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206部分

官之图-第206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老板,要不要去把他们校长找来问问?”曾善学等人都走完了,问道。

朱一铭微微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向前走去。从二楼到三楼在回到一楼,都没有再出现刚才四班的情况,朱一铭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看来确实只是个别现象。

朱一铭又领着曾善学去学校操场以及其他地方看了看,虽然有一些纸屑什么的,总体上还是不错的。朱一铭重新回到教学楼的时候,正好下课铃声响起,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四班,刚才那个四十多岁的男教师,不出意外地从里面走了出来。朱一铭的眉头不由得又皱了起来。

在当他们准备往外走的时候,只见一个四十左右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穿着西装,系着领带,皮鞋锃亮,只不过也不知因为寒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身体竟隐隐有些许发抖的感觉。他走到跟前,满脸堆笑地说:“两位好,我是本校的校长胡爱国,不知您二位是?”自称校长的中年男人目光警惕地看着朱一铭和曾善学。作为一校之长总是见过一些市面的,刚才有教师向他汇报,有两个年青人正在校园里面走动,好像是局里还是乡里的领导,他就连忙赶了过来。由于走得急,连外面的大衣都没顾得上穿,找了一圈才在这遇到,他一看眼前这两人眼生得紧,既不是局里的,更不是乡里的,但也不像无所事事的闲杂人员,所以他决定先搞清楚两人的身份。

曾善学见状,刚准备开口,朱一铭已经抢在他的前面说话了,“胡校长,你好,我们是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下来随便看看。”

胡爱国一听这话,两腿一哆嗦,居然是市政府的人,这还有得了,连忙掏出一包红塔山出来,恭敬地递过去一支。朱一铭本想不接的,后来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曾善学见状,连忙伸过打火机去,啪的一声,为老板点上火。朱一铭喷吐出一口烟以后,装作很随意地问道:“胡校长,你们学校的教师在遵守作息时间方面,表现如何?”

“领……领导!”胡爱国发现竟然不知该如何称呼对方,人家没有自报家门,并且好像也不打算让自己知道,也只能这样含糊的称呼了。“我们学校的教师都是严格遵守教育局拟定的作息时间的,就算有什么事情,也一定先向校长室请假的。刚才四班的徐老师,突然身体不舒服,打电话向我请假的,我正好人在外面,没有能及时地安排人代课,导致出现了班级真空的情况,这绝对是一个意外。”胡爱国信誓旦旦地说,同时两眼偷偷地打量着朱一铭。他从刚才曾善学的表现可以感觉到,眼前这个穿着丈青色棉袄的年青人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从面前这个年青人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然而他失望了,人家的脸上平静异常,什么表情也没有。

朱一铭听了他的话后,微微笑了笑,转过身来,对曾善学说:“善学,我手机刚才丢到车上的,你带下来没有?”

曾善学一听这话,心里一愣,老板的手机一直在自己身边,怎么会丢到车上呢,他刚准备开口,突然见朱一铭挤了挤眼睛,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曾善学装作如梦初醒的样子说道:“我忘了,要不我去拿?”说到这以后,他像猛地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傻站在一旁的胡爱国说:“胡校长,要不把你的手机借来用一下,我们付电话费。”

“手机,我哪儿来的手机,呼机都坏了好几天了。你们要打电话的话,请跟我到办公室去,那儿有电话机。”胡爱国迫不及待地说,生怕被眼前的领导误以为他存在贪污、腐败之类的问题。

“不用了,胡校长真是神通广大呀,没有通讯工具,下属都能及时地联系到你?”朱一铭边说,边望着胡爱国笑了笑。

胡爱国这时才明白,人家针对是刚才自己信口胡编的事情,不由得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眼前这个年青人真是太厉害了,下了一个套,让人钻了进去,尚不自知。胡爱国此时在心里把那个执教四班语文的徐川贵的女性亲属一一问候了一遍,不就仗着有个做乡长的叔叔吗,平时牛得像什么似的,迟到早退也就罢了,居然课都不去上了,真是太过分了。胡爱国差点忍不住,把徐川贵的后台给抖出来,后来想想还是罢了,眼前的这位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来头,万一再传到徐勇的耳朵里面去,到时候可够自己好好喝一壶的。

朱一铭扔掉了手中烟蒂,转身向大门的方向走去,胡爱国心里虽然很是冤枉,不过见领导准备走了,倒也是很高兴,连忙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送行。

突然在不远处,出现了一辆大摩托车,正向这边驶来,在他前面则是来来往往的学生,朱一铭看了不由得暗暗捏了一把汗,还好有惊无险,摩托车终于到了他们跟前。胡爱国早就注意到了摩托车上的徐川贵,见他速度慢了下来,连忙冲着他猛使眼色,让他不要停,快点开过去。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被停职了

谁知这个动作,看在徐川贵的眼里却是另外一个意思,我不就出去了一会,你用得着吹胡子瞪眼睛的吗,还特意让人打传呼,让我过来。徐川贵用力一踩刹车,大摩托咔的一声,停了下来,一只脚撑地,冲着胡爱国不满地说:“胡校,你找我有什么急事?还一连呼了三遍。”

胡爱国心里骂道,你真是一头猪,不过当着朱一铭的面,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拿出校长的威严,沉声说道:“徐川贵,上课时间,你怎么能随便外出呢,刚才四班是你的课吧?”

徐川贵一听这话,心里很不爽,再加上看见校长身边,还有两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青人,正用一种蔑视的眼光,看着自己。这火噌的一下子就起来了,冲着胡爱国大声说道:“我就出去一会,前后也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看来什么事还都得向你说一声呀?”

