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缓缓图之 >

第23部分

缓缓图之-第23部分

小说: 缓缓图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图将站在一朝风流这边,其余情况保持中立。

诸小白一直保持着观望的态度。直到一个名叫“汝将臣服于吾”的人出现,众人的话题开始又钢转为柔。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Hi,各位,我又回来了!

【帮派】伸长脖子等你砍:涕泪横流……其实,您是狼图帮主的情人吧?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此言差矣!

烽火有人传言,汝将臣服于吾实乃诸侯公子的红颜知己之一,又有人道,红颜并非祸水,狼图之所以偏向一朝风流主要原因是有汝将臣服于吾的存在,汝将臣服于吾担任着双面情人。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以后不要再说这类似的话了。

【帮派】伸长脖子等你砍:???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你们帮主会生气的。

【帮派】迷迭爱:(⊙v⊙)嗯?

【帮派】诸侯:苏某人!!!

诸侯喊的这句话十分歇斯底里。

【帮派】迷迭爱:果然生气了。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望天……】所以说……

【帮派】诸侯: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家两位前辈有那种关系,就把全天下的男人都以为是那种关系好不好!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眨眼……】什么关系?

【帮派】迷迭爱:(⊙v⊙)嗯?

【帮派】诸侯:你明白的。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眨眼……】你上次还问我……

【帮派】诸侯:行了,我就算喜欢男人也是喜欢……也是喜欢夹缝求风!

诸小白错愕了……居然可以听到那对夹缝爷十分不屑的诸侯公子说出这样的一番言辞。虽然说,夹缝爷的形象……恩,比较难以形容。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眨眼……】哦。他……还小。

【帮派】诸侯:你看,他比你可爱许多。

【帮派】诸小白:路过……诸侯弟弟啊,你早早安定,自己去生个娃来养比较实际。

【帮派】诸侯:(⊙v⊙)你居然在?

【帮派】诸小白:……我偶尔上来看看。

【帮派】汝将臣服于吾:诸小白?

【私聊】汝将臣服于吾:顾缓?

【私聊】你说汝将臣服于吾说:是。

【私聊】汝将臣服于吾:我是苏小溪!你还记得我不?没想到你也有玩这个游戏啊!

【私聊】你说汝将臣服于吾说:恩。

比起苏小溪的热情洋溢,顾缓始终显得太过于冷清了。顾缓突然想起那时,与沈辞再度相遇的第二面,听闻沈辞唤苏小溪这三个字时候内心的烦闷。苏小溪这样的女孩太美好,热情洋溢,如同阳光,长得又太好看。自己当初真真切切有种挫败感。因为那时候苏小溪和当年的自己一般的年龄,却和沈辞可以那般熟稔。

汝将臣服于吾问诸小白在哪儿,顾缓报了一个坐标。没过一会儿,顾缓就看到一个戴着兔耳朵的年轻女孩跑了过来,苏小溪在游戏里头的身量不高,比现实中的缩小了许多,更显得像个洋娃娃。俏生生的,偏偏又取个那样霸气的名字。

汝将臣服于吾召唤出坐骑,然后邀请诸小白共乘,她眨眨眼,说,“来,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网游文 专栏威武

1。更新问题

这章,应该就是开学前的最后一更了。

关于之后的更新,要看有关电脑问题的争取情况。

2。关于苏小溪

花县这只继承了她妈妈腐女的本质啊……

3。下章预告:

诸小白见城主……

二九章 敷红妆之三途河

汝将臣服于吾将诸小白带去的地方是三途城。三途城是狼图的所占领的主城。归属的势力为晋国。

汝将臣服于吾和诸小白头上顶着一朝风流的帮派名称,自三途城的大门、骑着拉风的巨型骑宠一路招摇的走到了三途城的城中心,狼图的根据地。

到了大门,沿路的狼图的帮众并没有拦汝将臣服于吾,反而给她们让出了一条道路。进了大门,来到狼图的大厅,诸小白便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虽然算不上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但头次以诸小白的形象,在游戏中见到他,那滋味是全然不同的。

汝将臣服于吾直接跳着下了骑宠。她娇小的身躯显然和这巨型骑宠十分不搭调。她拉着顾缓的手,蹦蹦跳跳的跑到前面,对着沈辞一笑,道:“沈辞,你看,我带谁来了?”

