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缓缓图之 >

第34部分

缓缓图之-第34部分

小说: 缓缓图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卑鄙,你无耻,你下流,你要做什么?!”游戏是顾绯的一个舞台。这个地方有着太多和她不同阶级的人,她找到了很多当她还没有作为顾建女儿时候的自由感。在游戏中,她是真正的公主,有人罩着,有人为她赴汤蹈火。但是,一个毁容的公主,还会如同以前那般具有优渥感吗?那是明显不可能的。顾绯彻底地慌张了。她明白,顾缓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你说,这样割好不好!”刀刃轻轻地滑过顾绯的脸颊。身为杀手,让顾缓可以随心所欲地将刀刃移到她想要的位置。

“哎呀,有血流出来了呢!”顾缓笑出声。

说到底她也只是将胭脂和定颜液给混合在一起,抹到刀刃上。身为一款大众的游戏,烽火的画面自然不可以太过于血腥。故而顾缓再用力,顾绯的脸上也不会有真正的划痕。要说影响的话,也就是她的血条会下降。

流光行任务结束后没几天,顾缓曾经有一次将那个小石头放出来透透气,结果发现这小玩意里面的包裹有一定空余格子,还有很多的格子被打了大大的叉。可见发展的空间很大。

前段时间顾缓在窥月楼的时候正好将那些姑娘们刚刚研制出来的胭脂随手扔在石头里面,并且搜罗了一些搞怪的东西,却没想到今天用上了。

顾绯的表情愈见惊慌。声音颤抖到不行。她只觉得白惨惨的刀光在她的面前晃荡。她的脸上一阵阵丝凉的冷意,并且有着尖锐的疼痛感,就像是刀刃真的狠狠割过她的脸一般。

顾绯的脸吓白了。

顾缓将刀刃收起来。然后微笑地看着她。听说窥月楼这新研究的胭脂并非时常都显色,而是有一阵有一阵没的。她在顾绯的脸上抹了一番,又将描眉的墨再点几下,她在脑海里面描摹了一下顾绯的脸状况,这般她脸上的伤口会想是结痂了一般更为真实。

当她刚刚收起刀,这儿就有人来了。

顾绯直直地扑入来人的怀抱里,然后说,“向殊哥哥,这恶毒的女人欺负我,她毁了我的容。”

别有风霜看了顾绯一眼,她容貌除了惨白,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他本就不是很喜欢顾绯,这般对她纯粹是因为她长得有那么几分像顾缓罢了。偏偏她还不知进退。

别有风霜冷冷地推开顾绯。

顾绯的眼睛里瞬间就涌出了泪水,她急忙捂住脸,她说,“向殊哥哥,你因为我变丑了不喜欢我了吗?啊,顾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顾绯那可真叫做笑料百出。别有风霜愈发厌恶她。

当顾缓说她纯粹是完成一个算命大师交给的任务来这儿、别有风霜毫不犹豫地请她入正殿之后,顾绯的脸色愈发如同霜打过的茄子,瘪了。

据闻后来顾绯因为没有勇气照镜子,在她再一次登陆游戏不得不看到自己的形象的时候,她恼怒自己居然就这样被顾缓糊弄了!简直是一口气憋在肚内出不来,偏偏她又想到在向殊面前被他看成无理取闹的说辞,那是又羞又愤。

然而在她和游戏中的两三蓝颜相谈甚欢,享受她公主级别的待遇的时候,却见到那两个蓝颜的脸色愈来愈惊恐,甚至恨不得立马尿遁逃走的时候,她忍不住地看了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自己整张脸被大大小小的结痂的疤痕给覆盖,尤其是有一个疤痕横贯了她整张脸,非常狰狞可怕。她险些被自己吓死了。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三个月,每当那些玩家想要送给她什么东西的时候,她的脸总会变得很可怖。导致她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不敢玩游戏。

