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644部分

官之图-第644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车怀远听到朱一铭的话以后,心里一拎,暗想道,多亏了打个电话,要不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和对方结下梁子,那才叫冤呢!

今天这事还真怪不得车怀远,他打那个电话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问一下,因为在这之前元卫军郑重其事地向他汇报了这事。不管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是不是摆设,公安局长向你汇报了,你要是置之不理的话,貌似也有点说不过去。

他打那个电话,说白了就是做个样子而已,我打我的电话,你们该干嘛还干嘛,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打电话给肖铭华的时候,对方直接把朱一铭给抬了出来,他就觉得这事不得不慎重了,想来想去还是打个电话过来说一下。

听到朱一铭的语气很不友好,车怀远倒没有放在心上。虽说他没有偏袒林之泉、元卫军一方的意思,但之前的那个做法,让对方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人家撂脸子给他看,也在情理之中。

一直以来,车怀远虽说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但由于手上没有实权就不怎么遭人待见,所以就这方面而言,他还是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的。

车怀远在电话那头故作轻松的一笑,然后开口说道:“时间确实不早了,没打扰一铭市长吧,我想两句话想说一下,不知是否方便?”

“我和市公安局的肖副局长在一起呢,车书记有什么话请说。”

朱一铭这话看上去是为了回答对方刚才的问题,其实是为了把肖铭华点出来。车怀远想说什么,他心知肚明,抢在他前面说出肖铭华来就是告诉他,你要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最好不要再来胡编乱造神马的,那样就没意思了。

这样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朱一铭就是想通过这件事情告诉对方,他和肖铭华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让车怀远的心里有点数。说白了,你站在一边看戏没问题,但要准备上场的话,首先得想清楚究竟帮谁的问题,免得到时候大家尴尬。

车怀远要是还听不出朱一铭话里的意思,那他这么多年的官算是白当了。朱一铭的话音刚落,他就紧接着说道:“铭华局长也和一铭市长在一起,这就太好了。在刚才打电话给铭华局长以后,我才知道西山县采沙公司的那帮人居然胆大妄为的如此地步,我这个政法委书记真是失职呀,我代表市公安局向一铭市长道歉,看来下面我们要在治安工作上面多下点功夫,绝不能再出现类似事件。”

朱一铭听了车怀远的话以后,心里有数了,对方这是在作解释呢。他之前并不清楚这事的来龙去脉,之所以打那个电话,极有可能是被人忽悠了。车怀远的最后这一句话倒是有点意思,看来这位政法委书记对于现状心里也很是不甘,他话里话外,透露出要和这边合作的意思,这分明实在递橄榄枝呢。

这个情况,倒是有点出乎朱一铭的意料之外,他想不到在这个时候,车怀远居然会如此积极主动。略作思考以后,朱一铭说道:“车书记,感谢你的关心,至于说治安工作方面的事情,那是你们政法口子的事情,我就不掺合了。呵呵!”

朱一铭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对现在车怀远的态度还有点摸不准,另外这是一件大事,肖铭华到泰方的时间还短,不宜介入太深,一切只能徐徐图之。至于说车怀远,他如果真想做点事情的话,以后一定还会继续抛出橄榄枝的,没必要急在一时就给他回答。俗话说得好,好事多磨。

车怀远听到朱一铭的回话以后,没有任何异样的表现,仍是笑呵呵地说道:“行,那就先这样吧,今天的这事,肖局长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让他只管来找我,我就不再给他打电话了。”

“好,那我就代表铭华谢谢车书记的支持了。”朱一铭同样一脸微笑地说道。

等朱一铭挂断电话以后,肖铭华露出了一脸疑惑的神态,他对于朱一铭拒绝车怀远的提议有点吃不准,所以才会是这样一副表情。之前,两人可是商定的方针是加强与车怀远之间的联系,借着他的名头,与元卫军周旋。现在朱一铭却又临时改变主意了,这让肖铭华有点看不明白。

朱一铭见后,笑着说道:“不急,等段日子再说,你现在先把手上的这事搞定了再说,至于说其他的,我们都可以等一等。”

肖铭华虽然不清楚朱一铭这么说的目的,但对方既然明确给出这样的说法来了,他也就没有必要再打破沙锅问到底了,相信他会有相应的对策的。

两人把茶喝完,小吃也基本消灭光了,才站起身来买单走人。

朱一铭上车以后,想起刚才肖铭华说的策略,心里还是觉得挺满意的。对方的意思是,眼下这事只能定性为那两个家伙试图袭击市领导未遂。至于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要想搞清楚,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肖铭华的建议是,先把这事放一放,让人去挨个查一查这些家伙。他们既然如此胆大妄为,连市领导都敢动手,之前不可能什么事也没有。经过一段时间摸排,把他们的老底都掀出来,看他们还抗不扛得住。

朱一铭觉得这方法还是可行的,他们现在一个个之所以嘴特别硬,就是因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现场被拿下的时候,他们手中除了规格一致的短钢管以外,并没有其他管制刀具东西,所以他们此刻才会有恃无恐。

第九百一十九章 牢记当年仇

如果找到他们之前搞的那些烂事,这十多个人不见得个个都能绷得住,只有其中一两个松口那就好办了,拔出萝卜带出泥的事情,谁都会搞的。

朱一铭边开车,边想这事,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进了湖滨山庄了,和以往一样,在过小桥的时候,他特意留心了一下四周。遗憾的是,周围一片漆黑,貌似那两个或者更多个贼,在那天晚上陡然出现以后,就销声匿迹了。

