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2943-李敖档案 >

第18部分

2943-李敖档案-第18部分

小说: 2943-李敖档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档蒙笈谐は壬慰嫉模5谖宓悖汗赜谖腋鋈说男唐诓糠帧也灰笞黾跣痰呐芯觯膊欢约又夭宦C拦窦淞煨溆冉稹ご鞑甲龋ň褪亲诶卫锘褂100万人投票选他做总统的尤金·戴布兹)1918年在法庭上的三段话就是我的话:‘只要有下层阶级,我就同流;只要有犯罪成分,我就同俦;只要狱底有游魂,我就不自由。’    
    “只要我在这岛上,不论我在牢里也好,在牢外也罢;不论我是‘名不副实’的‘大作家’也好,或是‘名实相副’的‘大坐牢家’也罢,我都不会有自由的感觉。因此关于我个人这部分,我不请求减轻。”    
    


第五部分:炼狱李敖“我决非‘台独’分子!(2)

    李敖说:“从这一书面陈述中,可以看出我四年多坐牢下来,心灵上所显示的平静与苍茫,这一平静与苍茫,使我对刑期多少或出不出狱并不沾滞,但对我放眼的方向,却别有洞天。1975年9月22日判决确定后,我写了一封秘密的信给吴俊才老师,吴俊才在台大教我《近代印度史》,那时是国民党‘文工会’主任,是当权派,我信中说:‘俊才老师:以18年师生之谊,请老师先听我一句—李敖实非“台独”分子!’我14岁到台湾,现已40,但我至今不会说台湾话,不会听台湾话。我27岁“暴得大名”,贵党报纸骂我是“反派小生”。台湾人有政治野心者想“统战”我这外省人,不足为奇。但我对政治乏味,因此,我拒绝了高玉树。    
    “‘台独’分子拿我做对象,我想至少有3派—(一)‘台湾青年’派(他们不断拿我在他们机关刊物上做主题);(二)散发传单派(散发‘欢迎李敖参加我们的行列’等传单);(三)彭明敏、谢聪敏、魏廷朝。一二两派我根本不认识。第三派认识都在他们变成叛乱犯之前。他们出狱后,跟我有来往,我不相信他们会再做书呆子式的政治活动,所以不以为意,不避瓜李之嫌,现在证明了我比他们还书呆。    
    “我在谢、魏被捕后3周被捕,他们把我说成‘五分之一’(谢说‘五委员’之一,魏说‘两个半’之半),说我同意加入组织,我完全莫名其妙。这时候正是火车站出现‘欢迎李敖参加我们的行列’等传单的时候……当然构成了办案联合小组(各单位组成)对我的合理怀疑,由于我多年做‘反派小生’的纪录太坏,使我无法取信于人。……大概十几天后,我感到不遥为配合这‘五分之一’的说法,恐怕不得了结。我出于无奈,编了一套说辞,我说我们开过加入的玩笑。我当时想,这一说辞,既可遥为配合加入的意思,又可因开玩笑而大事化小,既无法在‘有无上’澄清,只好在‘轻重上’取信于一时。半年以后,调查局的刘科长来看我说:‘好消息告诉你,查清楚了,我们知道冤枉你了。’后来我听说‘台独’分子终于承认对我诬攀。一年后开庭,‘台独’分子当庭承认对我诬攀,‘被迫咬李敖’云云。其实这时候,‘台独’分子的宣传目的已达到,他们终于号召成功他们有了一个金字招牌的外省同志,并且让贵党背害贤之名。    
    “我自己坐牢,我没话说;但陪‘台独’分子坐牢多年而不能自明,我为之茫然。    
    “接着我提到:在‘国家’利益的大前提上,我和贵党任何‘爱国者’并无二致,虽然我被诬为敌人。我的书被禁了,杂志被停刊了,店面被封门了,牛肉面都卖不成了。……最后14个月软禁到来,使我朋友吓光,生意垮尽。我没想到我放弃笔杆已6年,可是仍不见容于人。我又冲动了,我认为贵党不许我做拿笔杆的人,又不许我做不拿笔杆的人。我开始报复。这些报复都开始在沉默6年以后,都开始在软禁发生以后。……我依稀看到悲剧的后果,我看到两败俱伤。我又写道:‘从软禁起算,我失掉身体的自由已近6年。6年前是书被禁了,杂志被停刊了,店面被封门了……6年来,是荒货小贩做不成了,朋友吓跑了,女人嫁人了,房子抵押了,亲人变了,甚至弟弟也因债坐牢了。一切已凋零褪色,面目全非。内在的自己已由绚烂趋于平淡,外在的关系已由平淡归于虚无,6年烟云,可使内外有如此奇变,我仿佛觉得我不是重生一回,而是死了9次。’”    
    李敖说:“自1949年到台湾,我在穷苦中长大,从写蜡板到送报,到饿着早饭省钱买书,逐渐建立我的一点尚不寻常的‘成绩’,我做过钱穆写信称许的中学生,老师赏识的大学生,胡适限时信送钱赎当的研究生。我最后在极短的时间里纯用文字的力量平步青云,所向披靡,使想用笔杆压伏我的人为之失色,转而以笔杆以外的方法染我身上的颜色。‘才如江海命如丝’,我从大作家降为大坐牢家,一切都似前定。孤灯黯淡,子夜独思,李鸿章说这岛是‘伤心之地’,对我更有多重的感伤。我自动申请斗室独居,终年做宗教式的闭关隐遁。细读老师的新作《甘地与现代印度》。在灵修方面,得益尤多。日远的哲人星期一静默,我已多年每天都是星期一。静默使我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初判10年,我不上诉,我认为,我该在‘伤心之地’坐牢,我愿用长年坐牢,偿付我做的和我没做的。……”    
    


