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523部分

官之图-第523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恢辣π虑翘魄に盗怂悖闶裁炊疾磺宄凑庾笆裁词俊

朱一铭听后,并不回答对方的话,而是继续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卖官给你的人是那个什么唐区长?”

“你……这……”张进财想不到对方说得这么直接,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应对。说自己的官是买来的,张进财无所谓,这事在宝新区并不是什么秘密,不光官场里面的人知道,老百姓们也都有所耳闻。

要说他这官是唐福成卖给他的,他还真得掂量掂量,万一这事传到对方耳朵里面去,那到时候他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朱一铭看张进财的情绪不再像之前那么激动了,连忙继续开口挖苦道:“我说张进财,你既然是个老板,就应该知道生意场上最起码的规则,有卖的,才会有买的。你说你的书记是买的,却说不出谁卖的,你糊弄谁呢,真以为我们的脑子进水了。我看要不就是你在胡诌,要不就是你的大脑出问题了。”

张进财的头脑才稍稍冷静了一点,现在听朱一铭这样一说,心头的火不禁噌的一下又窜了上来。他冲着朱一铭怒目圆睁,一字一句地说道:“小兔崽子,你给我听好了,我的官就是向唐福成区长买的,听清楚了吧,你能把我怎么样呢?”

张进财实在是气急了,所以才会说出这话来,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打算,这话我是说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如果对方去举报的话,那他可以不认账,至于说这些在场的老百姓,他一点也不担心他们敢出来作证。

在胜利乡经营这么多年,他这点自信还是有的。虽不能说把所有村民都治得服服帖帖,但敢和他当面锣对面鼓作对的,还真很难找得出来。刚才那四个年青人就是个例子,虽然开始的时候,还敢回两句嘴,当警察往他们身边一站的时候,全都懵了,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朱一铭看了张进财一眼,冷冷地说道:“姓张的,把你的嘴里给我放干净点,你敢对你刚才说的话负责吗?”

“哼,哼!”张进财冷哼两声说道,“我既然说出来了,当然为我自己说的话负责,现在的关键是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哈哈哈!”

朱一铭看张进财这装逼的样子,心里实在很是不爽,要不是想要套出对方的话,他早就不鸟这货了。现在见对方又在这装上了,他从上衣袋里掏出督察组的证件来,上前一步,笑着说道:“张书记,我能把你怎么样,你先看看这个,一会我们再商量。”说完,便把证件递给了张进财。

第七百三十章 胜利乡之行(五)

朱一铭看他那一脸茫然的样子,这才想起这货不识字,这还真有点让人觉得无奈。朱一铭刚准备示意那个副所长念给对方听听,谁知张进财却弯下腰来轻敲了两下车窗,然后冲着车里招了招手。朱一铭这才注意到他那皇冠车里应该还有人,于是便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车里。

听到张进财的招呼以后,从车里走出一个妖颜的女人,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底,让人根本看不出来她的年龄,不过看身材倒是不错,前凸后厥的。女人从车里下来以后,先是冲着张进财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娇声说道:“张哥,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处理好呀,还让人家从车里下来干什么呀?”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只觉得一个反胃,要不是早饭到现在消化得差不多了,怕是能一口吐出来。他往陈华那看了一眼,对方也是一脸不爽的表情,不过他还是兢兢业业地摆弄着包里的摄像机,正对准着张进财和那女人拍呢。

张进财看见女人当众发嗲的样子,也很是不爽,他把脸一板,装腔作势道:“说过多少次了,你现在到乡里来工作了,你是以前在公司里了,上班时间要称书记,什么张哥李哥的。”

女人听了张进财的话后,脸上微微一红,低头嗯了一声,然后上前一步接过张进财递过来的朱一铭的工作证,立即打开来看了起来。

张进财训完女人的时候,下面的老百姓立即发出了一阵哄笑声,不知谁喊了一句,下班以后,该叫什么呢?

张进财听了这话以后,很是不爽,当他往传来声音的地方望去的时候,只见那站了好几个年青人,根本看不出来,刚才那话究竟是谁说的,他冲着那个方位狠瞪了一眼,只好悻悻作罢了。

女人看完手上的小红本子以后,在张进财的耳边小声说道:“书记,不好了,他是督察组的人。”

“督察组,什么督察组,我怎么不知道?”张进财疑惑地问道。他一直下意识地认为朱一铭和他身边的那个年青人是哪个小报的记者,现在猛听见女人说什么督察组的人,一下子还真有点反应不及。

女人见状,急道:“你忘了,前两天你请唐区长吃饭的时候,他在桌子上说过近期省委组织部会派一个督察组下来,他……他应该就是的。”

“啊,省委组织部的督察组,这……他……他是督察组的人 ?'…'”张进财这下终于明白过来了,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玩意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你给我念念。”他边说,边冲着女人手上的小红本子努了努嘴。

女人听后,连忙重新打开朱一铭的证件,照着上面一字一句地念道:“淮江省干部作风百县行督查一组组长——朱一铭。”

“组……组长?”张进财颤抖着说道。他真有点傻眼了,想不到对方居然这么牛叉,他刚才貌似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这下麻烦了。张进财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差点一头栽倒下去。

女人感觉到了张进财的不对劲,连忙伸手扶住了他,同时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张哥,你要镇定呀,快点想想办法。”

张进财被女人一提醒,浑身一激灵,是呀,这可是在他的地盘上,你是督察组的组长又能如何?我先请你吃敬酒,你要是不吃的话,那就别怪我了。

打定了主意以后,张进财紧走两步,到了朱一铭跟前,笑着说道:“朱组长,你好,不知能否借一步说话?”

