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660部分

官之图-第660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永疵挥凶位诺某岛退黄鹄肟

任华才对于岳梅无疑是非常了解的,两人之间毕竟有着那种非同寻常的关系,但是他忽略到了一个客观现实。那就是岳梅此刻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的状态,她确实很在乎面子,但是她更在乎这份体面的工作,现在连吃饭的岗位都丢了,她哪儿还顾得上面子,尤其在面对他任华才的时候。

岳梅听了对方的话以后,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愤怒到了极点,一下子啃吧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言行。任华才的话音刚落,她便冲着离她只有两三步远的畜牲猛扑了上去,嘴里叫声叫道:“任华才,你这个王八蛋,老娘和你拼了!”

任华才想不到女人居然发疯到如此地步,冲着他猛扑上来以后,立即伸手抓他的脸,他措手不及,只觉得右脸颊上一阵专心的疼痛。此时,他也顾不得副市长的风度了,伸出两只大手,把对方猛地往旁边一推,只听见扑通一声,女人猛地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岳梅也想不到平时一贯温文尔雅的任华才居然会冲她动手,在短暂的发怒以后,她边呜呜大哭,边爬起身来准备继续想任华才发动攻击。

费文强虽然极不情愿再进眼前的这道门,但也不敢离开,他看见岳梅那悲愤欲绝的状态,真担心她闹出点什么事情来,于是便弯着腰站在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认真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当听到任华才这时候居然还对岳梅呼来喝去,费文强就意识到可能要出事了,不管怎么说,女人这时候都是要哄的,哪儿还能硬来,这样的话,除了激化两人之间的矛盾,不会再有其他效果了。他的这个念头还没有转完,已经听到里面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了。

如果只是吵吵骂骂,他没有必要进去,现在双方已经发展到动手,他必须要进去了,总不至于就让两人在里面打吧,万一要真搞出点什么事情出来,那可就麻烦了,他这个做秘书的,自然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费文强进去的时候,见岳梅从地上起来以后,准备冲着任华才猛扑过去。此刻费文强也顾不得这是老板的女人了,连忙快步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对方,嘴里大声说道:“岳姐,你别冲动,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能这样呀!”

“放开我,他妈的,老娘今天不活了,要和这个没良心的王八蛋拼了!”岳梅嘴里大声骂道,“往老娘床上爬的时候,知道花言巧语的,现在出了事了,他想撒手不管了,让老娘给他背黑锅,没这么便宜的事情。费秘书,你放开我,这事和你没关系,我找那个没良心的畜牲算账。”

此时,任华才已经完全傻掉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时对他言听计从的女人,今天居然如此放肆,不光无视他的威胁与警告,甚至还要和他拼个鱼死网破,大有置他于死地而后快的意思,真是太疯狂了。

费文强看到此刻一脸傻逼样的任华才真是郁闷到了极点,看来这家伙也就是在没事的时候装个样,真要遇到什么事的时候,立即傻掉了。就拿现在的这事来说,你就算不能降服这个疯了一般的女人,三十六计走为上,总归知道吧!我你可能老抱着她呀,她要是反过头来再说我占她便宜,那可就彻底玩完了。

想到这以后,费文强不淡定了,他冲着任华才说道:“老板,刚才市长打电话让你过去一趟的,你不会把这事忘了吧?”

听了秘书的话以后,任华才总算反应过来了,他冲着费文强说道:“对,对,我先走了,这个疯女人你帮着处理一下。”说完,转过身来就往门外跑去。

岳梅听到任华才要溜,全身猛地一用力,想从费文强的手里挣脱出去。此刻,费文强的头脑是非常清楚的,他知道如果见到任华才要走的话,岳梅一定会有异常举动,所以他时刻关注着对方动静。当发觉对方想要挣脱他双臂的时候,他连忙猛地一用力,把对方紧紧圈住。

岳梅毕竟是一个女人,哪儿有费文强一个年轻男人的力气大。

当意识到她根本无法挣脱对方的控制时,她立即破口大骂起来,任华才你个缩头乌龟,主意是你出的,现在出了事了,让老娘给你顶缸,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跑,行呀,我就不信你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

任华才如丧家之犬一般,下楼以后,立即上了车。出了市政府的大门以后,他立即往大街上驶去,往前行驶了大约五、六分钟以后,他找了一个巷子,一打方向盘立即转了进去。坐在车里,通过后视镜左右查看了一番以后,确认岳梅没有追出来,他才把车子停下,熄了火。

“真是个疯女人,他妈的,发神经病了,早知道说什么也不上她的床,真是他妈的晦气!”任华才坐在车里大声骂道。

他心里很清楚,此刻他人虽然跑出来了,但这事还没完,对方如果一直在他的办公室里大喊大叫,那他这个人可就丢大了。任华才想想觉得要想摆平这事,还得请元秋生帮忙,现在这女人已经和疯狗无异了,其他人过去,他一定不会买账的,只有借助市长大人的权威,希望她能收敛一点。

接到任华才的电话以后,元秋生在电话里面就将其狠狠地骂了一顿。他知道两人勾搭上的时候,特意提醒过对方,可任华才却说没事,这女人好着呢,温柔得很,还有什么什么的,现在果然出事了。

第九百四十四章 小圈子

元秋生心里很清楚,骂归骂,最终他还得去帮对方擦屁股。按照任华才说的,此刻岳梅正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大吵大闹呢,就算任华才不是他的人,他也得管这事,总不至于让他楼上的人看笑话吧?

