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2943-李敖档案 >

第4部分

2943-李敖档案-第4部分

小说: 2943-李敖档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咳鲜独畎剑皇峭腹亩痢4颖ㄖ降降缡樱游淖置教宓降缱用教澹魑教宓姆缭迫宋铮阍跹创教宓谋浠肮δ埽勘ㄖ接氲缡幽囊恢直冉鲜屎夏愕奶匦裕俊薄   
    李敖对此的回答是:“政治人物必须跟着时代走,像维新变法的康有为,原走在时代的前端,但民国以后,时代前进了,他没有跟上,去适应新的时代,所以有严重的失落。文化在历史演进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文字乃是传递文化最重要的媒介。但媒体在进步,我们可以利用其特性宣传理念,毕竟这是另一种表达的方式,有情、有声音的演出。像鲁迅就不适合电视媒体,他只有158公分高,口才也不好,效果就不会太好。我是把媒体当作一个平台,诉求政治理念。正像参与‘立法委员’选举一样,台湾政治人物不成材,人面兽心,将来如果取得‘立法院’的平台,我就有更大的空间诉求我的政治理念,把100个一国两制的好处说得清楚,举例而言,因为台湾是个移民社会,移民社会的特性是‘贪利’,算小账,我就可以把一国两制好处算给大家听,如厂商可以多赚多少钱,可以在两岸统一之下进联合国、可以不必花6108亿元的军购预算,多少个儿童就有营养午餐了。”    
    《新周报》记者又问他:“一直有人说,你是一个搅局型的人物,只会添乱,你自己怎么定位自己?另外评论家说,你的爆发力不可小看,随着台湾社会结构的转变,2008年如果你出马竞选‘总统’,将造成重大旋风,破坏力十足,对此,你如何看待?”    
    李敖:“我是利用选举的机会,把我的思想向社会大众说清楚,得失对我意义不大。至于2008年,尚言之过早,不过,对于一个独立参选人而言,必须有20万人的参与连署,估计就要花掉5000万元以上,制度的设计,使独立参选有技术上的困难。”    
    诚然,李敖的“骂”,并非普通意义上的“骂大街”。他的“骂”是啼笑怒骂皆成文章的“骂”,你不得不承认,李敖在骂陈水扁和“台独”势力的时候,他骂得诙谐,骂得尖刻,骂得一针见血,骂得淋漓尽致,骂得恰到好处。为让台湾民众更加了解了“台独”分子的丑恶嘴脸,因此,我们要为李敖的“骂”叫好!    
    


第一部分:政治李敖笔伐蒋氏父子(1)