朱一铭见对方的态度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看来这货还确实是个人才,换作一般人的话,还真拉不下这个脸,但他却不准备给对方这个面子。朱一铭看着张进财冷冷地说道:“张书记,有什么吩咐就在这说吧,无需借一步、两步的,我的耳朵挺好使的。另外,我的证件已经给你检查过了,你看是不是可以还给我了?”

张进财听了这话以后,才意识到对方的证件还在女人手里抓着呢,连忙一把夺过那个小红本子,微微弯下腰恭敬地递到朱一铭的手上。朱一铭接过证件,顺手放进了上衣袋里。

朱一铭看了一眼,被晒得发白的路边,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声,让人觉得心烦意乱,还好公路两边长满了大叶白杨,众人站在树阴下,倒也不觉得热。

看到眼前的一幕,大多数人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了眼前的这两个年青人的身份不简单,张进财看了其中一人的证件,立即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们悄悄往前挤了挤,想看看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朱一铭看见张进财此刻一副爹死娘嫁人的衰相,冷笑两声以后,说道:“张书记,你刚才不是想知道我能把你怎么样嘛,现在我就来说说,你看怎么样?”

张进财此刻已经想清楚了,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断断没有放过他的道理。刚才他可是一直自称是人家的老子,对方又是什么督察组的组长,听唐区长说,他们好像就是冲着干部作风神马来的,现在自己可以说正撞在人家的枪口上。既然这样的话,只有另想别的辙了。

他眼珠一转,哭丧着脸说:“朱组长,我错了,我愿意接受你的处罚,但是在这之前我有一个请求,请领导能给个面子。”

朱一铭听了他的话以后,想了一下,说道:“你先把你的请求说出来听听,只要是合情合理的,没有问题。”

说这话的同时,朱一铭一直盯着张进财看,他还真有点搞不明白对方这葫芦里面是卖的什么药。难道他是让自己放那个女人一马,不过这本就没有那女人什么事,再说,这货怎么看也不像是多情的种子。

在朱一铭疑惑不解的时候,张进财开口了,他看了周围的老百姓一眼,恳切地对朱一铭说道:“朱组长,你看大热的天,都因为我的问题,让这聚了这么多人,不说中暑什么的,这也影响交通,我的意思是让他们先回去。另外,我毕竟也是乡党委书记,你要是当众宣布对我的处罚,不光我个人没有面子,对于乡里来说,恐怕也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情。”

朱一铭想不到张进财居然提出这也的要求出来,这还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真的如他说的,为了大伙和乡里的名声嘛,朱一铭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张进财见朱一铭陷入了沉思,他不由得一阵得意,心想,我这说得合情合理的,不信你不答应。只要你点头同意,我立马让黄卫华把这些人轰走,紧接着再让人挨家挨户去警告这些泥腿子一番,我看到时候谁给你作证。你空口说白话,就想处罚我,恐怕没那么简单。想到这的时候,张进财的嘴角处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朱一铭在低头思考的同时,眼睛的余光始终关注着张进财,看到对方脸上诡异的笑容以后,他有点明白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了。他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张进财道:“张书记,我同意你的要求,不过你得让那个什么所长的,把那四个年青人先给放了,他们只是为被你撞伤的亲属讨个公道,好像没什么错误吧?另外,让你的司机把那躺在地上的大爷送到医院去。你看没问题吧?”

“没,没,就是你大组长不吩咐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张进财睁着眼睛说起了瞎话,他接着说道:“我之前让司机开车,就是准备挪个位置,好送那老家……哦,你,那大爷去医院的,结果他们几个人猛地从拖拉机上下来一下子就围住了我的车子,所以就被耽搁了下来。”

第七百三十一章 胜利乡之行(六)

朱一铭听了他的胡扯以后,刚准备开口,猛地听到那穿蓝衬衣的年青人大声说道:“你这纯粹是胡说八道,要不是我们拦着,你早就开车溜了,还准备送我叔叔去医院,你骗鬼呢!”

张进财听了这骂声以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刚想发作,猛地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朱一铭说道:“朱组长,你看有时候人和人之间沟通起来就是那么困难,我明明是想送人去医院,结果他们却认为……”

“张书记,别解释了,你比我年长,一句老话你应该听说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做过什么,想达到什么目的,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他们说了算。”朱一铭边说,边指了指周围看热闹的人,同时把脸一板,面若寒霜。

张进财本来还想解释两句,当看到朱一铭的表情以后,硬生生地把他想好的说辞咽回了嘴里。他转过身来,冲着做了一个放人的手势,同时大声说道:“你们去动员一下,让大家都先回去吧,大热的天,要是出个什么意外可就不好了,另外,这样搞的话,也影响了交通。”

他在说这话的同时,冲着黄卫华使了一个眼色。黄卫华此刻也感觉到了情况不对,他虽然不清楚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是什么来头,但是有一个可以肯定,这人连张书记都惹不起,更别说他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了。他有点后悔刚才做的那些事情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5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