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126部分

官之图-第126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艋擦⒓椿赜ΑW道镆院螅揸帕蹬费粝爻げ淮恚煲幻哺诤竺嫠嫔胶停南耄滥愕纳矸莶坏酶阜置孀樱偎担舛耘费艋此担簿褪蔷偈种桶樟恕

肖铭华大婚的时候,那天聚龙都那能容纳五十桌的大厅座无虚席,这大大出乎了肖云飞的意外。本来他计划内的只有三十多桌,想不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他请了泯州市委常委、军分区政委纪文河,说实话,他是没打算对方能来,递上请柬只不过是为了表达一份尊重,想不到,晚上的时候,纪文河竟和李志浩一起坐车过来的,这让肖云飞得意不已。传说中和李家有亲戚关系的泯州市副市长贺解元也准时过来了,这在肖云飞的意料之中,因为之前李倩的父亲就和他说过。

肖铭华本来是安排朱一铭和众多正、副科级领导坐在一起的,谁知他竟和委办的人坐在了一起,肖铭华也就没有强求。朱一铭在肖铭华结婚的前几天心里很是矛盾,按说照自己和肖铭华的关系应该把郑璐瑶叫过来,一起参加,但又怕欧阳晓蕾看见了心里有什么想法,所以思来想去还是作罢了。

朱一铭在门口看见欧阳晓蕾的时候,果然见她的脸上有一抹惊喜之色,虽然她很快地掩饰过去了,但还是没有躲过他的眼睛。其实在来之前,欧阳晓蕾的心中也很矛盾,她既希望遇见郑璐瑶,因为听李倩把她夸得跟个仙女似的,她还真想亲眼见见;同时,她又不希望朱一铭带她过来,欧阳晓蕾真的有点担心,看见两人亲亲我我的,她是不是能受得了这刺激。当见朱一铭孑然一身过来的时候,欧阳晓蕾发现自己竟大大地出了一口气。

婚礼按照既定的程式走着,朱一铭发现李志浩竟然充当了肖铭华和李倩的证婚人,看来肖云飞在李志浩的心中还是很有点位置的。朱一铭寻了一个机会敬了纪文河、贺解元和李志浩的酒,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不等李志浩介绍,其他两人竟都知道他的名字。这让朱一铭琢磨许久也没有搞明白,难道自己现在居然这么出名了,他心里还真有点小得意。

婚礼结束以后,朱一铭悄悄地给欧阳晓蕾发了个信息,让她在聚龙都前面的那条巷子里等。欧阳晓蕾很快回过来两个字:知道。朱一铭知道自己一下子走不了,最起码得等李志浩走了之后,他才能离开,还好,当天李志浩并没有作过多的停留,就和纪文河一起上了车。朱一铭注意到出了聚龙都的门之后,李志浩是先把贺解元送上车的,然后才来招呼纪文河。由此可见,他和纪文河之间的关系是非常过硬的,只有这样,才会做出如此有驳于常理的举动出来,要知道纪文河可是市委常委,级别比贺解元高。贺解元在上车之前,也是主动过来和纪文河打招呼的。

朱一铭等他们走了以后,过去和肖铭华打了个招呼,就悄悄地遁了,领导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就是亲朋好友之类的,何况佳人有约,他自然无心多做停留。

刚进巷子,朱一铭老远就看见了欧阳晓蕾的车,把衣领立起来,挡住面孔,然后迅速地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朱一铭上车以后,欧阳晓蕾立即发动了挂上档,桑塔纳迅速向小巷的那头窜去。此时朱一铭才发现,感情她的车竟然没有熄火,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到了两人的小窝以后,欧阳晓蕾变得特别地积极、主动,大有把朱一铭压在身下的意思。许多年以后,朱一铭回忆起这晚的经历时,仍心有余悸,女人要是发起疯来,男人还真不一定能承受得了,尤其是一个成熟性感的漂亮女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天气逐渐转冷,梦梁镇美食街建设工地上却是热火朝天的,记起轰鸣声不断,以至于有人都到政府来投诉,说是扰民了。朱一铭连忙让孙运喜出面做好解释、安抚工作,他可不希望因为这些小事,给这项工程带来什么负面影响,那样的话,就太不划算了。

