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官之图 >

第779部分

官之图-第779部分

小说: 官之图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到这的时候,朱一铭往林之泉那瞟了一眼,见对方正一脸严肃地注意着马启山的一言一行,显然是在等待机会准备把采沙集团隆重推出呢。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朱一铭的心里猛地冒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对方的这个动作是只代表他个人,还是代表他身后的那个集团。

林之泉的岳父唐允成是应天市长,虽没有入常,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副省级干部,再加上在应天经营多年,还是很有些人脉的,不可小觑。如果林之泉的这个动作是代表着对方的意思,那就得多留个心眼了,因为这可意味着唐市长有意靠向省长一系,这对于卢系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朱一铭觉得再好好观察一下,如果有必要的话,要想卢魁汇报一下这件事情。马启山虽然出来淮江省,但由于身居高位,所以他们要想和对方周旋的话,必须小心谨慎一点,否则的话,极有可能输得很惨。

千里江堤溃于蚁穴的道理,大家都懂,真正能做到防患于未然的人却不多,朱一铭力求能做到这点。

众人如众星拱月一般拥着马启山往那艘超级货轮走去,此刻省长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人到了户外,春天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有一种舒爽的感觉,再加上看到泰方市通过好一番努力才争取到的这艘货轮,他的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马启山到了跟前以后,一位工程师模样的人上前为其做起了介绍。朱一铭认识这人正是船舶集团为了建造这艘货轮从东方市挖过来了高级工程师陈明亮,由他领导一个小组全权负责诺菲亚货运公司这艘巨型货轮的建造。

听到陈明亮的介绍以后,马启山听得很有兴致,还不时出言询问两句,看上去一副很在行的模样。

陈明亮是船舶集团建造这艘货轮的负责人,他对于货轮的相关情况当然是了如指掌,马启山有问,他是必答。经过一番交流以后,马启山对于货轮的情况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不时地点点头,脸上则挂满了笑容。

朱一铭在一边看后很是感叹,中央能让马启山执政淮江省,对其个人能力还是非常看重的,通过这两天对方的表现来看,也确实很有两把刷子。看来此后他有必要增强对这位省长大人的了解,好好学习对方身上的优点为自己所用。

马启山跟在陈明亮的后面往货轮跟前走去,由于风向的原因,在这个角度,采砂船发出的声音显得特别响亮,他有点听不清楚对方的话,于是顺手一指离他直线距离只有十来米远的采砂船,随口问了一句,江里的那两艘是什么船,怎么这么大声音?

站在他身边的梁之放和元秋生听到这话以后,身子微微一怔。两人和朱一铭一样,到这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往江边看去,果然见两艘采砂船正在全力采沙,心里虽然很是不悦,但有诸位省领导在这,也不便发作,只好很是不爽地往林之泉那瞄了两眼。

当见到林之泉一脸无辜的表情以后,梁之放的心里很是不爽,强压着怒火,准备一会等马启山走了以后,再和对方计较。昨天,元秋生挖坑给他跳就让其憋了一肚子的火,虽然对方并没有捞到任何好处,反而因此得罪了马启山,但这笔账他还是会记在心里的。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危险突降

元秋生是市长,从某种程度上说,和他是平起平坐的,他不好多说什么,但林之泉只不过是一个刚刚上任的副市长而已,居然在这么重大的场合也搞小动作,他要不在杀鸡骇猴的话,只怕以后跳出来的人还会更多,那样的话,可就真无法收拾了。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梁之放看向对方的目光都充满了愤怒之意,尤其看到林之泉那故作无辜的姿态,他心里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梁之放本准备等到马启山、汤泉声等人走了以后,再和对方计较这件事情,想不到省长大人竟然直接开口询问了,这倒是让他有点为难。

就在梁之放愣神之际,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说话声,省长,这是我们市采沙集团的两艘采砂船,他们正在江里面采沙呢!

说这话的,除了林之泉,当然不可能有别人。他一直在等待时机,现在马启山开口询问了,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抢在所有人的前面开口说道。

马启山对于林之泉的身份是清楚的,在来泰方市之前,他将这边的人员情况做了一个详细的了解。昨晚,他本来还准备卖个面子给唐市长,把他的女婿找来聊两句,后来想想没有那么去做。那样的话,显得他有点巴结对方的意思,这种情况绝对不应该在一省之长的身上出现的。想不到这会他的一句无心之问,唐允成的女婿竟主动凑上来了,他当然要有所表示。

马启山看着林之泉微微一笑,然后开口说道:“这位是林市长吧,我听说你们市里面的这个采沙集团是你一手搞起来的,怎么样,为我们大家做个介绍吧!”

对于林之泉的那点小心思,马启山是心知肚明,他决定给对方一个机会。

这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却能通过此举结下善缘,何乐而不为呢?他初到淮江,根基尚浅,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林之泉虽然微不足道,但他却有一个非常强势的岳父大人,这是马启山所看重的,所以他才会有上面的一番话语。

林之泉想不到马启山竟然如此给他面子,不光给他说话的机会,还直接说出他的身份,这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其他人听到马启山的这番话以后,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大家都想得明白省长大人这么说的原因,那是因为看在对方老泰山的面子上,否决的话,一省之长怎么可能对你一个小小的副市长感兴趣呢?

