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缓缓图之 >

第20部分

缓缓图之-第20部分

小说: 缓缓图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有些力竭地瘫在床上,道:“不来了。”

却见沈辞以耐人寻味的目光看着她,要多危险有多危险。沈辞是被她勾起火来了,但是,她摊手,道:“我在生病。”

“你现在知道你在生病?嗯?”沈辞也坐在床边,俯视着她,淡淡道,“感觉如何?”

这种淡定的样子怎会让顾缓服输,她舔了舔唇,似在回味,然后淡淡地道,“一般。”

与以往不同,这次的吻却像是卷着火一般席面而来,带着灼热烧人的烫度,带着掠夺之感。若说之前顾缓被他搅得是心痒难耐,还可以有反击,而这次,却是完全找不到北,反抗无力,完全的沉浸在对方的控制之下。

“现在呢?”沈辞的声音沉得有些喑哑。

稍微恢复理智的顾缓站起身,十分淡定的说,“我去洗手间。”

沈辞后来倒也没有再问起顾缓的感受。但似乎他心知肚明一般。

顾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里头的她双颊绯红地像是烫到了一般,目光有些迷离。顾缓拿过里头干净的毛巾,洗了把脸,呆了一会后,方才出去。

顾缓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沈辞,倒是向来照顾沈辞饮食起居的张婶进来,她问顾缓要不要去她房间拿她的盥洗衣服过来。顾缓说她自己来,指纹识别那东西有些麻烦。

又在沈辞家用了些清粥后,带着医生开着药,顾缓回了家。只在要离了门的时候被沈辞叫住,沈辞的发梢有些湿,他说,“这段时间来我这吃饭吧。”

“嗯。”顾缓应道。

顾缓回到家,首先便是洗了个热水澡。刚刚身上起了一层的汗又干透,到底有些粘腻。在水汽氤氲中,顾缓想,什么时候必须去买些樱桃咬咬,否则总是感觉被动并不好。

顾缓这回不太敢像以前那样花上大把的时间在游戏上,打点事情。睡饱,又洗完澡后的顾缓精神挺足的。本想用电脑画点什么的,画来画去到最后画了一个Q版的沈辞。

她想到那时在洗手间里头看到的自己,便在Q版沈辞的脸上加了两团红晕。端的是越看越可爱。顾缓失笑。

二五章 敷红妆之名伶倾国

顾缓最终还是选择进了游戏。但也只是进去瞧瞧窥月楼最近的收支情况。近来的生意骤然间好上了许多,NPC的客流量大幅度地上涨,投掷的金银也增多,甚至出现了大笔的收入。连玩家来关顾的数量也增加了。

问起缘由,梨音笑容满面的说,“阿成姑娘最近打扮了。”

阿成原姓杜,窥月楼刚刚开业的时候进来的,签的是自由约。端的是铮铮傲骨,比起其余的NPC多了一分韵味。只可惜原本是花容月貌,却奈何总是一席白衣,不施粉黛,素颜见客。且每次出场总是端着一古筝,施施然的坐下,弹毕便走。从不起舞,平日里也甚少说话。

如今听说阿成姑娘打扮了,又因为自身风月链的任务毫无头绪,心想这期间约莫有些联系。顾缓便打算去看看杜阿成。'网罗电子书:。WRbook。'

那时阿成在镜前描眉画黛,后用深重的笔将眼线勾得妖娆多姿。她的衣袖褪到了腕上,阿成的腕子生得非常好,剔透如同玉,这样的腕子引领着墨笔,上妆缓慢而仔细,就好像在脸上作画一般。

单单看着阿成上妆,也是种享受。但奈何古代女子的上妆着实太慢,一笔一画如同雕刻,此刻还未到华灯初上,也不知道要等上多久。况且,打理完手头必须做的事情,和一些人聊了几句,她还尚且处于病体,便下线躺床上睡去了。

顾缓之后瞧瞧日历,推算了自己竟睡了整整一天,直睡到夕阳落山。估计是之前睡了太长久的时间,倒在床上半天也睡不着,顾缓索性便找了一本书,看了起来。看了几眼又把书放下,爬起来,拿着手机,又打开电脑,将那张Q版沈辞照了下来,直接发到沈辞手机上。还附了一行的字,“这绝对不是你。”

