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缓缓图之 >

第25部分

缓缓图之-第25部分

小说: 缓缓图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飞机上面的时候,高度的紧张让她的精神耗费地愈发地快。她想在飞机上寐一会儿,等到了地方,可以拥有更多的精力来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阖上眼帘,脑海里所涌出的总是不好的画面。

不得不说,沈家势力的雄厚。听说沈辞的曾祖父辈曾经为国立下汗马功劳,他的祖父母如今在军政界也拥有很高的地位。后来,沈辞的父母携手经商,开创沧源盛世。沧源在国际上声名鹊起,全球遍布了沈家的产业。飞机停驻的地方便是沈家在国外的豪宅之一,绿荫千里,恰好临近了莫妱被送进的医院的城市。

再度下车的时候,顾缓便看到了沈辞。在穿行不息的各种肤色的外国人之中,显得鹤立鸡群,又有些遗世独立。wωw奇Qìsuu書còm网

一个月不见,沈辞觉得顾缓消瘦了不少。脸色比记忆中的苍白了许多。原本流光溢彩的眼眸也染上了疲倦之色。眼睛下面有一圈黑。

沈辞了解顾缓的紧张,他先开口和顾缓说了情况,“目前阿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不过暂且处于昏迷的状态。”

顾缓的心暂时安定了下来。这下子她发现全身因为高度紧张松懈的时候力气似乎全被吸走,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沈辞趁机稍稍扶着她,领着顾缓来到医院的顶层,这家医院里面最高级的病房。沈辞守在门口,让顾缓进去。

莫妱长得很美。岁月的痕迹在她的身上并不明显。她的头上缠着绷带,昏迷中她还蹙着眉。否则这样的神情看上去便像是还守在自己童话里的小女孩。顾缓对着昏迷中毫无知觉的母亲,轻轻地呢喃,“妈妈,我来了。阿缓来了。”

显然她得不到回应,只听得见仪表安静地发着有规律的滴滴滴的声音。

病房里是需要安静的。顾缓呆了一会儿,便和沈辞一起到外面去了。

她母亲其实就是昨日她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不小心跌倒了,头部恰好撞到了坚硬的地方,引起了一系列的神经问题。这个著名的医院最大牌的医生为母亲治疗,甚至还千保证万保证一定不会有事。现代的艺术这么发达,这些事情在医术上来说,根本不成什么问题,只是顾缓实在是太在乎母亲了,以至于把问题想象得严重了太多。一旦触及到母亲的事情,她总会显得不像自己。

她问完了她母亲的具体情况,越发地安定下来,只是母亲到现在还在昏迷状态让她心急。沈辞已经找人给她送了点东西垫一下肚子,舟车劳顿顾缓的体力实在是太过不济。

顾缓一边喝着热粥,一边说,“沈辞,不麻烦你了。你去做自己的事情吧。”他们两个刚刚确立男女关系,便害的沈辞为她操了这么多的心,实在是过意不去。

“怎么会麻烦。”沈辞道,“并不需要事必躬亲。”

沧源在体制方面已经十分健全。即便高层人员不在,下面的按部就班也可以让公司紧紧有条。沈辞在国外的分公司里也不过是坐镇,故而比在国内的时候闲上许多。

安静的楼道里,只有顾缓和沈辞两个人。沈辞看着顾缓慢慢地喝粥,有时候只是举起勺子,却不入嘴,又直接放下。

得闻母亲出事情,以及无恙之后。她有种大难过去的感觉。一时间鼻子有点酸酸的。她哽咽着说,“沈辞,我真的真的很怕哪一天我母亲真的不在了,这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

沈辞纠正她,“顾缓,你还有我。”

顾缓抬头,眼睛有些晶晶亮。是的,她还有他。在这个世界上,她不仅仅是一个人。

沈辞说,“哭出来吧。一直压抑着,不利于身体健康。”其实沈辞的声音都是那样沉静的,淡淡的,甚至有些不近人情。但是总会在很多的时刻里,顾缓听出其间的柔软。

到后来,顾缓只是借了沈辞的肩膀,抱住他。她没有哭,她将头埋在沈辞的肩胛里,说,“沈辞,有你真好。”

