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761部分

官之图-第761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就让人觉得奇怪了,要是省长视察的时候需要看的话,现在加紧操练,那到可以理解。既然已经确定领导过来不看这个项目了,那还这么忙碌,连劳动节都不休息,这就有点让人想不明白了。

朱一铭思考许久以后,还是一无所获,不知道这个采沙集团搞的是哪一出。

朱一铭带着妻儿在江边欣赏春景的时候,林之泉却带着牛全宝和歪小舅子郭郧正在反复地进行着实验。那天晚上,林之泉把两人打发走了以后,便仔细考虑起来,最终决定要想在省长过来的时候,露一露脸,他只有如此这般地去办。既然船舶集团对方一定要去,那就在这儿动点脑筋。

这个方案要想取得成功,选点非常重要,理论上来说,越靠近建造巨型货轮的场地越好,但也要牢记一个原则,那就是不能做得太过火了。林之泉的心里非常清楚,那样的话,极容易被梁之放、朱一铭等人识破他们的用心。要是到时候,对方在省长面前嘀咕两句,他极有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偷鸡不成蚀把米。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林之泉就决定要找准地点,这样才能保证计划成功。为了不引起船舶集团方面的警觉,他们便利用五一放假的时节,进行实验。

林之泉、牛全宝和郭郧此刻正在朱一铭一家看到的那两艘采砂船上面,由于没办法名正言顺地进入船舶集团公司的地盘,他们只有反过来进行实验,从船上往江边看,力求寻找到最佳角度。

为了防止引起别人的怀疑,两艘船都是实弹演习,工人们和往常一样进行工作着,江底的沙子源源不断地被吸上来,放进船舱里面。对于节日加班,这些工人们倒是一点怨言也没有,公司同意给双倍加班工资,他们还是找郭总说了两句好话才能过来的,一个个干得格外起劲。

采砂船上的声音震耳欲聋,但林之泉却一点也不觉得难受。他在和牛全宝、郭郧反复商量着,争取找到那个最好的点。在好一番忙碌以后,三人才最终敲定了那个点,做上记号以后,林之泉便告诉郭郧,让他抓紧这几天的时间带着工人们反复练习,一定要保证省长过来的那天,这支队伍能够拉得出,打得响。

郭郧听到姐夫的话以后,连忙做了一个立正的姿势,然后大声说道:“姐夫,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什么姐夫,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林市长,你猪脑子呀,怎么就是记不住?”林之泉怒声喝道。

一直以来,他对于对方称他为姐夫就很不感冒,说过多次以后,这货依然不长记性,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前段时间,为了这事,他把对方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以后,好了几天,但这两天又有点旧病复发的意思了,所以他连忙出言提醒,这也算是防患于未然了。

朱一铭和妻儿一直待到傍晚时分才离开江边,除了欣赏美景以外,郑璐瑶还带了不少吃的,一家三口来了一次江边野营。

由于那两艘采砂船有点怪异,所以朱一铭便时不时地打量两眼,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了一个更为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四点钟左右,这两艘船就收工了,采砂船采沙的工序非常负责,他们选定在哪儿,短时间之内绝不会移动的。这也就是说,他们不可能再去别的地方采沙了,那这不中不晚的怎么就收工了呢?这可是太让人觉得奇怪了。

尽管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有几分怪异,但朱一铭也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事是林之泉鼓捣的,他也没有往别人碗里伸筷子的想法,便随他们去搞了。

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把老婆和儿子陪好,她们难得过来,再加上早晨的那事,朱一铭还是有几分愧疚的,现在也算是将功补过吧。一家人去了奥特莱牛排吃晚饭,然后一起开心地回家了。

在去牛排店的时候,朱一铭多留了一个心眼,故意装出对里面的环境不熟悉的样子。郑璐瑶对他不喜欢到这类地方吃饭是很清楚的,他要是不注意的话,极容易露馅。到时候对方只要问一句,你怎么对这儿这么熟悉的,他恐怕就无言以对了,总不至于说,我们市府办的主任是个年青漂亮的女士,我和她单独到这儿来吃过几次饭,那不是没事找事嘛!

晚上回家以后,尽管身体已经很劳累了,但朱一铭仍强打起精神,还故意装作迫不及待的样子交公粮。夫妻俩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他要是再没有点表示的话,老婆一定会心生怀疑的。

朱一铭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担心,某些部位不配合,毕竟昨天晚上折腾得比较厉害。男人就那么回事,太过劳累了的话,就算是四大美女重生,躺在其身边,也未见得就会有什么反应。朱一铭在妻子身上稍一动作以后,他就发现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某些部位立即变得威风凛凛起来。看来由于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积累发挥了作用,要不然的话,这会可真是难说难讲了。

夫妻俩在做动作的时候,幅度都不敢太大,毕竟儿子睡在身边呢,要是不注意的话,动作太大,把他惊醒了,那可就麻烦呢。孩子哭闹是一个方面,两人正在激情澎湃的关键时刻,猛地停顿下来,那还不得把人给难受死了。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及时汇报

十来分钟左右,终于完事了,夫妻俩互相搂抱着进入了梦乡。朱一铭几乎头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此时此刻,他全身半点力气都没有了。昨晚的疯狂,早晨又被一吓,然后就是陪着妻儿吃饭、逛江堤,再加上刚才的无声运动,这个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朱一铭才三十出头,要是再过个十来年的话,绝对承受不起这么大的“劳动”强度的。