第五部分:炼狱李敖狱中难忘的20个镜头(1)

    炼狱李敖·自述    
    狱中难忘的20个镜头    
    李敖对于他第一次入狱时的体会,记忆中最深的莫过于他在《回忆录》中所记下的20条狱中见闻。这无疑就是他狱中生活的最好自白。李敖说:“在这5年8个月的监狱生涯中,虽然是昏黑所在,但观察入微,也不无奇趣可寻,我加写一些:    
    “一、我被刑求的项目中,有一项拶指。他们把3支圆珠笔夹在我左手4根手指中间,再强行用我的右手紧握4根手指。并对我说:‘李先生,这不是我们折磨你,是你自己的右手在使你的左手痛苦,所以不能恨我们。’我笑笑,说:‘我不恨你们,也不恨我的右手,我只恨圆珠笔。’    
    “二、我在警备总部荣膺五委员后,情治人员发现,我这‘台独’大员,根本不会说台湾话,甚至‘听莫’(听不懂)台湾话,如今成了‘台独先烈’,未免滑稽。我跟他们开玩笑说:“没关系、没关系,英国国王乔治第一根本不会说英文呢,他是从欧洲大陆过去的,不会英文都能做英国皇帝,我李敖不会说台湾话却做上‘台独’大员,又算什么啊!    
    “三、保安处看守所所长罗永黎上尉留小平头、两眼炯炯,令人生畏,可是跟我熟了,发现他人满好。有一次,他感慨地说:‘我是神仙、老虎、狗。’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一看到老婆,就是神仙;我一看到囚犯,就是老虎;我一看到长官,就是狗。’我听了哈哈大笑。他补充说:他真觉得他干了这么多年,其实只是国民党的一条狗!但他毕竟是假狗,看到真狗会害怕。国民党抓雷震那一天,他被派去参加,《自由中国》社有条大狼狗,差点咬了他,他说他虽然是国民党一条狗,但还是怕真狗。    
    “四、我住军法看守所第2房,正对面是第10房,关的是调查局‘匪谍’处长范子文。此公英国留学,相貌堂堂,气焰很大,被调查局局长—不懂ABC的沈之岳整,诬以‘匪谍’之名,关了起来,不但把他关起来,连他的太太满素玉也关起来,太太就住楼上。范子文被关,自认不得活命,他的姊姊来看他,他双手抓住铁栏,大叫道:‘我给国民党做走狗做了这么多年,就是这种下场啊!’经大家劝说,他才不叫了。他后来专心信佛,整天大声念佛,念佛以后,口中连说:‘报应!报应!’可见他内心对过去杀生忏悔之重。念佛以后,他说不杀生了,可是牢里蚊子太多了,赶也赶不走,他没办法,就用扇子把墙上的蚊子一一拍死,一边拍一边说:‘这不是杀生,这是打沈之岳!’    
