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385部分

官之图-第385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谢正裕说这话的时候,态度也非常的诚恳,说实话,谢国栋夫妻俩还真没有歧视朱婷出生的意思,他们这样的家庭,并不需要在这些方面着眼的。既然不准备搞什么政治联姻,儿子既然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也就随他了,另外谢国栋的妻子见过朱婷以后,也很是满意。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这鞋不能沾水

谢正裕的这番话,并不出乎朱一铭的预料之外,他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在应天也认识几个朋友,说实话,他们对你那个表哥的评价真是不高,另外我本人也和他有过接触,所以我不希望你和他有什么过多的关联,这点,我相信谢部长也一定提醒过你。”

听了这话以后,谢正裕有点愣住了,朱婷的二哥还和表哥有过交接?那这样说来的话,之前对方竭力反对,可能也不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家庭因素,极有可能和这个好表哥还有点关系。

想到这的时候,谢正裕更是打定主意,以后对这个表哥敬而远之。他父亲从小就让他少和表哥来往,他也一直就是这么做的。

谢正裕同时还决定,改天找赵谢强了解一下他和朱婷二哥之间的事情,要是还有什么疙瘩的话,帮着化解一下,否则的话,两人要是闹起来,他夹在中间也难做。其实,他哪里知道赵谢强如今恐怕连朱一铭是何许人也都记不起来了,更别说矛盾神马的了。

朱一铭看看该说的也差不多了,于是拿出一支烟来,点上了火,自顾自地抽了起来。这次他没有递给谢正裕,既然已经知道他并不会抽烟,那就不要再让他为难了,再说,抽烟这玩意也不是什么好的习惯。

谢正裕知道对方的话说完了,边准备起身去叫朱婷和二嫂。他的屁股刚从椅子上面抬起来,就见一个服务员慌慌张张地推开了门。朱一铭和谢正裕的脸上同时现出不爽的神色,这服务员也太没有礼貌了,不说之前关照他们暂时不要进来,最起码你进来之前该先敲个门吧,这可是最起码的礼貌呀!

小服务员见到两人以后,结结巴巴地说道:“两……两位老板,出……出事了,刚才和你们一起吃饭的两位女士在外面,和别人吵……吵起来了。”小丫头估计是一路跑过来的,所以说话比较急,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连忙站起身来,迅速往外跑去,香烟则直接扔在了醋碟子里面。谁知谢正裕比他的动作还要快,已经抢先一步冲了出去。

他们到了大厅以后,果然见郑璐瑶、朱婷正在和三、四个男女争执着什么。两人快步迎了上去,只听其中的一个男人威胁道:“你知道我是谁吗?让你给我道个歉是看得起你了,要不是看在你们俩是女人的份上,可没这么便宜。”

他的话音刚落,身边那个梳着大背头的家伙接口说道:“你们两个要是真把翟局惹恼了,直接把你们抓紧局子里去,那可就不是道歉的事了,嘿嘿!”说完以后,一脸得意的坏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架势。

“哦,你倒是把她们俩带进局子里试试呀!”谢正裕满脸不屑地说道。

朱一铭本来准备开口的,既然谢正裕想要出头,那就让他试试,正好也可以看看他的办事能力。

那两人正在开心地装逼呢,猛地听见有人出言打脸,立即转过身来,注意力一下全都集中在了谢正裕和朱一铭的身上。

“哪儿来的两个小兔崽子,这儿没你们的事,乘早给我走远点,别一会想走,走不了了。”大背头威胁道。

“你嘴里给我放干净点,随口大话,当心闪了舌头,医院里面可不给治。”谢正裕瞪了对方一眼,厉声喝道。

谢正裕的这话有点损,直接把对方搞到医院去了。

大背头听后自然不干了,大叫道:“小兔崽子,你是找死呀!”说完这话以后,作势就要扑上去。

他身边的黑脸男子伸手拦住了他,低声说道:“华老板,别冲动。”

大背头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就他这酒色掏空了的身子,哪儿是眼前这两个年青人的对手。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逼黑脸男子出手的,毕竟作为邗海区公安分局的局长,要收拾这两个小青年还不是易如反掌。

黑脸男子却并不像大背头这样想,这可是临江阁,能在这吃饭的,可都是非富即贵,尤其像这些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极有可能是有权有势人家的子弟。为这些小事得罪他们的话,可有点划不来。

打定主意以后,黑脸男子冲着谢正裕说道:“我是应天邗海区公安分局的翟皓,不知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谢正裕听后,发现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之类的小角色,他还真没怎么放在心上,于是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径直从他身边越过,往朱婷跟前走去,低声问她是怎么回事。

听了他的问话以后,郑璐瑶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原来她们姑嫂两人从包间里面出来以后,就待在了大厅里面,后来朱婷觉得嘴干,就让服务员倒了一杯水过来。喝到最后的时候,杯中还剩一点水,她也没有在意,随手往地下一泼,谁知竟泼到了那个黑脸男子的皮鞋上,于是他就过来纠缠不休了,又是赔钱,又是道歉神马的。谢正裕听后,脸上一黑,狠狠地瞪了黑脸和大背头一眼。

翟皓被无视以后,正觉得不爽呢,现在见对方居然瞪着他看,再也忍不住了,大声说道:“我这鞋可是金利来的最新款,两千多一双呢,你们看着办吧!”