接下子的日子顾缓过的有些难熬。母亲依旧是昏迷着。尽管医生对她说没什么大碍。但是顾缓总是觉得母亲会一觉睡过去,再也醒不来了一般。这些时候,沈辞总是陪在顾缓的身边。

顾缓住在医院为家属专门准备的休息的房间里。沈辞便住在她的隔壁。

顾缓想起母亲刚刚精神失常的时候,自己像是无措的羔羊一般站在母亲的前面,母亲在那边傻傻的笑,问她,你是谁。其实那个时候才是最为难熬的时间吧,在异国举国无亲,没有人可以依靠,没有人会认识。并且她还是那么地小,还没有经历世间的大风大浪。

那时候她并不想依靠父亲的力量。她甚至一力将母亲的病情给隐瞒,在顾建的眼里,顾缓她的妈妈在国外过得很好。顾缓不想让顾建知道,没有他后,母亲会变成那样,柔弱到不愿意接受现实。她不想让顾建看低他们母女,不需要这个出轨的父亲的怜悯。

而现在,她烦躁不安的时候,沈辞在她的旁边。她患得患失的时候,沈辞在她的旁边。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沈辞还是在她的旁边。她并不再是一个人。

对于沈辞提出让顾缓做他女朋友,顾缓答应后,她总有种不真实感。隐隐约约中总觉得一切来得太快。而现在,她终于真真正正地感知到了沈辞。感知到沈辞这个人,不是在她千里之外,不食人间烟火的沈辞,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属于顾缓的人。

他可以彻夜不休地陪伴在她身边。

他可以抛开冗杂的公司的事情陪伴在她身边。

他可以陪着她,一起去经历那些NPC的风花雪月,悲欢离合。

顾缓的妈妈在两日后成功转醒。顾缓听闻消息的时候立刻赶到了病房,看着母亲那双带着迷离的漂亮大眼终于睁开,并且看着她的时候,她心上的石头,才总是算是落下来了。

将母亲放在异国他乡按照现在的这种状况是在是放心不下。顾缓便决定等母亲的状况好点了,将她带到国内去。遇到些事情也可以立马赶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要远渡重洋。并且见到母亲的时间会多很多。

当顾缓对沈辞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沈辞给她的反应是,邀请她加入行微。

行微,无疑是一个让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可惜,在顾缓的眼里却失去了他的诱惑力。她也不想沈辞是因为她成为他的女朋友,所以给她走后门,让她加入行微。

32、

三二章 流光行之通缉

顾缓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沈辞回她,“在这个时候提出来,并非是因为你所想的那样。我纯粹是以你的能力论事。”他看着顾缓,丝毫不带着犹豫,甚至不觉得这对不起难以启齿一般地说,“这么多年,我其实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这句迟来的、甚至没有必要的对不起,当事人都知道说的是哪样的事情。其实顾缓觉得这样的对不起其实没有丝毫的必要。以当年的那种境况,沈辞是那样的天子骄子,顾缓那般锲而不舍地追求,即便风言风语甚嚣尘上,她也不因此退缩,认识她的人知道她真心喜欢,不认识她的人也只道她是趋炎附势。像沈辞示好以达到某些目的的人不在少数,沈辞经历地多了,把她往那方面考虑也不是他的错。

顾缓笑,“谢谢你能这样说。但是目前,我不想加入行微。”

沈辞道,“也罢。我只是多给你提供一个选择。相较于其余地方,行微给人的环境是十分宽松的。”

那个时候沈辞和顾缓在医院外头的草坪上,由沈辞推着轮椅带顾缓的妈妈出来散步。莫妱回过头来看顾缓,道:“阿缓,你要带我去哪儿?”

