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522部分

官之图-第522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请书记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黄卫华义正言辞地说道,然后转过头来,冲着身后的警员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上去抓人。

几个年轻人一看这架势都愣住了,站在最前面穿蓝色衬衣的小伙子大声嚷道:“你们想干什么,他们撞了我叔叔,你们不去管,反而来抓我们,你真……”

他刚说到这,最先冲上去的两个警察已经将其控制住了,他虽然竭力挣扎,但哪儿挣得脱,只听咔嚓一声,他的两只手上多了一副铮亮的手铐。

他身后三个年青人见这架势呆住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咔嚓咔嚓几声响以后,他们的手上也都多了一副大手镯。

朱一铭看见陈华把这一幕都拍下来了,这才放下心来,他知道到了该他出场的时候了。“这几位警察同志稍等,能不能容我问一个问题?”朱一铭上前一步,拦在了几个警察前进的线路上,一脸严肃地问道。

这几个警察见人已经铐上了,本以为这儿的事情已经完了,想不到竟然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他们都转过头来,看向他们的头儿——胜利乡派出所副所长黄卫华,谁知黄卫华此刻正一脸谄笑地看着张进财呢。

他就是一条咬人的狗,主人一声令下,他就冲上去,现在出现变故了,他当然要先请示主人,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张进财此刻正在洋洋得意之际,刚才还在大声质问他的几个家伙,此刻正面露惶恐之色,他找到了一种猫戏耗子的快感。刚准备等那几个年青人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好好奚落对方几句,谁知半路却被人劫了下来,这让他很是不爽。

张进财瞪了朱一铭一眼,不耐烦地喝道:“你谁呀,警察执行公务,捣什么乱,是不是也想进去尝尝里面的滋味?”

张进财是一个大老粗,此刻能说出这番文绉绉的话来,还真是有点难为他了,不过貌似警匪片上都是这么说的,他也算耳熟能详了。

他此刻装逼装得正爽,猛地被人打断了,那感觉就好像做那事的时候,正到关键时刻,警察来查房一般,不得不停下来一般,所以他对朱一铭的态度很不友善,甚至带有几分威胁的意思。

朱一铭听到正主发话了,他转过头来,不再理睬那些警察,冲着张进财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绝对有过问这事的权利,你又是谁呢,既然知道警察在执行公务,你在这指手划脚的算是怎么回事?”

“我是谁?哈哈哈,哈哈哈……”张进财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可笑的笑话一般,他冲着黄卫华一努嘴,大声说道,“小黄,告诉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我是谁。”

朱一铭看见张进财这不可一世的表情,心里暗想,尼玛,你不过就是一个乡党委书记,我要不是事先知道的话,看你这架势,真以为你起码是厅级干部呢。喜欢装逼的人不少,但装得连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的,还真不多。

胜利乡派出所副所长黄卫华听了张进财的话后,连忙上前一步,大声对朱一铭说道:“你是外地人,还是故意在这装十三,在胜利乡这一亩三分地上,居然连张书记都不认识了,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呀,快点说两句软话,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小子,记住,这儿的事情不是你能掺和得了的。”

那几个年青人一开始见到朱一铭站出来,还满怀期待,指望他能帮他们出头。现在见对方连张进财都不认识,充满希望的目光顿时变得暗淡了下来,不出意料的话,这人听说了对方的身份以后,一定会扭头就走的。出现这种情况一点也不意外,在胜利乡的地盘上还没有谁敢惹张进财的。

朱一铭听了黄卫华的话以后,两眼紧盯着张进财,不动声色地说道:“他说的没错,你就是胜利乡的党委书记张进财?”

刚才对方虽然自报过家门,但当时他和陈华离得比较远,担心摄像和录音的效果都不是太好,所以此刻他才逼对方再说一遍自己的身份。这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到时候,直接把录像带交上去,什么都不需要再作说明了。

张进财听了朱一铭的话后,以为对方害怕了,于是厉声说道:“对,老子就是胜利乡的党委书记张进财,这没你们的事,乘早给我滚远点,否则连你们一起带回去。”他这时也已经看出陈华和朱一铭是一起的,所以用了你们二字。

朱一铭听这货出口成章,心里很是不爽,怒声说道:“嘴巴里面给我放干净点,别忘了你是一乡之书记,国家的干部,人民的公仆,别整天把老子、儿子挂在嘴边,否则的话,我看你这个书记是做不长喽!”

朱一铭这话不仅警告了张进财,还狠狠阴了他一把。刚才他自称老子,现在朱一铭却带出了儿子,不动声色地还了回去,还让对方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

“别扯那些没用的,老子大字不识一个,这乡长、书记都做了多少年了,你要是有本事,倒是把我撤了呀!”张进财一脸不屑地说道。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于是故意装作鄙夷的神态,讪笑两声以后,说道:“你这些话骗别人可以,在我这还是省省吧,你不识字居然能做胜利乡的党委书记,扯什么淡呀,现在可是新世纪了,你因为是二、三十年前呀?”

“哟,你小子还不信?”张进财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他扫了全场一眼,大声说道,“你向在这儿的人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张进财连学校的门都没进过,怎么能认识字呢,但我又是胜利乡如假包换的党委书记。怎么样,小子,今天你开了眼界了吧,哈哈哈!”

