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高H之家庭类 >

第298部分

高H之家庭类-第298部分

小说: 高H之家庭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点,同时头俯在她的荫部,伸出舌头很技巧地舔她的阴Di,速度越来越快……

    终于,她享受到了分别后的第一次高潮,大叫一声,身子瘫软了!

    阿伟舒了一口气,在她的唇上吻着,一只手在她光裸的大腿上抚摸着,直至她的震颤停止,才帮她理好衣裙,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会儿,然后下车,坐到驾驰室,开动了车子。

    车到家中以后,司马伟从前门下车,打开后门,只见她双目紧闭,嘴里仍然在呢喃着:「伟哥哥……我还要……给我嘛……」

    其实,此时的司马伟何尝不是欲火中烧、急于发泄!一到家,他在心理上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拉着她的两手,使她直起身子。这时的她仍处在癡迷中,身子软软的倒在阿伟的怀里。阿伟搂着縴细的蛮腰,将她从车里拖出来,然后平托着她,快步走向卧室,将她放到床上,并以最快的速度,迅速脱光了她的衣服,自己也变得一丝不挂……

    一个是莺莺娇软,一个是气宇非凡!疾风暴雨!狂轰乱炸!心摇神眩!如醉如癡!呻吟声与喘息声连成一片,声如贯珠,清越婉转!

    从上午十点锺直至翌日清晨九点,这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始终搂抱在一起,身体连接在一起,一刻也没有休息,不停地造爱……

    高潮一浪接着一浪……



    九点锺时,她在最激烈的一次高潮中昏了过去。阿伟知道无害,便将她搂在怀里,一起沈沈睡去……

    司马伟从新加坡弄来一本春宫图式的小书,上面有男女作爱的几十种姿势,他们都一一试过。

    在各种姿势都极熟练之后,他们便在每次作爱前用抽签的方法决定这次采用哪几种方式。

    另外,他们还从上次在厨房中作爱的经验中受到啓发,发明一种新的方法,叫饮食交欢法。吃饭时,他们都脱去裤子和裙子,她坐在他的腿上,把玉门套在他的玉柱上。并且,他口对口喂她吃饭。这样,他们每吃一口饭,就能够上面一次吻、下面一抽送,令人心旷神逸。由于他们都舍不得很快分开,所以每顿饭都延续很长时间,还可以增加食欲,吃得很多。

    后来,阿伟买回来一部录象机,把他们用各种姿势Zuo爱的过程都拍摄下来,分类整理、剪辑。当然,他们决不会将它公开发行出售,而是作为他们爱情的永久纪念,并可以时时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真是其乐无穷!

    第二十三回情相系俊男丽母结仙籬心相印英夫慧妻入妙境

    五年过去了!

    慕容洁琼和司马伟如此亲密地过了五年多,互相的爱恋之情有增无减!

    司马伟为拥了有世界上最美丽、最多情的白雪公主而骄傲!

    慕容洁琼为终于投入到自己最锺情的白马王子的怀抱中而欢欣!

    他们互相爱得那么深、那么专、那么诚,热情从来没有变。

    慕容洁琼的驻顔术颇有成效,无论身材、容貌仍然保持少女时的风韵,加上轻抹淡妆,益发动人。而且,自从与司马伟结缘后,她的性格又回到了青年时代的特征,天真活泼、爱说爱笑、典雅潇洒。这一切,使她在人们的眼中,看起只像二十三、四岁。而司马伟,这时已经二十四岁,留了两撇小胡,越发英俊了。从外貌看来,不知道的人都说司马伟要比慕容洁琼长三、四岁。所以,有时候,阿伟还调皮地叫她一声「亲爱的妈咪小妹」,而慕容洁琼也就更有理由偎在爱郎的怀里,缠着他撒娇了。

    总之,这一对恋人美满、和谐,真个令人羨煞!