郑璐瑶是在腊月二十三下午来恒阳的,朱婷和她一起回来的,她早就放寒假了,不过回家也没什么事,再加上郑璐瑶拉着她在这陪她,所以就耽搁了下来。郑璐瑶先把朱婷送上了前往周西的班车,然后直接把车开到了梦梁镇政府。有了上次的经验以后,这次她再也没有咋咋呼呼的,把车开到车棚里停下。

刚打开车门,突然看见周建设也从车里出来了,周建设看到郑璐瑶以后先是一愣,随即快步迎了上去。两人略作寒暄之后,周建设领着郑璐瑶去了朱一铭的办公室。一路上他竟可以落后郑璐瑶半个身位,郑璐瑶则不明就里地一马当先,边走边问他夫人的情况。得知一切都好,已经出院回家静养了,她也很是开心,毕竟她和他们一起经历了那段煎熬的日子,现在有个好的结果,自然让人欣慰。

这次到朱一铭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曾云翳没有再阻拦她,其一已经打过交道了,知道这是朱一铭的女朋友;其二,周建设在前面引路。曾云翳还真是搞不明白,周建设怎么会认识镇长的女朋友,好像说她是应天人。曾云翳推开门以后,两人就直接走了进去,朱一铭正埋头看文件。周建设朗声说道:“镇长同志现在日理万机呀,这么重要的人物来了,你没下去迎一下!”

朱一铭听这话以后,连忙抬起头来,只见周建设正朝自己跟前走来,后面跟个面色通红的郑璐瑶,这时他才明白过来,对方话中的重要人物是指谁。“呵呵,周哥可是稀客呀,今天居然特意为俺把媳妇送过来,真是谢谢了。”朱一铭也和周建设开起了玩笑。

第一百七十一章 晚上有事

“你说什么呢,真是……”郑璐瑶低声抱怨了一句,头低得已经看不见脸了。正在这时,曾云翳端了一杯茶进来,对郑璐瑶说:“请喝茶!”说完,袅袅婷婷地转身出去了。周建设也很知趣地说:“你们小俩口慢慢聊,我那边还有点事情,晚上我来做东,镇长你看怎么样?”

“不必了,我们晚上还有点事情。”朱一铭随口说道。在这多事之秋,他还不想郑璐瑶在梦梁镇公开露面。

周建设一听,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笑,立即点头说道:“明白,明白,那改天我请客,我可一定要好好谢谢弟妹。”

朱一铭见到对方脸上那怪异的表情,联系刚才所说的话,顿时一阵大汗,这家伙也是色狼一个,居然把自己话里的意思往那方面去扯,要知道我们俩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

周建设走后,郑璐瑶才像被施了解穴术一般恢复自如,她站起身来白了朱一铭一眼,娇嗔道:“你刚才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呀,谁和你晚上有事情呀?”显然她也听出来刚才那句话里的毛病。

“呵呵,我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你们这些人头脑里,一天到晚想的什么呀!”朱一铭为自己大声喊冤。

“你,你,你还狡辩,明明就是你说得不好,有谁像你这么说话的。”郑璐瑶被他的话激怒了,大声嚷道。

朱一铭连忙像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可是在工作时间,又是堂堂一镇之长的办公室,里面吵吵嚷嚷的,被别人听到算是怎么回事。郑璐瑶可能也意识到刚才声音太大了,于是习惯性地冲着朱一铭吐了吐小舌头。

朱一铭被她这一激,还真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对郑璐瑶说:“我今晚还真的带你去有点事情,让你长长见识。”

“切,就你这个偏僻小镇上,还能让我长什么见识。”郑璐瑶不屑地说,“好,那我就给你个机会,从现在开始拭目以待,你可别让我失望哟!”

