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2943-李敖档案 >

第1部分

2943-李敖档案-第1部分

小说: 2943-李敖档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为配合李敖这次文化学术之旅,国务院台办下属九州出版社推出了《李敖档案》一书,该书以档案、述评、自述、纪事、语录等素材形式,从政治李敖、文章李敖、情感李敖、争讼李敖、炼狱李敖、生活李敖六个视角解读了李敖跌宕起伏的传奇经历。    
    书中80%主体内容为李敖自述,摘取了李敖著作的精萃。书中配有200多幅李敖照片、签名、印章、名片及大量的背景图片,首次公布了李敖的写真照片、是李敖授权的内容最为权威、全面的个人传记。    
    大才子李敖笑傲台湾文坛五十余年,学贯中西,桀骜不驯,两度入狱,抗志不屈,一身傲气,极富个性,深受两岸读者的喜爱。    
    李敖是一个多产作家,博古通今,并频频在电视荧屏上纵论天下人生,是两岸观众所关注的明星人物。大陆近年来已经推出了十数种有关李敖的著作,在读者中产生了很大影响。李敖多年来始终“反独促统”,自称是真正红色作家,继连战、宋楚瑜、郁慕明等台湾政治人物访望大陆之后,李敖将首次以文化名人的身份回到阔别五十六载的家乡。两岸民众都对此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为此,海峡两岸出版交流中心联系李敖先生本人,在征得其同意后,由大陆著名作家窦应泰先生执笔,台湾 “李敖专家”陈中雄先生提供200多幅李敖照片,将李敖自1949年赴台到2005年回归的历程尽收一炉,浓缩了李敖70年的缤纷岁月,资料之详尽,时间跨度之大是李敖传记中所独有的。    
    李敖自称“人生从80岁才开始”,而70岁的李敖已然阅尽人生冷暖。他曾为胡适作评传——“比胡适之还了解胡适之”,然而能解读李敖的又有几人?他曾经一袭长衫、特立独行于台湾大学,也曾经在电视上揭露陈水扁的真面目,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他为人“犀利”,不留情面,也自有其温情的一面,在监狱中为情人的离去而潸然泪下。本书全面地解析了李敖,把一个不作伪、不雕饰的李敖坦然于我们的面前。李敖自谓:“坦诚相见,只有真我,没有假面。”《李敖档案》正是这样一本书。    
    


第一部分:政治李敖政治李敖·档案(图)

    幼年时光  1949年至1954年    
    在台中市中学就读;    
    接触中共地下党员严侨(李敖的中学国文教师)。    
    1959年至1961年    
    大学毕业后在国民党军队里服役3年。    
    1971年至1976年    
    因政治问题被国民党当局逮捕;    
    以叛乱罪被判刑10年。    
    1975年8月22日    
    因蒋介石死亡而改判为8年6个月。    
    1976年11月19日    
    获释出狱。    
    1999年8月18日    
    新党宣布征召其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但在竞选中未能如愿。    
    2005年2月1日    
    在台北参选并就任“立法委员”。    
    


第一部分:政治李敖政治李敖·述评(图)

    青年李敖;书生气很浓  年近古稀、笔下已经著述2000多万文字的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于2004年岁末当选为台湾地区“立法委员”之后,已经开始从文坛步入了政坛。这是李敖文人涉政的开端,他的政治立场与观点,从此不仅仅体现在他那嘻笑怒骂的文章之中,也成了台湾官场政界引人注目的新闻点。随着李敖电视出镜率的频繁,李敖的政治观点也开始为海峡两岸所关注。    
    在台湾官场历来没有人脉关系,前半生以手中之笔著写千秋华章的作家李敖居然出乎意料地获得压倒多数的选票当选“立委”,这无疑说明了李敖在台湾地区的社会民意基础。    
    台湾媒体这样评价李敖的涉政生涯:“李敖说他当上民意代表以后,有责任把那些假的、恶的、丑的、脏的东西统统揭露出来,要让那些坏官、贪官、恶官们‘官不聊生’。看来,台湾当局很害怕他的声音。据悉,岛内有家电视台曾与李敖合作过一档叫做《李敖大哥大》的固定访谈节目,收视率很高,最近却被取消了。原因是,电视台经常要向银行贷款,而有幕后背景的银行却提出条件‘李敖的节目不要再续下去了’,其背后文章显然是台当局不满和害怕李敖的‘反叛之声’,从中也看出,常常抬出‘民主’来吓人骗人的这个当局岂不在对民主进行‘柔性封杀’吗?”    
    虽然李敖在台湾的电视节目遭到了封杀与控制,然而任何“台独”势力都无法扼杀代表正义力量的声音。现在台湾地区民众将李敖选为民意代表以后,“立委”的身份赋予李敖登台发言的机会,李敖对祖国大陆的感情、对“台独”势力的义愤、对“一国两制”的支持和他从政后向往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观点、立场,都以他作家特有的幽默与辛辣口气,通过各种层面得到了充分的表达。勿庸置疑,无论他对记者慷慨陈词,还是在互联网上即兴发表见解,都构成了李敖风格独具的自白。    
    


第一部分:政治李敖邓小平不是说得很清楚吗(1)…(图)

