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2943-李敖档案 >

第11部分

2943-李敖档案-第11部分

小说: 2943-李敖档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巳ヒ徽坛ぁ2皇钦庋摹!薄   
    四、“小说封面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她跟我同居16天。最近时报登她的故事,把她的学历写错了,初中毕业是不对的,她是高中毕业。这个女孩,是我接触的女孩里面,在床上最使我满意的。你可以点唱:你要她变修女,她就是修女,你要她变学生,她就是学生。据我所知,最近她第三次离婚,40多岁了,拼命玩男人。一个女人40岁以后还能兴风作浪,她真是很了解、很了解男人,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类型的男人,在床上令你非常满意。一般女人,到了床上只有一个动作,连叫床也是一样的。我讲了一个《阅微草堂笔记》里的故事,一个男人跟女鬼同居,但是心里却在想别的女人,女鬼说你想什么女人,我就变什么女人给你看。那个男人说,都是假的嘛。女鬼问,你是真的吗?你自己也不是真的。你的细胞随时在变化,10天之前的你跟现在的你也不一样了。真就是幻,幻也未必不真。真幻之间,是我小说的一个重点主题。”    
    五、李敖在《我不对女人太好》一文中说:“每当女人对我不太好的时候,我便习惯性地对她加倍不好。这就是我所说的:‘我不对女人太好!’所以,我似乎是一个喜欢还以颜色的人,我说过:‘如果我不能厚颜,那么我就小气吧。’很多人被误以为大度,其实那种大度,只是存颜耳!我宁愿小气,不愿厚颜。欧风东渐以后,许多摩登女性学会了屈辱男人以垫高自己高贵的手法,许多男人也甘于低贱,觉得被屈辱为荣,我只是佩服他们,我做不到。”他又说:“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脾气柔和的男人,她们喜欢男人向她们低三下四摇尾乞怜,喜欢他们再接再厉尾随不舍,换句话说:她们喜欢有点奴才味的男人,这种男人会伺候,会体贴,会受气,他不怕风雨,不怕等待,不怕女生宿舍的传达,不怕女孩子说不,不怕碰任何号码的钉子。”“很显然,妇女独立不应寄托于丈夫的分劳,而当寄托于洗衣机、洗碗机、吸尘器、电器冰箱、电话送货……把家务的操劳转嫁给工业文明。这样家庭才不成为女人的羁绊,女人不必一定要嫁狗随狗为生,她才能在婚前让感情奔放,选择潇洒重于职业的男友、热情多于金钱的丈夫。但是,这怎么可能呢?现实是那么咄咄逼人,结婚为一种谋生的手段的时候,谁还把恋爱和感情放在第一排呢?……”    
    


第三部分:情感李敖李敖的两次婚姻(1)

