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2943-李敖档案 >

第5部分

2943-李敖档案-第5部分

小说: 2943-李敖档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国的文章时,顿时勾起了李敖心中的反蒋氏激情,于是他决定出版《蒋经国研究》和《论定蒋经国》两书,他在书中不无揶揄地写道:“从整个中国的比例和历史来看,蒋经国固乏善可陈有恶已作,试问他在台湾搞40年的小朝廷,是否尚有可足‘炳耀千秋’的呢?以我这种不肯曲学阿世的历史家看来,蒋经国在台湾搞40年小朝廷的成绩,实在也大有问题……”    
    不过,作家李敖在他的全部评蒋批蒋文章中,尽管有时也难免出现偏颇过激之处,可是,他毕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作家。在李敖痛骂蒋氏父子几十年后,到了2005年春天,李敖居然公开站出来《为蒋介石说公道话》。这是因为他此时在台湾又面临着新的政敌,那就是以李登辉、陈水扁为首的“台独”势力的挑战。4月18日台湾媒体对李敖的新观点作过如下报导:“对于蒋介石的评价,李敖日前指出,他必须讲一句公道话,就整个国家和人民而言,蒋介石祸国殃民,但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对得起台湾同胞的。李敖说,蒋介石1949年兵败后,将当时全中国国库的92万两黄金带到了台湾。现在这些黄金还在新店的仓库里,李登辉说没有是胡扯的,因为当时台湾银行里的黄金都被日本人搞光了,所以就用这批黄金做为保证金发行了新台币,维系了整个台湾的稳定。李敖强调,就因为这笔全中国的黄金被用在台湾,他必须说蒋介石对得起台湾同胞,但对不起大陆同胞……”    
    


第二部分:文章李敖文章李敖·档案(图)

    李敖最怀念的女人小蕾  1952年,17岁    
    高中二年级,在《学生》杂志发表《杜威的教育思想及其他》;8月1日为参加庆祝第30届国际合作节征文而作《合作制度与节制资本》,获第一名;拿到有生以来最大一笔数目的奖金,当场买了《饮冰室合集》40册。    
    1961年,26岁    
    6月15日搬到新店狮头路17号“碧潭山楼”从事写作;11月1日在《文星》杂志第49期发表《老年人和棒子》; 1963年9月1日出版平生的第一本书─《传统下的独白》。12月1日在《文星》发表《我们对国法党限的严正表示》,公开批评国民党。12月26日,《文星》杂志因此遭到封杀。    
    1966年,31岁    
    著作《传统下的独白》、《历史与人像》、《为中国思想趋向求答案》、《教育与脸谱》、《上下古今谈》、《文化论战丹火录》、《闽变研究与文星讼案》等书全被查禁;之后出版的《李敖告别文坛十书》,《乌鸦又叫了》、《两性问题及其他》、《李敖写的信》、《也有情书》、《孙悟空和我》、《不要叫罢》等书全部又 被查禁。    
    1979 年,44岁,4月复出,出版《独白下的传统》,影响甚大;开始在台湾《中国时报》开辟专栏;《李敖文存》、《李敖文存二集》等出版。     
    1980 年,45岁    
    推出《李敖全集》。    
    1982 年,47岁    
    再次入狱,每月出版一册《李敖千秋评论丛书》,此后一直不断。1983年夏起开始出版《三情之书》 ─ 《李敖的情诗》、《李敖的情书》、《李敖的情话》。    
    1983年,48岁    
    2月1日出版《李敖全集》第七册、第八册;8月至11月出版《李敖千秋评论号外》3册,全年不休,进入生平创作的旺盛期。     
    1984年,加出《万岁评论》丛书;为《政治家》杂志主持专栏、担任《自由时代》总监。    
    1985年,50岁    
    台湾《最高法院》为作家李敖平反4年前的冤狱,是年继续《李敖千秋评论》丛书和《万岁评论》丛书出版。    
    1991年,56岁    
    2月27日创办了一张4个版面的《求是报》。6月,出版了平生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北京法源寺》,引起了震动与反响;11月1日,创办《李敖求是评论》月刊,前后共计出版了6期。    
    1995年,60岁    
    在台湾《真相新闻网》播出《李敖笑傲江湖》电视节目,出版《李敖大全集》20册。     
    1997年,62 岁    
    在台湾出版《李敖回忆录》;8月,李敖网页登上全球资讯网。    
     2000年,65岁    
    《北京法源寺》获得该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      
    


第二部分:文章李敖文章李敖·述评(图)

    王尚勤;李敖的情人;李文之母  李敖,是台湾文坛70年代升起的一颗彗星。他的出现让平静的台湾文学界掀起了“小小的波澜”;香港《星岛日报》称李敖“有才气有勇气,还有挟才俱来的流气”;英国《中国季刊》说李敖是“一个深得人心的英雄”;美国《纽约时报》说李敖是“受人欢迎的青年作家”;而祖国大陆媒体在评论李敖时,则称他为台湾“最有战斗力的作家,啼笑怒骂,皆成文章,敢于笔伐一切腐败势力的当代怪才”!


