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135部分

官之图-第135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人不同意吗,恐怕大家都忙不迭地拍手称赞。因为加入创建不成功的话,就有人充当替罪羊了,至于说这个叫裴济,还是叫张济,并不重要。

正当朱一铭在胡思乱想之际,裴济递过了一支烟。朱一铭在接烟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裴济手的颤动,虽然非常轻微,但确实存在。朱一铭边掏打火机为裴济点烟,边想,看来陈强刚才的表现给了裴济非常强烈的暗示,下车后的那份淡定与从容,他可能酝酿了许久,但别人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或是眼神,就能把他击得粉碎。由此可以看出,这事对裴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甚至已经大到了他无法承受的地步。

两人在走廊上默默地抽烟,谁都没有说话。朱一铭上前一步,轻轻推开了紧闭着的铝合金钢窗,顿时一股冷空气袭了进来,裴济只觉得浑身舒畅,不觉走到窗边,想远处看去。

恒阳的夜晚谈不上美丽,但街道上基本都亮着路灯,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几年前搞城市亮化的时候装地,式样非常的土,亮度很低,都是那种千篇一律的昏黄色。裴济能清楚地看到,路上匆忙的行人,他们或是刚刚下班回家,或是正赶去上夜班,虽然忙碌,但目标清楚,要不是赶回去和家人团聚,要不是为了生活努力打拼。裴济猛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目标,每天的忙碌不知所为何事,撇开那些空洞的口号不谈,那究竟为了什么呢?为梦梁的一方百姓,为自己的仕途升迁,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至少自己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从没考虑过这些东西。裴济发现在这个也许将决定他命运的夜晚,他竟然迷失了,迷失在县委书记办公室的门前,迷失在昏黄的街灯下……

猛然间,见有几道强烈的光束射了过来,然后全部进了大院,不用说,是李志浩他们回来了,朱一铭立即感觉到裴济的身体微微一晃,显然是有一些紧张。朱一铭连忙伸手向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裴济这才意识到,应该到楼梯口去等李志浩才显得更为尊敬,连忙向朱一铭投过来感激的一瞥,然后迈步向楼梯口走去。

等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一前一后,明显的男式皮鞋敲打地面的声音,裴济连忙屏息凝视,两脚立正,低头、弯腰、收腹,这一套动作,连贯而迅速,可谓是训练有素。

李志浩在准备上最后一层楼梯的时候,猛地发现有两个人站在眼前,定睛一看,是裴济和朱一铭,虽说心里有气,但见两人能有此态度,倒也心里一松。在梦梁镇检查结束以后,李志浩明显感觉到赵平安的脸色不对,这让李志浩郁闷不已。前面的检查很顺利,后面去开发区的时候,也很顺利,其实梦梁镇的现场、资料什么的,准备得也不错,除了那个意外。

那事,要是不在意的话,可以不算一个事情,但赵平安的表现却比较强烈,李志浩知道其中的原因,他们在下来之处,省长吴墨海特意召集了他们开会,其中强调得比较多的一条,就是要弄清真实情况,并且不要给地方上带去什么额外的负担。赵平安现在担心的是梦梁镇的这个事情传到省里去的话,那样就有可能变成他讲排场,导致地方上组织小学生欢迎,最后甚至出现了有学生为此昏厥过去的事情。你想如果这话传到吴墨海的耳朵里,会是怎样的结果,他的担心之处,主要在这个地方。

第一百八十七章 解释一下

刚才在吃饭以后,李志浩也和赵平安进行了沟通,他隐晦地表示恒阳这边绝对不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也就是说,赵平安只要管好验收组的人,这事就不会传到上面去。赵平安听了也是一阵感动,李志浩这话可以算是说到他的心坎上去。别看下来的时候他是钦差大臣,风光无限,见官高一级,回到省里去,他什么也不是,小小正处,在应天市里,可以说一抓一大把。本来被领导看中,带队下来是对他的肯定,如果搞得灰头土脸的,那可真是得不偿失。现在听李志浩一说,他也基本定下心来了,两个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是一个承诺,更是一种相互的信任。

这事虽然基本摆平了,但是李志浩心里还是很不爽,在之前的会上一再强调,不要搞什么仪式,等验收组下来以后,他还特意让县委办发通知,让所有部门保持正常的工作状态。想不到,梦梁镇居然还是出了这样的幺蛾子,李志浩见了裴济和朱一铭以后,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直接甩手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裴济见了他的表现以后,心里更是没底,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走着。朱一铭见了李志浩的表现以后,心里也是一拎,难道这事真的会给撤县建市工作带来影响,甚至影响最后的结果,朱一铭的手心里不禁也捏了一把汗。

两人跟在李志浩的后面进了办公室,在临进门之际,朱一铭意外地发现柴凯飞向他轻轻地摇了摇手,这时他的心才算定了下来,看来这事的影响应该不是太大,于是安心地跟在裴济的后面,站在了李志浩的办公桌前。

李志浩直接无视了眼前的两个大活人,手捧着柴凯飞递过来的茶,专心致志地喝着。朱一铭此时的心情还好,裴济可是紧张得不行,两个小腿隐隐都有点发抖的感觉,头上也隐隐有点要出汗的感觉。李志浩放下茶杯以后,双眼盯住站在跟前的两人,当然,主要是盯着裴济,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事应该是裴济搞的,因为凭这他对朱一铭的了解,觉得他不应该会这么去干。

正当裴济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只听见“咚”的一声,裴济右手握拳重重地敲在了办公桌上,裴济和朱一铭都猛地一震,想不到李志浩的反应竟如此强烈。

