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缓缓图之 >

第24部分

缓缓图之-第24部分

小说: 缓缓图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沈辞干脆一个公主抱将顾缓抱起来,然后说,“我们这样过去吧。”

成年后,顾缓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子抱过,一时十分不习惯。她说,“沈辞,让我下来吧。”

“那些怪有百级。”沈辞道。曼珠沙华恢复原样后,白茫茫的雾气也散的差不多。沈辞涉着水,朝着水中央的那株白色的曼珠沙华走去。

顾缓默默地将号换成了夹缝求风。小小的夹缝爷缩在沈辞的怀里,享受着他软软的怀抱。感觉比刚刚好多了,至少不那么别扭了。沈辞倒也没说什么。

游戏中既然在这个时候就设定了这个任务,必然会顾及到玩家的实力。不可能每个玩家都可能像顾缓一般那么好运气,碰到身为NPC的沈辞。这个空间有一个弱点,就是使用技能没有冷却时间。她大可以一路上使用隐身的技能,潜行到白影的身边。

走的近了,那个白影的形象越发的清晰,分明就是遥寻。只是近乎透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有些空茫茫的。

“遥寻?”顾缓试探性地叫。白影一言不发。

“遥寻?”顾缓让沈辞将她放下。小小的身影站在白影的前面,又叫了一声。

“你是谁?”白影的神情甚是茫然。

“阿成叫我来的。”顾缓撒谎道。传说中三途河是生界和死界的界限。游戏中取其名,取其意,却不取其址。遥寻在这儿,显然是其间必有隐情。杜阿成那样的女子,她所看重的男子,她所一心一意喜欢,等待的男子,又怎么会如同表面那般不堪呢?

“她知道了?”白影脸上终于出现了茫然以外的神情,他有些难以置信,又显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她怎么知道的?”

“遥寻,你知道未来吗?”顾缓并没有回答遥寻的话,她缓慢而吐字清晰地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儿。在现实世界中,她还是会等。不论你怎么说伤她心的话,不论你做出怎样令她失望的话,她还是会等。一个人的信仰,并不是那么容易击败的。但是若一个人的信仰,被击败,那么她会是脆弱不堪,甚至生无可恋。你是她的信仰。”

遥寻的神情有些痛苦,他说,“可是我不能改变什么,我也不能够给她什么。”遥寻看向他所踏的那株曼珠沙华,脸上挤出了一个十分难看的笑,他说,“在过去的十年,我每一年都有几天要到这儿。他告诉我,他只要我十年的时间。这十年,我不再是我。十年之后,便放我和她自由。”

顾缓并不知道遥寻口中的“他”与“她”指的是谁。她静静地听着遥寻讲话。沈辞只是在一旁看着她。并没有介入这场对话。

“但十年之后,我才发现十年之前的那刻,我已经死了。”顾缓看到遥寻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上面有些青筋暴起,显然是用力很大。遥寻讲出这句话后,闭起了眼。双手的拳也展开,无力地垂在两侧,“这十年之后的人世,于我来说都是慷慨。我连自己的生命都没有,何谈会给她什么。我甚至不知道我的人世什么时候是归期。我只是想远远的看她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后三千字是在宿舍里面写的。不知道感觉抓得如何。

明天下午去弄网络,但愿不要太挤T…T

这章挺肥吧?……

那个西早,能猜到是谁吗… ………

推荐朋友的文,简单点说,男主与女主游戏里是夫妻,自女主离开游戏后,男主装小白,想方设法把女主逮到自己身边当游戏辅导员的故事。姐弟恋,喜欢的可点击图片穿越。

三十章 敷红妆之来龙去脉 

“你应该告诉她的。”顾缓开导道,“你应该要将所有的事情告诉她。这样对于她并不公平。是否接受事实是她的事情,你应该给予她知情权。”

“或者——”顾缓看着他,话锋一转,“其实你并没有死。你也骗了我。娜华公主是事实,你十五年没见阿成也是事实。”