    “五、我成为‘台独’分子,谢聪敏是一个施展连环套的角色。他和魏廷朝先把我咬进牢里,使官方上当;然后在声势已壮—在海内外皆知李敖加入‘台独’活动之后,再设法替李敖翻案,用李敖在文化界的声名,反衬出国民党在如何以冤狱迫害自由作家。这样一来,李敖可被黄鱼两吃,而国民党的害贤之名却又加倍。谢聪敏在牢中替李敖翻案,不是容易的事,因为管制森严。但是一次阴错阳差,使他有了机会。一个日本人小林正成一度住他押房隔壁,在小林被驱逐出境前夜,他抛了一封信由小林带出来,辗转登在《纽约时报》。信披露后自然使官方灰头土脸。谢聪敏身在牢中,还能有这种机智英勇的作为,真令人赞叹。出狱多年后,他到我家来叙旧。我问他:‘到底小林怎么带信出去的,难道不检查吗?’谢聪敏说:‘怎么不检查?还由所长罗永黎带人把小林脱光检查过呢。当时我以为信会被搜出来,可是一直没动静。后来我到日本,见到小林,问他,原来小林先把信藏在马桶与墙的夹缝里,脱光检查完毕后,临走前,他要求小个便,就趁小便之时,把信从夹缝中带了出来。’    
    “六、信登在《纽约时报》后,官方追查,谢聪敏瞒过由小林带信的真相,反咬了一个班长陈留恨,说信是这班长带出的。陈留恨因此被捕,被拷打不已,直到最后查出不是班长而是小林,才真相大白。由于陈留恨对待囚犯极坏,谢聪敏这一乱咬,却也咬得人心大快。谢聪敏被罚带脚镣好几个月,最后取下脚镣时,班长们对他恭贺,他笑嘻嘻地说:‘小意思,小意思。’    
    “七、在军法看守所放风之际,碰到一个小叛乱犯。他是一名高中生,因想组党,被抓入笼。他大惑不解,向我说:‘李先生,“公民书”中告诉我们,“宪法”第十四条“人民有集会及结社之自由”,我以为那是真的,就想组党,结果就给抓进来了。’我听了,哈哈大笑。后来,他好像随遇而安,也甘于做叛乱犯了,有一天竟自谓:‘我是天生革命家。’可是这位小革命家很怕鬼,夜里总是蒙头大睡。    
    “八、在军法看守所,来了一批以成功大学学生为主的‘成大共党案’的小鬼,那些小鬼们从来没见过真共产党,坐在牢里,到处想找共产党前辈来师法。我说别天真了吧,牢里哪里还有什么真共产党!国民党整天抓到的,其实都是假共产党!他们不信,硬说李荆荪是,一房一房传话过去,向李荆苏致敬。后来发现李荆苏果然是假的,于是大呼负负,又一房一房传话过去:‘致敬取消了!’弄得傻头傻脑的李荆荪糊里糊涂,搞不清忽来致敬忽又取消是怎么回事。    
    


第五部分:炼狱李敖狱中难忘的20个镜头(2)

    “九、‘成大共产党’在调查局被刑求,有人大骂:‘你们这样对我们共产党,将来共产党从大陆来了,要剥你们皮啊!’调查局干员说:‘剥就剥,可是没来以前,老子们先剥了你的皮!’    
    “十、‘成大共产党’领袖是蔡俊军,是一位率真勇敢的年轻人,后来与我成为好友,出狱后还打电话并来我家感谢我对他的照顾。有一次我送他一套睡衣,他那时被判死刑,穿着睡衣,带着脚镣对我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