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202部分

官之图-第202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芮宄捎胁怀鍪窒嘀牡览怼

听了王显声的话,褚宏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椅子上,他此时才彻底明白,人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你根本不要想把责任往别的人身上推。

“朱市长,你来谈一谈当时的情况。”苏运杰冲着朱一铭说。

朱一铭点了点头,把刚才的情况详细地做了一个说明,正如他之前考虑的那样就是论事,不掺杂任何个人的感情。

听完他的介绍以后,会议室里顿时热闹了起来,大家都低声地交流着各自的见解,三位副市长也终于搞清楚了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难怪苏运杰光这么大的火,只有潘亚东一个人面色铁青地坐在那一声不吭。

朱一铭想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个事情要补充一下,被打的那位女同志,我已经和市人医的扈院长联系过了,只是一时昏厥过去,并无大碍,请大家放心。我准备会议结束以后,就和胡局长一起过去看看。”说完,特意看了胡一旻一眼,胡一旻感激地冲着朱一铭点了点头。

“这事情就有劳朱市长和教育局的同志费心了。”苏运杰微笑着说,“下面请教育局的同志先出去,我们再商量点事情。”

听了苏运杰的话,胡一旻领着教育局的一干人,纷纷站起身来,往外走,只有褚宏强还瘫坐在椅子上,满脸的悲愤之色。胡一旻连忙走过去,轻轻地拽了拽他的衣袖,褚宏强这才如梦初醒似的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只见教育局的人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了,连忙猛地站起身来,可能因为用力过猛,身子一阵剧烈的摇晃,胡一旻连忙伸手扶住了他。褚宏强几乎在胡一旻的搀扶下,往会议室的打门走去,到门口的时候,他回过头来,向潘亚东看了一眼,那其中饱含着祈求与期盼。潘亚东见了他的惨样,心中也是不忍,于是冲着他轻轻点了点头。就在这一瞬间,褚宏强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精神顿时比刚才强了许多,摆脱了胡一旻的搀扶,立即跨步向前走去。

等教育局的人出了会议室以后,苏运杰掏出软中来,给与会的同志每人发了一支,当然吴远琴除外,顿时啪、啪打火机打火的声音不绝于耳。当一根根烟柱开始飘散开来的时候,会议室里的气氛渐渐地凝重起来。苏运杰让教育局的人先出去,其他人留下来继续开会,目的显而易见,是准备拿褚宏强开刀了。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褚宏强和潘亚东的关系,不用说,一场龙争虎斗即将上演。朱一铭此时非常庆幸,多亏了之前已经摸清了潘亚东和褚宏强之间的联系,否则的话,这时候就被动了,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再次成为苏运杰手中的枪,因为一直以来,他对褚宏强的做派很不满意。

等那漂亮的女教师再次为大家的杯子里面添满水退出去以后,苏运杰终于开口了。他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然后语气低沉地说:“今天恒中的这个事情虽然平息了,但留给我们的启示却很多,要不是一铭市长力挽狂澜,现在我们能不能坐在这开会还两说,这事值得我们警醒呀!”说到这以后,苏运杰故意停下了话语,好像在故意吊众人的胃口一般。

潘亚东不由得斜了他一眼,这老家伙一辈子都这德行,一口气把话说完,你有得死呀,说一半留一半,实在让人很不爽,不过现在这话,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现在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是想办法如何能把褚宏强保下了,不管如何处分,只要不撤职就行。

想到这以后,潘亚东不禁向朱一铭投去了满怀希冀的目光,谁知朱一铭正盯着手上那个瓷茶杯仔细研究,好像上面开了花似的。潘亚东见状,心里不由得一沉,看来人家是不准备接自己的茬,难道他与田长业一起已经和苏运杰达成了默契。潘亚东不禁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这事可不比褚宏强的事情,这可是和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他不由得又打量了朱一铭一眼,还好他仍在研究手中的茶杯,并没有和苏运杰之间有什么交流。这让潘亚东稍稍放了一点心,但仍有一种没着没落的感觉。

“这次事件很显然恒阳中学是有责任的,下面我们就来议一议褚宏强的问题,作为一把手,学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适不适合在这个位置上面继续干下去。我们先那个初步的处理意见出来,然后常委会上再定。”苏运杰的话语异常坚决,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略作停顿以后,他继续说道:“大家先思考一下,马上都来谈一谈。”

听了苏运杰的话以后,大家互相对望了两眼,然后都低下了头或抽烟或喝茶,你书记都已经这样说了,还有什么思考、讨论的必要呢。其他人都无所谓,包括朱一铭,虽说褚宏强是他手下的人,但他对这人一点好感也没有,更别说出言袒护他了。朱一铭抬起头来,看了潘亚东一眼,只见他正在埋头沉思,好像正在认真琢磨对策。朱一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心里暗暗想道,这时候你还想着怎么维护那个家伙,似乎有点不智。

等了大约三、四分钟以后,苏运杰开口说道:“大家都想得差不多了吧,都来谈一谈吧,这样,一铭市长,你是分管教育的,你先来说一说。”

朱一铭听后一愣,这老家伙这是逼着自己表态呀,不过他这理由找得滴水不漏,还真不好推脱。教育确实是自己分管的口子,要想处理褚宏强,先征求分管市长的意见,这应该说也是一种尊重。

朱一铭心念电转,当即有了主意,他看了苏运杰一眼,然后冲着众人点了点头,嚷声说道:“苏书记、潘市长,各位领导,首先我代表教育局向大家表示抱歉,出了这样的事情,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了。”

朱一铭猛地玩了这样一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苏运杰也愣住了,刚准备开口,谁知潘亚东已经抢先说话了,“一铭市长,你就不需要道什么歉了,本来就没有你什么事,正如运杰书记说的那样,要不是你及时处理的话,这事的影响可能还会更大,我们应该感谢你才对。运杰书记,你说是吧?”