这个假期,郑璐瑶就待在泰方的,直到七号下午才离开。在此过程中,朱一铭充分扮演了一个好老公、好丈夫的角色,陪着他们左右,几乎寸步不离。

他们一家去泰龙湖的时候,恰巧遇到吕兆圣,于是黄琴、魏美华就都知道朱一铭的夫人和公子过来了,于是便抢着请客。

她们这一请客没关系,贺齐、齐云、梁浩康、肖铭华、邱雪薇也纷纷得到了消息,自然不甘落后,也纷纷宴请朱市长一家。

接下来的几天,朱一铭一家基本就往返了泰方的几家酒店之间了,当然鸿运泰坊是去的最多的地方。朱一铭留意到在这过程中,郑璐瑶竟然和邱雪薇之间走得最近,两人经常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搞得他很是郁闷。

看到这一幕,朱一铭暗想,这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还真是有点道理,否则的话,她们俩怎么会谈得如此投机呢?

七号晚上,朱一铭打了一个电话给谈昕,对方特意从应天赶过来,目的就是想好好陪一陪他的,谁知竟和老大撞了车,她只有回避了。朱一铭在电话里面向对方说了两句道歉的话,尽管他知道谈昕不可能在意的,但该他表示的,还是表示的,否则的话,也有点说不过去。

谈昕接到朱一铭的话以后,很开心,那天早晨对方走了以后,她这心里一直七上八下,回到应天以后,仍是如此。想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转念一想,那样的话,反而容易给对方添麻烦,便硬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朱一铭在电话连忙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谈昕知道一定没事了,否则对方不会这么淡定。至于说为什么一直到今天才打电话过来,那一定是因为之前不太方便,明天就要上班了,他的妻子应该也回应天了,这会才得空。

挂断电话以后,谈昕的心里还有几分庆幸之意,她庆幸的是三十号晚上就过去了,要是第二天过去的话,不光白跑一趟,甚至还有可能给对方带来麻烦。

想到这的时候,她还真有几分后怕,同时提醒自己,以后再过去的话,一定要先和对方联系一下。这样的惊喜虽然刺激,但其中隐藏着太多的不稳定因素,她心里非常清楚,对于她和朱一铭来说,最重要的是安全,其他的与此相比都是次要的。

长假休息完了以后,泰方市的一干人进入到了紧张的备战状态,两天以后马省长就要过来了,虽说准备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但谁也不敢说就一点问题也没有了,所以一上班以后,大家就各自忙碌开了。

朱一铭正在翻阅着手头的文件,他准备尽快把这些东西处理完,然后再去几个地方看看,今天他准备跑泰龙湖和方山,明天上午到船舶集团看看,为确保万无一失,只有亲临实地看了以后才能放心。

正当朱一铭在全神贯注看文件的时候,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伸手拿起话筒,开口说道:“你好,我是朱一铭!”

这部电话不是上级领导的专线,所以朱一铭不需要太过恭敬,但对于电话那头的人给予起码的尊重,这点朱一铭还是能做到的。

他的话音刚落,电话里面传来了非常急切的声音,朱市长,您好,我是船舶集团的华翔,我有点事情要向您汇报!

“哦,华总,你有什么事情,说!”朱一铭干净利落地回答道。

尽管言语之间很是稳重,但朱一铭的心里却并不淡定,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否则,对方不会在电话里面如此着急的。华翔能做船舶集团的老总,除了工作能力强以外,处变不惊也是必需的素质之一。他平时在这方面的表现也是很不错的,今天如此失常,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

“朱市长,事情是这样的,……”华翔在电话里面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简洁明了地说了一遍。

朱一铭等对方说完以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想了一下,对这话筒说道:“这事我知道了,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到场地上面去,不管怎么样,都必须保证不能让你们公司的人和对方发生冲突,否则的话,我唯你是问。”

华翔听到这话以后,立即答应了下来,不过他也开口说道,朱市长,对方那边你也要想想办法,他们这样搞的话,我怕……

“这个我知道,一会我就找林市长沟通。”朱一铭说道,“那边的事情我来处理,但你一定要管好你们公司的人,华总,这事可马虎不得,要是再出现像上次那样的事情,别说我,就连梁书记都无法对上面交代。”

朱一铭觉得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点华翔一句,他很清楚对方是梁之放的人,别以为那难题往他这一扔,他们就能抽身事外了,没这么便宜的事情。

华翔想不到朱一铭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除了忙不迭地点头答应以外,其他什么也不敢说了。

挂断电话以后,朱一铭没有忙着和林之泉联系,而是点上一支烟,坐在老板椅上思考起来。他不清楚林之泉这样搞的目的,在这个时候居然让采砂船在船舶集团建造那艘巨型货轮的场地附件采沙,这实在是让人费解。

刚才华翔可是说了,那艘货轮就在江滩上面,如果将附近江底的沙子采走的话,非常容易发生意外,货轮往一边侧翻或者直接滑入江中都是有可能的。这也是对方发现这一情况以后,及时汇报的根本原因。

要真出现华翔所说的那种情况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朱一铭想了一会以后,觉得这事他没有必要出面,至少没有必要单独出面。

打定主意以后,他就往市长办公室走去,遇到问题及时向领导汇报,这是华夏官场的规则,朱一铭一直牢记在心。

华翔放下电话以后,想来想去,始终觉得这心里有点不踏实的感觉,他拿起电话,再次给市委书记打了过去。在这之前,他已经给对方打过一个电话了,老板指示他逐级汇报,他这才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5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