闻言沈辞转过身来,微微眯起了眼。他的旁边还有另外一名男子,还是少年的模样,但长得极为出色,但给人的感觉稍嫌清冷,好似浸透在水墨画中的雾气,他头上顶着西早的名字,便是狼图的帮主。

顾缓这时留意到,沈辞此刻隐藏了名字,头上空空的一片。顾缓朝着沈辞打了招呼,“好久不见。”

沈辞给她的招呼却是直接走过来,从容地握上她的手,然后对着西早说,“借个地方。”

西早的脸上难得地露出惊诧不可置信,他看着眼前的人,显然有几分石化难以置信。偏偏罪魁祸首却一丝儿也没有觉得不妥。

倒是汝将臣服于吾看着西早,一副想笑而又笑不得的样子。

西早消化了眼前的事实后,倒是很识相地拉着汝将臣服于吾,一起出了大厅。外面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汝将臣服于吾压抑半天得到释放的笑声,以及她开心不已的话:

“哎哟,我说弟弟,原来你也会有这样的神情啊!我截图了哦!改天给妈看!”

其间还夹杂着有些恼羞成怒的威胁声,听起来还有些的耳熟,疑似那天聚会隔壁包厢里头的另一个男子所唤的那声“苏小溪。”

“苏小溪!你想要你的某些恶习被江还知道吗?”

清场之后,顾缓的眼睛一直盯着两个人交握的手。

“顾缓,到现在,你还说我们玩玩吗?”沈辞道,声音有些低,“顾缓,我们试试吧。”

顾缓抬头。说不高兴,不欢欣肯定是假的。她掩着笑意,看着沈辞,故作不知,道:“试什么?”

这次换作是沈辞主动。顾缓倒想看看沈辞到底能主动到怎样的程度。总不能输了她上次吧。

沈辞手中一用力,将顾缓拉近,然后给了她一个拥抱,他神色愉悦地说,“顾缓,你忘记了一件事。诸小白和夹缝求风师徒关系也是互通的。”

顾缓怎么也料不到第一个知晓夹缝爷身份的竟然是沈辞。一时间倒有几分措手不及。那些故作粗犷甚至有些猥琐的形象,还有死缠烂打,厚脸皮的过往一一地在顾缓的脑海里转了一圈,简直是有些让人发窘。

“你的那句话……”沈辞顿了顿,顾缓想起她之前用夹缝求风号的时候向沈辞告白的那句话,但又想,沈辞那时候不是在开会吗?电话里她甚至可以听得到旁边人声喧哗。但沈辞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默了一会儿,沉静地开口,“做我女朋友吧。虽然我不太会哄人。也不善解人意。甚至有些闷。并且未必会有充足的时间陪着你。”

刚刚的发窘现在已经转瞬即逝。心内有一股暖流涌上来。沈辞向来不是多话的人。能说出这些话已经是难能可贵,并且是在他知道夹缝爷也是顾缓的情况下,他是两者形象都接受了吧?顾缓窝在沈辞的怀里笑起来,闷闷道:“沈辞,你是不是有恋童癖?”

“……”沈辞沉默。

顾缓继续道,甚至声音里都夹杂着委屈:“为什么你在之前不说,偏偏在知道夹缝求风也是我之后才说呢?”