朱一铭听后,肯定地点了点头。

下班以后,朱一铭故意迟了一会才下班,走的时候,整幢楼基本已经没什么人了。到了院子里以后,朱一铭张望了许久,也没有看见那辆他熟悉的大吉普,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郑璐瑶。郑璐瑶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手往那辆停在角落里的淡黄色的蓝鸟上面一指。朱一铭立即明白过来了,一定是自己那未来的岳父帮她把车换了,说实话,他对车的知识知之甚少,不过这车至少看上去要比大吉普小不少,估计看起来应该不会那么猛。

两人上车以后,郑璐瑶一扭钥匙,只听“呜”的一声,朱一铭吃了一惊,想不到这车看上去不大,这马达声可是不小。郑璐瑶推上前进挡以后,小车猛地窜了出去,防备不急的朱一铭再一次被重重的扔在了车座上。“你就不能慢点开,这车看上去不大,怎么开起来这么猛。”朱一铭嘟嚷道。

郑璐瑶听后,笑着说:“亏你还是大学生呢,这点知识都不没有。这车是跑车,功率大着呢,我爸说,这是走私进来的,是他特意托人帮我弄的。”

朱一铭听后直摇头,自己那老丈人看上去是个异常保守的人,怎么在这车上面就如此想得开呢,真是搞不明白。本来以为把那大吉普换掉,自己坐车能舒服点,想不到这辆竟更能折腾,还不如不换呢!朱一铭心里想道。

两人在镇上找了家小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以后,朱一铭指挥着郑璐瑶往丁东村的方向开去。朱一铭刚来梦梁镇去丁东村参加刘久辉捐助小学桌凳的时候,就留意过路边的一个算命的地方,当时听黄成才和曾云翳说,貌似那算命先生还有点道行,算得挺准的。此后他就一直想去看看,倒不是因为有多相信这些迷信,说得更直白一点,主要是受好奇心的驱使,特别是在肖铭华结婚以后,他发现这个欲望愈加地强烈起来。今天正好郑璐瑶过来,自己也有时间,于是就决定一起过去看看。

很快蓝鸟就载着两人来到了那个三岔路口,朱一铭无需察看,就知道已经到了,路边不规则的自行车、摩托车就是最好的路标。车开不进去,郑璐瑶把它尽可能地靠向路边,此时就看出她的架势水平了,确实不是朱一铭这等菜鸟所能比拟的。停好车以后,郑璐瑶下来以后,还特意车前车尾张望了一番,可见对这车,她还真不是一般地重视。

下车以后,天色还未尽黑,两人十指紧扣,慢慢地向前走去。郑璐瑶已经搞清楚了朱一铭竟然要带自己去算命,她倒是很开心,她想借机可以问一下,两人什么时候结婚合适。想到这话题的时候,她的脸上一阵潮红,还好,天黑,朱一铭正全神贯注地关注着路面。一百多米的羊肠小道,两人走了将近十分钟,深一脚、浅一脚的,真担心别崴着脚。

进了那间低矮的瓦房以后,朱一铭发现里面竟坐了有十多人,年青的,年老的都有,还有一、两个小孩子在屋里奔跑,不知是算命先生家的,还是来算命的人家的。朱一铭看见在那盏昏暗的电灯下,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正端坐在太师椅上,他双手放在八仙桌上,在不远处还放着文房四宝以及一把纸扇,看上去大师的风范十足。此时正好他面前的人站起身来,估计是算完了。大师抬起头了,一眼瞥见了正站在屋里的朱一铭和郑璐瑶。他立即喜笑颜开地站起身来,冲着朱一铭说:“小伙子,请到这边来。”说着,站起身来,往屋里走去。朱一铭不知他搞什么名堂,右手一拉郑璐瑶,紧跟着他进了里屋。

里屋的陈设竟和外间相仿,不过八仙桌换成了一张小一点的四方桌。大师冲着朱一铭一伸手,做了个请坐的姿势,然后边做边说:“贵人你好,刚才外面说话多有不便,所以请到里屋叙话。”

朱一铭听到他对自己的称呼,心里一拎,难道这老头知道自己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4 34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