谢正裕听了这话以后,真心被雷到了,你这傻货刚说完自己是公安分局的,回头又说穿着两千多块钱的鞋,那不是往自己脸上抹黑嘛!看到这以后,他直接不想和对方啰嗦了,直接掏出电话来,准备给他爸打过去。虽然看出来这家伙是个傻鸟,不过他却没有半点办法,只得借助他老爸的力量。

朱一铭见状,向谢正裕使了一个眼色,让其过来。谢正裕于是放下了电话,向对方身边走去。等他走近以后,朱一铭并没有开口,只是盯住他的手机再看。谢正裕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低声说道,我准备给我爸打个电话。

朱一铭见后,扫了对方一眼,淡淡地说道:“我来处理吧,这点事情还用得着麻烦你爸?”这话中的责备之意,还是非常明显的。

谢正裕听了这话以后,满脸羞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朱一铭看了对方刚才的表现以后,心里虽有所不满,但实则还是挺开心的。这至少说明谢正裕不是那些整天在外面张牙舞爪的家伙,要不然他一定会认识一些所谓的朋友,也就不一定要去找老爸了。他毕竟还是一个学生,社会上的那一天还是少沾惹一点为妙。

谢正裕完全误会了朱一铭的意思,他以为对方觉得他办事不力,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要向自家老子求援,所以觉得很是羞愧。许多时间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得出的结论自然也不一样,这就进一步说明了互相沟通的重要,毕竟人心隔肚皮。

朱一铭上前一步,看着黑脸男子,冷冷地说道:“既然你的鞋价格那么贵,沾点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怎么还需要给你赔双新的?”

翟皓听了这话以后,心里很是不爽,于是开口说道:“我本来没有这个意思,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了我。前两天买的时候,服务员就提醒过我,这鞋不能沾水,否则的话,容易变形。没办法,只有麻烦你们了。”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这话算数?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现在翟皓也看出来了,眼前的这几个年青人一定没什么背景,他刚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要是早点看出来的话,他们早就发作了,哪儿还会和他说这么多的话。由于职业的关系,他可没少和这些官二代、富二代打交道,对于他们的个性,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你以为你是金刚呀,还变形。”朱一铭冷冷地说道,“你的意思,我们得赔你一双同样的鞋,是吧?”

听了朱一铭的话以后,朱婷忍不住了,瞪着翟皓说道:“你这可是敲诈,我把水不小心泼到你的鞋子上以后,刚才已经向你道过歉了,哪儿有你这样的人,沾点水就要赔你一双鞋,那我要是把水你的脚上,你又该怎么办呢?”

翟皓听后,被这话噎住了,想了一下以后,无赖地说道:“我就敲诈了,怎么着,你去法院告我去。”

“你说的这话算数?”朱一铭猛地开口说道。

他这一声,让正在得意不已的翟皓吃了一惊,随即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他还真不敢把刚才说的那话,再重复一遍。

大背头在一边看后,耐不住寂寞了,他看见刚才翟皓已经把对方的气势给压下去以后,怎么能再让其翻过身来呢,于是连忙说道:“再说一遍,你能怎么着,翟局的鞋子被水泼坏了,你们得按价赔偿。”

朱一铭狠狠地剜了两人一眼,冷冷地说道:“好,我这就找人来赔你的鞋子,一会你可不要不认账呀?”他边说边掏出手机来,在号码薄上查找到了一个号码,然后摁下了拨号键。

翟皓和大背头互看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他们已经认定对方让人送钱过来了,三言两语就搞定了,他们自然开心。

电话接通以后,朱一铭特意摁下了免提,然后才笑着说道:“朱局,你好,我是朱一铭呀,好久不见,这么晚了,没有打扰你吧!”

翟皓听了朱一铭的话以后,心里咯噔一下,“朱局”这个称呼,他是再熟悉不过了,那可是应天公安系统的老大,难道眼前这家伙认识他?

想到这以后,他有点不淡定了,但仍抱着一丝侥幸心里,他觉得极有可能是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故意在装逼,所以他脸上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神态。

他那关注的眼神却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朱一铭见后,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笑。他对着电话继续说道:“你也在外面吃饭呀,真是太巧了,我和家人在临江阁吃饭呢,我妹妹不小心甩了点水在你一个下属的鞋子上面,结果他说他的鞋子值两千多,还说就是想要故意敲诈我们,你看……”说到这以后,朱一铭故意停了下来,他知道这时候该让朱恒说话了。

朱恒此时正在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吃饭,看见朱一铭打电话过来,很是开心,过年期间,两人在电话里面互相拜了个年,并约好等朱一铭回应天以后再好好聚一聚。现在接到他的电话以后,还以为约他哪天吃饭呢,想不到竟然是这样一档子事情,他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朱恒硬是压住满腔的怒火,对着电话说道:“老弟,你说的是哪个,这样吧,你把电话给他,我来直接和他说。”

朱一铭听后,把电话递到了翟皓的面前,阴险地说道:“你们朱局找你说话,怎么样,你是接还是不接,说句话。”

翟皓此时面如土色,完全不见刚才张牙舞爪的做派,他是真心不想接朱恒的电话,但关键是他敢吗?开始他对朱一铭搞的这一出还有点怀疑,当朱恒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他就确认了,电话那头就是他们的一把手无疑,因为他的声音很有特色,一听就能听出来。

翟皓知道今天这事搞大了,现在朱局竟然直接让他接电话,他哪儿还有胆子不接,连忙上前一步,恭敬地把电话接在手上,然后低头弯腰,做足了谄媚之态,好像朱恒就站在他身前的似的。等把这一切都做到位以后,翟皓小声地说道:“朱局,您好,我是邗海分局的小翟,不好意思给您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5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