遥寻陡然睁开眼,眼里有着寒光涌动,在时间的流淌后,渐渐平息。他启齿,道,“娜华是我妹妹。我的亲妹妹。”

白色的曼珠沙华颜色愈来愈透明,而遥寻的身体愈来愈实体化。水的颜色变得深了,水边的硬了。最后变成青砖,周遭的环境也换成了将军府的一个卧房。空气里有着药草的味道。

有人推开了门,玄衣黑发,踱步而来。他头顶着玄无涯的三个字,他的手上端着一个托盘,盘上有着药碗,里头的药十分浓稠,且味道古怪。还有一些泛着光泽的银针。

玄无涯是天下的第一邪医。可活死人,肉白骨。

顾缓的脑海里自动补充了这样的一句话。

玄无涯有着与他的气度截然不符合的平凡容貌,见到房间里面有陌生的人,一点儿诧异也无。他静静地将手头的东西放在床头,交待了两句话便默然离开。

顾缓说,“以玄无涯医术之高,遥大将军理当不当心的。”

“不过是多拖延些时日。”遥寻自嘲道,“饶是他再如何医术过人,在十年前已经没有生命的躯体,他也束手无策。”

“……既然断定束手无策,那为何还要来趟这趟浑水?”

遥寻的眼睛里又浮现出刚刚的寒光,他说,“不过是陛下的命令罢了。”

过往的事情渐渐地浮现在了眼前。

十五年前,遥寻被阳帝任命为少将军,暂撇开儿女私情,为国征伐。

十年前,名为遥寻养父,实为亲父的遥老将军战败,困死山谷。阳帝以遥寻的妹妹遥光为挟,迫遥寻签下十年之约。阳帝那时候对遥寻说,“我只要你十年,十年之后归你和遥光的自由。”

一年前,阳帝南巡,北方的燕国趁机南下,攻占帝都,掳走宫妃及遥光皇后,举国惶恐。后来遥光皇后虽然归国,然而不洁之名,是无论如何也磨灭不掉。并且遥光皇后被燕国以他们的“娜华公主”为名,送予阳国,无奈之下,只能够将她送来安置在将军府。便为如今的将军夫人。那时候遥光已经将要分娩。遥寻还将消息压过了一阵子。

顾缓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她将话题引到那个木雕。遥寻说,给阿成的木雕是自己亲手雕刻的。他之所以雕刻了眼睛,是想要有一个完整的“他”陪在她的旁边。至于当年阿成留给他的木雕,他想一直伴随在身边。

情人如此。顾缓甚至不想因为一些任务而破坏游戏中的有情人。险些就想要将木雕给放弃了。但是遥寻说,“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没什么必要了。”他将身上一直藏着的木雕拿出,交到顾缓的手中,“我知道你来自和我们不同的世界。倘若以后我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请将这个木雕交给阿成。她知道怎么做的。”

任务最终完成。

说话间,一阵大力的风将门给闯开,面前出现了一个白衣如雪的女子,夹带着风雨而来,她冷冷道:“你死了?”

遥寻转身看过去,眉目幽冷。

“遥寻,你如今还算什么,不是说过就算生不同寝,也要死而同穴吗?”阿成冲到遥寻的旁边,摇晃着他,“遥寻,你说话啊,你说话啊……遥寻,你告诉我,那木雕你没丢,你没丢!”