    这一年的冬季,慕容洁琼的丈夫在美国因病去世。慕容洁琼听到恶耗,十分悲痛。阿伟的父亲是一个品德高尚、为人谦和、经营能力极强的老人。慕容洁琼在他心目中既是爱妻、又是爱女,可以说亲爱有加,视若掌珠,百般呵护,极力栽培。慕容洁琼的活动能力和经营技巧,固然与其天资聪潱泄兀嗍堑弥诶先说慕痰贾ΑK裕饺萁嗲硪彩铀际σ嬗选⑼曛唬有难劾锞窗煞颉K淙挥捎诶先四曷酰谛陨钌喜荒苈闼廖拊挂猓彝耆辶拢永疵挥凶躺鰤煨又睢:罄矗阅苤郧榘⑽埃且惨蛭⑽笆钦煞虻亩樱亲约呵装娜恕K有睦锞醯梦藁冢鹤芩忝挥斜撑阉韭砑易澹

    所以,得到丈夫的噩耗,慕容洁琼便立即带领几个子女去美国,为丈夫操办了隆重的丧事,并处理了産业的交接。她决定把美国的産业完全交给长子去经营。


()好看的txt电子书
    美国的事务办了一个月才结束。

    在她决定回香港之前,三个子女私下讨论妈咪今后的生活问题。是妈咪把他们抚养长大,教导成|人,所以,对妈咪感情极深,甚至可以说超过对父亲的感情。为此,兄妹三人讨论了一个下午。

    他们提出了各种方案:长子司马颢主张请妈咪轮流到他们家中去住,以尽孝道,使她能安渡晚年;

    女儿司马蕙作为女人,更能体谅女人的需要,她认为:妈咪还这么年轻,青春之火尚在旺盛,不宜过早守寡!我们可以劝说妈咪改嫁,找一个称心如意的新郎君,重过幸福生活,以尽余年之欢;

    小儿子司马伟则发出奇论,他认为,按照妈咪的性情,是决不会同意到各家去住或者再改嫁的。应该找更好的办法!

    哥哥和姐姐问他还有什么好办法?

    他说:「我有一个极好的办法。但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兄姊急着让他先说出来再研究。

    他说:「我们都希望妈咪既不离开我们,又不会由于她一人生活而孤独和寂寞。要想找到一个两全之策,确实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事在人为,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让我娶妈咪为妻!」

    「那怎么能行!」哥哥和姐姐一听大为吃惊,这是他们从来所未曾想过的。因为他们觉得:儿子娶母亲为妻,那是乱仑,而且,母子间年龄又那么悬殊,根本行不通!而且他们坚信:对小弟的这一荒唐的建议,妈咪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阿伟对他们的议论却不以为然,他耐心地向哥哥和姐姐说明了自己的想法的有力的理由:「哥哥,姐姐,我不赞成乱仑的说法!所谓乱仑,是指有血缘关系的男女之间联姻和发生性关系。严禁乱仑的理由是防止近亲生育而对下一代不利。可是,妈咪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亲生母亲,在血缘上没有什么联系;所以,即使妈咪与我结婚,也根本谈不上乱仑!这是其一。第二,说到年龄,我与妈咪确实差别不少,但这也无关紧要,在男女结婚的年龄问题上,本无定规。人们在结婚年龄上之所以习惯于相差不大,大约是为了使二人在相貌和生理上能协调一致;但是,妈咪身体健康,看起来是那么年轻而娇嫩、俊俏而美貌,不了解的人决不会认为我比她年龄小。最后,关于妈咪是否同意的问题,我想,根据我们与妈咪的浓厚感情,只要我们说清道理,让她老人家理解我们的诚意,她未必就会断然反对!」

    兄姊听后,甚觉有理,也改变了初衷,认为这是一个极佳的方案:既能让亲爱的妈咪不离开家,又可使妈咪不致于将来守寡寂寞!他们担心的是:不知道妈咪是否能够同意?