“安心休息。晚安。”隔了许久,沈辞回了短信过来。

顾缓看过短信,一笑置之。那时候她已经在床上了,她抱着抱枕,安心的睡去。

第二天,顾缓醒来的时候精神好上许多。中午的时候,有人来敲门,推开门看却是张婶。张婶总是笑容可掬,让人有亲近感。这点与沈辞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差别太大。

在张婶如同旭日暖阳一般的笑容中,顾缓被张婶哄上了桌。张婶张罗的一桌都是清淡的饮食,但胜在手艺十分之好,竟让顾缓比平日里多尝了几筷。

沈辞便坐在顾缓的旁边。顾缓想到昨天晚上她一时冲动发过去的Q版沈辞,总觉得沈辞现在的表情不是很友善。这不等于是在狮子的头上拔毛吗?

这一顿饭,越到后面,吃的顾缓越是心花怒发加心怀忐忑。沈辞竟主动给顾缓夹了几道菜。

沈辞说,“过段时间不在国内。有什么事情找张婶吧。你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顾缓神色有些异样地看着沈辞。

“不是玩玩吗?样子也要做的像一点。”沈辞目光微闪,自顾自地将菜夹给顾缓。

“是啊,不就是玩玩吗?”经过昨天的一役,顾缓此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前后的不同,她笑容灿烂道:“那不是应该‘如胶似漆’吗?”

“你和我一起去国外?”沈辞立马接上。

那是明显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沈辞在国外的第三天晚上,顾缓正在游戏里览烽火之繁华的时候,顾缓的手机震动了。顾缓退出游戏,爬出游戏舱,系统提示,你收到了一条彩信。是未知的号码。

点开信息,顾缓看到了一Q版的小孩子。乍看起来和游戏中的夹缝爷有三两分的相像,但是细观眉眼,却是和顾缓如出一辙。顾缓再度想起了那日她信手发送的Q版沈辞,默了。

恰是华灯初上时分,在窥月楼的一艘华美的画舫之上,夹缝爷在雅座上,附庸风雅地纸扇轻摇,看台上美人。

此刻美人还未出现,倒是坐上有着两位器宇轩昂的俊朗男人。夹缝爷留心眼了。来此的NPC大抵都容貌平常,稍稍好点的,却显得表情木讷。

拜NPC为师后,你可以与NPC“私聊”,即便顾缓试探多次,消息皆是石沉大海,对方不予理会。据说在游戏中,师徒、夫妻有专辟的一个聊天频道。

你还可以查看对方的上下线,此刻洛渡城城主这六个字正好是亮着的。想来沈辞也很闲,会回发一个Q版的顾缓过来。于是顾缓便M了过去。

【师徒】夹缝求风:师父在?

【师徒】夹缝求风:徒儿有危险!师父快来救。

这次还是如同前几次那样石沉大海。顾缓也不清楚,这个师徒分频对于她来说是否是存在的。但顾缓好歹也抱有一点侥幸的希望,她直觉这是风月链任务开启的一个关键。这时的夹缝爷不如《烽火》时候的夹缝爷,这时的她皮薄地很,装备一般般,等级又上不去,被秒了可能性是十分大的,拉个NPC,成算会大些。

但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沈辞是拉不来的。顾缓便把那命名为“洛渡城城主”的石头给放了出来,好歹也算作是一个安慰。顾缓目前所探测到的石头的好处便是它有一个独立的包裹,虽然说这个包裹所容纳的格子数很少。另外一个好处便是,这块石头好歹算是宠物,虽然属性不明,且不具有攻击性,但它有时候会和顾缓通了心意一般,砸那些想要捏夹缝爷脸,或者与夹缝爷生意谈崩的人,虽然很鸡肋,但是对于那些脆弱到一碰就挂的野生兔子来说,好上许多。

以往的石头放出来后,总会咿呀哎呀地叫上几句,或者在顾缓旁边一直蹦蹦跳跳,把夹缝爷形象渲染地更加孩童。但今天不知道石头是被将要出场的美色所迷,还是如何的,总之异常安静得呆在角落里。

