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524部分

官之图-第524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桓隹梢钥隙ǎ馊肆攀榧嵌既遣黄穑鹚邓桓鲂⌒〉呐沙鏊彼ち恕K械愫蠡诟詹抛龅哪切┦虑榱耍纠聪牒煤冒徒嵋幌抡沤疲衷诳蠢醇锌赡芘沙勺玖耍丝趟裁挥斜鸬陌旆耍挥懈谡沤坪竺嬉惶醯雷叩胶诹恕

黄卫华示意手下人把那四个年青人给放了,然后带着他们去驱散周围围观的老百姓。他们虽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但领导怎么吩咐,他们就怎么做。

这戏眼看就要进入高潮了,人家却不让看了,围观的老百姓虽然心有不甘,但看见那几个警察虎视眈眈的模样,哪儿还敢多作逗留,一会功夫,就都走光了,只有几个胆大的还远远地观望着。

老冯头的侄子和另外一个年青人把老人抱上了张进财的车,另两个年青人则把拖拉机给开走了。刚才坐在皇冠车里的女人见了这一幕,心里很是不爽,但看见张进财正满脸堆笑地陪在朱一铭的身边,她也不敢吭声,悄悄拿出手机,走到一边玩游戏去了。她不明白一贯强势的张书记今天怎么会如此窝囊,真是活见鬼。

等周围的人都散尽以后,朱一铭看了张进财一眼,冷冷地说道:“张进财,我现在以淮江省干部作风百县行督查组第一小组组长的身份,对你做出停职检查的处理,你有什么要说的?”

张进财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居然这么生猛,直接停了他的职。他眼珠一转,撒气了泼,对着朱一铭大声说道:“我的职务是唐区长给的,你有什么权利停我的职,我不服,我要去找唐区长。”

朱一铭听后,暗笑不已,心想,你真是个傻逼,还嫌把唐福成坑得不够狠,这时候居然还把他给抬出来,既然这样的话,我不妨再帮你一把。朱一铭瞥了对方一眼,冷冷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胜利乡党委书记的职务是唐福成区长给你的,我无权停你的职,是吧?”

张进财听对方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了,激动地说道:“是呀,唐区长还答应过段时间就让我当副区长呢,你算什么东……人,凭什么撤我的职?”

朱一铭看这货气急败坏的样子,微微一笑,严肃地说道:“就凭你才的所作所为,包括你刚才说过那些的话,不光是你的职位问题,你下面的日子在哪儿过,还两说呢,嘿嘿!”

说到这以后,他稍作停顿,继续说道:“对了,还有你们,我真有点搞不清楚,你究竟是胜利乡派出所的民警,还是他张进财的私人保镖?当然,你们的事情和我的关系不大,一会我会给朱局长打电话的,你们自求多福吧!”

他后面的这句话,自然冲着那几个警察说的,朱一铭对那几个家伙为虎作伥的表现也很是不满,所以绝对不会忘记他们的。

听了朱一铭的话以后,其中一个年青的警察笑着说道:“我说你小子真会装,什么朱局马局的,我们局长姓费,拜托你打听清楚了再出来吓唬人,真是好笑。”

朱一铭听了这活宝的话后,鼻子都气歪了,对方显然以为他刚才说的朱局长是指宝新区的局长,他也懒得和对方较劲,这样的货色,他真看不上眼。

朱一铭不计较,有人却急了。黄卫华对着那年青警察说道:“傻逼,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人家说的是应天市局的朱局长。”

他说完这话以后,谄媚地看着朱一铭笑了笑。朱一铭则直接无视了他的这个动作。

“应……应天市局……朱局长?”那个年青人的警察这才醒过神来,脸上一片死灰,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张进财本来还指望黄卫华的人能有所动作呢,虽说朱一铭的身份特殊,但在此时此地,这几个警察想要为难出手的话,他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现在看来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了,他也知道对方抬出应天市局局长这座大神出来,这些虾兵蟹将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了。看来今天要想顺利过关的话,还是得靠自己。

张进财看了朱一铭一眼,笑着说道:“朱组长,你说凭我的所作所为以及说过的话,就能撤我的职,那我请问一下,我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呢?”

朱一铭早就料到对方有这一招,冷冷地说道:“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心里有数,我们两人也有数,刚才百十来号村民心里也有数。”

“呵呵,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可就要提醒你了。”张进财得意地说道,“你说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说我没说没做,那你能如何呢?”

朱一铭听后,笑着说道:“你真以为你在这胜利乡能一手遮天吗?行了,没空和你磨叽了,我现在就给你们冯书记打电话,你安心地等通知吧!”说完,他不再理睬这个二货,走到一边去,拨了一个电话给宝新区委书记冯强。

“喂,冯书记嘛,噢,你好,你好!”朱一铭笑着说道。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一句什么,他接着说道:“冯书记,你别介意,我们下来是干什么的,你也知道,我这也是不得已呀,请你多多体谅,等忙完这段时间,我亲自登门赔礼谢罪,到时候,我们来个一醉方休。”

朱一铭虽说往前走了两步才打的这个电话,但是离张进财的距离还是很近,他的每一句话都清楚地落进了对方的耳朵里面。朱一铭本来也没有瞒着张进财的意思,这样反而可以给他的心理上施加更多的压力,有利无弊。

张进财虽然让女人看了朱一铭的证件,也基本相信了他的身份,但总归还是抱有几分幻想的。这年头骗子多了去了,说不定他今天遇到的这两个家伙就是其中之一。现在听了朱一铭和冯强的电话以后,他彻底放下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大脑飞速运转,努力思考起对策来。张进财一点也不怀疑电话那头的人就是冯强,因为他甚至能隐隐听到对方那略带沙哑的嗓音。

第七百三十二章 胜利乡之行(七)

在张进财愣神之际,朱一铭已经结束了和冯强的通话。他转过身来,看着石化了的张进财,冷冷地说道:“张进财,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胜利乡的党委书记了,一会你们区领导就会给你打电话,有什么意见,你直接向他们提吧!你现在应该知道我能把你怎么样了吧,哼!陈华,我们走!”

