轻地摇晃,旁边还有两位姑娘给她捶背,特别悠哉。

此刻,再如何的珠圆玉润、水嫩可爱,也只能变成苦大仇深。

每一种的悠哉总是有一定的时限。并且在游戏里面干坏事不代表可以无声无息。就比如说,我花开遍百花杀趁着顾缓摇扇子的间隙,从许多许多人之间,硬是挤了一条缝,跑了出去。

人声喧沸,更准确地说,是怨声载道的窥月楼,在一瞬间,突然沉静了下来。似乎连气流,都凝滞不前。

大家都听到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折金碎玉般地有力度,空气许是被这些脚步带出来的力度凝冻了。

当顾缓看到类似公堂上,涌进来的,站在两边的兵卒,就差喊个威武的时候,她突然明白过来了!

敢情,她被人举报了!不,是被人投诉的……XD举报和投诉是有着本质的区别。举报显得她作恶多端终于被人发现了。

顾缓连忙从贵妃榻上起来,将那折扇收到包里,端端正正地站在那儿。

对于沈辞在这样紧要关头的时刻出现顾缓不惊讶,真的。

沈辞头顶着镀金的耀眼大字,洛渡城城主的时候,她还是不惊讶。

她所惊讶的,是他从被两旁开道的兵卒清出来的道路走来的时候,身上所带的那股杀伐决断,凌然的气势竟也会她如同旁人屏住呼吸,视线一刻不敢离开。

——太失气势了。

他的步子很快,却很稳,行走间有股施施然味道。他的表情很淡,如同化不开的雾。

黑发黑衣,让这窥月楼、温柔乡中,平添了一股肃杀之气。

她很肯定,那是沈辞,不是人们议论中的“烽火中最好看的NPC。”

只有沈辞才有这样的气势。也怪不得沈辞说,她带不了他。

当沈辞走到顾缓面前的时候,顾缓已经恢复了镇静。

那双墨玉一般浓黑的眸子看向了顾缓,语调平平,道:“接到投诉,窥月楼楼主涉嫌坑蒙拐骗。”

正太用非常认真的表情看着沈辞,“投诉的那个人刚刚做梦,不小心梦游了。所以,一切都是错觉,都是场误会。”

沈辞没说话。旁边的有一个人坏顾缓的场子,支吾了一句,“城主大人不要被他骗了!”

顾缓转身,定定地对那个坏场子的人说,“你正在经历一场幻觉。”说完,又转过去看沈辞,道:“城主大人英明。”

城主大人是沉默寡言的,以此显得更加讳莫如深,喜怒难定。

城主大人正在用一种很深沉的阳光看着“嫌疑犯”夹缝爷的时候,一个披着我花开遍百花杀的马甲的小姑娘这时候跑出来,言之凿凿地说,“城主大人,小的有录像为证。”

如此铁证如山,证据确凿,真真狡辩不得。于是现场的穷光蛋们立即产生了一个讨伐大军,险些没有如同古代文人一般口诛笔伐了。

沈辞旁边有个真正的NPC走出来,这个时候充当地角色应当是军师。只见他上前几步,对着沈辞恭敬道,“根据洛渡城律例,此举,应当以一罚十,以儆效尤。”【小说下载网﹕。。】

顾缓从未听过游戏中也会有如此“人性化”的律例,即便有官府,但投诉、举报这一类的,一般来说都是石沉大海,并且,顾缓在开青楼之前,有一目十行地扫了几眼洛渡城的律例,并未见到如此重的惩罚,顶多是本金奉还,更别提是如此巨额的金钱。

果然是小人不能忍,尤其是想要拿他的签名要赚上一笔的具有经济头脑的小人。小人很经常会RP爆发。

“……敢问,律例何时修订?”

“前不久。”沈辞声音依旧是很淡,淡得有些冷,沁沁凉地,如同水中倒映的夜。

这是沈辞。而她不是顾缓。所以,她不适合再争下去。

这是沈辞,而她恰巧不是顾缓,而是人称夹缝爷的正太一枚。所以,咱们正太有几好,首先就是年龄小。年龄小了不怕事,可以推倒再推倒。

当然在此不是推倒……

在颜面与金钱的权衡下,天平明显偏向了前者。

夹缝爷做了一个令众人摔破眼镜的事情。

只见夹缝爷甩着她那两条小短腿,撒欢儿般小跑了几步,扯住沈辞的衣袖,竟是嚎啕大哭起来,用劲力气一般得嚎叫,“爹爹……我可找到你了!你抛家弃子……我找你找到流落街头,手无寸银,呜呜呜呜……爹爹,你不要再抛弃我,爹爹……呜呜……”

沈辞挥了挥衣袖,夹缝爷反而如同牛皮糖一般粘得越发紧了,甩也甩不开。最后也任凭他如何了。

其实顾缓一直是干嚎。她秉承着到手的豆腐不吃白不吃,装作擦眼泪一般地将手往沈辞的手上蹭。触手生凉,如同玉石一般的触感,柔滑的和现实无差……

余光中顾缓竟然能分心瞧了瞧观众,只见诸侯想笑又不敢笑地一直在憋笑,别有风霜很淡定地在一旁,只是目光有些冷。

其余人的表情大致分为这几种:

“好可爱,好心疼”——正太控。

“我的钱……”——一般观众。

“……”——震撼到没有表情。

“听老大指令。”——两大帮派留下的人。

“太不要脸了。”——除以上的人之外的表情。

沈辞似乎有些忍无可忍,他冷冷地说出:“再审。”两个字后,便与夹缝爷二人齐齐不见了。留下一干的军事、兵卒在窥月楼登记名姓。自然,有腐女存在的地方总有八卦……具体的,大家脑补。

顾缓是瞬间被沈辞和他一齐传送到了一个偏僻的空间。顾缓也最终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