张进财说这话的时候,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仿佛他不识字是多么光荣的事情似的,居然当着百十号来人的面说了出来。

朱一铭一看这货真是个极品,于是灵机一动,继续说道:“不可能,你这样的情况绝对是不可能走上领导岗位的,吹牛!”

“呵呵,你小子还真是一根筋,小黄,你告诉这小子我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没关系,实话实说。”张进财冲着黄卫华说道。

黄卫华开始听到张进财的话还有点犹豫,这不识字又不是什么好事,用得着满世界嚷嚷嘛,现在听到对方让他实话实说,他自然不会再有任何顾虑了。他扫了朱一铭一眼,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刚才的那个问题,黄书记已经回答你了,我可以证明他说的全都是实情,没有半句虚假之言。”

朱一铭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故意装作一阵惊慌失措之感。

他的这一神情变化自然没有逃过全神贯注盯着他看的张进财的眼睛。这家伙虽然如他自己所言大字不是一个,但还是很有点能力的,否则也不会从一个泥瓦匠,成为身价数百万的老板,从一个平头百姓,成为胜利乡的土皇帝。

看见朱一铭异常的表现以后,他心里得意不已,心想,小子让你多管闲事,等你在头脑子里面把整件事情都捋明白了,你恐怕就知道后怕了。想到这以后,他冲着朱一铭大声喝道:“我说你是不是还没搞得清状况呢,看来真得让小黄把他带到所里去清醒清醒。”

第七百二十九章 胜利乡之行(四)

他这话一半是炫耀,一半是警告,主要还是让朱一铭、陈华两人不要多管闲事。他早就看出两人不是本地人,所以他也犯不着和他们斤斤计较,另外,他也有点担心对方的来头,别是什么记者之类的人物。前段时间,上面可是发下话来了,让在近半个月之内都安分一点,好像省里有个什么督察组来宝新了,要是他在这时候搞出点什么事情的话,恐怕唐区长那不会饶了他。

朱一铭也看出了对方息事宁人的意思,他故意装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然后开口说道:“好吧,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只要你能给出明确的答案,我们转头就走,再也不过问这儿的事情。”

张进财听对方松口了,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无所谓地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要去乡里开会呢,没时间和你在这磨叽。”

朱一铭此刻无暇顾及对方粗俗的言语,他在想着如何问出那关键性的一问,才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头脑一动,暗叫道,有了,他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以后,朱一铭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随口问道:“你刚才说你不认识字,你又说你是胜利乡的党委书记,你也证明他说的话一点没错,对吧?”

他这话分别对着张进财和黄卫华说的,两人听了这话以后,虽不明白对方这么说的用意何在,但还是都点了点头。这些都是他们刚才说过的话,如果转眼间就不认账了,那也太丢人现眼了。

朱一铭看了两人的表现以后,不给他们的思考的机会,猛地大声问道:“那你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当上这个乡党委书记的?”

“这个,关……关你什么……”张进财张口结舌地说道。朱一铭的问话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让其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说呀,说不出来了吧,说不出来就说明你刚才就是在吹牛,装逼也看看对象,切,真是丢人现眼,呸!”朱一铭嘲讽完了以后,还故意用力往地上吐了一口痰,鄙夷之情溢于言表。

朱一铭在说这话的时候,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张进财看,按他的设想,这样的事情不把对方逼急了,他绝对不会说漏嘴的。这事的重要程度,不光朱一铭清楚,张进财也清楚,所以不到他大脑失控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张进财本以为眼前的这个年青人被他的身份镇住了,准备偃旗息鼓了,想不到他刚往后退了半步,对方就又蹦跶起来了。张进财心里想道,妈的,看来不来点猛的,不光镇不住这小家伙,甚至会让他变成别人的笑料,胜利乡可是他的地盘,张进财无论如何都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干咳两声,等所有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到他身上以后,张进财笑着说道:“小子,你很好奇是吧,行,今天我就说给你听听。”

说到这以后,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我是不认识字,但我有钱呀,这十里八乡的人谁不知道我张进财是胜利乡的首富。一看你就是个知识分子,有句老话,你一定听说过吧,有钱能使鬼推磨。别说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用不了多久,我可能就是宝新区的副区长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意味着我可就是实实在在的区领导了,哈哈哈哈!”

朱一铭听对方说得如此直白了,仍不死心,继续追问道:“你的意思是你的乡党委书记的职位是用钱买来的,并且还极有可能再用钱买宝新区的副区长,我这样理解,没有问题吧?”

张进财此刻正在兴头上,听了朱一铭的话以后,笑着说道:“你们读书人不要都讲究说话要含蓄嘛,话说得这么直白,就没意思了,不过我硬是要这么说,我也不否认。其实,胜利乡的老百姓都知道我这乡党委书记是花钱买来的,但是谁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嘿嘿,包括你。”

朱一铭此刻的头脑出其地冷静,对方已经给出了他想要的答案,但是他并不准备善罢甘休,装作很是不解的样子问道:“不对呀,前段时间听朋友说,你们宝新区的冯书记一直没在区里上班,你这官问谁买去?”

张进财此刻已经失去理智了,见他说到这份上了,这年青人仍不相信他的话,简直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朱一铭的话音刚落,他急切地说道:“冯强算什么呀,谁不知道宝新区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1 37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