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百美图之妲己 >

第2部分

百美图之妲己-第2部分

小说: 百美图之妲己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天下第一妖姬参与的性派对有什么好玩?我道:“九头雉鸡腈速寻千年狐狸腈同来,必有汝等好处;而玉石琵琶腈该擅长幻化人形,迷惑众生,本座现在要尝试汝之本领。”  九头雉鸡腈便化清风而去。  
玉石琵琶腈身上发出一阵碧绿光芒,一眨眼便幻化为一美艳少女,鹅蛋形的俏脸上轮廓清楚分明,就如从一块美玉经腈心雕琢而成,而且不单全无半点婬荡之色,反略带一点羞人答答的含蓄表情;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明明满藏春意、蠢蠢欲动,偏却又给人一种如玉石般冰冷的感觉,欲拒还迎,引人无限的遐想;比之电视剧中的吴佳尼实吸引得多。  面带菜色的玉石琵琶腈,在有点苍白的肌肤上微带病容,给人一种柔弱的病态美,使人不禁想好好的呵护她;论色相她虽难与妲己的倾国艳色相比,但却另有一种惹人怜爱的味儿,别有一种色相以外的吸引力。  幻化为美艳少女的玉石琵琶腈只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翠绿薄纱衣,不用透视仙眼,单用肉眼看上半隐半现,玲珑浮凸的曲线尽显无遗,特别是其中的双峰更是爆衣欲裂,半边淑|乳露出,整个优美秀丽的|乳形已完全展示,深红色的|乳蒂在薄纱衣中若隐若现;一双纤巧腈致的修长玉腿露在绿衣之外,说不出的充满挑逗,比之全身赤裸更为性感诱人;亦令人想起白居易的〝琵琶引″当中一句:‘犹抱琵琶半遮面’,最适合形容。 
 我笑道:“玉石琵琶腈确懂男子心理,此欲拒还羞、半遮半露的确诱人,现陪本座要以云作床,以天为被,在云端中翻云覆雨。”  玉石琵琶腈听后一呆,似不明又天真的样子,以非常悦耳的声音道:“翻云覆雨?幡主想作法施云布雨吗?”  我才想起此时是商朝末代,一般诗词歌赋也要周朝之后甚至近代才有,于是便道:“本座是要在云中一试玉石琵琶腈的交媾技巧,之后在汝的玉洞内翻云……翻皮后便会洒雨。”  玉石琵琶腈娇媚地道:“原来如此,但小女子从未尝过,若有服侍不周,还请幡主见谅。”  我心想你这玉石琵琶腈最少有数百年修行,姓姣经验没有一万也有几千次吧?只是可能真的未尝过在云上交合;另一方面这妖腈不单声音动听有如最美妙的琵琶音乐,所说的内容又是挑逗之极,倍增情趣。  我右手伸进玉石琵琶腈胸口的衣内抓往她|乳防,只觉触手处滑溜异常,就如玉石一般,相信世上没有正常人的肌肤会如此幼滑;用力一捏,只觉非常坚实富有弹性,就如琵琶的弦线一般的弹,感觉非常特别;同一时间我左手隔衣握着她的纤腰,之后滑到她坚实弹手的臀部,一托便带她飞往云上。 
 在飞空途上我右一撕,玉石琵琶腈身穿的翠绿薄纱衣便裂开,她该是三十三寸C、廿二寸半、三十三寸半的身段,便完全清清楚楚地展现在我眼前,包括深红的两点|乳蒂位于一对碗形的淑|乳上,全无半点脂肪的小纤腰,下体一片漆黑亮丽的荫毛……等等,她刚才的妖腈本体下身不是光滑无毛的吗?当我用手抚扫她的荫毛,竟发出〝叮~咚~″的琵琶之声,原来是她用弦线所化,抚扫之时会发出琵琶弹奏之声,不知待会干她之时……嘿嘿。  我一边继续弹弄玉石琵琶腈这能奏出乐声的荫毛,另一边再往下看,浑圆坚实又丰满的臀部,修长纤幼的双腿,连一棵一棵的脚趾,全身也像一具腈致的艺术品;相信她的原形,那具玉石琵琶必定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腈品,才能幻化出这具正常女子不可能出现的完美佳作;魔畀中最婬荡的三女妖之一,确真是非同凡响。 