虽然决定管这件事情,但元秋生并不准备亲自出面。那个叫岳梅的女人此刻正在气头上,他可不想触这个眉头,万一对方不给他这个堂堂一市之长的面子,那让他情何以堪,那恐怕真要在泰方官场传为笑谈了。

元秋生拿起桌上的电话,熟练地摁下了几个号码以后,就把听筒放在了耳朵上。电话接通了以后,他对着话筒说道:“齐秘书长,有个事情麻烦你去处理一下,我听说华才市长的办公室里出了点状况,你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市政府办公大楼,怎么能任由无关人等在此吵闹呢?”

齐云听到对方的这番说辞以后,心里不爽到了极点,明明是你的人惹出来的事情,让我去处理也就罢了,居然还用这种类似于批评的强调,真是不上路子。尽管心里很是不爽,齐云还不得不去处理这事,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元秋生比他大了可不止一级,再说这也是他市政府秘书长、市委办主任的分内事。

岳梅和任华才闹起来的时候,朱一铭是知道的,他当时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这事虽说是任华才自作孽不可活,但要没有他的精心安排,也未必就能演变成这样。现在这事算是初战告捷,至于说后续发展,还需进一步关注。

当天晚上,朱一铭、齐云和肖铭华聚在了一起。这次聚会是肖铭华约的,他有点事情想向朱一铭汇报,既然知道齐云和朱一铭之间的关系,他便把对方也一起叫上了。三人现在俨然已经结成了一个小圈子,大有共同进退的意思。

齐云首先把他刚才去处理岳梅和任华才的事情详细地告诉朱一铭,他去的时候,对方仍在任华才的办公室里哭闹,高一声、低一声地诉说着任华才的不是,说对方是如何如何地没有良心,怎么怎么地引诱她犯错,最终还让他顶缸。

齐云到那以后,她便收敛了许多,毕竟那天的事情,对方是亲历者,她如果还想再无理取闹的话,也得再掂量掂量。齐云见此情况,对费文强说道:“费秘书,你去倒杯水来给岳梅同志,让她好好考虑一下。”

费文强听到这话以后,连忙转身往门外走去。说实话,他是一分钟也不愿意在这多待,现在齐秘书长出面了,那他完全可以抽身事外了。

一会功夫,把一杯水放在岳梅跟前的茶几上,他也没有再作停留,直接出了副市长办公室,不过他并没有关门,让其完全敞开着。他还真有点担心,岳梅要是反过头来再说齐云想把他怎么怎么的,那可就操蛋了,所以特意留了一个心眼。

见到齐云以后,岳梅虽然不闹腾了,喝了两口水以后,她却猛地想起了另一个问题。她看了齐云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问道:“齐主任,那天晚上你们答应我的,只要我把谁指使我的说出来,就不会开除我,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呢?”

由于已经被开除了,她虽然不至于和齐云大吵大闹,但在说话之时,也就没有了往日的恭敬之色,现在这语气完全带有几分质问的色彩。

听了对方这话以后,齐云的心里虽然很是不爽,但顾及到对方此刻的心情,他也没有和其计较。面对岳梅问出的问题,齐云并不太好回答,他只是模棱两口地说道:“你问的这事,我不太清楚,你再打听打听吧!”

岳梅听齐云这样说,也无可奈何,对方毕竟只是一个市政府的秘书长,有些事情他是没有决定权的。

齐云又安慰了对方一番,就将其打发走了。

岳梅此刻喝了点茶,也冷静了下来,任华才已经走了,她再在闹的话,也没什么意思了。如果把说话管用的惹火了,说不定补发的那六个月工资都给抹了,那到时候,她真是欲哭无泪了。

听完齐云的话以后,朱一铭立即想到了一个问题,不过他却没有说出来。那样的话,可能引起齐云的误解,以为他在说对方这事办得不到位呢。换个角度来看,这事倒未见得是坏事,到时候看他如何操作了。

三人边吃边聊,气氛极为融洽,由于彼此间都是好朋友,所以朱一铭也没有藏着掖着,放开量喝。自从那天和约翰李一战以后,朱一铭发现酒这玩意适当的时候还是要喝一点的,否则的话,酒量极有可能退化。

在这和谐的氛围里,也有让人不爽的消息传出。肖铭华很是郁闷地告诉朱一铭,他带着孔俊等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之前的那事有了一个结果,不过却和他们期待中的有很大出入。

那些保安虽然全都交代了出来,他们到船舶集团去就是成心找事的。

那天一早,副经理殷洪亮就召集他们开会,说有领导今天去船舶集团视察,让他们带着人去搞点事情出来,还说那个叫朱一铭的副市长,上次在第三采沙处的时候,狠狠地收拾了过他们的人,今天过去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瞧。

那些保安在进入采沙集团之前大多数是社会上的小混混,现在公司给他们一笔不低的薪水,还不用他们做什么事。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领导发话了,他们当然不可能不答应。

由于事情可能涉及到副市长,他们心里也有点没底,那个小胡子殷洪亮也看出了苗头,于是开口对众人说道:“这事你们只管放心,绝不会有任何风险,我们过去以后,主要针对的是船舶集团的人,在此过程中,如果误伤了副市长,谁又能说什么呢,再说法不责众的道理,大家都是懂的吧!”

这些家伙本就是一些无法无天之徒,现在又听经理这样说了,他们自然也就不将这事放在心上了,等殷洪亮一声令下,便都跟在其身后出发了。

至于说在现场准备袭击朱一铭的那两个家伙,根本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出来。他们只是说临时受命,殷洪亮并没有事先交代他们什么,只不过见他们站的地势有利,所以才让他们动手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4 34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