说完这话以后,朱一铭看都没看已经呆若木鸡的张进财,直接往桑塔纳2000的位置走去,陈华则把装有摄像机的背包紧紧地夹在腋下,紧跟在朱一铭的身后往前走去。

听到陈华启动车子的声音以后,张进财才反应过来,他连忙快步往桑塔纳2000追去。陈华通过后视镜看见张进财追过来了,侧过头来问道:“处长,那家伙追过来了,你看?”

朱一铭转过身来往后看了一眼,沉声说道:“别理他,直接往前开,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陈华听了朱一铭的话后,右脚用力一踩油门,2000直往前窜去。一会功夫,宽阔的乡村公路上,就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身影,开始是跑着的,接着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大口地喘着粗气,然后慢慢蹲了下来,最后竟一屁股坐在了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柏油路面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进财才缓过神来,他连忙站起身来,一把抢过站在他身边的女人手中的电话,双手颤抖着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等电话接通以后,张进财连忙颤声说道:“唐……唐区长,不……不好了,督……督察组的人到我们胜利乡了,他撤……撤了我的职,你可得为……为我做主呀……呜呜……”

“他妈的,你哭个毛啊,慢慢说,究竟怎么回事,快说!”唐福成对着电话竭斯底里地喊道。这几天,他一听到督察组三个字头就大了,这下可好了,张进财居然说被撤职什么的,这让他一下子失控了,对着电话骂了起来。

区长唐福成这乱成了一锅粥,区委书记冯强却正在办公室里开心地哼着小调。他头脑子里正在想象着一会唐福成过来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个表情。

这几年,冯强很是郁闷,先是身体出了问题,后来则是位置出了问题。身体上的问题他自身无能为力,现在医学条件这么发达,他得的又不是什么绝症,虽然花了不少的时间和金钱,最终还是康复了。这位置的问题远比身体上的问题要严重得多,要不是他跟过的老领导现在还在省政协混着的话,他恐怕早就被拿下了。尽管如此,他这个区党委书记也只是挂个名而已,完全被唐福成这个区长给压制住,在区里,基本没有什么发言权。

当听说省委组织部要往宝新区派检查组的时候,冯强敏锐地感觉到了这对他来说应该是个机会,尤其当看到唐福成带着人去迎接,朱一铭、黎兆福没鸟他的时候,他更是心动不已。本来准备找个机会和这两个人接触一下的,后来听说唐福成约了几次,人家都没有给面子,他也就打消了找个想法。

冯强本来是满怀期待的,可一连好多天下来,也没见督察组的人有什么动作,坊间更是传说,由于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督察组组长,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朱一铭已经提前回了应天。

这让冯强很是失望,不过也无可奈何,看来这个轰动一时的督察组,和其他的检查组也没什么两样,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冯强不死心,试着打了几次朱一铭的手机,可每次对方都是关机状态,这使得他基本相信了外面的那些传言,对督察组也就不抱什么希望了。

刚才陡然接到朱一铭电话的时候,冯强还以为是对方看见手机上有他的号码,回复过来的。谁知对方简单的寒暄两句以后,就开门见山地说要撤了胜利乡党委书记张进财的职务,并让其等待进一步的处理。

冯强听后,连忙答应了下来,他们接到的公文上面可是说得非常清楚,省干部作风百县行督查组的人有权利直接让处级以下官员的停职,并且会在三天之内,给出最终的处理意见。换句话说,这是对方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他自然不便也不能干预。人家打这个电话并不是和他商量,只是告知一下,这样做,就算是给足了地方党委、政府面子了。

冯强当然不会傻到去为张进财说情的程度,这家伙一直以来都眼高于顶,自以为手上有点钱,又把唐福成巴结好了,根本不把冯强这个书记放在眼里。唐福成几次为难冯强的时候,这货这充当了排头兵。从这个角度来说,冯强巴不得早点完蛋大吉才好呢。

冯强心里很清楚,要想把张进财搞掉,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家伙对于唐福成来说,有非同寻常的作用,他不光是唐福成的政治打手,而且还为其提供活动经费。张进财搞了一个狗屁建筑公司,这两年在区内通过唐福成接了不少活,钱没有少挣。他心里很清楚他这钱是怎么来的,所以也撒出去很多,其中受益最多的当然就是唐福成了。

冯强知道靠他自己的话,想动张进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是人家督察组的人想动他,这就和他没有多大关系了。他虽不清楚朱一铭为什么要拿下张进财,但对方一定是掌握了相关的证据,否则不会如此大动干戈的。

虽说那文件上面写着,处级以下的官员,他们可以令其就地停职,但如果不到那份上的话,谁会那么干呢?这样做的话,不光惩罚了那个被停职的官员了,也打了地方所有官员的脸,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不会这么做的。现在人家既然做了,那一定有做的理由。冯强虽然不知道张进财究竟出了什么事,但他却暗暗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1 37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