    政治李敖·纪事    
    笔伐蒋氏父子    
    作家李敖为什么仇视蒋介石和蒋经国?而且在他的笔下写了那么多语言犀利的杂文,无情地讽刺与针砭“二蒋”,李敖对蒋介石父子的仇恨,追根溯源,由来已久。最初的起因来自于李敖在台中市读书时的遭遇。他在中学里就亲眼看到蒋介石在台湾如何实施白色恐怖,并且悍然逮捕了大批“匪谍”。在这些失去自由的“匪谍”中,对李敖感触最深的是,他敬爱的国文教师严侨被捕和出狱后的悲惨结局。    
    青年时期的李敖不但才华横溢,而且还性情耿芥,不畏强暴,多年来他始终坚持奋斗不息的反蒋初衷。在蒋介石执政时期,李敖曾因在《文星》杂志上多次发表抨击和影射现实的文章,遭到台湾情治机关的严密监控。当《文星》遭到查禁之后,李敖在台湾出版的《传统下的独白》等反对蒋介石独裁统治的书籍,也一批接一批遭到当局的查禁和封存,所有这一切无疑构成了李敖憎恨蒋介石的思想原因。1971年3月19日,李敖被台湾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打入监狱后又被依“颠覆政府罪”和“蓄谋叛乱罪”判处了长刑。    
    李敖在监狱里虽然不能执笔写文章,可是他对蒋介石的仇恨已在心中生根。1975年4月6日清早,李敖在监狱的囚窗里向外眺望,他看到了牢子头 —所谓的班长们,一个个都袖上佩带着黑纱,他当时心里十分惊讶,暗想也许是哪个国家的元首逝世了吧?不然监狱里的牢头们为何臂上也戴起了黑纱呢?那时的李敖已被关了5年之久,由于他是蒋介石钦定的“政治犯”,所以在囚禁期间绝对禁止李敖看报纸,他的消息相当闭塞,以至于他对多年仇恨的蒋介石近况更是一无所知。李敖做梦也没有想到,监狱院落里的牢头们佩带黑纱,竟然是为他心里痛恨多时的蒋介石致哀。两个小时后,牢头打开了他的囚室之门,给他放风10分钟,这时李敖趁机向牢头询问为什么佩带黑纱?牢头悄悄地告诉李敖:“老总统死了!”李敖当即大喜过望,他回到独居囚室后,即高声唱起了狱中的暗号歌,告诉他隔壁的难友们说:“老王八蛋死了!”    
    1976年蒋经国执政以来开始在台湾逐步推行民主化的进程,这样李敖才得以减免刑期,提前出狱。可是李敖从小就喜欢复仇,他虽然与蒋介石从没有见过面,可是他早已在心里恨透了蒋介石和蒋氏家族。李敖在监狱囚禁时期,虽然没有写作的自由,可是他对蒋介石的满腔痛恨,都一笔笔写在监狱中唯一可以阅读的《蒋总统言论全集》40大本上。在这部从监狱里带出的《全集》上,几乎页页可见李敖写下的密麻麻眉批,这些眉批尽管语言隐晦,不过仍然处处可见李敖痛恨独裁专制的愤懑心声。出狱之后,这些当年一笔笔写在《蒋总统言论全集》上的眉批,都变成了一篇篇李敖针砭时政的杂文。那时候在台湾公开批蒋的文字尚难发表,李敖就在他撰写的小说《北京法源寺》中借古骂今。据李敖自己后来解说,这部出狱后便开始动笔的小说中,书中人物李十力和康有为的对话,就是他借用古代人物影射和咒骂蒋介石的。李十力的这段话是:“人们谈西太后的罪恶和她这个集团的罪恶,都犯了一个毛病,就是只谈他们当政后所做的一切,而不谈他们当权后自己做不出来却拦住别人不许做的事。因为他们拦路给中国所造成的损失,我觉得反倒值得研究。根本的问题已经不是他们为中国做了多少,而在他们拦住别人,拦别人路,不许别人做的有多少……”    
    延至20世纪80年代初期,蒋介石在台湾的政治阴影尽管仍然笼罩着李敖,可是这时候他已经敢于赤膊上阵了。李敖向蒋介石发起笔战的首起,应为1982年6月,他在《千秋评论》上发表了第一篇抨蒋的文章《蒋介石与开房间的自由》。这篇杂文从警察随意检查百姓的房间说起,一步步引申为蒋介石在世时的种种社会弊端,语言辛辣,旗帜鲜明。此文还仅仅是一个开头,接下来李敖在当年10月发表的《不平等条约是蒋介石废除的吗?》,则把笔锋直指蒋氏其人,语言更为辛辣。到了1983年春天,李敖开始在《千秋评论》和《万岁评论》丛书上公开发表影射与抨击蒋介石的系列杂文,如《蒋介石与“雷案”》、《蒋介石与吴稚晖》、《别赖张学良了》及《大时代的造谣》等等,其口诛笔伐蒋氏的锋芒已经毕露无遗。蒋介石纵然作古,但李敖出狱以后却须臾也没有放弃搜罗历史文献,认真研究他思想上的敌人,在这种心态下的李敖,先后在《千秋评论》丛刊上抛出了一篇又一篇檄文,尽管这些杂文出版后不断遭到台湾当局的查禁和封存,可是李敖却是个敢于开顶风船的角色。当局越要查禁,他越要顽强地写下去。最让蒋经国头疼的是,他一面在执行“民主自由”的新政方针,一面还要对付李敖这样在民主自由氛围下大肆攻击乃父的挑战。特别是李敖所写的《蒋介石是“中华民国”的真总统吗?》,更让蒋经国气恼。他没有想到李敖出狱后会无视他的存在,这样的文章等于公开向他叫阵了。可是,蒋经国不能再犯其父执政时的错误,他只能下令对李敖的著作进行查禁,而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采取逮捕和关押的老手段。    
    