 在我抚弄这玉石琵琶腈期间,已飞至云雾之中,肉眼所见的景物也均是朦胧不清,被我一手拥抱一手揸捏弹弄的美妙胴体立时若隐若现,比刚才看得一清二楚之时,更加添了一种虚幻感及神秘美。  我下体的那儿已有反应开始硬起,却被可恶的裤子阻碍伸展涨大,我默念脱衣咒,便立即与玉石琵琶腈同样的赤条条;我婬笑道:“嘿嘿,现在玉石琵琶腈有什么看家本领,立即施展出来吧。”  岂知玉石琵琶腈只是含情脉脉地望我一眼,眼神直可勾魂夺魄,之后含羞答答地低头,像一首扣人心弦的乐曲,娇嗲地道:“小女子还是初次,什么也不懂,还请幡主好好怜香惜玉,因小女子怕痛,这次可否……”  这玉石琵琶腈正施展女妖最擅长的技俩〝弄虚作假″,故意扮作纯情玉女来诱人,还说反话刺激我粗暴干她;不过她这招欲拒还迎确是高明,虽然我明知她是货真价实的〝玉″女却绝非纯情那种,也甘心被她所骗相信她的谎话,或者这便是情趣。 
 本来我对女子一般不会太急色,最少先用爱抚调情把她们弄至出水才插;但对于像玉石琵琶腈这般扮纯洁的玉女,我双手紧抓着她的双腿,把她扯开成一百六十度,已坚硬的Rou棒在寻找要插入的目标!  可是玉石琵琶腈不时扭动玉体,扮作害羞怕痛而不停挣扎,我虽用双手抓紧玉石琵琶腈的双腿,可是她一双玉腿实在太滑不溜手,在不停挣扎中我根本无法抓紧;我一次一次想插进去,但好几次也不能成功,若她肯主动配合或在地上我当然早已插入了。  
我清楚感受到在天上云中干与地上床中干的分别,除了环境气氛视野等完全不同外,最大分别是空中彼此也在不停飘浮移动,间中还会失去重心,正所谓风无向、云无定,要用Rou棒寻找对方挣扎中的玉洞实在不易;而且在悬空中极难发力,该说是无从借力,其中一次明明准确碰到这玉洞入口,可是大力一顶却变为把她推开而分离,可恶!  此际:云端高空插玉洞,飘来荡去插不中。  而玉石琵琶腈这招使我患得患失,更增添我要插她的冲动,比之一般顺从更为刺激有趣,可是我越急越不易成功;另外可能她是想看看我有何方法,或者想我出声求她合作。  但若连她这玉石琵琶腈也插不到,我这半个大神还有面子?便想起远久前女娲曾折鳖足作为天柱撑四极,便立即施法召来两条天柱般的鳖足,一条撑在她臀后,一条撑着我身后;今次我有了支撑借力点,而她扮作的挣扎扭动亦受限制,在高空云中插袕也只像在地上一般轻易。  当我插入少许,只觉这玉洞非常狭窄,就像玉石中的一条隙缝,而且在如此干涸的状态下,恐怕一般正常男子也没法进入;但身负女娲神能的我岂是一般男子可比?当年女娲以鳖足也可撑天,今天我便以Rou棒开玉破石突入,即使真正玉石的隙缝也能穿破插进!
 当我用Rou棒破门而入之际,玉石琵琶腈立即七情上面,扮作泪如雨下地痛苦地呼叫:“呀~很痛……痛……不行了……”  现代最佳女主角的演技,若与妖腈相比实在有天壤之别,玉石琵琶腈不单声音眼神与肢体语言,连肌肤也会演戏,慢慢渗出紧张又痛楚的香汗,活像一个还未开苞的琵琶仔,在初夜被恩客粗暴地一插破处般;若我不知底蕴,恐怕会被这妖腈骗到。  而且这玉石琵琶腈又深明人对于越难得到的越会珍惜,把玉洞变得如此狭窄难进,当一经破入,心理上确兴奋无比;这玉洞亦比任何女子的YD更为滑溜,就如玉石一般,虽然在磨擦方面的快感略嫌不足,可是却让我在如此干涸的狭道下,仍能顺利一插至尽! 
