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585部分

官之图-第585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降目谄械闼啥嗬胫煲幻哪康幕褂泻艽蟮木嗬耄枰俳釉倮鳌

朱一铭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以后,说道:“孙市长,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次过来是对之前督查工作的一个补充,那事既然已经传出来了,我们就有责任把它搞清楚,我刚才的意思就是想请孙市长帮这个忙,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朱处长,你这可就有点说笑了,那事是你们督察组的人查出来的,要这么办,还不是你们说了算,怎么现在反而请我帮忙,我怎么听起来,觉得你这有点寻我开心的意思呀!”孙启胜装起了糊涂的。

朱一铭听了这话一点也不生气,他心里很清楚,到对方这个层次,你不拿点实实在在的东西出来,想他帮助你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笑着说道:“孙市长,有些话要是说明了那就没什么意思,我只能这样说,你我之间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你帮助了我,就等于帮助了你自己,孙市长,你觉得呢?”

朱一铭这话非常直白,之所以这么说,他是为了告诉对方,我很清楚你和邹广亮之间的过结。我现在正在做的这事对你来说,也是有利的,所以你就没必要装作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了。

谁知孙启胜听了这话以后,并不领朱一铭的情,他笑着说道:“朱处长,你说的这话,我不否认。如果早几年听到这话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现在的情况,你应该也清楚,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倒也相安无事。再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也清楚,你觉得我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惹事吗?呵呵!”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呵呵一笑,然后说道:“孙市长,恕我直言,你的这话听在我的耳朵里面,怎么有点言不由衷的意思?兆福处长他们在沽源的时候,拿到的是化肥厂的事情,要是换作另外一个企业的话,我相信孙市长今天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孙启胜听了这话以后,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尽管他极力掩饰,但还是被朱一铭发现了。看来刚才他的话确实击中了对方的要害,所以他才会由此表现。

两人的心里都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合作基本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要谈的仅仅是利益分配的问题。朱一铭作为主动方,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搞定邹广亮,只要成功,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个时候,孙启胜越是表现得与我无关,越是能让对方开出更为优厚的条件。谁知他的这个想法被朱一铭一眼就看穿了,所以他觉得很有点生气,但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再说,也确实是他装逼在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怨不得别人。

孙启胜抬头看了朱一铭一眼,猛地开口说道:“朱处长这段时间跑遍了全省,不知对本次换届有什么想法?”

朱一铭刚听到对方这话的时候,很有几分不解,这可是和他们刚才在聊的话题风马牛不相及呀,不知对方这么说的用意何在。他低下头来,略一思考,有点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他看了对方一眼,试探道:“孙市长,你这个问题可真有点让我为难了,这段时间我们虽然基本把全省爬了一个遍,但关注的仅仅只是干部作风建设,你的那个问题,可不在我们的关注范围内,再说,就我这级别,呵呵!”

“哈哈,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孙启胜笑着说道。

“孙市长,你刚才的那个问题还真是提醒了我,改天我帮你引荐一个人,他一定会对你有所帮助的。”

“哦,不知朱处长能否透露一下是何方高人,也好让我有个准备。”孙启胜迫不及待地问道。

他相信对方说出这话来,是听懂了他刚才的意思,相信这会帮其引荐的人一定是重量级的,这也是孙启胜最为关注的。他这段时间一直有块心病,虽然眼看去得差不多了,但不到尘埃落定的那一刻,他这心里是绝对不会踏实下来的。

第八百二十七章 紧扣一个人

“呵呵,孙市长,你这话可就严重了,何来高人这一说。”朱一铭笑着说道,“我下来的时候,我们卢部长好像提了一句孙市长什么的,具体的我却记不清了,但可以肯定绝对是表扬的话。改天等你有空,去应天的时候,我可以帮你和卢部长搭个线,关于对本次换届的看法,你可以请教一下他,这次市县换届工作的指导方案就是他领头搞起来的。”

“哦,是嘛,那就太感谢朱处长了,等你下面的工作完成以后,我就去省里拜访,到时候,你可别忘记今天说过的话呀!”孙启胜连忙说道。

“孙市长,你看你这话说的,让我情何以堪呀!”朱一铭说道,“对了,周三的时候,我就要回趟省里,要不到时候孙市长和我一起,只是不知你这个大市长是不是能抽出时间来呀!”

聊到这会,朱一铭已经完全可以认定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了,绝对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要是不把最后这话说出来,今天就想让他吐口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与其等到督查工作结束以后,再帮对方引荐,不如直接找个时间把对方带过去,反正之前卢魁已经有过交代了,必要的时候,可以提一提他。

至于说为什么要说周三呢,这里面也有一个门道,朱一铭也不想让对方觉得这事太过轻而易举了。不是有句老话吗,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是没有人会去珍惜的,像现在这样,留个两、三天的时间,掉一下对方的胃口,正合适。

孙启胜见对方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要是再没有点表示的话,那可有点说不过去了。他想了一下以后,装作像猛地想起什么似的,对朱一铭说道:“前段时间,化肥厂的事情出了以后,我让人去找了一下当年这个项目上马时的相关资料,我想朱处长应该能用得着,一会,我就让小黄拿过来。”

