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528部分

官之图-第528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桓鲒故汀U庀轮煲幻梢运凳浅沟追判牧耍蠢刺戈克档妹淮恚坪瞥墒稚先肥得挥兴橇饺嗽谝黄鸬亩鳎炊愕搅怂湍俏辉谝黄鸬恼掌

朱一铭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正应了那句老话,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这封信寄出去以后,朱一铭很清楚根本轮不到他去收拾对方,自然就会有人出手了。他要做的就是在这之前,把他让大头的人拍的那些照片递上去就行了,至于说,途径什么的,他一点也不担心,直接交给那位就行了。

朱一铭把信笺和照片原封不动地放进去,然后再封好口,便把这封信放在了一边。他想了想,决定再拆一封看了,反正初一已经做了,也不差十五这一遭。

这次,朱一铭选的是寄给卢魁的这封,对方对他而言,就是一棵参天大树,失去了他的庇护,在这淮江省内,将举步维艰。由于有了刚才的经验,这封信一会功夫就打开了。

朱一铭看到里面的两张照片以后,完全放心了,信的内容,他只是匆匆浏览了一遍,果然和刚才的那封一模一样。朱一铭把那封信重新封好口以后,和刚才的那几封放到了一起。

做完这一切以后,朱一铭看了看时间,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他连忙拿出手机来,拨打了朱恒的电话。嘟嘟响两声以后,便被掐断了,这表示对方一会就会过来了,果然,二、三分钟以后,朱恒推开门走了进来。

朱一铭站起身来,笑着说道:“麻烦老哥了,这东西哪儿来的,还让它回哪儿去吧!”说话的同时,他用手指了指那牛皮纸的大信封。

朱恒听后一愣,想了一下以后,说道:“老弟,你的意思是我还让人把他们送回到邮局去?”

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我只是有点不太放心而已,现在有人既然想玩火,我也没有硬拉着他的道理。”

朱恒听了这话,虽然不甚明白朱一铭话中的意思,但对于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他还是有几分敬佩之意的。朱恒在官场混迹多年,也算是小有成就,他自然清楚里面的道道——水至清则无鱼。对方既然针对朱一铭而来,那信里的分量可想而知,他看了以后,竟然还让还回去。

这说明人家身上确实没什么值得举报的东西,至于说,让他把信截下来看看,也许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只是不太放心而已。

这样一来的话,朱恒反而好做了,虽说这信搞来并不费什么事,如果想让其销声匿迹的话,那可得冒一定的风险,最起码他得领邮局的朋友一个好大的人情。现在好了,朱一铭则是看了一眼,再悄悄地还回去,完全可以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朋友那边也只好打个招呼就成了。

朱一铭和朱恒又聊了一会,便起身告辞了。朱恒也没有和其客套,知道他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至于说吃饭神马的,随便什么时候都行。

出了市公安局的门,朱一铭直接打了一辆车,直奔宝新区风浦乡而去。在车上,他觉得很是庆幸,当初结实朱恒完全是一个意外,想不到对方居然屡屡在重要时刻,能帮上他的忙。就拿今天的这事来说,要不是走通对方这条线的话,虽说最终也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但这几天一定会心神不宁的,甚至有种惶惶不可终日之感,工作什么的,自然也就耽搁了下来。

一路上,朱一铭都这么胡思乱想的,幸亏司机提醒,他才拿起电话来,问陈华在风浦乡的具体地点。对方说了一个什么旅社,朱一铭便鹦鹉学舌,向司机做了一个转述。司机听后点了点头,七拐八弯的,就把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旅社跟前。朱一铭见后,暗暗点了点头,看来这段时间跑下来,小陈也摸着门道了,知道该怎么隐蔽自己了。

第七百三十八章 自作孽(二)

朱一铭下车以后,陈华已经站在小旅店门口等着了,朱一铭跟在他后面进了房间,安顿下来以后,两人便出去吃饭。回到房间以后,朱一铭便早早地睡下了。这一天忙得脚不沾地,还真是累人,不过好在有了重大突破,这是朱一铭能够安心地呼呼大睡的根本原因。

接下来的两天,朱一铭和陈华跑了三个乡镇,胜利乡张进财的事情,这两天在宝新区已经传开了,其他乡镇的一、二把手听后,都被吓得不轻,于是下大力气,整顿了手下的这一亩三分地。朱一铭他们还真没查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出来。

朱一铭和陈华到新塘乡刚安顿下来,朱一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见是李常乐的电话。

刚下来的时候,他有点担心对方打电话过来,这么多天了,对方也没有动静,再有几天,他们就将结束对宝新区的督查,返回省城了。想不到对方竟然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朱一铭还真摸不准对方的用意。不管怎么说,这电话还是要接的,朱一铭摁下了接听键。

“一铭,你好,我是长乐呀!”电话刚接通,耳边就传来对方热情的招呼。

朱一铭听后,笑着说道:“哦,长乐,你好,好久没联系了,近来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还不是混日子。”李常乐边说,边抬眼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大人物。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在他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大人物,居然也有请他帮忙的时候,并且对方让他做的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朱一铭听了对方的这种腔调,心里就不甚舒服,不过两人昔日是同窗好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他刚准备开口问对方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李常乐开口了,“我说一铭呀,你到我们区里来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怎么,嫌我这老同学混的惨,丢你的面子呀?”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连忙说道:“长乐,你说什么呢,我这次过来是因为工作关系,不方便和你联系,所以……”

“呵呵,一铭,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可别介意呀!”李常乐笑着说道,“晚上我们一起聚一下,吃个饭,这不耽误你的工作吧?”