“阿成。”他静静地叫着她,好久没有用那种缱绻的目光光明正大地看她。他说,“阿成,我要看你起舞。”

阿成简直是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其实前一段的那一切,也许只是一场回光返照。遥寻用长久的神情的目光看着阿成,他的脸色越发地苍白,他坚定地重复着,“阿成,我要看你起舞。阿成,我要看你为我敷红妆。”

依旧如同那日的红衣妖娆。但如今看来,这似血的颜色仿佛带上了凤冠霞帔的色彩。脸上的妆容越发的妖冶,越发地精细,即便后来被泪水染地散开了一片。

如今,阿成只为遥寻而舞。顾缓和沈辞站在那片飘了花瓣的庭院之外,静然无语。在庭院之外,他们分明就看到了有白色的光芒四散。那是死亡的光芒。

沈辞说,“风月链中出现的任务,未来会出现在荧屏中。这个任务的参与者,作为一个视觉切入。”

顾缓看的那对有情人天人两隔,心中着实被感染地很深,倒有些抑郁。

“其实NPC的世界并不如现实中的世界,他们的死亡,只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生命的开始。”沈辞似乎是在安慰顾缓,他说,“他们会在一起的。”

顾缓倚在沈辞的怀里,有感而发地说,“沈辞……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不要瞒我。”

同阿成一起来的还有所谓的娜华公主,即是遥寻的妹妹遥光。听说是遥光找到了阿成,劝她回来的。顾缓这才注意到,遥光的脸色虽然很差,苍白地如同一张纸。然而却不掩她的丽质风华。她极其瘦削,整个人便好像会被风给卷走一般。

阿成最终离开了窥月楼。离去的时候,她将她的技能“万音皆刃”传给了夹缝爷,以报她之后的相助之恩,至少让她知道,那些年并不是白等。至少,遥寻还能死在她的怀里。夹缝爷将那木雕交给阿成,阿成好好地收好。带着她的古琴,一路朝着传说中的三途河而去。

敷红妆暂且告一段落,然而风月链的任务并非就此完结。遥光站在顾缓的面前,要她帮忙离开这个国度的时候,再度开启了新的任务,风月链之贰?流光行。

而就在这样的一个时候,顾缓接到了一个绝对绝对不算好的电话,并且这个电话让她一度惊慌失措。

作者有话要说:

这张,我知道瘦了点。。。

又是改错。。。

话说遥光将作为那个故事的女主角出现。

31  、

三一

你还有我

漆黑的夜无限冥迷,像是找不到自己的荒途。手机的通话结束后,她许久还握着手机。手在不停地颤抖。她大脑一片空白,有些慌不择路。

直到手机再度响了好久,被她接听起来,并且在手机的听筒里听到沈辞声音的时候,她仿佛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怎么突然下了?”顾缓这边好久都没有声音。对话那头顿了顿,“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声音中难得带上了几分的颤抖,脑海里一直浮现出她妈妈莫妱的样子。她竭力让自己冷静,“沈辞。我妈妈不好了。”

沈辞的声音总带着一分令人安定的力量,因为他足够冷静,在这种慌忙的时刻至少还有一个人可以给予支撑。他说,“我这儿还是白天。顾缓,你先说,慢慢说,你妈妈在哪个地方,我先过去看看。”

沈辞是知道顾缓的母亲在国外的。且恰好那个国度正好是他此刻所处于的国度。只是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顾缓在这方面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

顾缓那时候只报了一个医院。刚刚远去的理智慢慢地复苏,她大脑里面已经明确地列出下一步该去做什么:订机票,去飞机场,然后本想母亲被看护人员送去的医院。

顾缓披了一件外套,拿了包。准备出门的时候又接到沈辞的电话。沈辞叫她先在楼下等十分钟。他的司机立马就到。这么迟赶那么远的地方,他不放心。

沈家在市郊有着私人飞机场,并且是随时待命。司机在将顾缓送到私人飞机场的过程中,顾缓的目光一直盯着显示车速的液晶显示屏,只望着那上面的数字更加地快。她此刻已经是心急如焚,只恨自己不能长出翅膀立刻就飞到母亲的身边。但她再如何心急,去目的地的路程不会缩短。她的手中紧紧攥着手机,生怕手机一响,给她带来的下个消息就是无法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

在飞机上面的时候,高度的紧张让她的精神耗费地愈发地快。她想在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