却说那天,顾缓走到正殿,稍微转了几圈,便看到角落里面有还在地上爬着的,长得非常漂亮的两个小男孩,她将那两个小孩子抱起来,便提示你获得了双生子,未解的卦(完成)。

她使用了未解的卦,等待着算命大师随时召唤。

在五日之后,系统终于刷出了一条令人兴奋的公告。大意就是起义军揭竿而起,销毁阳国传国玉玺,将阳国的政权推翻。恭喜【别有风霜】成为第一个建国的皇帝。大型系统任务狼奔逐突第一轮完成,烽火将进行全新的升级,服务器将于3:00…8:00进行维护,维护时间为五个小时,烽火将开启新的纪元,届时请玩家不要错过这个盛宴。请大家记拙别有风霜】这个英雄。

在九月份的时候,顾缓得到了一个令她欣喜若狂的消息。她放弃在游戏围剿副本里快要倒下的最后一只boss,甚至只简单地披一件单薄的外套,便下楼驱车往着郊外开去。

医生告诉她,她的母亲精神状况愈发地好,在今天早晨恢复了神智。

医生慢条斯理的说着。顾缓抓到关键字眼的时候整个人北铺天盖地的喜悦所包围。时至今日,她终于可以拥抱母亲,对着母亲说,她的缓缓已经长成了一个不用父母担心,可以独当一面的女性。并且还找到了愿意与她携手一生的男人。

车开的速度很慢。但是顾缓的心情不是像当年那样慌张错乱,世界崩塌一般的悲伤,而是带着愉快的心急如焚的。

作者有话要说:超能力鉴定书:向殊………》》》于是向殊童鞋的菊花到底能不能被攻呢……

原来想停在顾缓接到电话的……但是但是……算了。

45

45、四五章 放手 。。。

到了地方的时候,顾缓竟然看到了顾建正从里面出来,顾建难得慈和地深深地看了一眼,对顾缓说,“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再见。”

顾建似乎想再说一些关系来挽救他们之间的亲情。但是最终生疏这么久这样子也活络不起来。

顾缓礼数上也要做充分,她说,“你也好好照顾自己。”

莫妱坐在长椅上,在拾剪着花朵,她一脸安宁。仿佛刚刚和顾建之间的交谈不曾有过一般。她看见顾缓来了,微微一笑,她叫道:“阿缓。”

“妈妈。”顾缓有些哽咽。她有些很多很多的话语想对莫妱讲,但是真到了这样的时候,千言万语仅仅在莫妱轻轻的阿缓两个字给冲散了。

顾缓有些愣愣地站在那儿。直到莫妱叫她坐在她的旁边。 顾缓将头枕在莫妱的大腿上,莫妱慈爱地抚摸着顾缓有些自然卷的长发。

“阿缓,这些年来,你辛苦了。”莫妱心疼地说。她声音很温柔,让顾缓心底骤然暖成一片。她吸了吸鼻子,道:“不辛苦。妈妈你没事就好了。”

母女之间的感情即便经历了这么多事,也不曾真正疏远或产生隔阂过。突然完全清醒过来的莫妱让顾缓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但曾经的亲昵只消那样轻柔的抚摸,就全然回归了。她由衷的感到欣喜,并且对顾建的谴责并恨意也少了一点。

莫妱说,“这些年我并非是全然没有记忆。有些事情知道一些,但是有些模糊。

” 顾缓便顺着这句话,将这些年具体的概况讲了一遍,自然是提到了沈辞。

莫妱点点头,“他很好。考虑过什么时候定下来了吗?你也老大不小了。”

“再缓两年吧。”面对莫妱的直白,顾缓有些羞涩。但是莫妱对沈辞的肯定,顾缓很是受用。

“嗯。这样也好。”莫妱说,“我刚刚和你父亲谈过了。听说这些日子一直有个中年人想要见我,我猜是他。我觉得我和他之间必须有个彻底的了断就见了他。你持有的顾氏的股票,就留给他们吧。我们不要,一分钱也不要。”

