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775部分

官之图-第775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朱一铭听到赵奎杰的这话,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他之前的观点一点没错,他儿子某些方面比较二果真是拜这位所赐,遗传的力量无比强大,谁都不可否认。

朱一铭冷笑一声以后,大声说道:“赵省长,你手上拿的就是你想要的答案,这就是这个狩猎场里的所有猎物,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亲自或者让人去数。现在这儿还没有开门营业,除了两只在运输途中出现意外死掉以外,其他所有的都在窝里养着呢。我相信省长和汤省长看到这几本明细表以后,都已经明白了,既然你有疑问,那我就不妨给你解释一下。”

朱一铭在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捎带挤兑了对方的一句,这货典型的属于那种你不打到他疼都不知悔改的那类人,既然如此的话,朱一铭当然不介意当着众人的面给他两记耳光。

听到朱一铭的这番解释,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了,原来人家这个狩猎园里面猎的都是家养的野兔、野鸡之类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野物,这样一来的话,捕杀野生动物什么的,自然就挨不上边了。

难怪泰方市常务副市长如此笃定,原来人家是有恃无恐呀,有这么个东西在,别说和你赌官职,就是赌家产,赌人命都行,因为稳赢不输,赌注是什么,自然就无所谓了。

赵奎杰听到朱一铭的话以后,整个人在瞬间傻掉了。之前他看到手上的这个东西还有点莫名其妙,现在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看来他不光输掉了这场赌局,而且还被人家当众打脸,真是衰到家了。他只觉得头脑子里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手上的那四本明细表掉落在地上,口中喃喃地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怎……怎么会这样呢?”

看到这一幕以后,元秋生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他连忙上前一步说道:“行了,既然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我是不是就到这儿为止?省长!”

自从上午交流汇报以后的那一档子事情出了以后,他就一直想要找到弥补的办法,这时他觉得是个不错的时机,不光可以帮赵奎杰解围,而且马启山应该也不会反对。赵奎杰可是和他一起下来的,如果来个当中道歉神马的,他这个做省长的,脸上也不见得好看。

马启山听到这话以后,虽然想就坡下驴,帮赵奎杰一把,但他心里也有顾忌。在这之前,他可是帮赵奎杰说过话,这会要是帮对方不认账的话,传出去对他省长大人的名声更为不利。

他灵机一动,冲着汤泉声说道:“泉声省长,你看呢?”

这个时候把球踢给汤泉声,无疑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毕竟对方是这场赌局的中间人,现在结果出来了,理应有中间人表态了。

马启山精明,汤泉声同样也不是傻子。赵奎杰是副省长,不能得罪,朱一铭身后站的是卢魁,省委组织部长,同样也不能得罪,更何况此刻在场的这么多人看着,他还真不好帮赵奎杰开脱。马启山点了他的名,也不能充耳不闻,汤泉声略一沉吟,便想到了对策。他笑着对朱一铭说道:“一铭市长,这事,你看……”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本来就是你们两人打赌的,现在结果出来了,要不要赵奎杰这个副省长当众道歉,你说了算。汤泉声自认为他这样处理,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不管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双方应该斗篷怪不到他这个中间人的头上。

朱一铭此刻刚刚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那几本明细表,他用手掸了掸上面的灰尘,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这事怎么处理,我倒是无所谓,不过这事可是关系到赵省长名望的大事,我相信他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说到最后这句的话,他刻意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既然决定打赵奎杰的脸了,那就要打得高调一点,让所有人都欣赏到他的这个动作。除了这一点以外,朱一铭决定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

这段时间肖铭华正在查赵谢强、郑同飞和陈荫的那件事情,现在事情的经过已经搞清楚了,陈荫说的基本是事实。要不是省长要下来视察,朱一铭已经让肖铭华动手了。既然迟早要和赵奎杰撕破脸,那就改日不如撞日了,何况这次他还站在了“理”字上,对方没有任何可抱怨之处。

听到朱一铭的这番话以后,汤泉声冲着赵奎杰投去爱莫能助的一瞥,那意思很明显,不是我让你下不了台,而是对方不愿意放过你。这要怪的话也得怪你自己,谁让你之前把人家死角里面逼的,现在对方掌握主动了,当然也不会放过你。

赵奎杰见元秋生站出来帮他说话,本以为这事差不多应该就到此为止了。马启山和汤泉声应该不会坐视不理的,元秋生想到的,他也能想得到,如果让他向泰方市以及朱一铭个人道歉的话,那丢的可是大家的面子。

接下来的一幕让赵奎杰大跌眼镜,马启山不愿意开口,将球踢给了汤泉声,汤泉声同样也没有表态,而是直接去问朱一铭的意见。这样一来的话,结果可想而知了。到这一刻,赵奎杰才不得不接受他要向泰方市和朱一铭个人道歉的运命,本来伸手想打别人脸的,谁知道到最后这一巴掌却结结实实落在了自己的嘴巴,这才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呢!