    情感李敖·纪事    
    李敖的两次婚姻    
    李敖既是文采斐然的作家,同时也是一位多情才子。追求李敖的女人甚多,然而李敖本人处之泰然,他并不忌讳谈及自己的情感经历,这从他的《快意恩仇录》和《回忆录》中均可见到。至于婚姻问题,李敖一直相当慎重,与他有婚姻关系的女性前后只有两位,前者为台湾电影明星胡茵梦,后者是李敖如今的太太王小屯,本文讲述的就是李敖与胡茵梦、王小屯两段曲折的爱情故事。    
    1971年3月19日,李敖因发表抨击当政者言论而入狱5年8个月。出狱之后不久,李敖以《独白下的传统》一书复出,在台湾文坛引起震动!1979年6月,就在《独白下的传统》首发之后几天,台湾最有影响媒体之一《工商日报》刊发了台湾著名影星胡茵梦撰写的书评《特立独行的李敖》,使作家与影星的名字第一次产生了关联。李敖的好友萧孟能、朱婉坚夫妇为了促成李敖与胡茵梦的相识,特意在家中安排了一次晚宴,而很少外出应酬的李敖碍不住朋友的情面,只好前往赴宴。    
    李敖与胡茵梦第一次见面是在1979年9月15日,地点是萧孟能花园新城的家中。    
    因为在人们的印象里,经常活跃在台湾上层官场的胡茵梦,一般情况下是极少肯光临寻常百姓家的。到萧孟能这样的人家里来赴宴,对萧家无疑是个荣耀,对来客则是个震动。可是对于李敖来说就决非仅仅是震动,甚至是有些难堪了。他在此之前早从种种迹象,隐隐感觉到胡茵梦可能向他逼近。萧孟能的突然宴客,或许就是别出心裁的刻意安排。但事已至此,李敖决意硬着头皮与胡茵梦一见。见见也好,心仪多时的双方总有一天要见面的,既然如此,迟见倒不如早见。李敖倒也想通过与胡茵梦的见面,亲自感受一下胡茵梦的人品。如果他与她见面后,两个人中的一方,如果切身感受到对方不是同路人,那么一场文字因缘也许很快就冰化雪消,岂非一件好事?想到这里,李敖紧张的心绪反而变得轻松了。    
    李敖对胡茵梦而言早已不陌生,他是中国文人中最令她崇拜的偶像,这股痴迷的崇拜也是自小种下的因。当年李敖的父母住在台中一中的宿舍里,离胡茵梦存信巷的老家很近,她时常听表哥和母亲谈论李敖的奇闻逸事。譬如他不肯在父亲的丧礼中落泪,不依规矩行礼,甚至还传说他从台北扛了一张床回家送给他母亲。当时胡茵梦就心想:不知这怪人的庐山真面目是什么模样?此外,胡茵梦时常见到李敖的母亲穿着素净的长旗袍,头上梳着髻,手里卷着小手帕,低头地从长长的沟渠旁走过。母亲会低声告诉她说:“这是李敖的母亲,她一定是去看电影,李敖的文章里提到过他妈妈喜欢看爱情文艺片。”而胡茵梦的父亲和李敖的父亲亦是一段时间的同事,所以,在胡茵梦心里,两个人的感觉似乎很熟悉。    
    但在萧家和李敖见面的第一眼,胡茵梦的心里就颇感意外。大学时读李敖的文章,在她主观的意象中,他应该是个桀骜不驯的自由派,没料到本人的气质完全是个基本教义派的保守模样—白净的皮肤,中等的身材,眼镜底下的眼神显得有些老实,鼻尖略带鹰勾。讲话的声音给人一种声带很短的感觉。李敖看到胡茵梦母女,很规矩地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后来母亲告诉胡茵梦,他那个躬鞠得怪吓人的,这个年代已经没人行这么大的礼了。他的穿着很保守,两只手臂的比例稍短了一些,手型也比一般的男人小,整体看来带点阴柔的气质。    
    胡茵梦窕窈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李敖的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热血。他感到胡茵梦确实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女子。她甚至比李敖在《中国怪谈》电影里见到的银幕形象好得多。她颀长纤细的身材,乌云似的披肩秀发映衬着她那白里透红的瓜子脸。她那莹莹秀目,她那绛红的樱唇,她那高雅雍荣的气质,特别是她说起话来不同凡响的高论,都让李敖赏心悦目。    
    也是在萧家的宴会上,李敖和胡茵梦坐在同一席上对酒闲聊,他们是一对心仪已久的名人,可惜台湾一个小岛屿,他与她今天才找到相遇的机会。在杯觥交错间,李敖对坐在幽幽灯影下宛若古典美女的胡茵梦谈起了文学,谈起了她那篇引人注目的《特立独行的李敖》。因为李敖始终对胡茵梦敢于为他仗义执言念念不忘,而且胡茵梦也由于替李敖说公道话,曾经得罪过许多国民党高官。这些都是李敖对胡茵梦产生好感的根源,亦是他对她敬爱的根本。所以,李敖对胡茵梦因一篇文章引起麻烦深表歉意。    
    胡茵梦眼睛不大,特别是当她坐在灯下眯缝着眼睛凝视李敖的时候,越加显出几分俏美妩媚。她流露出对李敖的爱确是起源于他早年出版的《传统下的独白》,因为那本书是当年所有台湾大学生都喜欢读的书。李敖愕然地望着她,他没有想到自己当年的一本小书,会让一位美丽的姑娘记住六七年。    
    胡茵梦嫣然一笑,真诚地表示:“为什么说写得值?就因为你李先生确是一位敢于藐视强权的英雄。古来就有美人爱英雄一说,我胡茵梦又何尝超然世外?所以我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即便因此招来了他人的反感,甚至有人想以手中之权对我胡茵梦的自由进行打压,那就只能更加激起我对李先生的万般敬重!”    
    


