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缓缓图之 >

第46部分

缓缓图之-第46部分

小说: 缓缓图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日子,几年难逢一次,特别适合嫁娶。万事皆宜,夫妻以后肯定会和和睦睦。

这场婚礼可以称得上是S市近年来最盛大的一场喜宴,婚礼定在S市最大的礼堂。

十月份的天气还尚热,但那天是很柔和的阳光,连天气都好的理所当然。

女生一生中最漂亮的时刻,就是做新娘的时刻。害怕化妆品对顾缓皮肤的刺激,化妆师专门选择了最轻柔的化妆品,化的妆也是淡淡的妆。今天的新娘子是她给化妆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听说还是在国际上声名鹊起的中国籍设计师Night,她嫁予的人物还是在全国赫赫有名的沧源公司的CEO,精英才俊,这更让化妆师艳羡不已。

顾缓对化妆师画的妆十分满意,但是当她穿上婚纱后,总是觉得自己腰部又胖了很多,很是郁闷。化妆师和造型师看着眼前十分惊艳的人,十分无奈,是不是不论是如何的女孩,都会有这样忐忑不安的时刻?

因为顾及到小孩子,腰部并未采用束高腰的款式,此刻根本与腰粗细无关,她们连连说,“您的身材是我们见过的最棒的了。”

顾缓又左右看了好多眼,都起了心思再次改改了。直到迎亲的车近了近了,她才作罢。

顾缓身上穿的婚纱是上等的丝绸所制,丝绸上层叠着如花海一般的金边牡丹,堪称国色天香。她的头发盘成了一个繁复的髻,风华绝代,雍容华贵,像是展翅的凤凰。裙裾很长,要由着几个小孩子才能拖得起来,大红色的裙裾上是镶着银线所织就的凤凰图样。

当她出现在婚礼的殿堂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的站起来,瞻仰这无与伦比的美丽。能接收到婚礼的邀请是一种荣耀。在座的不乏各界名流,非富即贵之人。沈家的源头很广,商政两届的熟人更是多如麻,尤其是今日沈家的老爷子亲自驾临,冲着这已经几乎不出现在外人面前的老首长,大伙儿更是争先恐后地争着个名额。

除了顾缓不认识的一些人以外,还有她与沈辞共同认识的人,比如说朱域,江还,还有特地赶过来的呀拉索,菩提影子。她的死党萧笙笙也来了,满面春风,她家的小姑娘还专门给顾缓拖起了裙摆,可叹她本人早已婚多时,否则这伴娘非她莫属。于是伴娘伴郎的重任,落在苏小溪和江还的身上。苏小溪穿着白色的小礼服,整个人越发俏皮可爱。顾缓在现场还看到有个人长得很像曾经有过几面之缘的算命大师,算命大师旁边有个气度沉稳的男人,他们还握着手。

顾建最终还是被顾缓说动,来参加这场的婚礼。女儿的婚礼他本来就很想参加,此次芥蒂暂除,顾建还特地将头发染黑,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奕奕,笑容满面,他从容地和以往落井下石的人打着招呼,似乎他从不曾落魄过。他和莫妱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算疏离,也不算亲近,看到莫妱身边的男人,他表示祝福。

既然他来了,他就不想让人看不起顾缓的娘家。他的顾缓,是骄傲的公主。他将他骄傲的公主交给她的王子……不,沈辞应该比较算是个安疆镇土的国王。

应酬招呼的时候,顾缓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物,沈辞素来严肃的爷爷,沈辞的爷爷看上去积威仍在,坐在那边,便可以让人感到一股压迫。沈爷爷审视了顾缓良久,金口一开,“好好!”