“……”沈辞继续沉默。顾缓感觉沈辞抱着她的手渐渐收紧。

堵住人说话,有一种方法就是吻她。在顾缓再一次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沈辞直接以吻堵住她的嘴巴。这十分方便快捷,并且对方就在自己的怀里。

不知道在游戏中,唇部的感知变弱了,或者是在家里啃了无数的樱桃,试图把樱桃梗打结以提升吻技的方法是有效地。顾缓居然可以在接吻的间隙,打开人物面板,偷偷地干了一件事,成功让沈辞的脸色变黑了,并且在有人找西早,结果误闯了进来的时候,脸色更是由黑转青,过了好久才正常。

后有江湖传言,称夹缝爷继在键盘时代曾道自己喜欢男人后,他的断袖风流又添了一笔。对象是一不知名男子,与狼图帮主交好。听闻气场强大,一个眼神便可以慑人万里。由是,夹缝爷由攻转受,成功转型。

怀中的窈窕淑女变成圆形的球体,沈辞的脸色如何可以好。偏偏那个圆形的球体冲着他露出十分无辜的笑。

“变回去。”沈辞道。夹缝求风依旧是赖在沈辞的身上。顾缓心里是十分得意的,虽然说用的是这样的方法,但至少,让沈辞的表情不再是那么冷静了。

“嗯……”顾缓义正言辞地说,“沈辞,你应该要喜欢任何一个形象的我的。”

沈辞说,“我的道德感在作祟。”

顾缓最终还是变回了诸小白。她说,“沈辞,不许告诉别人我就是夹缝求风。”

话语刚落,他们就听到了敲门声。然后看到了西早。

西早的神情比起刚刚,显然是更加惊诧,连话语都说得隐晦了,“有人说,他在这儿看到了夹缝求风?”

沈辞看了顾缓一眼,她的眼神有些弱弱的警告。

“他是我朋友的孩子。”沈辞面不改色地说,丝毫没有他刚刚所说的道德感在作祟的感觉。

“恩……其实现在说是你孩子我也信了。”西早摸摸鼻子,“嗯,你们继续。”

顾缓觉得西早这个少年在沈辞的面前,那清冷的调调仿佛消失得一干二净般。两个人感觉还颇为熟稔。

西早走后,顾缓说,“你们俩认识?”

“嗯。以前初初创行微的时候,他曾经加入过一段时间。”沈辞说,“我们离开这儿吧。感觉闲杂人很多。”

三途城外有着一条河,名为三途河。

顾缓和沈辞便在这条河旁边行走。沿着三途河走,在红色妖娆的曼珠沙华掩映之后,河水漫漫,隐约有着半透明的魂魄在半透明的渡船之上,渡入不可预知的迷雾。

沈辞说,“过些时候我便回去了。”

顾缓看着乍看似永远平静无波的河面,道:“嗯。”

有一个半透明的人形却不在那渡船上,反而在河中央一株若隐若现的白色曼珠沙华之上。尤其显得突出。

“沈辞,你看那人影……”顾缓皱着眉头,“是不是那个将军,遥寻?”

沈辞是知道遥寻的,他也望了过去,“应该是。”

出现遥寻的幻影并不是错觉。也不是偶然。风月链的任务还在进行中,顾缓不可能因为期限稍缓便忘记了它。

“我们过去看看?”顾缓提议。

沈辞点头。跟在顾缓的后面。

刚刚往着三途河靠近一步,整个人便好像是陷入了一个新的空间。空茫茫的雾气,唯独红色的曼珠沙华散发着暗红色的光泽,仿佛活了一般,脱离了地下的泥土,以躯干为足,细长的微卷的花瓣化成触手,张牙舞爪而来。

身为NPC的沈辞它们并不会攻击。但是身为玩家的顾缓便不是那么好运了。那些触爪一齐往着顾缓袭来。这些日子长期玩夹缝求风的号,杀手的技能顾缓倒不怎么学得精。幸而在关键的时候沈辞抱住她,飞离了几步。

曼珠沙华气势汹汹地在他们的前面,但却踯躅不前。花瓣一扬一抑地晃动着。似乎失去了目标一般地茫然。过了一会儿后,它们往后退回原先的位子,躯干再次注入泥土中,花瓣也失去了原先的煞气,柔柔地舒卷着。

沈辞干脆一个公主抱将顾缓抱起来,然后说,“我们这样过去吧。”

成年后,顾缓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子抱过,一时十分不习惯。她说,“沈辞,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