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169部分

官之图-第169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朱一铭告别了常达和柴凯飞以后,上了自己的车。出了聚龙都以后,通过后视镜察看了一下,确定没有异常,他才往红光小区的方向驶去。近段时间,他才去红光小区之前,总要认真观察一下,自从接二连三的出事以后,他就提醒自己时刻都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免得被有心人钻了空子。下午开会的时候,就和欧阳晓蕾约好了,虽然已经九点多钟了,但是他既没有打来电话,也没有发短信。朱一铭知道这是她怕自己不方便,她只会默默地守候,哪怕到十二点,或是一点,但绝对不会主动开口询问,这点是让朱一铭最为感动的地方。

桑塔纳缓缓地向前开着,一方面是喝了不少的酒,另一方面,朱一铭也在思考刚才柴凯飞提出的问题。虽然前段时间李志浩告诉过他,撤县建市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他离开恒阳的可能性却非常小,但计划不如变化,当一切未有定论之前,谁又能肯定什么呢?

第二百三十章 增强大局观

朱一铭想到李志浩可能就此离开,心里不禁有些许的失落之意,这时,他才猛地明白过来,说柴凯飞对柴庆奎充满了依赖,自己对李志浩何尝不也是这样?与其说担心李志浩离开,不如说是在担心自己的未来,也就是离开李志浩的庇护以后,将会怎样。

尽管车开得很慢,但是到红光小区的时候,朱一铭还是没想出个结果来,于是只能暂时把其放在一边了,要不然愁眉苦脸的,欧阳晓蕾准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女人的洞察力可是相当强的,朱一铭有一次和他开玩笑地说,你要是去当官的话,准比我要强上许多。

朱一铭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更是小心谨慎,不光沿着墙角没路灯的地方走,而且速度非常快,简直如做贼一般……

第二天一早,朱一铭去上班的时候,路上的恭喜声不断,仿佛过年一般。朱一铭知道,他们中的有些人是真的感觉到开心,还有一些人则是人云亦云。在要上楼的时候,看见黄成才远远地走了过来,低着头,目不斜视,一心走路,仿佛周围的一切和他都毫无关系一般。朱一铭本想叫住他,聊两句,关于上次的事情,朱一铭始终坚信他一定知道一点什么,不过就是不愿意说。看看他这样的状态,想想还是算了,他都如同梦游一般了,你找他,能问出什么来。

要说听到撤县建市成功的消息,其他人最多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已,而黄成才却真正感觉到了失望、无助。自己今天的一切,都和上次撤县建市验收组来的时候,搞的那一出有直接的关系,现在结果创建成功了。这对黄成才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自从刘坤被双规以后,他是彻底地老实了,再也不敢去找袁长泰、邵大庆他们了,他甚至担心刘坤在里面会把他给交代出来。他已经连续几晚做噩梦了,老婆一大早还把他一阵数落,问他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亏心事,要不然怎么做梦的时候,一个劲地叫嚷:别找我,是他们让我干的。黄成才听了老婆的话后,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连忙辩解道,一定是你听错了,我从来都不说梦话,再说就算说了,梦中的话岂能当真。

见他那声嘶力竭的模样,老婆都懒得跟他计较,直接送孩子去上学了,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早饭还得自己去做,这对于黄成才来说,真是一个悲催的早晨。

在此后的一、两个月里面,有一个消息像受了雨露滋润的野草一般,迅速地在恒阳大地蔓延开来,那就是李志浩即将离开恒阳了,并且还传得有鼻子有眼的。第一个版本是说去泯州做副市长,甚至连分管的口子都安排好了。到了七月的时候,另一个消息则来势更为凶猛,说李志浩将出任泯州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将是恒阳历史上第一个由县委书记直接升任为泯州市委常委的,准确地说是由恒阳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直接升上去的。

更让人觉得搞笑的是这些民间的组织部长们,还经常争得面红耳赤,有一次差点到了动手的地步。110的人去了以后,听说为了这样一件事情,真有点哭笑不得,都说华夏的闲人多,闲到如此地步的还真不多见。

听到李志浩要离开恒阳的消息,最为开心的自然是苏运杰和潘亚东,两人隐隐有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感觉,尤其是苏运杰,李志浩走了以后,最有资格登顶的自然就是他了。不管怎么说,他在恒阳撤县建市的历史时刻,可是出了很大一份力,无论如何市里面也用过安抚一下,况且还有王吉庆的力挺,应该说是八九不离十。

潘亚东这段时间也没少往泯州跑,自从上次因为背后阴李志浩的事情,被市委副书记梁玉明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以后,他可是老实了很多,不光不再给李志浩使绊子,而且只要分配给他的任务,都能积极主动地去完成。

梁玉明见后,也是非常满意的,至少李朝运没有为这事,再找过他的麻烦。知道了潘亚东的来意,梁玉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让他耐住性子,该有的总归会有,不该有的,也强求不来。潘亚东听了这话以后,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也不敢多问什么,只好回到恒阳慢慢等消息了。

听到这些消息传得越来越玄乎以后,朱一铭终于按捺不住,在一个周五的晚上去了李志浩的家。由于事先打过电话联系过,李志浩不出意外的在家,让朱一铭想不到的是其妻梅芝华居然也在。本来他还准备请李志浩出去吃,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你别说梅芝华的手艺还真是没话说,每次吃他做的菜,朱一铭都忍不住想起他的母亲韩春秀。两人做的饭菜还真有几分相似之处,连郑璐瑶也这么认为。有一次,她告诉梅芝华的时候,她听后也很好奇,还说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朱一铭的母亲。

