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207部分

官之图-第207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也是做人的大忌,千万不要做那样的傻事。

朱一铭喝了一口茶以后,看了对面而坐的两人一眼,问道:“今天的这个事情,你们怎么看?”

曾善学听了这话以后,连忙向于勇望去,谁知对方正在有滋有味的喝茶,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是呀,他是司机,司机的任务就是开车,人家可以不去思考老板的问题,而你是秘书,你总不能说秘书就是帮老板点菜倒茶的吧。想到这以后,曾善学想了想,说道:“老板,我就随口一说,说错了,你多包涵。”

朱一铭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是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笑容。

“早晨这事对于一所学校来说,很显然是极个别的现象,但也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像这样的害群之马如果不处理的话,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曾善学边说边观察着朱一铭的面部表情。他觉得这是老板对自己的一个考验,所以尽可能地想要有一个好的表现。

朱一铭喷出一口烟来,说道:“你说说看,会带来哪些影响?”曾善学还真是想对了,朱一铭确实有考验他的意思,不过这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朱一铭觉得他是教师出身,应该对教师这个职业有更为独到的理解,提出的看法和见解,应该能更切合实际。

曾善学微微斜了于勇一看,见他也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不由得有些许得意,他继续说道:“老板,我是这样想的,首先像徐川贵这样的人,不遵守工作纪律,竟然私自离开课堂,小学生的自律意识非常差,极容易出事;其次,他对校长都敢那样的态度,对其他教师的态度更是可想而知,这显然不利于形成和谐共进的工作氛围;最后,因为其有强硬的后台,所以升级、评优之类的,学校一定会优先照顾,而以他的表现绝对是不足以获得这些荣誉的,那么其他教师会怎么想,怎么说,今后又会怎么做,就可想而知了。”

朱一铭想不到曾善学居然把问题看得如此透彻,说得也非常的到位,真是让他有刮目相看之感,看来当初的选择还是对的,至少在教育这一块,这个秘书绝对是非常称职的。朱一铭点了点头,看着曾善学,认真地问道:“那你觉得这样的人,该如何处理呢?”

曾善学听了这话以后,心里一拎,应该说老板的问话,绝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般秘书也就最多分析分析现象,谈谈看法,绝对不会在最后的结果上,随便发表意见的。如果事情该如何处理,你都发表了意见,那还要领导干什么呢?尽管出乎意料,曾善学还是立即回答道:“我觉得像这样的人,就应该给予狠狠的惩罚,否则他们根本就不会长记性,反而会对相关人员进行打击报复。”

曾善学的这话也确有几分道理,就拿徐川贵来说,要是校长给他的什么处理,他一定会想办法报仇的。虽说他没有什么能力,但是别忘了人家身后可站着一个做乡长的叔叔呢。一个乡长要搞定一个小小的校长,那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老板,我觉得对付这样的人,你就不应该手软,像他要是在部队的话,恐怕早被兄弟们给……”于勇也在一边插嘴道。他虽然一直待在车里,但是通过刚才朱一铭和曾善学的对话,也大概了解了是怎么回事。

朱一铭听了没有再开口,只是端起茶杯来,喝了两口茶,曾善学立即站起身来,为他把杯中的水添满。于勇看了朱一铭一眼,轻轻地扯了一下曾善学的衣角,两人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于勇知道朱一铭正在思考刚才的问题,他们在那反而碍手碍脚的,干脆出来,让他独自一人好好的思考一下。

第二百七十三章 偷回梦梁镇

于勇递了一支烟过来,曾善学一看,竟然是中华的,微微一怔,于勇也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老板给的,嘿嘿。”曾善学听后也跟着笑了笑,心里却暗暗提醒自己,还需要多多努力,就目前而言,要想达到老板对于勇这样的信任度,自己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清楚地知道,于勇是老板从梦梁镇带过去的,那之间的关系自然没的说。从刚才他把自己拽出来,就可以看出,他对老板的了解远远地超过了自己,看来以后一定要多和他亲近亲近。

“于哥……”曾善学刚准备说话,突然他衣袋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胡一旻的电话,连忙往酒楼里面走去。

朱一铭拿到电话一看,见是胡一旻的号码,立即摁下了接听键。两人嗯嗯啊啊了一阵,朱一铭便挂断了电话。胡一旻首先向他通报了对徐川贵的处理结果,然后刻意打听了朱一铭的去向,意思准备过来一起陪同考察。

朱一铭想了一下,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虽说到目前为止,他对胡一旻的表现还是满意的,不过谁知道是不是有糊弄人的成分在里面,所以暂时还是不宜走得过近。况且这次下来,属于对恒阳教育界的一次明察暗访,你让教育局长跟在后面,那还能了解到什么真实的情况。

胡一旻被拒以后,倒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说,他随时听候市长的调遣,那意思是在表态了,不管你发现什么问题,要做出什么处理,我都坚决拥护。作为教育局长有许多时候也非常的头疼,有很多事情做起来都是束手束脚的,教师人数众多,关系又盘根错节,有时候,他都觉得无能为力。既然主管市长愿意出头,那他自热是求之不得。

朱一铭和秘书、司机一起又跑了两个乡镇,临近傍晚的时候,到了梦梁镇。朱一铭说:“今天我就住在这了,好久没回来了,正好于勇也可以回家一趟,善学你……”

曾善学一听这话,连忙说道:“老板,我跟班车回去,没事,现在时间还早,我爸爸还在医院,不回去不怎么放心。”