胡爱国听了他的话,也火了起来,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呢,我帮你背了半天黑锅了,你居然还在这冲我嚷,于是沉声说道:“以后上班时间,有事要外出的话,去校长室请假。”

这话听在徐川贵的耳朵里面无异于火上浇油,打人还不打脸呢,这事赤裸裸的打脸,并且还当着外人的面,是可忍,孰不可忍。

徐川贵把摩托车上的钥匙一扭,把车熄了火,周围顿时静了下来,他两眼瞪着胡爱国一字一句地说道:“没有向你请假,确实是我的不对,我现在正式向你汇报,我刚才出去买菜去了,你看。”说着,还用手一指车后座,鼓鼓囊囊的一个编织袋,看来里面还有不少的菜呢。不等胡爱国有反应,他继续说道:“今晚我叔叔要过来吃饭,我妈让我去买的,我违反了学校规定,你给我处分吧!”说完,满脸得意地斜了胡爱国一眼,话语间满是戏谑之意。

胡爱国听了这话以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生气到了极点,但却不便于发作。人家说得很明白了,乡长要到家里去吃饭,他是去买菜去了,要是继续为难他的话,可就是和乡长过不去了。学校是双向管理,既归市教育局管理,同样也归地方政府管理,胡爱国绝对没有这个胆量去得罪一乡之长,况且还为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

胡爱国正在紧张的思索对策,以求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徐川贵又开口了,“胡校,你看该怎么处理,你就怎么处理,千万不要因为我叔叔的缘故心慈手软呀!”徐川贵此时满脸的笑意,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你被停职了,从现在开始!”正当徐川贵满脸得意地戏耍胡爱国之时,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你敢!胡爱国你个王……”徐川贵刚准备张口骂人,突然发现刚才的那话根本就不是校长胡爱国说的,而是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年青人。他略微愣了一会以后,大声嚷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停我的职,你知道我叔叔是谁吗?”

“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朱一铭恶狠狠地说,“我管你是谁,从现在开始,你被停职了。”朱一铭转过身来,对曾善学说道:“给胡一旻打电话,告诉他横垛乡中心小学的教师徐川贵,从现在开始被停职了。”

“好的,市长。”曾善学大声答道,然后掏出手机到一边去打电话去了。他这一声显然是故意,看目前的形势,觉得应该到了点明老板身份的时候了。这话说完以后,他看见朱一铭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当即知道自己自己刚才的猜测应该没有错。

“市长!”胡爱国和徐川贵两人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不过两人的语气却截然不同,一个好奇,一个悲哀。

当他们呆立不动之时,朱一铭已经转身向校门口走去,只听到身后传来咣当一声,那是摩托车摔倒在地的声音。准确地说,是徐川贵一个站立不稳往摩托车上靠去,谁知用力过猛,人和车一起摔倒在地。胡爱国连忙伸手去拉人,徐川贵站起身来以后,连忙扶起摩托车,发动起来以后,一扭油门,猛地向校门外窜去,幸好学生们已经进教室上课了,否则的话,会不会出什么事故,还真是难说。

胡爱国低头看了一眼散落在地的盐水鹅、猪头肉,摇了摇头,转身向门口走去,准备去找看门的老吴来把这打扫干净。都说装逼是要遭雷劈的,胡爱国这次是彻底的相信了。他很坦然,虽然这事是在出在自己学校,但应该和自己并无太大关系,就算是欺骗领导的话语,那也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谁让人家有一个做乡长的叔叔呢。

曾善学紧走两步追上朱一铭,向他汇报刚才打电话的结果,胡一旻表示立即就会发文到横垛乡中心小学,并表示他会亲自下来传达。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他对胡一旻打的是什么主意,自然心知肚明,不过他能有这个态度,在短时间之内,向自己靠拢,无疑也是一个不错的收获。

朱一铭上车以后,于勇打着了火,刚准备起步,突然看见两个人从乡政府里面跑了过来。于勇往后一眼,准备征求老板的意见,朱一铭快速说道:“开车!”于勇立即一松手闸,桑坦那快速地窜了出去。曾善学透过后视镜可以看见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他们的车,突然那个年老的扬起右手狠狠地扇了那个年少的一记耳光……

桑塔纳一路狂奔,到土沟乡的时候,恰巧赶上学生放学。朱一铭坐在车里没有下去,关注这学生们的表现。土沟中学就在公路旁,不过安全这一块,还是做得不错的,有专门的老师在马上中间维持秩序,朱一铭见后不由得点了点头,安全问题对于学校而言可是重中之重,一旦出现问题,可都是大问题。

等所有的学生都离开以后,朱一铭示意于勇开车。往前开了大约五、六百米远,于勇把车停在了一家看上去不错的小酒楼前。由于不喝酒,曾善学点了三菜一汤,三人很快地吃完了午饭。曾善学把刚泡好的茶,放到这朱一铭的桌前。

朱一铭掏出烟来,自己抽出一支,然后往对面一扔,曾善学先递给于勇一支,然后自己再拿出一支,把烟盒又重新推到了朱一铭跟前。三人顿时喷云吐雾起来,曾善学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拘谨,不过看见于勇很坦然的样子,他也就放开了。虽说作为秘书是为老板服务的,凡事应该低调,但是如果过分做作了,也让人讨厌,尤其是在老板跟前。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这不光是做秘书的大忌,而且也是做人的大忌,千万不要做那样的傻事。

朱一铭喝了一口茶以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1 37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