第一部分:政治李敖笔伐蒋氏父子(2)

    1986年夏天,李敖终于出版了点名批判蒋介石的专集《蒋介石研究》。李敖反蒋的语言是旗帜鲜明的,他在《自序》中这样说:“我敢在刀光剑影和黑狱幢幢的压力下研究蒋介石,这种文格,是何等勇气?!”    
    不久,这部明目张胆指责蒋介石的政治读物出版上市,蒋经国当然要下令查禁。新书刚刚面世,他控制的台湾“新闻局”便发出了查禁令。查禁令说:“该书中部分文字前于千秋、万岁评论丛各期刊载过,已予查禁。今再行刊出,核已违反‘台湾地区戒严时期出版物管理办法’第三条第四款‘诋毁国家元首’……现予扣押其出版物。”这部书遭到查禁,不但没有中止李敖对蒋介石的批评,反而促使李敖更加大量发表战斗性的檄文,而且李敖还有一个与别人共同策划出版包括几十种批蒋书刊在内的庞大计划。到了翌年1月,李敖又公开出版了《蒋介石研究续集》,这次李敖在《前言》中表明的态度较之前次更为郑重:“台湾是蒋家王朝统治的大本营,在这大本营里,一切有关蒋介石的研究,都是困难重重的。虽然如此,我仍不服这口气。”果然不出所料,此书上市不到一个月,即再一次遭到了查禁。谁也没想到,事过刚刚5个月—即1987年6月27日,李敖所著的《蒋介石研究三集》竟又一次发行到台湾各地。台湾当局面对李敖无可遏止的系列杂文,已至查不胜查的地步了。这样几年下来,李敖靠多年累积下来的大量蒋介石历史资料,出版的同类作品已经近十种,李敖无疑成为了海峡两岸研究蒋介石的权威了。    
    李敖的反蒋情结并非逞一时之愤。反蒋的理念似也早在他心里生根了。1995年4月,香港《明报月刊》在蒋介石逝世20周年的前夕,策划主办了一期《蒋介石评价大翻案》的专号。在这一期上刊发了一些学者重新定评故世20年的国民党领导人蒋介石的文章。也是在这一期中,李敖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与蒋家的恩恩怨怨》的专稿,他在谈到自己对蒋介石的情结时这样说:“我生于1935年,今年60岁。60年间的一半岁月,都在蒋介石的统治下,而这一半岁月,又正是人生中的大好岁月,不幸的是,我却被蒋介石拦住,只能落荒而走,难以大道之行。”李敖的这些话,无疑是心中之言首次公开,从中不难看出,他一生为什么始终与蒋介石及蒋氏家族格格不入,形如仇雠了。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在台病殁之前,李敖杂文的锋芒所向,已由蒋介石转向他的继任人蒋经国。当然,李敖对蒋经国的敌意与乃父稍逊。例如他在首篇涉及蒋经国的杂文中只是这样描写蒋经国:“每在电视中看见蒋经国,就活像看了一段慢动作的纪录片。”后来,李敖的笔才深及蒋经国的“政绩”和“人品”,1984年他就有一篇题为《骂总统的自由》面世。李敖在这篇杂文中第一次主张百姓可以骂“总统”,虽然李敖是借某军阀来大发感慨,然而明眼人一看便知,他的矛头所指,当然是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到了1985年12月,李敖的政治杂文已经所向披靡,如他的《鼓励诋毁元首才是正路》,已让蒋经国如坐针毯了,但是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中,台湾当局仍然只能对李敖的著作进行查封,而不能把他送进监狱。蒋经国作古后,当李敖看到有许多人在报上发表歌颂蒋经国的文章时,顿时勾起了李敖心中的反蒋氏激情,于是他决定出版《蒋经国研究》和《论定蒋经国》两书,他在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