“呵呵,那就谢谢孙市长了。”朱一铭开心地说道。

他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终于让对方松口了,但只到这个程度,他是不会满足的。道完谢以后,朱一铭接着说道:“孙市长,这事你看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对于你们沽源的事情,我是一无所知,还请赐教。”

孙启胜听了对方这话以后,倒是很开心的,他想了一下说道:“你要做的这件事情和了不了解沽源市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你只需紧扣住一个人就行了。”

“哦,这人是?”朱一铭连忙问道。

对方的这个回答还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所以他问得比较急。这话问出去以后,他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了,不过好在之前两人已经把话说开了,这会已不需要在藏着掖着了,要不然还真有提前暴露自己底牌的可能。

“朱处长,如果你对我们市的化肥厂很关注的话,对张大财这个名字不会陌生吧?”孙启胜说道,“他在我们市里可是个能人,曾经有一次酒后和朋友说道,他进市委书记家的门和自己家的,没什么区别。呵呵,反正大家都这么传,至于说是真是假,这就没人知道了。”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笑着说道:“看来还真是个能人呀,不过刚和领导的关系好可不行呀,这个厂搞成这样,不管怎么说,他都有脱不了的干系。既然在督查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个问题,我就一定要向相关领导反映。”

孙启胜听了朱一铭的话后,没有开口,只是有意无意地点了点头。他心里很清楚,该他说的,已经说完了,剩下来的就是对方的事情了。

说完这茬以后,孙启胜就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对秘书黄学强说道:“小黄呀,你去一趟我的办公室,把放在保险柜最上面那层的档案袋拿过来。这是保险柜钥匙,密码是……”

说到这的时候,孙启胜的声音陡然低了下来。

朱一铭见状,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位还真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你就算把这密码说出来又有何妨,我难道还会去你的办公室偷保险箱不成,再说了,大不了等明天上班以后,直接把密码改了就是了。

看了对方的表现,朱一铭心里虽然有些许不爽,不过换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从现在开始,双方属于合作关系了,对方谨慎一点,对他们正在做的这件事情而言,利要大于弊。

朱一铭和孙启胜又聊了十分钟左右,便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孙启胜打开门以后,从对方手中接过档案袋,走到朱一铭跟前,直接递了过去。

朱一铭也没有客气,接过袋子以后,冲对方说道:“谢谢孙市长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周二晚上,我再和你联系。”

“行,麻烦朱处了。”孙启胜说道。

孙启胜打开门以后,一直把朱一铭送到了楼梯口。见此情况,朱一铭不由得暗暗点了点头,对方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出来,无疑也是为了表明合作的决心。这样一来的话,事情可就好办了。刚才他虽然没有提出动手的时候,让对方配合着一点,不过对方一定已经心里有数了,没必要再说了。

回到宾馆以后,朱一铭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孙启胜给他的那个档案袋。这里面的东西还真是不少,不光有那个市里相关部门搞的可行性报告,还有县里的审批立项书。这些对他而言,可都是好东西呀,一定要好好学习一下。

朱一铭注意到这个审批立项书上赫然出现了“邹广亮”的签名,这三个字写得龙飞凤舞的。由此可见,当时对方写这三个字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最终会不会成为他难以下咽的苦果,这就不得而知了。

通过刚才和孙启胜的交流,朱一铭知道搞这个化肥厂的时候,邹广亮已经是桃缘县的县委书记了。一座工厂的建立与否,貌似是政府的事情,在这上面出现却出现了县委书记的签名,难道不该问一句为什么吗?

朱一铭把这些东西收好了以后,想起了刚才孙启胜说的话,要想借着这事搞到邹广亮,还得在张大财身上下点功夫。这倒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对方虽然是厂长,但也算是体制内的,所以要动他的话,那可是小菜一碟。

根据刚才孙启胜介绍的情况,张大财这货在沽源市里是很有点能量的,如果让市里动手的话,十有八九会无功而返。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撇开沽源市,从省里直接下来人,这样一来的话,对方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发挥不了作用了。

朱一铭捋清楚头绪以后,便拿起电话,给卢魁拨了过去。除了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以后,他还特意谈了对张大财这个问题上的看法。现在看来,这家伙是一个关键点,一定要在他身上多下点功夫,并且千万不能出现差错,否则的话,极有可能出现一步错,满盘输的局面。

听了汇报以后,卢魁很开心,听说周三朱一铭要带孙启胜过来,他也一口应承了下来。他想了一下,对着电话说道:“一铭呀,这事到目前为止,你的功劳最大,下面具体该怎么搞,你就不要操心了。现在这个情况,你不太适合抛头露面,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知道对方是为了他好,于是连忙说道:“行,卢叔,我听你的。如果需要我做点什么的话,你只管开口。”

卢魁听后,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第八百二十八章 老对手重逢

孙启胜把朱一铭送走以后,就去参加一个活动,吃完饭回到家以后,已经将近九点了,他便一头扎进了书房。

昨天听了秘书了关于朱一铭的情况汇报以后,他下意识地认为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4 34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