算命先生的名字叫叶约,被苏小溪称呼为叶叔叔,叶叔叔笑眯眯地一双眼都盯着顾缓。顾缓此时穿着的衣服换了套,比较宽松随意,没有长裙摆,叶叔叔赞美道:“还是真人漂亮。”

叶叔叔旁边的苏小溪的舅舅楚临对着沈辞道:“恭喜。”

很快就到了苏小溪父母所在的那桌,顾缓一眼就望见人群里面一个看不出年龄的气质高华的男人,他眉目清冷,隐约含了一点的笑意,旁边有个娇小的女子与她十分亲昵,一见到苏小溪,就取笑小溪道:“小溪啊,你看,你今天都当了伴娘了,什么时候才当新娘呢?”她的眼睛若有若无地扫了扫旁边的江还,意有所指地说,“我当初就和你温阿姨定了娃娃亲,小潭……我很想撮合但是你爸坚决不会同意的,所以啊,你责任重大。”

苏小溪的脸刷地红了。

原来是苏小溪的父母。可比想象中的年轻了。看上去才三十出头的样子。

顾缓一直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等到晚上的时候面部的肌肉几乎僵硬了。俗话说的好,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顾缓,苏小溪,再加上两个孩子的母亲萧笙笙,已婚妇女,正婚妇女(?),黄花闺女云集,正在将新郎拦在门外。

作者有话要说:想看苏小溪父母故事的可挪坑网游之暮里溪向寒

已完结。

置于婚礼宣誓什么的……… …,反正就那样,也不凑字数了。大家想象就好。

手机用户戳:网游之暮里溪向寒

61

61、六十章 闹洞房 。。。

六十章闹洞房

苏小溪同学比较没有创意,她本意是效仿前贤,自认为是选择一种比较高雅的路子。她的做法是连夜搜索了一些对子,想要难倒沈辞。但是现代的科技无疑是伟大的。江还在旁边拿出手机点开搜索引擎,句子立马就出来了,然后他再告诉沈辞。

介于是江还搜出来的结果,小溪也不好揭穿他,说他使诈,只是鼓着腮帮子,忿然而无奈。江还看到她这样,笑了。

所以苏小溪这一关很快就被人解决了。

萧笙笙一看苏小溪念出文绉绉的句子,就直觉她不行。换上她的时候,她开门见山地说,“沈辞,说说你和顾缓的初遇,你为什么喜欢上她,你怎么喜欢上她,你在什么时候喜欢上她,一个问题都不得含糊。”

萧笙笙气势凛然,沈辞风雨不动安如山,淡然地开口,“初遇在B大。”

“呀,师生恋,好萌。”苏小溪小声地说,刚刚的表情陡然变了。

在婚房内的顾缓伸长耳朵,只听得沈辞慢速地说,“那时候觉得这个女生长得不错,也挺诚恳、踏实的。”

萧笙笙在旁边默默地说,“原来……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然后她立马发问:“嘿嘿,那后面发现她对你另有所图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沈辞露出拒绝式的矜持微笑,道:“对外人无可奉告。”

萧笙笙:“……”其实萧笙笙想问的是,当他知道顾缓图的是男色而不是学业的时候,他错看人有什么感觉。

萧笙笙看着他。沈辞安然地站在洞房的门口,丝毫不妥协。

其实初遇的时候他对顾缓没有什么感觉。顶多是觉得那女孩儿长得漂亮,在人群中属于亮眼的,如此而已。后来见到她一下课就对他上课讲的问题进行发问,观点还挺透彻创新的,并不是花瓶型的,他有那么一点儿的赞赏,但与他无关。

到后来她的尾巴渐渐暴露出来了,来意清晰明朗了,他也不想点明,任其发展。他在B市待不了多久。再如何也是过客匆匆。他却没有想到顾缓那么坚持无畏,当着众人的面居然就表白起来,他审视她,拒绝她。然而她却微笑地对他挑衅,并几乎动用了她能够动用的力量,紧追猛打。他应该是讨厌这样的女子的,他厌恶想靠着美色上位的一些年轻人,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以为稍微有点姿色就可以畅通无阻,但是对着她耍的小小心计,居然觉得可爱。而没有太多的反感,甚至校方听闻这件事的时候,说要不要采取措施的时候,沈辞还说服校方,任其自然。而后来想想,用种老套的说法,算是缘分天注定吧。