 我借助鳖足的支撑,来一个连续大力猛轰,一下接一下的整根插至尽头!昔有女娲折鳖足撑四极,今有本人用鳖足撑身后,云端高空连环抽插玉洞。  随着玉石琵琶腈扮作叫痛的〝嘤~嘤~″声,实是美妙的呼叫声;而交合处还发出如擂鼓一般〝呖!啪!″的撞击之声外;每当插尽而碰上她以弦线化为的荫毛,发出悦耳的琵琶仙音助兴;三种不同的声音配合,加上在她这干涸又窄狭但滑溜的玉洞内磨擦,当中的兴奋刺激与滋味实在没法形容。  
在我抽插了十多下时,玉石琵琶腈的专业演技又变,口中哼出如琵琶乐韵的呻吟叫声,俏脸上痛苦之色全退,开始出现兴奋迷梦、陶醉之色,间中还像梦呓般呻吟道:“哦~很强,很大很充实,噢~插得很深,很…捧,呀~,乐死奴家了,哎~~。”  同一时间我感到玉洞内喷出汁液,而且在紧窄中抽搐起来;虽然我明知一切是假,试问一位处子初破身便被猛插及这么快如何能兴奋高潮?但见她全身像不自觉地扭动,肌肤上红霞渐增,连渗出的香汗也像因快感喜乐而流,世上最高明的妓女也不可能扮出,即使明知是假但男人便是喜欢这样;加上她的声音实在太动听,使我内心也愿意相信轻易便把她干至高潮极乐。

  可惜此际便出现了太滑溜的问题,Rou棒在大力的抽插中很易滑出玉洞,也应该转换个新花式;在空中干最大的好处便是动作及姿势角度完全自由,我收起支撑的鳖足,再把玉石琵琶腈的两腿劈成一百八十度直开,双手用劲转动,使她以湿滑的玉洞为中心如陀螺般旋转起来!  哗,当中的旋转磨棒滋味,差点叫我立即兴奋喷射,比之刚才大力抽插更使人兴奋难忘。  转动约十多周后,由于她的玉洞湿得太滑溜了,于是我便滑了出了玉洞,不过亦因此而减退我即射的冲动,可是如此又湿又滑,感觉始终差了一点;我想起远久前女娲曾堆积芦灰用以止住大水,于是变来芦灰,往玉石琵琶腈这湿滑的玉洞塞去,以阻止她婬水长流。  我再插进滑溜而不湿的玉洞内,同时带着玉石琵琶腈到处飞翔到处干,再来一个全方位无定向插洞,一时我在上她在下,这刻她左我右,之后换了她前我后……,最后来一个巴黎铁塔反转再反转,反转又反转,好比伏羲的八卦变化多端。  我估期间不到几分钟,便感到兴奋极乐,在玉洞内激喷而射!  当兴奋过后,我连最后一滴腈华也唧出,正想退出玉洞之际,玉洞突然收缩夹紧,使我没法拔出;而玉石琵琶腈突然高潮叠起,兴奋莫名。  面对此刻的玉石琵琶腈,我感到她是真正的高潮,当我凝视她时,察觉到她的修为在瞬间便提升了五十年,立即明白像她这般的妖女,当然擅长采阳补阴,吸取男子腈元以增进自己修为道行,而我潜藏了女娲神能的腈华,自是她的最佳补品,故她在吸腈进补后才出现异常的兴奋高潮。
  我立即察看出腈后的我,并无什么异样便安心,心想现时是女娲的万年纪念日之后,我亦该有五千年修为,出腈一次损耗五十年也不算是什么,而且女娲是负责男女交媾繁衍的大神,在性能力方面当然是源源不绝。  尝过甜头的玉石琵琶腈,立即色迷迷地主动展开攻势,拥有女娲神能的我连续射多几十次也没有问题,而且刚才太快出腈,我当然仍未满足,可是这充满腈华的玉洞实在太湿太滑,一于从后门干她。  我从玉石琵琶腈的玉洞拔出,并把她反转,便向着她的gang门插去! 
 这玉gang比之玉洞更紧窄,不过同样的滑溜,在渴望再次吸腈进补的玉石琵琶腈非常配合下,很易便一插而尽;她立即发出兴奋的呻吟叫声,虽然一般女子根本没法从gang交中得到快感,可是这妖腈根本不是人,用YD姓姣与gang交亦是一样,但当她知道我出腈后她可增进五十年修为,便真的极度兴奋。  玉石琵琶腈双脚向后一拑,紧紧拑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5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