苏运杰停了他的话以后,虽然很是不爽,但这时也不便于否认,只好点了点头,说道:“亚东说得没错,一铭市长,你就具体谈谈关于对恒中校长褚宏强的处理意见,其他的,就不在这讨论了。”

朱一铭看了苏运杰一眼,心想,看来我今天要是不说出个子卯寅丑出来,你是不会让我过关了,不过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朱一铭喝了一口茶以后,继续说道:“书记点了我的将,那我就说两句吧。根据领导的分工,是负责分管教育,但是大家也知道我来市里的时间尚短,之前也没有接触过教育,所以对其了解程度极其有限,就连教育局的几位副局长,我至今把人和名还没对上号呢。我这么说,绝对不是为了推卸责任,只是客观地阐明实情。就这件事情而言,褚宏强作为一把手,正如刚才书记说的那样,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具体怎么处理合适,我真没有什么经验,不过我坚决拥护党委、政府作出了处理决定。”说完这段话以后,朱一铭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起了茶,那架势,打死我也不再发言了。

听了朱一铭的话后,苏运杰虽有些许不满,但也能接受,人家说的却是也是实情;潘亚东此时却乐不可支,很显然朱一铭没有和苏运杰扯到一块去,那他刚才的担心,不是等于杞人忧天吗?

没有了后顾之忧,潘亚东立即把心思集中到眼前的这件事情上来,不管怎么说,他都一定要做一番抗争,恒阳市谁都知道褚宏强和自己的关系,现在潘亚东要处理他,自己在一边屁都不放一个,要是传出去的话,自己的脸往那儿搁,以后谁还敢再跟着自己混。想到这以后,潘亚东悄悄地向吴远琴使了一个眼色,经过上次会后的交流,这女人已经明确表示站队了,那今天正是表现的时候。

吴远琴看了潘亚东的眼色以后,知道该自己上场的时候了,虽然心里很不愿意正面与苏运杰起冲突,但是没办法,既然站队了,态度就要坚决,官场上最恨的就是两面三刀的人了。之前一直骑墙,到今天为止还是原地踏步,半冷不热的一个副市长,之所以向潘亚东靠拢,就是想往上走一走的,现在到了该表现的时候了,绝对不能再缩手缩脚的了。

吴远琴看了苏运杰一看,然后满脸微笑地说:“书记,你有点意见,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苏运杰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心想,之前就听说我们这位女市长这段时间有点不安稳,现在一看却是如此,你都这样说了,我能说有意见吗,于是虎着脸说:“吴市长,不要客气,尽管畅所欲言。”

吴远琴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扫了众人一眼,大声说道:“书记、市长,各位同志,听了刚才朱市长的话,真的让我们触目惊心。我们现在有些单位招聘的临时工作人员素质确实良莠不齐,工作方式简单粗暴,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多被动,甚至带来许多负面的影响,对于这类人员一定要严肃处理。”

说完以后,她特意看了潘亚东一眼,意思很明显,你交给的任务,我完成了。潘亚东此时正满脸微笑地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这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鼓励。

吴远琴的话音刚落,吴辉立即说道:“远琴市长的话完全正确,这类临时人员确实要严肃处理,不过……”说到这以后,他猛地停了下来,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吴辉这才满意地继续往下说。

“不过好像有点偏题了,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恒阳中学县长褚宏强的问题,至于说那些保安,我刚才听一铭市长的意思,好像已经被警察带走了吧,那就不需要我们再来讨论了,公安机关自然会做出决断。”

吴辉说到这以后,扫视了众人一眼,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刚才被王显声抢了先,现在总算扳回了一局。

第二百六十八章 医院探病

吴远琴听了吴辉的话以后,满脸通红,看来还是斗争的经验不足呀,破绽很明显,人家一下子就抓住了,而且驳得你哑口无言,真是失败。看来以后在发言之前,一定要仔细推敲一番,这样才不至于给人留下话柄。

双方的人就这样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争执了将近半个小时,朱一铭真正做到了作壁上观,两不想帮,当然也没有再里面煽风点火。他发现真是很有意思,至少比那些扯淡的泡沫剧要有趣多了。

最后由于潘亚东的一再坚持,苏运杰也没有痛下杀手,只是让褚宏强暂时停职反省,等待进一步的处理。双方虽都没有达到目的,但也算基本能够满意,所谓的争斗,在没有绝对实力把对方干趴下之前,妥协是最好的方法。

朱一铭表示了支持,但也提出了恒中这段时间的工作有谁负责,刚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局。

苏运杰略作思考以后,对秘书胡长海说:“去把教育局的胡局长请进来。”争斗归争斗,苏运杰的思路很是非常清晰的,学校不比其他单位,谁来对付两天都可以,所以没有随意任命,而是想听听胡一旻的意见。

看了他这样的表现以后,朱一铭暗暗竖起了大拇哥,苏运杰身上虽然有许多不足和缺点,但有些东西还是很值得人学习的。不光这次的事情,还有上次他儿子苏阳和郑璐瑶的表哥程远航之间发生的事情,他的表现应该都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4 34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