第三部分:情感李敖李敖的两次婚姻(2)

    李敖亲自为她敬了一杯酒。他心海激荡,热血沸腾。胡茵梦就坐在他的面前,一个活生生的美人,她不仅生得天资国色,而且她那秀色背后所隐藏的还有脱俗的气质,在李敖看来,女人中最难得的不是姿色而是高尚的灵魂。胡茵梦正是李敖多年来梦想的知音。所以,那天萧家宴会短短3个小时的接触,李敖就改变了对胡茵梦的印象。他不再介意她头顶上的国民党头衔,更看重于这位美女深邃真挚的思想。当天晚上胡茵梦穿了一件淡柠檬绿的棉质长袍,光着一双大脚,连拖鞋也没有穿。    
    萧孟能和朱婉坚夫妇对李敖与胡茵梦的一片好心终于没有白费,李敖和胡茵梦从那天开始,就双双堕入了爱河。可以说,胡茵梦与李敖之间的短暂爱情,就是从那天傍晚在萧家的夜宴上开始的。    
    他们开始频繁地接触,往来的电话越来越多,彼此经常悄悄地约会。由于李敖和胡茵梦都是名人,特别是胡茵梦由于特殊的职业使然,台湾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的。这样,就给她与李敖之间的接触带来了许多不便。李敖不能像与以往女友发展感情那样对待胡茵梦。胡茵梦毕竟地位很高,应酬甚多。在她与李敖悄悄发展感情的时候,胡茵梦绝对回避媒体。她不希望在自己与李敖的感情没有达到结婚火候前广为外界知晓,而且她知道,如果她与李敖的关系一旦为世人注目,那么当局就会获悉,这必定会对她正在发展的事业产生负面的影响。    
    然而,李敖对此不以为然。他仍旧我行我素,根本不把当局放在眼里。    
    他与胡茵梦实现事实上的同居以后,对于外界的注目更是满不在意。他也希望胡茵梦不惧怕任何来自国民党官方的威胁,李敖曾经指拨过胡茵梦:“既然你已经和我上了同一条船,我们就是同舟共济的至爱朋友。我这个人做事情从来明来明去,正大光明有多好!我希望你也像我一样行事,什么也不要怕!”胡茵梦从心里深深地爱着敢说敢行的李敖。有一阵子她感到与李敖这样铁骨铮铮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就如同背后依靠着一座坚不可摧的高山。想到李敖,她就会将心底仅有的畏怯一扫而尽。    
    在1979年秋天至冬天的这段漫长时间里,胡茵梦变得如痴如醉,她几乎陷入甜蜜的爱河不能自拔了。但是,她却时时在暗中警告自己:一定不要让当局过早知道内情,因为那样一来,自己的事业就将要受到损失。也正是在这种思想驱使下,胡茵梦只能暗中与李敖往来,有时她会在深夜里避开所有耳目,只身驾驶小轿车来到敦化路李敖的寓所幽会。可是,李敖随着越来越浓的恋情,早已不再满足他与胡茵梦的暗中往来,他需要的是早一天公开他与胡茵梦的关系。而李敖那种急于公开的态度恰好与胡茵梦无法一致。    
    但李敖的鼓励让胡茵梦感受到浑身有一股神力在涌动。想到李敖与她在一起生活的日子,胡茵梦就有了敢于藐视一切的勇气。于是,她点了头,她的眼睛似乎在说:既然我已经把自己的一生都交付给了你,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    
    就在1979年的年终,台北街头到处弥漫着新年气氛的时候,李敖和胡茵梦第一次在他们居住的敦化路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