顾缓俯□来,说,“妈妈,我带你去我们的家。”

莫妱的视线转向了沈辞,问顾缓:“那他去吗?”

顾缓也看了沈辞一眼。她的妈妈十分喜欢沈辞。几乎将他也看做是自己的孩子。自己不在的时候也十分依赖沈辞。

沈辞对莫妱说话的时候是满面春风的,故而莫妱对他的感觉更是十分良好。沈辞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于是莫妱笑得很开心,甚至还拿出手,要和沈辞勾勾手。顾缓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

“说好了,不许骗人!”

沈辞将手伸过去,道:“不骗人。”

顾妈妈的情况稳定之后,顾缓便带着她回国。在S市寻了一个清净,并且最优的疗养院,找了最有经验的护工照顾顾妈妈。起初那些时间,顾缓几乎天天住在那个地方,陪着她妈妈说着一些有的没的的话,直到后来她妈妈总是说,“阿缓,以后我们母女俩相依为命了。阿缓要好好念书,好好工作,不用天天陪着妈妈,啊?”方才减少了些次数。

对于这些日子沈辞跟着她跑,忙里忙外的,顾缓还是表达了她的歉意。

“每一件事情,我都尝试将它做好。”沈辞如是说,瞳深如许,他有着男人的骄傲与责任感,“这种的事情,我怎么能落后?”

顾缓忙过这段时间,终于可以上游戏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件。发件人是遥光。约莫就是带她离开之类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带着遥光穿过一条名为逃生之林的树林。此刻遥光正在遥将军府里头等着她。

穿越逃生之林的过程也出奇的简单,至少对于夹缝求风的低下等级,简陋装备来说,简直是太过于简单了。但是就比如说,古话有句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顾缓所处于的情境与这句古话说的恰恰好相反。

将遥光送往了目的地之后,流光行的任务开启,并且完成度跳了一点。但是大街小巷,只要是主城,夹缝爷总是可以发现她的影子,用现代的说法是如同明星的海报一般展现在各种的地方,而在古代,加盖上官府的印玺,再贴在城楼之上,就变成了通缉令。她完全被盖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说是窃取了阳国皇帝的稀世之珍。

系统的捕快据说是接到了百姓的举报,如同一阵风一般冲了过来,她还来不及反应,巨大的刀刃已经扑面而来,她的血条立马见空。游戏为了防止画面太过于血腥,故而不会出现血淋淋的场面。夹缝求风很快就化成了一束光。

顾缓眼前的画面一空,却奈何前头并非轮回之地,而是轩敞的大殿。

大殿的上方坐着一个男子,那是一个长得非常俊秀的男人,穿着明黄色的龙袍,冠冕垂下来的十二旒平端添了数分的威严。他此刻面容严肃,让这帝王威严更加了数分。

“说,你把她带到哪儿去了?”他的声音从大殿上方传来显得特别的空旷与冷。

“她是谁?”夹缝爷依旧保持着懂也装不懂的作风,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阳帝。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阳帝的面色似乎没那么冷,反而多了分难以形容的遗憾与痛苦。阳帝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娜华公主。很多人都看到你将她带走的。”

经过敷红妆任务,顾缓对于造成这一悲剧的幕后黑手阳帝实在是没有好感。她不由得也冷声道,甚至带了几分的嘲讽,“她不是将军夫人吗?”

阳帝欲言又止,似乎想打破顾缓的这个认知。是的。遥光曾经身为皇后,阳帝的皇后。

顾缓继续说道,“遥将军走了,她走,也是人之常情吧。陛下,这与您何关呢?”

“朕只要你告诉朕,她在哪儿。朕便放你走。”阳帝终于拿出帝王的身份来威胁人。但这话说的,在顾缓的面前,算是有些无力。

流光行的任务后续任务之一,便是禁止透露给阳帝遥光的行迹。所以顾缓根本就没有考虑要将遥光的去向告诉阳帝。故而她首先考虑的就是如何逃出大殿。

于是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