林之泉此刻已经无暇顾及马启山如此给他面子的原因了,在这之前,他一心只想着如何获得开口的机会,现在这一切来的有点太容易,他反而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稍一愣神以后,林之泉开口说道:“省长,我们泰方市采沙集团的前身是西山县开发公司,经过市县两级政府的共同努力,再加上企业自身的发展,于年前顺利完成了升级。成立了集团公司以后,我和公司的领导层商议,决定在硬件投入这一块要加大,这是公司进一步发展的需要,为此公司总经理亲自带人前往辽东省引进设备,着力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听到林之泉的这一番自吹自擂,很多人都不以为是,之前还是市县两级政府,到了后来,直接他如何如何了,这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

林之泉这一番话说出来以后,最为不爽的当然是梁之放了,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提到党委,貌似采沙集团的发展根本不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看到马启山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梁之放只好暂时先把这口气咽下去了,他心里暗想道,这会省长在这我不和你计较,等人走了以后,我倒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甚至有必要建议政府那边对副市长的分工重新进行调整。

采沙集团公司可不是你林之泉家里开办的,凭什么这就必须归你分管呢,哼,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林之泉见马启山听得津津有味,开心不已,哪儿还会顾及其他人的感受。他稍作停顿以后,继续说道:“省长,您看,现在正在工作的这两艘采砂船,就是公司刚刚购入了两艘新船,他们的采沙能力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这也是我们市这几个月以来沙石销售异常火爆的一个根本原因,你看紧靠着我们的这艘他一小时采沙能达到……”

林之泉说得正带劲的时候,站在马启山身前的船舶集团的高工陈明亮突然焦急地喊道:“省长,快,快离开这儿,危险!”

说完这话以后,不等马启山做出反应,陈明亮立即一把抓住马启山的手,拉着对方往身后的空地跑去。

陈明亮的这异常举动,看得其他人很是莫名,站在一边的华翔也突然大声喊道:“诸位领导,往后面跑,快,货轮出问题了。”

听到这话以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立即撒开腿往身后的空地跑去,现场顿时乱作一团,一个个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朱一铭见此情况,也有点吓呆了,稍一愣神以后,他便回过神来,刚准备起身往后跑,看到身前的邱雪薇仍傻站在那,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他连忙快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对方的玉手,吼道:“快跑啊,傻站着干嘛!”

邱雪薇此刻已经看到那硕大无比的船体有移动的痕迹,有心想要往后跑去,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这个脚和腿说什么也迈不动步了。当感到左手有股强大的力量传递过来的时候,她整个身子下意识地跟在对方后面往前跑去。

跑出去二、三十米以后,朱一铭的耳边就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他下意识地转过身来往后望去,只见那艘在建的巨型货轮发生了倾斜,不过由于它的身躯非常庞大,并没有侧翻,情况还算不是太坏。

拼命往前跑的其他人和朱一铭一样,听到巨响以后,都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往后看去。当看到船往左侧前方倾斜以后已经稳定下来了,大家的心里都稍稍安定下来,长出了一口气,纷纷站立在了原地。刚才那船是往左侧前方的江边倾斜的,要是往右侧倾斜的话,后果可真不堪设想了,他们能不能顺利逃离都是未知数,在场的所有人此刻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确认危险已经解除以后,所有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马启山和汤泉声的身上,两位是在场的最高领导,他们可不能出现什么意外状况,否则的话,这摊子真的无法收拾了。汤泉声的情况还好,和大家一样,脸上虽有几分惊恐之色,但人没有任何问题。再看马启山的时候,大家可就有点不淡定了,此刻,刚才为他做讲解的船舶集团的工程师陈明亮正在用力搀扶马省长从地上站起身来。

马启山站直身子以后,陈明亮便伸手为领导掸去丈青色西服上面的灰尘。

等对方帮他掸完灰尘以后,马启山黑着脸,两眼放射出愤怒的光芒,冲着已经走到他跟前的梁之放和元秋生冷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俩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梁之放和元秋生此刻哪儿还敢抬起头来,这儿要是有条地缝的话,他们一定会争先恐后地钻进去。

见到两人的表情以后,马启山强压住怒火,沉声说道:“其他的事情等会再说,你们俩带着市里的人过去看看工人们怎么样,有没有伤亡的情况,落实了情况以后,及时向我汇报。”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情况还好

梁之放和元秋生答应了一声以后,便转身往后走去,泰方市的其他人等见此情况,也跟着一起往那艘巨型货轮的位置走去。

马启山见此情况,冲着站在他身侧曲向强和秘书倪鹏说道:“你们两人也一起过去看看,我要真实情况。”

他这话看上去是说给曲向强和倪鹏听的,实则是说给泰方市的一干人听的,他的意思是警告所有人不要在这时候还想着搞什么幺蛾子,否则的话,他决不轻饶。此刻,马启山的心里已经动了杀机,当着他的面居然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他要是再没有点表示的话,那以后谁还会把他这个省长放在眼里。他已经下定决心,这事不管牵扯到谁,都要一查到底,他也一定要这人好看,借这个机会立威。

曲向强和倪鹏听到马启山的话后,哪儿敢怠慢,应了一声以后,立即快步赶了过去。

朱一铭转身起步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5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