等了半会儿,有悠缈的琴弦声响起,画舫二层的台上有着白色的烟雾,空气之中弥漫着些香。艳丽如火的影子在白雾中若隐若现。白雾渐渐消散。那团火烧得更加明艳,好比一只凤在云雾中翻腾。

夹缝爷也成看过姑娘们在台上表演了几回,也曾见过阿成在台上的中庸表现。但从未见过这样的阿成。

阿成穿着广袖的大红色的衣裳,浓艳的眼影,妖娆的身姿,最夸张而美丽的就是她脸上画着的妖冶狂乱的红色枝蔓,如同一个古老图腾一般。入目来,艳色四逼。

她的手上抱着琴,却丝毫不影响她的舞姿,她的目光紧紧的锁牢那坐前的男子,总觉得那目光带有决绝要燃放到只剩下灰烬的意味。

但坐下的那名男子目光一味平淡,淡到极致有些超脱世俗。

顾缓惊叹于这样的艳色。那抹红裳,正是出自她的手下。她当初设计出来这样艳丽而繁复的裙裾,曾担心过后来人压不住这样的艳色,却没想到名伶也可倾城。她看着阿成,被那目光慑得,竟有些心疼。早便听说双成出的这款烽火的技术居于世界顶流,据小道消息称,里头NPC的世界更是精彩,有的甚至产生了独立地思想。却没有想到逼真到这样的情况,能够把人的感情通过眼眸来传达。从梨音开始,她便感受到了NPC的脱离木讷,而眼前这位,却更让人惊叹。

但这样的艳色,常常都是有毒的。阿成席地而坐,长长的裙摆铺开,又如同一朵盛开地极艳的盛世芍药,她横放那琴。音符从那指尖流淌,台下男人依旧是不动神色。从阿成指尖里头流淌出来似血般红色的光芒,恰是那些带刃的音符。像是血珠从阿成的琴弦上四射。这是肉眼可及的音符。

夹缝爷反应过来的时候,血条只剩下一半。幸好她技能里头有项是屏蔽乐音70%杀伤力的,名为梵音净尘。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而在窥月楼中,有造成伤害的NPC,便是任务的苗头。夹缝爷必然不会离去。

风月链,顾名思义,必然是与风花雪月牵扯上关系。如今在这风月场所,又有一对疑为怨侣的男女。夹缝爷便一边啃着红,一边发动技能,寻找蛛丝马迹,力图撑过这段时间。

音刃对那男子来说丝毫不受影响,便如同那儿只是空气一般直直透过。阿成将琴弦拨的更加紧促,仿佛狂风暴雨一般,舞姿也欲来欲豪放而翩然,似要将盛世舞出。

音刃来势也越发迅猛。梵音净尘只有1分钟的时效,并且冷却的时间较长,不得已,夹缝爷退到了柱子的后头,让柱子挡住一部分的音刃。夹缝爷的正太形象虽然有往着横向发展的态势,但让柱子挡住大半身子,还是绰绰有余。

又因一部分的音刃被挡掉了,于是乎那乐音传来也变得极为渺茫,像是浮动于云间若隐若现一般,于是夹缝爷每个一段的时间,都跑出去“透透气”。生怕错过了什么大情节。如此掉血,回血几次之后,夹缝爷转身,却撞入了坚硬地胸膛。

胸膛的主人总是不苟言笑,此刻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平淡。

倒是夹缝爷像是遇到鬼了一般愣愣的看着他。半响之后,直接跳着爬到他的身上,蹭蹭他,哀哀地叫道,“师父,抱……徒儿,徒儿怕死了!”

这句话,她打赌是昧着良心讲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望天】

……捂面,遁逃。

受无限抽。

这次伪更。力图把吞了的这章吐出来……

二六章 敷红妆之十年之约

虽然说与沈辞亲近,不至于心乱神迷,心间有鹿乱跳,但至少会有一股令人安宁的味道。现实大抵如此,而游戏确实这样。

在游戏中无论是夹缝爷键盘时期那皮厚到已经到没有形象的粗犷财主模样,还是小孩子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正太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