第二部分:文章李敖中学生的四千字华章(图)

    李敖与小蕾在一起  文章李敖·自述    
    中学生的四千字华章    
    “我升初三后,中文老师是27岁的杨锦铨(名字很像英文老师杨锦钟,但是男的,并且是福建人)又兼导师。他是一位最能启迪学生的中文教员,台湾海疆学校毕业学历虽不怎么样,但书教得真好……因为我的中文在班上出色,自然被杨锦铨老师另眼看待。有一次作文,谈到中文程度,我写道:‘现在学生的中文程度要比过去差一倍。’他批改时,不以为然,批曰:‘怎么可以数字计量?’作文簿发下来,我没说什么。36年后,他退休了,我托石文杰送我的书给他,以示不负师教之意。顺便请石文杰转告他:‘《傲慢与偏见》小说中,就有谁比谁漂亮一倍的用法。’46年后,我在电视节目《李敖笑傲江湖》中提到他,称赞他,移居美国的他知道了,送了他花了20年刚刚完成的一套大书—《说文意象字重建》给我,我大吃一惊,他如此勤勉,有如此成绩,真是高人一等。他写信给我说:‘我兄名满天下,却如此念旧,衷心感动不已!’我跟杨锦铨老师40多年未见,但是师生之谊,悬而不断;念旧之情,老而不衰,其交君也子。”    
    “从初二到高一,14岁到16岁,我因为中文好,参加过多起演讲、辩论、论文比赛。初二时得过全台中市第四届全市语文演说竞赛,得初中组第二名(第一名是四姊,她代表省立台中女中;第三名是张立纲,他代表台中二中。张立纲的哥哥张立豫后来成了我四姊夫,张立纲也变成院士级的学者)。高一时参加台中市论文赛、本校论文赛,皆获第一名。高二时在《合作经济》第二卷第十二期发表《合作制度与节制资本》,这是参加庆祝第三十届国际合作节征文而作,得了全台湾第一名,并拿到有生以来最大一笔数目的奖金。我用那笔钱买了中华书局版四十册的《饮冰室合集》。    
    “在参加各种比赛以外,我在高一也写过《李敖札记》四卷;并在《学生》杂志第四十六期发表《杜威的教育思想及其他》;在《新生报》发表《〈英伦归来〉的启示》、《生也有涯知无涯》;另外还写了《学习英语的目的》、《诸葛亮的军政》、《虚字的对联》、《字形的对联》、《毋忘在莒的出处》、《行李考》等稿子。这时我16岁。”    
    “1953年我18岁,念高三,只念了十几天,就自愿休学在家。我那北京大学毕业的老子他随我的便,轻松地说:‘好!你小子要休学,就休吧!’他当时正是台中一中中文科主任,他跑到学校,向教务主任说:‘我那宝贝儿子不要念书啦!你们给他办休学手续吧!’于是,我蹲在家里,在那四面是书的两个榻榻米大的书房兼卧室里,痛痛快快地养了一年浩然之气。也写了不少文章,其中有《从读〈胡适文存〉说起》及《李敖诗集》等。我有这么好的写作能力,和我从小就养成了重视课外书的习惯,也养成了买书藏书的癖好有关。到台湾时,我的全部财产是500多本藏书,进台中一中后,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这个中学的图书馆里。这个图书馆的藏书相当丰富,我以义务服务生的资格在书库中泡了4年之久,使我对一般书籍有了不少的常识。最使管理员们惊讶的是,我甚至可以闭起眼睛,单用鼻子就可以鉴定一本书是上海哪个大书店印的,这是我最得意的一门绝技。”    
    “在制式教育中,我慢慢长大,也慢慢对中学教育不能容忍。就客观环境来说,我总觉得我所经验的中学教育赶不上我在北京时的残余记忆。在残余记忆里,我认为北京的中学生不像台湾这样呆板、肤浅,缺乏常识与性灵;就主观感受来说,我读的课外书愈多,我愈觉得中学教育不适合一般少年的个性发展、更不要提IQ较高的学生了。中学的教育制度、教授法、师资、课程分配等等都有着极严重的缺陷与流弊,我高一时候那篇4000字的文章—《杜威的教育思想及其他》,就可看出我曾对杜威那种“进步教育”有着极强烈的憧憬,这种憧憬使我在有着强烈对比的中学里面非常痛苦,到了高三,我已完全不能忍耐,我决心不想拿这张中学文凭。所以我就自动休学了……”     
    


第二部分:文章李敖与钱穆 胡适的关系(1)

    文章李敖·自述    
    与钱穆、胡适的关系    
    李敖之所以成为名重一时的文学作家,除了他自身先天的才华与后天的勤奋之外,也与他在青年时期接触的两位国学大师不无关系。这两个人在李敖尚未走进文学的殿堂时,一个尚在遥远的美国,他可望而不可及;另一位则近在咫尺,就在李敖就读的学校里执教,前者是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胡适,后者就是人称国学大师的钱穆先生。关于李敖与钱穆的结识与交往,他自己这样回忆:“当时共产党批判逃离他们的学者,共分两个型,一个是‘胡适型’,一个是‘钱穆型’。我对他们两位,都分别加以注意。但胡适远在美国,钱穆却因阴错阳差到了台湾台中,使我先结识了他。”    
    “1952年钱穆应淡江英专(淡江大学前身)校长居浩然之邀在惊声堂讲演,不料天花板突然下落,钱穆受伤。那时徐复观想在学术界插一脚,故拉拢钱穆,把钱穆接到台中徐府养伤。后来改住存德巷一号。徐武军是我好朋友,他受了徐复观影响,课本以外知识知道不少,和我很谈得来。他说,你李敖程度这么好,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我问是谁,他说是钱穆,我听了很高兴。    
    “不久,他就跟钱穆约好,1952年6月15日,徐武军带我走进存德巷一号,见到了钱穆。钱穆身穿府绸小褂,个子很小,满口无锡土音,乍看起来,长相与声名不大相符,简直使我有点怀疑眼前这位是不是就真是钱穆。他为人极为亲切,对我们两个高二学生,全无架子,聊起天来。我向他请教治国学方法。他说并没有具体方法,要多读书、多求解,当以古书原文为底子为主,免受他人成见的约束。书要看第一流的,一遍又一遍读。与其十本书读一遍,不如一本书读十遍。不要怕读大部头的书,养成读大部头的书的习惯,则普通书就不怕了。读书时要庄重,静心凝神,能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