前两天,朱一铭就已经把这件怪异的事情告诉肖铭华了,并让他在查古尚志事情的时候,好好查一查这件事情。俺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两件事情应该都不容易,古尚志的那个好歹还有点线索,这个则简直大海里捞针无异,他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每天走到这以后,多看两眼,这貌似已经养成了习惯。

三天以后的下午,朱一铭正在办公室里面看船舶集团送来的关于米国诺菲亚货运公司新任谈判代表约翰李的相关资料,突然接到了肖铭华的电话。

对方在电话里告诉他,已经查实那帮家伙的事情,在三个月前,为了阻止私人采砂船在久江里采沙,他们找到了西山县小沙场老板家里一一进行恐吓、威逼,尤其是准备袭击朱一铭的那两个家伙,还打了其中的好几个小老板。

那些小老板们之前担心这伙人的打击报复,所以一直没有敢报警。现在见警方的人出面做工作了,他们便站出来举报了。

肖铭华还特意提到了西山县公安局这边很给力,一把局长陈浩强亲自过问,副局长马旺财则直接带人和孔俊去了被害人家里,这力度可真是少见得紧。

朱一铭听后,随即把上次在西山县发生的事情,简略地和对方说了一下,并交代了梁浩康和他之间的关系,还说等什么时候有空,大家一起出来坐坐。

肖铭华听后,这才知道原来都是自己人,难怪这么给力了。他想了一下,对朱一铭说道:“我已经让人抓紧时间审问他们了,就在这一两天应该就会有消息,到时候我再向你汇报。”

“行!”朱一铭想了一下说道,“你和孔俊强调一下,这事不着急,慢慢来,千万不要动手,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是抓别人的小辫子,千万不能搞到最后授人以柄,那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这个我知道,在这之前,我就已经和他们强调了,孔俊做事还是还有分寸的,这点心里有数。”肖铭华说道。

朱一铭听后,说道:“行,其他的我也不说了,有什么情况,我们及时沟通。”

挂断电话以后,朱一铭合起了手中的资料,准备把眼前的事情梳理一番。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朱一铭的顿时涌上一股不爽之感,王勇以前都是先敲才进来的,今天这是搞的哪一出。

朱一铭下意识地认为进来的人是王勇,否则的话,他还真的想不出其他人来。要是有人来汇报工作的话,绝对不会这么没有礼貌,要是职位比他高的人的话,那就更不可能了。到了市级这个层面上,大家都很矜持的,绝不会事先电话都不打一个直接上门来的。

朱一铭抬起头来往门口望去,当他看清来人以后,他愣住了,这人还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准备站起身来做个迎接的姿态,王勇跟在对方后面也走了进来。他一脸委屈地说道:“市长,我告诉林助理说,您正在有事情,可他……”

自从上次林之泉装模作样地要过来汇报工作,被朱一铭回绝以后,王勇就多留了一个心眼。他知道自家老板虽然和这个林助理是用一个地方出来的,但貌似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融洽的,所以他对对方还是有一定的防范意识的。

就拿今天的这事来说,他看到林之泉过来了,老远就迎了过去。当对方问道你家老板在不在的时候,他立即回答老板正在有事,我进去帮您通报一声。谁知林之前却说,我和你家老板是老朋友了,没必要这么客气。说完,不等他有反应,便直接推开了常务副市长办公室的门。

朱一铭听了王勇的话明白了,原来对方是直接闯进来的,难怪他没有来得及通报。他看着王勇沉声说道:“去泡杯好茶来,我和林助理是老朋友了,以后他再过来,你直接请他进来,没必要通报什么的。”

王勇听了这话以后,心里郁闷之极,不过老板既然这样吩咐了,他只要照做就行了,于是恭敬地带上门退了出去。

林之泉听了朱一铭的话很是郁闷,他知道对方是在正话反说,讽刺他不懂规矩呢!他本来是想通过刚才的动作告诉对方,他对其这两天的动作有意见,想不到反被对方将了一军,这感觉真让人不爽。(3-U-W-W)

今天是朱一铭到泰方市以后,两人第一次单独见面,不过双方之间的交流并不融洽。林之泉在朱一铭的办公室里待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刚见面的时候,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就十足,要不是后来林之泉冷静了下来,两人当场吵起来都有可能。林之泉很清楚,他今天是来请对方高抬贵手的,所以该忍还得忍。

朱一铭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忍让见好就收了,而是依旧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他心里很清楚,对方想要的他给不了,既然这样的话,也就没必要装什么好人了,既然两人之间的梁子是结定了,那有机会出手的时候,何必给对方留面子呢。

林之泉这次过来自然是为了殷洪亮,郭郧虽说是他的便宜小舅子,但属于烂泥扶不上墙的角色,所以上次朱一铭和梁浩康联手搞他的时候,林之泉倒是没有过多的努力,陷进去也就陷进去了。这个殷洪亮却不一样,不光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而且这家伙很有能力,知道的事情也不少,林之泉一定要保他。

林之泉这样说,那样说,可朱一铭就是咬死了不松口,只是说这事已经交给公安部门去办了,他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林之泉听了这话以后,恨得牙齿直痒痒,心想,要不是你在背后支持,肖铭华刚来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居然敢不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5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