    他们议论了很久,决定分工让司马蕙去宛转地征求妈咪的意见。因为像这类事情,由女儿去谈更好一些。

    当天晚上,阿伟悄悄来到妈咪的房间。这一个多月来,由于处理丧事,他们一直没有接近的机会,更没有亲热的心思。现在一切都已结束,心情也已平衡,加上下午又专门讨论妈咪的未来,使他简直无法再压抑自己对心上人儿的思念。所以,晚上不到十点锺,他便敲开了慕容洁琼的门。

    慕容洁琼看到阿伟进来时,也是那么激动!说真的,她对阿伟的怀念丝毫也不弱于他对她的惦记。所以,一见进来的是阿伟,她轻呼一声,一下扑进了自己的白马王子的怀中,紧紧地拥抱、频频地亲吻,嘴里不停地轻呼:「啊!亲爱的!……你让我想死了!……啊!小达达!……你再不来,我真的要发疯了!」


()
    他紧抱着她颤抖的娇躯,频频在她的脸上亲吻,柔声说道:「啊!妈咪!我的小洁琼,我的宝贝心肝!我也十分想你!」

    说着,一把将她抱起,走进卧室,放在床上。慕容洁琼秀眸微闭,嗓子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任阿伟为自己宽衣解带,并扭动身子,与阿伟配合,……

    司马伟以最快的速度,将她脱得一丝不挂,并迫不及待地抱着她那雪白的娇躯,颠鸾倒凤,左右其手、上下其舌,弄得她如醉如癡、娇呼连连……

    真是重逢胜新欢!烈火乾柴,愈燃愈炽……

    这一夜,她得到了十余次高潮!天快亮时,他们才结束造爱。两个人都十分满足,然而都十分疲惫不堪,拥抱在一起,交颈叠股,沈沈睡去……

    第二天上午十点锺,司马蕙到妈咪的房间中去履行兄弟们交给她的使命。

    她敲门时,慕容洁琼与司马伟刚刚醒来,正赤条条地拥抱在一起亲热着。

    听到敲门声,慕容洁琼惊讶地高喊:「谁在敲门?」

    「妈咪,我是阿蕙!您还没有起床吗?」

    「你稍等,我就来开门!」说着,她推开继续在她胸前狂热舔吮的阿伟,说:「阿蕙来了!你快到厕所去躲一躲!等她走后再出来!」

    阿伟抱起衣服进了厕所。

    她随手拉过一件睡衣穿上,去开门。

    司马蕙向妈咪问了早安后,母女便温情地交谈许久。后来司马蕙有意地问:「妈咪,我和哥哥与小弟昨天下午讨论您今后如何安排,我们很想听听妈咪有什么想法!」

    慕容洁琼听后微微一笑,抚着女儿的头发,慈祥地说:「阿蕙,谢谢你们对妈咪的关心!不过,对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但是,我倒是很想听听你们三人有什么高见!」

    司马蕙将头偎在妈咪的怀里,两臂环着她的腰,说:「不,我想还是先听听妈咪的意见好!」


()
    「阿蕙,妈咪真的没有想过!」她轻轻抚摩阿蕙那白嫩的脸颊,并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小声说:「你既然不愿说你们的意见,那就让我好好想想,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吧!」

    这时,司马蕙只好向她介绍了他们关于安置妈咪的各种方案,并表达了对妈咪的无限关切。

    慕容洁琼一听,俏脸变得通红。她小声问:「那你们倾向于哪一种意见?」

    阿蕙说:「我们一再研究,总是拿不定主意。不过,我们真想听听妈咪的态度!」

    慕容洁琼问:「啊!我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现在心里很乱!阿蕙,你给我出个主意!好吗?」

    司马蕙表示,她主张妈咪采纳阿伟的方案。

    慕容洁琼听后,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示,反而十分冷静。因为今天上午起床后,阿伟已向她介绍了他们讨论的情况,所以,她是有思想准备的。但她却不能马上表示意见。

    她只是对阿蕙说:「我对这个家有着浓厚的感情,是决不会改嫁出去的。至于怎么办,让我仔细考虑一天,好吗?」

    其实,对这个问题,她心里已有决定,只是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18 1994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