“你们梦梁镇究竟搞得是什么名堂?让那些孩子来干嘛?以为就靠这个花里胡哨的东西,就能创建成功了,要是那样的话,大家之前的工作都不要做了,直接动员所有人都站在大街两旁,一人发一个小旗,大声喊欢迎就完了。”裴济等着裴济和朱一铭大声训斥道。

两人听了李志浩的话,只有低头的份,不敢争辩半句。

听了一会以后,李志浩接着说:“做事也不动动脑子,做之前就没有想想,我为什么一再强调不准搞那些东西,如果搞了对创建有益的话,我会让大家不要去做嘛?这不是我说的,是吴省长说的,今天被你们这么一搞,不要说我很被动,人家验收组的领导都很被动,你们想一想看,要是这事传出去的话,会给我县里带来什么影响,会给验收组的同志带来什么影响?”

听了李志浩的这话以后,裴济的一颗心反而放了下来,老板能这么说,这就说明这事的后果,应该不是那么太严重的,至少不会影响到创建的成败,这也是裴济最为关心的。等李志浩不再说话了,裴济弯下腰低声说道:“书记,这事我想要解释一下。”

李志浩和朱一铭听后都是一愣,难道到这时候了,他还想为自己开脱。李志浩听后眉头一皱,但也并没有阻止,朱一铭也拭目以待,看看裴济究竟能说出什么花来。

“书记,首先我要向您承认错误,这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理,我想解释一下的是,这事和一铭镇长没有半点关系,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之前没有和他以及党政班子的其他成员商量。”裴济略微停顿了一会,接着说,“是我一时糊涂,没有考虑到这事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请书记多多批评,但确实和一铭镇长没有关系,请您就不要处罚他了。”

听了裴济的话以后,李志浩和朱一铭又是一愣,本来以为他是想为自己开脱,现在看来,却是把朱一铭从中摘出来。听了他的话以后,朱一铭自然没有不开口的道理,他称呼了李志浩一声,然后说:“这事在之前,我确实不知情,但既然是梦梁镇出的事情,理应由我和裴书记一起承担,请书记处理我们两个人。”由于裴济在这,朱一铭很注重对李志浩的称呼,从头至尾都是书记,没有用之前一直叫的“老板”那个称呼。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忐忑不安

华夏的官场上这称呼很有讲究,同一个人,有时候有两、三个称呼,分亲疏远近,同时也要分场合。朱一铭和李志浩的关系很近,正常称呼他为老板,按照郑璐瑶那论,可以叫他李哥,今天裴济在,又是出事以后来申请处分,自然只能称呼他为书记,这是由场合决定的。

听了两人的话以后,李志浩把脸色一沉,训斥道:“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到我这抢功来了,看来你们梦梁的党政班子还真是团结一心啊,但是不是用的有点不是地方。”停下了,喝了一口茶以后,他继续说道:“裴济不是我说你,平时你不是蛮有头脑的一个人吗,怎么这会做起事情来,就这么不动脑子吗?你不想想,验收组的同志下来,只是完成一项工作,你搞得锣鼓喧天的,算怎么回事?再说,居然找一群小学生,这些孩子不要上学吗?你有什么权利,让他们离开课堂,来给你这个大书记迎宾?”

裴济听了李志浩的话以后,脸上真的是红一阵,白一阵的,他现在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在官场上,也算混了十好几年了,怎么这点见识都没有,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错误了,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发现呢?他现在的心里,恨不得把黄成才生吞活剥了,但其实这是黄成才的错吗?要不是他自己一心想出风露脸,黄成才就是想十个类似的主意,也是没用。人有许多时候都是这样,出事以后,总想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

朱一铭看了裴济的表现以后,知道该自己为他说一句的时候,于是他轻咳一声,对李志浩说:“书记,这是我也有责任,没有及时地阻止老裴,他是一把手,要操心的对方多,我作为副手,没有能够及时地协助他做好相关的工作,这是我的失职……”

朱一铭正说着,李志浩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停下来,然后双眼盯着两人看了有半分钟左右,开口说道:“这事出了也就出了,就目前看,还好影响应该不大。我也和验收组的同志作了沟通,对我们的创建工作也不会带来什么影响。今天找你们俩来,是提醒你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一定要务实,创新可以搞,但要有实在的内容,而不是尽弄这些务虚的东西。今天我和你说一句大白话,如果没有什么创新的能力,也没有关系,只要把县里安排的工作尽心尽职地做好,这就不错了,总比搞得一团糟要强。”

本来裴济听了李志浩之前的话,觉得已经送了一口气了,现在一听心又重新提到了嗓子眼。显然刚才李志浩后面的这句话是冲着自己的说的,他一定也看出来那点小心思了,现在是在借机敲打。裴济刚才那招釜底抽薪,把朱一铭先摘出来,是经过一番思考才做出的决定。这样做至少有两点好处,一博取李志浩的好感,认为自己是一个勇于担当的人,二让朱一铭真心实意地帮助自己说话,这样有利于最终搞得这件事情。现在看来这招完全是正确的,但李志浩要比他想象中的聪明,没有被他的把戏蒙蔽住双眼,最好还是把他狠狠地敲打了一番。裴济此时的心里,用“忐忑不安”这四个字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朱一铭出李志浩办公室的时候,觉得浑身酸疼不已,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两人一直站在,老板根本没有让他们坐下来的意思,他们自然也不敢有任何想坐的举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5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