“凭什么?!”顾缓怒从心生。敢情顾建天天来这个地方寻找机会来见她妈妈就是为了那股票?!她妈妈先前都那样了,他还惦记着她手中的股票还来烦扰她妈妈?!她原本对顾建没有那么讨厌了,她妈妈的话又让她对顾建的厌恶到一定的极致。她果然不该希望太高的! “这不是他的主意。”莫妱纠正说,“他也不敢这样说出口。阿缓,现在的情况不同于以前,孟氏不是善类我早有体会,顾建的性格我了解,他现在对于我多多少少有愧疚之情。以前我还未清醒,孟氏想必觉得我威胁不到她什么,但是我现在醒来了。并且你在顾氏的筹码太多。她肯定咽不下这口气。目前情况我们必然是常住S市的——在你嫁人之前,为了那些股票,平白让人惦记,惹出太多的事端,就太不值得了。”

“……”顾缓沉默了。莫妱是极有傲骨的人。她多多少少要给顾建一点儿潇潇洒洒放开的感觉,彻底地将他们之间纠缠的关系给扯断。那些股票——你们巴巴的惦记着,我们母女根本不屑要!

莫妱继续说,“经历那些事情,我看开了非常多。”她笑道,“何况我的女儿现在这么有本事。何必拿着那些股票受气呢!那顾氏公司我们母女都还瞧不上是不是?顾建以后的遗产要留就全留给他们好了,看看他们到底能笑多久不是?”

顾缓起先觉得莫妱多多少少有些息事宁人的退缩感觉,但是后来也想开了,为什么要执着于追求过往,让双方都不好受呢!再想想,母亲都到了这样的年纪了,她在不清醒的时候,对顾建的态度还是“不见不见,再也不见。”但是现在,不论是出于何种的感情,她见了顾建,明显是为了顾缓考量。

顾缓即便决心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说,“但我觉得始终太便宜他们了。他们做的实在是太……”

莫妱笑着劝慰道,“阿缓,连我都放下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了?现在我的心愿就是什么时候能抱个孙子,然后颐养天年。”

这个话题到此打住,顾缓听从莫妱的话过段时间去办理股权移交手续,并且放弃顾建的遗产继承权。【小说下载网﹕。。】

莫妱又在这儿休息了一段时间后。便搬到了顾缓的住处。萧笙笙的丈夫在这边办完了事,便迫不及待地带妻子回国去养胎,房子两个人住绰绰有余。但始终这套房子的户头是“朱域”,顾缓最近年头手头的存款宽绰了不少,她有考虑什么时候去山清水秀的地方买间房子供着。或者干脆把这套房买断。

莫妱这下算是很久“没有来”S市,对一切陌生了很多。尤其是对顾缓房间里面的游戏舱更是有着充分的好奇,顾缓图母亲的高兴,邀请她来玩烽火,烽火最近新创了一组服务器,里面无PK,无练级,专门用烽火已有的场景来模拟真人围棋、麻将、象棋、军棋这类型的休闲竞技游戏。

连忙摆手,道:“都一把年纪了还玩什么网络游戏。”

顾缓看她决意,也不勉强。见她整顿了几天,保养,美容,弄发型,风风光光地出门装作是刚刚回国不久地去找以前的那些朋友,再度融入了她的圈子,这下才放下心来。结果没过几天,她也从买回了一台游戏仓,说她跟不上时代了,最近那些人都流行在游戏里玩了。

那个圈子里面多多少少有点人是不怀好意的,但是莫妱的出身使然,她混那个圈子也是顺其自然的。倒是在玩了烽火之后,一整个人轻松了非常多。两个服务器的账号是互通的,切换也很容易,顾缓有时候倒也陪莫妱在里头搓几圈的麻将,或者帮她饲养饥饿的宠物——里面的宠物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大型犬,那些犬类虽然说比起现实中灵性不太足,但是绝对没有现实中养宠物反遭咬的可能性,并且没有在现实中很多的麻烦,比如说狗狗的卫生问题。

沈辞这些日子越发地忙起来,成天在东奔西走的。听说是为了能够在未来腾出大半的时间。故而听顾缓说莫妱清醒之后,处理完手头的事情赶回来已经耽搁了一些时间。但是这不妨碍未来岳母对他的喜欢。

莫妱清醒后,整个人就显得高贵漂亮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