吃晚饭以后,朱一铭跟在李志浩的身后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以后,朱一铭首先给李志浩泡了一杯茶,然后自己恭敬地坐在他的对面,俨然和做秘书时没有任何区别。李志浩见了以后,开心不已,他最烦的就是自高自大的人。他在燕京的时候,见的大人物不可谓不多,他的感觉就是官越大越没有架子,有架子的都是那些没有什么明堂,却自认为很有名堂的人。

两人在书房了谈了有一个多小时,朱一铭终于搞清了心中的疑问。李志浩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究竟会不会离开恒阳,更别说职务什么的了,不过上面的意思和之前也有了一些变化,让他离开恒阳去泯州还是有一定的可能性的。

李志浩谈完了自己的事情,问朱一铭有什么想法。朱一铭被他猛地一问,愣在了当场,客观地说,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的问题。李志浩见他一副吃惊的样子,认真说道:“你的心思也不能光放在梦梁镇那一亩三分地上,虽说干得不错,但还是要增强大局观,你总不能老呆在乡镇吧?”

和李志浩谈完以后,朱一铭和梅芝华道了再见,就告辞离开了。朱一铭在一路上都在想老板刚才说到的关于他的话题。他之所以没有想过自己的事情,是因为觉得,到乡镇的时间还短,虽说取得了一点成绩,毕竟资历上还嫌稚嫩。今晚经老板这一提,朱一铭的心思开始活泛起来了,步入仕途了,谁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听老板的意思应该也有这个想法,他要是接着离开恒阳,高升去泯州的机会,推自己一把也不是没有可能。想到这以后,朱一铭顿觉浑身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连忙暗说,淡定、淡定,现在正开着车呢,要是出个什么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都说流言止于智者,这话说的没错,但即使是愚者,见好久没有动静的事情,也不会再去传说了。不知从何时开始,关于李志浩离开恒阳的传闻,渐渐少了下来。一两个月以后,大家仿佛已经忘了这件事情一般。其他人到无所谓,苏运杰和潘亚东可不是一般的失望。

进入九月以后,恒阳的天气和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仍是不把人热死,誓不罢休的做派。从一大早开始,太阳公公就照得人睁不开眼。朱一铭这两天正在为花木联合公司的事情上火,但一下子真还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空调不断地向外喷着冷气,朱一铭仍觉得额头湿漉漉的,他不禁想起在田间劳作的父母,他们是何等的辛劳。这个想法更加坚定了他要搞一个花木联合公司的想法,再也不能让那些花农们如此辛苦,有时还要在价格上自相残杀,这也有点太坑爹了。

朱一铭正在冥思苦想,门被推开了,一个满身警服的帅气小伙走了进来。朱一铭很是诧异,低声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文雅,被曾云翳训过了?”

“嘿嘿,没有!”肖铭华不好意思地说,“来找领导汇报工作,哪能那么张扬呢,那样显得多没有素质。”

朱一铭放下手上的纸笔,如看怪物一般,盯住他看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看来要做领导了,就是不一样呀,不光素质提高了,而且说话的水平,和以前相比,都突飞猛进呀!”

肖铭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掏出烟来,给朱一铭点上,然后再退回到椅子上坐下,为自己点上火。

前段时间,对于肖铭华来说,非常关键,现在基本搞定了,裘兆财前两天已经告诉过他,所长的任命,这两天就要下来了。肖铭华的竟升障碍主要是那个指导员,肖铭华作为副所长想越过指导员一举成为所长的话,不管后台多么强大,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否则就破坏了游戏规则。肖云飞亲自去找了李亮,于是那个指导员被调到了县里,而这样肖铭华的上位就顺理成章了。

这里面的情况,朱一铭都是知道的,所以刚才才拿肖铭华开心,兄弟俩之间自然没有官场上那么的机会,一般情况下,如此隐晦的事情,是不能放到桌面上来说的。

抽了两口烟以后,肖铭华对朱一铭说道:“我今天来主要是想向你汇报一下,关于李贺天的事情,这段时间,我们见黄梅雨又不安分起来了,整天涂脂抹粉的,还常和女同事出去逛街,我估摸着那边是不是又想有什么行动。”

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上次的时候,好像就是这样的,后来不知为何,李贺天莫名其妙地取消了那次会面,这次不知又想演哪一出。朱一铭想了一下问道:“电话监听有什么发现?”他知道自从上次搞了监听以后,就一直没有撤销,所以才有此一问。

“那个现在没什么指望了,也不知道是对方发现了,还是确实没怎么联系,反正从电话里毫无收获。”肖铭华解释道。

朱一铭听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估计对方也是有所察觉,所以可能换了电话卡或是怎么的,那这边自然就不会再有任何收获了。他想了一下,问肖铭华说:“现在这种情况,你准备怎么办?”

肖铭华想了一下说道:“我的意思还是紧盯著黄春桃,不管他们之间怎么联系,但只要见面,我们就能抓住李贺天。照目前的情况看,他们见面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兄弟交心

“是呀,看来李贺天对这个黄春桃还真是情有独钟,对了,电视台那个叫谢雨夏的有没有什么动静?”朱一铭问道。

“昨天我还和刑大的人联系了,他们说那边好像没什么动静,估计还是你刚才说的那话,李贺天对黄春桃情有独钟。”肖铭华回答道。

“那就好办了,你们把黄春桃盯紧了,一有动静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4 34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