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对于用说道:“你把我送到宿舍去。”于勇立即一打方向盘,右拐以后,一直向前驶去。于勇心里一直在犯嘀咕,虽说朱一铭的宿舍一直留着,但是他已经好长时间没过去住了,怎么想起来这时候过去的。虽然心里有疑问,但是他绝对不会把这话说出来的。一会功夫,到了地点以后,曾善学刚准备下车为朱一铭开门,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就在车上吧,然后朱一铭打开车门,直接下去了。

下车以后,他刚准备迈步,猛地想起什么似的,轻轻敲了敲车窗,于勇连忙摇下了车窗。朱一铭看似非常随意地说道:“于勇,辛苦你一下,把善学送到恒阳去吧,他父亲那需要人照顾。善学,你明天就别过来了,我跟于勇跑一下就行了,你就安心照顾老人吧。”说完,不等回答,就转身往前走去。

曾善学听了朱一铭的话后,顿时鼻子一酸,眼睛里差点蹦出金豆来,老板居然能出这样的话来,真让他很是感动,顿时有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于勇见状,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地拍了两下,然后一打方向,桑塔纳立即原地掉头,往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

朱一铭为何要到梦梁镇住一晚,也是临时起意,觉得好长时间没有见季晓芸了,所以才准备给对方一个惊喜。自从上次共赴巫山以后,两人就再也没有找着机会,这次也算是机缘巧合,到梦梁镇的时候,正好临近傍晚了,所以朱一铭才滋生了这个想法。

朱一铭打开宿舍门以后,觉得有股熟悉的女人香在里面,再看看屋子里应该收拾得井井有条,几乎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往床上一躺,被子上的阳光味立即钻入鼻腔,一定是这两天刚刚晒过。朱一铭的心里一阵感动,临走之前他给了一把钥匙给季晓芸,当时她就说,有时间的时候,她会过来帮着收拾,看来还真是说到做到。

朱一铭躺在床上,不由得把和自己密切相关的三个女人做了一番比较。郑璐瑶无疑是最为漂亮的,首先从年龄上来说就占不小的优势,都说年青是个宝,尤其对女人来说,更是如此。欧阳晓蕾的善解人意是最让朱一铭感动的,从来恒阳的那天起,她就给予了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从工作大计到生活细节,无所不包,并且从来不求回报,只是默默无言地奉献,这绝对是一个能让任何男人心动不已的女人。想到季晓芸的时候,发现她留给自己的印象,只有妖娆的身材和不幸的婚姻,朱一铭此时才知道其实她对这个女人一点也不了解,心里不禁涌起了一丝愧疚之情,这可也是自己的女人呀!

朱一铭拨通季晓芸电话的时候,她的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当听说他就在梦梁的时候,高兴得差点叫起来。朱一铭连忙提醒她注意影响,季晓芸的脸顿时如火势正旺的灯笼一般,红通通的。她连忙低声说道,等一下班,她就过来,后来转念一想,说还是等天黑了以后再过来。

朱一铭掐断电话以后,脸上布满了笑意,她仿佛看见了季晓芸面红耳赤的样子,一定如做贼一般,真是好笑。看看时间,距离天黑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朱一铭干脆脱去了外套和裤子,上床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到时候才有更充沛的精力上阵杀敌。被子盖到身上以后,阳光味更浓了,朱一铭把鼻子凑上来,轻轻地嗅了嗅,里面仿佛还掺杂一股女人的体香,不知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确有其事。朱一铭边琢磨,边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季晓芸此时心里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的,平时到这个点,稍微磨蹭一下就好下班了,今天这时间仿佛走得特别的慢,老迈的挂钟是不是坏了,怎么都老半天了,才过了五分钟。

在季晓芸不断的埋怨和催促中,终于到了下班时间,她拿起包急匆匆地往外走去,谁知刚出门,就碰上现任的梦梁镇党委书记黄春桃,她连忙迅速地一闪身,缩了回来,她可不愿意轻易去惹这个老女人。

这个老女人精心伺候了苏运杰十来年,终于也算得成正果了。县府办主任的日子虽然悠闲,但绝对没有做一镇之主来得舒坦,在那不管有多大权力,也不过是个跑腿的,在这可是一言九鼎,就算放个屁,响声都不一样。来梦梁的这段日子,她也有不舒心的地方,这个叫魏强的镇长,好像事事都和她作对的似的,让她最为恼火的是下面还有一帮人在帮衬着他。她今天急急忙忙往外走,就是和苏运杰约好了,准备去商量一下对策,不过也得把那老家伙服侍一番。想到这,黄春桃就是一阵呕心,那老东西越来越不中用,明明已经不怎么行了,这段时间不知从哪儿搞来的药丸,折腾起来没完没了的。

等黄春桃上车以后,季晓芸才连忙向车棚走去,把摩托车推出来,准备先回趟家,女儿安顿好,另外,这天色也没有完全黑下来,要是被被人发现了,可不好。自己倒是无所谓,可对那个男人的影响可就太大了,想到这,季晓芸不由得往四处张望了两下,见并没有人注意她,这才放心地发动了踏板车。说她是做贼心虚,一点没错,你正大光明的回家,就算有人看见,又能如何呢?

季晓芸回家以后,安顿了一下女儿,并告诉母亲,晚上有朋友喊她打麻将,就不回来了。她妈听后扫了她一眼,觉得女儿今天有点怪怪的。以往有人叫她打牌的时候,她总是帮女儿洗漱以后才过去,有时候甚至别人能打电话过来催几次,今天好像大有不管不顾的意思。

季晓芸风风火火的刚准备出门的时候,一看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于是又放下了摩托车,重新回到了屋里,和女儿聊起天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5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