赵奎杰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见一个个正兴致勃勃地看着他呢,心里轻叹一声,低着头,开口说道:“领导、同志们,由于之前本人没有充分了解情况,就做出错误的判断,对泰方市的工作带来了不好的影响,在此,特向泰方市党委、政府以及朱一铭同志个人表示歉意。”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丧家之犬

说完这话以后,赵奎杰拔腿就向门外走去,这种情况下,他哪儿还有脸继续在这待下去呢?此刻,用丧家之犬来形容赵奎杰再合适不过了。

这一场大戏在众人的意料之外开始,却又在大家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嘎然而止。虽说最终的结果,大家已经都看到了,却总有点意犹未尽的意思,感觉到似乎缺少了一点什么。至于说究竟缺少什么,似乎又没人能回答得出这个问题。

梁之放看到赵奎杰败走这一幕,还是非常开心的。对方虽然针对的是朱一铭,但言语之间,却将整个泰方市都包括进去了,让他这个市委书记心里很不爽。要不是汤泉声拉着,他刚才就直接跳出来了,这会不用他出手,朱一铭就将对方搞定了,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马启山上车以后,心里颇有几分感慨。赵奎杰落得如此下场,虽然他的莽撞、轻敌,自以为是分不开,但不可否认地说,这里面也有朱一铭的功劳。要不是在这之前,朱一铭故意示弱的话,赵奎杰不见得轻易就会上钩,当时他都有点按捺不住,还出声帮了一声腔。

想到这的时候,马启山的眉头紧锁,心里空落落的,很不是滋味。

进入泰方市区的时候,马启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秘书一番嗯嗯啊啊以后,挂断了电话,冲着他说道:“老板,赵省长说,他身体不太舒服,先回省里了,这会已经在路上了,他就不当面和您告辞了。”

马启山听到这话以后,连嗯都懒得嗯一声了,眉头却皱得更紧了。赵奎杰的离去,让他心里很是不爽,不过之前那事出了以后,对方还有什么脸再呆在这儿呢,离开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晚餐的时候,朱一铭才听说赵奎杰回应天了,对此,他不以为意。纵观整件事情的过程,和他都没有太大关系,一直是对方在挑衅,他只不过被动应战,就连最终的打脸之举也是对方自找的。这样一来,别说对方回应天,就算跳久江,也和他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得知这一消息,有一个人却变得不淡定起来,那就是市长元秋生。上午他的无心之举到导致省长大人对他很不感冒,本来准备通过赵奎杰的事情弥补一番的,谁知当事人都夹着尾巴溜走了,他这个帮腔的自然不会起什么作用了。

由于之前在方山的时候闹得很不开心,所以晚餐的气氛很是沉闷。尽管梁之放使出了浑身解数,但现场还是不温不火的,就连酒都没怎么喝。大家都看出来马启山的兴致不高,所以匆匆地吃喝一番以后,便各自打散了。

梁之放和中午的时候一样,叫上朱一铭和他一起上八楼招呼诸位省领导。朱一铭虽然知道此刻马启山看着他不怎么感冒,但梁之放叫他了,倒也不便拒绝,再加上他如果不上去的话,反倒显得下午的动作不太地道似的。

元秋生进入房间以后,由于心神不定,所以坐立不安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的,不知如何是好。他现在非常担心,不知接下来该这么做,因为按照惯例,省长下来是要召见地方上的同志的,最起码要和党政主官交流一番。如果当天就回省里的话,那倒也罢了,现在对方偏偏留下来的,要是在这种情况下,省长大人依然对他置之不理的话,他真有点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这可不是单纯的见不见面的问题,而是说明一位同志在领导心目中的位置。经过座谈会的那档子事情,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省长对他这个市长不怎么待见。要是晚上汇报工作的时候,直接没有叫他的话,那他可真是完了。试想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以后谁还会鸟他这个市长呢?元秋生简直不敢想象出现这种情况下,他还怎么执政一方。

梁之放带着朱一铭先去了几位厅长、主任的房间,最后才来到了几位省领导的房间。他们俩最先去的是省政府秘书长曲向强的办公室,虽从照级别上来说,对方并不算省领导,但由于省长的力挺,梁之放等人就直接将这个现实无视掉了。

曲向强见到梁之放和朱一铭过来的时候,态度还是比较客气的,看不出丝毫恃宠而骄的模样,甚至主动起身帮两人泡茶。朱一铭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抢过了这个差事,曲向强客气了两句这才作罢。

两人在曲向强的房间里面,待了十分钟左右,这是礼节性的拜访,心意到了也就行了,没必要长久的待下去的。出门的时候,曲向强特意把两人送到了门口以后,又说了两句客气话,这才关上了门。

经过一番简短的交流,曲向强留给朱一铭的印象,还是非常深的。这人虽然看上去满脸堆笑、与人为善,但他那凌厉的目光却将他的本性暴露无遗。这绝对是一个有想法,有野心的人物,朱一铭暗暗提醒自己以后在与对方打交道的过程中,一定要多多注意。

出了曲向强房间的门,朱一铭跟着梁之放来到了汤泉声的房间。到这以后,梁之放整个身体的状态都明显放松了下来,朱一铭作为旁观者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出来。汤泉声和梁之放的关系很不一般,这在泰方官场上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梁之放也就没有必要故意拿捏了。

两人在这抽了两支烟以后,便准备告辞了。临出门的时候,汤泉声却冲着朱一铭说道:“朱市长,一会要是有空的话,到我儿这来,关于今天看的这两个地方,我有点想法想和你交流一下。”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很有几分意外之感,因为他这话要是对着梁之放说的话,那倒在情理之中,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很深,但现在对方的这话确实冲着他说的,这就有点意思了。

尽管不清楚对方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朱一铭还是爽快地说道:“我跟在书记后面到省长那边去一下,然后就过来,还请汤省长不吝赐教。”

这个晚上很多人想到马启山、汤泉声的房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4 34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