他承认顾缓让他体味到了不一样的感觉。但她太小,还没有看清楚这个世界是这样的,这样迅猛而来的爱情只会如同海上的泡沫一般。师生恋,禁忌而充满挑战,即便他们只算得上“一日为师徒”,但是不妨碍有的人会因为新鲜感而奋然而上。他说出那些话是想要让她知难而退。但是顾缓的平静,隐忍,却让他觉得无所适从。他是人,不是神,神可以无心无情,人是有血有肉的。

如果说那个时候顾缓在沈辞心里已经不是雁过无痕,那么后来看着顾缓拿着堆叠如山的书,坐在图书馆的角落,微微皱眉,她手中笔在纸上画着,偶尔还停下来,将挡住视线的头发撩起来。热辣的阳光不留情地透过窗,落在她的身上,即便图书馆里有空调,但是在那个角落,她还是汗如雨下,那一刻的她甚至没有往日清爽艳丽的感觉,然而却印在他脑海里。她并没有看到他,他多看了一眼,便匆匆拿着资料离去,后来她交给他的成绩,是惊人的优秀,但那也是毫无悬念的。他看着她的背影,仿佛她一日长大。

心无旁骛,坚韧,果断。只要一有目标,就固执到一定要完成。只要想放弃一样东西,就可以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一个决然的背影。

这是喜欢的原因吗?这是喜欢的时候吗?沈辞目光掠过紧闭的房门。半透明的玻璃窗,花纹将里头遮得若隐若现。

其实喜欢这种事情又怎么可以说得清楚。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而不是支离出来的某性格。直到今天,这一幕才再次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原来她曾经是这样让他深刻的。

但确确实实是那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抽身不得。只是到了流年过去了,他才明白。当全息烽火还在筹划的时候,他看到了night的照片,他渐渐开始关注她的作品,常常脑海里都会不自觉地想要再见到她,以至于后来他借用早就相识的朱域,不露声色给朱域透露一些小信息。

在某次宴会上,她穿着大胆和向殊一起赴宴,一向云淡风轻的他居然有了类似嫉妒的情绪,这让他察觉这场爱情,真的来的太汹涌,太澎湃了。

他素来内敛,或许说来也好笑,对待爱情,他不知道该如何为好。只想让自己的心思藏着,不想立马就把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他甚至还不太确定。他一直是知道顾缓在游戏中的身份的,夹缝求风,和诸小白。

瞳深她不知,那块被顾缓称之为“石头”的瞳深其实便是他另一重身份,其实这件事情顾缓从来不曾知道。也是因为这块石头,在繁忙的工作之后,他收到顾缓的短信,觉得莫名其妙,打开电脑调看那个故事的时候,发现她说的“师父,其实我很喜欢你,越来越喜欢。”之后,将自己的心事道出。其实,刨根到底,表白,还仍然是顾缓先的吧?

但明显这些事情只会藏在脑海里,顶多让顾缓分享一下,又怎么会让这些不相干的旁人知道呢?所以,不管萧笙笙怎样逼他说,他还是坚决不说,萧笙笙也奈她不得。

顾缓知道沈辞的坚持,虽然说她的好奇心不是一点两点,但她还是在里面说,“可以了啦,让他进来吧。”

萧笙笙揶揄,“好吧,好吧,新娘子等不及了,新郎快点进去吧!”

原来的洞房只是两人世界,但是现在已经有了三个人,嗯……两个人加一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胚胎?所以某些生孩子所必须经过的行为就暂时可以免去了。

经过这样的一天,沈辞和顾缓两个人还是累到不行,虽然说大家都照顾到了顾缓,此刻她还是双腿无力,于是在新婚这个浪漫之夜,沈辞将顾缓身上繁杂的礼服出去,却不是做些不和谐的事情,而是帮她全身做一次按摩。毕竟沈辞的火候不到,顾缓只觉得被他触碰到的肌肤,一阵阵麻痒难耐。

顾缓笑着叫停,然后对着肚子里面的小孩子说,“宝宝啊,宝宝,破坏我和你爸爸的二人世界,你可知错?”

肚子里面的小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