    一身傲骨  政治李敖·自述    
    “邓小平不是说得很清楚吗?!”    
    在李敖的政治理念中,最为旗帜鲜明的是,他始终坚持“一国两制”是海峡两岸的必然趋势。这在台湾是难能可贵的。在台湾政党繁杂,政出多门的特殊背景下,李敖能恪守一个中国的理念,说明他始终牢记自己是中国人。在统独的问题上,李敖不仅认同海峡两岸同文同种、血浓于水的关系,也认识到了台湾的历史发展、现实状况和未来前途,只有与祖国大陆经济、政治的一体化,才能在未来的社会发展中占有稳固的地位。李敖正是出于这样的世界性眼光,在世纪之交的“总统”参选演说中,他才敢于堂堂正正提出拥护邓小平“一国两制”的主张。李敖“坚持中国和平统一”的思想可以从2004年12月他在台北寓所接受《美国之音》驻台记者的独家采访中得到印证,因为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真诚愿望。    
    “邓维帧要办《政治家》时,跟我谈过很久,我就告诉他我应该是第一期的封面人物。他问:‘为什么?你又不是政治家。’我说:‘就因为我不是政治家,所以才应该找我。政治家是应由思想家来领导的,你说对不对?要不然水准就会降低,会变成政客。罗素得到诺贝尔文学奖时,不是也莫名其妙吗?他觉得他应该得和平奖才对。’罗素为什么会有自我肯定与别人肯定的落差呢?原因无他,你的伟大,别人不知道百分之百,只能知道百分之几而已。”    
    “我要重申,对我而言,我不是在做政治活动,这是思想活动的延伸。我看不起政治,我也不承认我在从事政治活动,所以我一再举例,就是以前的胡适先生出任中央研究院院长,有人质疑他跑去当国民党的官,胡适反驳说以他的地位和身分,他不是在做官,不能用做官的标准来看待。胡适远超出了世俗定义。”    
    “我这次参选是思想运动,也是特技表演,我要匡正台湾的政治风气,为台湾人民‘洗脑’,树立新领袖的标竿。 换言之,我参选就没想过能当选。这么多台湾的重要人物怕我,我怎么能当选?政治永远不是小民说了算,可所有的政治家都在表演给小民看。”    
    “‘一国两制’是台湾和大陆人民唯一幸福的明天,除此以外的战与拖都会使人民遭殃,而那些满口信念与仁义道德的政客则毫无损失,他们从不关心人民疾苦,就像根本不在乎自己受否遗臭万年!我李敖是个什么主义者,很难用一句话概括,既然我未能成为总统,那我的政见对台湾人民就没有任何价值了,但只要我还活着,我的政见就绝对是台湾当局最关注的。有人见我骂国民党,就说我是中共同路人。我看不起这样的逻辑。”    
    “1982年3月16日,李宁代《政治家》访问我,说:‘你的确是个很好的宣传家。是你的性格如此吗?还是另有原因?’我答道:‘当然一部分是我的性格,另一个原因是我的戏。’‘我出道的时代跟胡适不一样。胡适那时代的知识分子很受尊重,而胡适出来时就是大学教授,当然容易造成一个好形象。我一出道就是流氓,靠打天下起家。所以不断有诉讼、不断有花边新闻,不可能有好的形象。可是这有助于我的发言权,当舆论这样封锁我时,它还是无法完全拒绝我,还是要登我一个百分比,因为它忍不住不登嘛!’”     
    “现在我眼看着蒋介石死掉了,他儿子死掉了,他孙子也都死掉了,连私生的孙子也死掉了,都不在了,剩下的,也都老的老、死的死,我的敌人等于都没有了。他们不是我的敌人,但是他们曾经拦过我的路,我现在也老了。我认为对邪恶、对黑暗,你表示沉默、表现出闪躲、与世无争,你就是共犯,是罪恶和黑暗的共犯。坏人做坏事,你看着他做(而不阻拦),你就是共犯。所以我才力竭声嘶,要出来讲话。    
    “我对政治家有种天生的厌恶与不信任。我对大陆自由主义者和新左派没有任何了解,也没有兴趣,所以无法发表任何看法。我走上讲台,装装学者;下了讲台,做做文人;没钱的时候,做点生意;有机会的时候,想做‘总统’。我的学术信仰是什么?这么复杂的问题,通常留到我死后,由那些被我骂了一辈子,也骂了我一辈子却没办法把我打倒的人为我评说,我只躺在棺材里笑。”     
    


第一部分:政治李敖邓小平不是说得很清楚吗(2)

    “我过去在台湾连续55年,一天都没离开。我过去早就被抹红了。他们不会怀疑这一点。因为过去在国民党白色恐怖时代,我坐牢的罪名是‘台湾独立’呀。当然这是假的罪名,牢是真坐的。所以,今天这些所谓‘台独’分子,他们比起我来差得太远了,因为我还坐了假(罪名)牢,他们连假牢都没坐过。     
    “真正的英雄好汉,你要独来独往嘛,像我这样。可是像我这样,他们基本上要落选的,要用反民主的方法把你挤到边。上去我这也算是运气好,也算是特别的异类,所以只能由火车头变成火车尾才能当选台湾‘立委’。我是在谈笑之间当选的。我不依靠党派,不放鞭炮,不握手,不作揖,不拉票,不成立总部,不搞宣传车,也不用电话拉票。所以我讲笑话说我当选是没天理的。可是像我这么优秀的人不当选也是没天理的。所以只好当选最后一名大家都比较能接受。    
    “我进去以后(指参选台湾‘立法委员’),我会练习去影响他们不要作敌对的,因为他们跟我敌对的结果就是杀来杀去的。可是事实上不可能杀去,因为我杀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我消灭了,所以不发生杀去的后果。可是我觉得我应该争取他们,使他们觉得不要再偏离这种真正的世界大气候的主流,不要关着门自己做皇上、做皇帝,没出息。台湾人不要这么笨。我想我在这方面可以影响他们,使他们回归到大家对整个中国人的处境有一个好的态度。这也是我竞选的标语,号召的就是向老共(共产党)要和平,向老美(美国)要公平,向民进党要太平,心怀不平的每一个人和李敖一起抱不平。这是我的构想,我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