朱一铭听了这话,当然不好意思拒绝了,于是笑着说道:“行,你看什么时间,什么地方,我对你们宝新区可不熟悉,你别找太偏的地方。”

李常乐听朱一铭松口了,心里长出了一口气,他连忙用手捂着手机,小声地问道:“他问去什么地方?”

那人听后,连忙说道:“宝新人家,宝新人家。”

李常乐听后,开心极了,想不到他也能跟他这个老同学沾回光,去宝新人家潇洒一番。他虽然去过几次,但都在普通包间里面,那儿最豪华的包房,不是想去就能去的,有钱也不行,今天可以看看眼界了。

他把捂着手机的手拿开,对着手机说道:“一铭呀,地点就安排在我们宝新最豪华的酒店——宝新人家,至于说时间,你工作忙,我看就迟点吧,七点钟怎么样?”

朱一铭听了宝新人家以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来宝新区的人都喜欢去那儿呀。他虽然有点不以为然,但也不便拒绝,于是只好点头答应了。

李常乐挂断电话以后,满脸谄笑地看着对面的矮胖男人。

对方喷吐出一口浓烟出来,然后笑着说道:“老夏,小李不错,有空的话,和老宋打个招呼,让他和长林部长说一声,这样的年青人可以考虑加点担子。对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你把一会吃饭的时候要注意的一些细节,和小李说一下,一定要让他记在心里。”

李常乐听了这话以后,心里乐开了花,他梦寐以求的夙愿就要达成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之前,他还想着朱一铭能帮他这个忙,可对方就是不愿意出手,搞得他郁闷不已,他还以为自己一辈子就是小科员的命了,想不到吃顿饭就能峰回路转,真是世事难料呀!

李常乐沉浸在喜悦中之时,只见眼前人影一闪,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恭送。老夏见后,笑着说道:“小李呀,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没必要搞得那么拘谨,领导一直对年青人很关心,只要你脚踏实地,前途一定是光明的。对了,你会吃完饭以后,你那这个东西给你那同学,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老夏边说,边递过来一个纸袋,里面是一条中华烟。

李常乐开始还担心对方让他给朱一铭什么贵重的东西,他对朱一铭的性格还是比较了解的,到时候要是不收的话,那可就尴尬了。现在一看,只不过是一条烟而已,对方应该不可能死板到如此地步的。

朱一铭本想一个人过去的,后来想到陈华反正也得吃饭,再说,他和李常乐之间多少年的关系了,多个人吃饭,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于是就让陈华和其一起过去了。出发之前,朱一铭打了一个电话给对方,说清楚了会多带一个人过去,同时问对方究竟在哪个包间。谁知对方满口答应,并说到时候他会在大厅里面等。

对方的态度如此热情,搞得朱一铭倒有点不好意思,他甚至有点觉得自己对李常乐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从他的角度来说,他所做的一切并没有错,如果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帮他说两句话,倒也未尝不可。朱一铭暗暗打定主意以后,就招呼陈华出发了。

新塘乡到城区有一段距离,朱一铭和陈华六点半不到的时候就出发了,到宝新人家的时候已经七点过五分了。朱一铭从车上下来以后,刚准备掏电话出来,给对方打过去,谁知李常乐已经迎了上来。这还真让朱一铭觉得有点奇怪,他怎么看到自己过来的,难道一直盯着停车场在看嘛?

朱一铭注意到跟在李常乐身边还有一个年青人,他觉得有点眼熟,可一下子却想不去来在哪儿见过,于是便下意识地认为是对方的朋友,礼貌地冲着对方点了点头。那个年青人显然没有想到朱一铭竟然会向他点头示意,微微一愣神以后,连忙满脸堆笑地冲着朱一铭和陈华点了点头。

朱一铭和陈华跟在李常乐和那个年轻人的后面往宝新人家走去。进了电梯以后,朱一铭注意到直接奔顶楼去了,他记得上次好像听谁说过,这儿的顶楼是不对外营业的,不知今天李常乐搞得是哪一出。

下了电梯,四人径直往前走去,眼看要到包间门口了,李常乐故意慢下了脚步,在朱一铭的耳边说道:“一铭呀,我们领导听说今天我请你吃饭,硬要跟过来,我也不好拒绝,你看?”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心里虽觉得不爽,但对方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再说,李常乐只不过是一个小科员而已,他的领导最多也就是科长什么的,和这些人一起吃顿饭,朱一铭倒也没什么意见。就算对方想要说情神马的,他也可以一推二六五,组织部是党委口的,那是由黎兆福负责的,和他并没有关系。想到这以后,他冲着李常乐点了点头。

李常乐看见朱一铭没什么意见,心里想道,我说没事,只不过一起吃个饭而已,你们偏要让我提前试探一下对方,真是吃饱了撑的,看来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领导,那智商也很是一般。他见刚才和他并排的年青人已经走到门口了,连忙冲着朱一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快步赶了上去。这可是在领导跟前露脸的好机会,绝不能让对方抢了先。

第七百三十九章 自作孽(三)

朱一铭知道包间里面还有其他人,于是特意调整了一下面部的表情,面带微笑地跟在李常乐后面走进了包间。

进了包房以后,朱一铭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愣住了,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4 34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