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乡村精品h文合集 >

第165部分

乡村精品h文合集-第165部分

小说: 乡村精品h文合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坏小子,又来撩我,不行,还没完呢。”说完,颤颤微微地伸手下去,捏着

    吉庆的东西对准了自己那地方,一坐,便滑滑溜溜地没了根儿,却再没有力气把

    自己撑起来,只好喘着趴在那里哆嗦个不停,却还不忘前前后后地动。丰腴白嫩

    的身子在吉庆身上倒像个筛萝,鼓鼓悠悠地磨了起来。

    大脚这段时间似乎胖了呢,山一样地压在吉庆身上竟让他有些胸闷。那两个

    奶子熨实地挤在吉庆胸前软软地贴着,汗涝涝地和吉庆粘连在一起,松软地屁股

    却拱着身子慢悠悠涌动,不急不缓地把吉庆的那个玩意儿吞进又吐出。吉庆长吁

    一口气,更用力地往上挺了一挺,双手环过娘浑圆的腰放在那两瓣煊帧诘钠ü

    蛋儿上,不时地揉上一揉又拍上一掌,发出“啪啪”地脆响,每一声响动,娘就

    会发出一声低吟,不比刚才那么疯狂却有着另一种勾了魂魄的风情。

    “庆儿,这么着得劲儿么?”大脚一边拧着屁股动着,一边伏在吉庆耳边柔


()免费电子书下载
    柔地问。问了,却又伸舌尖在吉庆耳蜗里舔了一舔。吉庆忍不住一个激灵,不由

    自主地更挺了下身,迷迷糊糊地应着:“得劲儿得劲儿,舒服着呢!”

    “那跟娘说实话,是娘弄着舒服还是大巧弄得舒服?”

    “娘,是娘。”

    “又扯谎,娘能和人家闺女比?”大脚仍是不紧不慢地晃着,吉庆却被这不

    急不火弄得有些躁动,两手抓着娘的屁股用力地摇,却咋也没娘的力气大,忙急

    火火地答了:“能比能比,娘比她好多了!”

    大脚却如吃了定心丸,任吉庆在身下急得麻了爪竟还是从从容容地那么稳当,

    偷笑着嘴里却仍是问,那声音软软绵绵像含了块儿冰糖:“庆儿。跟娘说,是娘

    那地方紧呢还是大巧的紧?”

    “娘的紧娘的紧!”吉庆胡乱应着,脑子里却只是想着让娘动得再快些。

    大脚立了眉毛,娇嗔着拧了吉庆一把,轻笑着骂道:“还扯谎?娘都把你生

    出来了,还紧?紧个鸡芭!”

    吉庆掰着娘的屁股蛋儿,几乎要把两瓣子肉撕扯开,两条腿伸得笔直,身子

    拼了命地往上耸着,嘴里还胡乱应付着:“对啊,紧个鸡芭紧个鸡芭,鸡芭觉得


()
    紧就行了呗。”

    “那庆儿觉得紧?”大脚把脸紧紧地贴着吉庆,急促地喘息呼出一口口热气

    扑在吉庆的脸上。吉庆马不停蹄地耸动让她再无法矜持,不知不觉晃动地却频繁

    了起来,心里清楚吉庆在敷衍,却还是明知故问:“真的紧?真的紧?”

    “真的紧!要把庆儿夹死了呢,紧!紧呢!”

    “真的?真的?”大脚动作陡然加快,膝盖支在炕上顶得身子飞快地撼动,

    像装了马达,前前后后疯了一样地摇起来。摇了一会儿,竟觉得这样仍不解渴,

    突然地就立起了上身,跨坐在吉庆上面。就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只蹦跳着的兔子,

    蹲在在吉庆身上“啪啪啪”地癫狂,刚刚消退的那股子痴迷又迸发了出来,喘着

    哼着嘴里还在念着:“那就夹死你……夹死你……”

    那吉庆早瞪圆了眼,紧紧盯着两人连接的那个地方,看着自己的家伙儿一会

    儿冒出了半截一会儿又被连根儿吞进,忽忽悠悠地功夫,竟有些眼花缭乱。揉了

    揉有些眩晕的眼,再看那露出半截的Rou棍,那上面竟挂满了一圈一圈白花花的浆

    汁儿。

    母子两个一瞬间重又焕发了如饥似渴的疯狂。上面的娘咬着牙死命地用自己


()免费TXT小说下载
    那条肉缝儿,把儿子的命根子拔出来又飞快地坐下去;底下的儿子却鼓着腮帮一

    心地挺着那根Rou棍,毫不畏惧地迎着,那劲头儿竟好像还嫌插得不够深捅得不够

    劲儿一般。

    一时间,闷哼声呻吟声和两人肉体的撞击声响成了一片,满屋子的寒气却被

    这酣畅淋漓地交欢驱赶得无影无踪。那睡在炕梢的长贵,睡得依旧香甜,似乎也

    被这满屋子的春意盎然鼓弄了,不知什么时候却蹬开了被子……

    鸡刚刚叫了头遍,村里村外就陆陆续续地有人挑了鞭炮在放,“噼里啪啦”

    的炮声此起彼伏一会就连成了一片。

    照老礼,三十儿到初一只放三回炮,第一回是在除夕的晚上,放过了才全家

    围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第二回要在半夜里,放炮是为了关财门,把财神关在自

    己家里,这样下一年才能财源滚滚;而大年初一,早早的也要放上一挂,这回是

    开财门,赶紧着把关了一夜的财神放走,否则财神生了气那就颗粒无收了。

    初一的炮这些年越发放得早放得勤。那一定是一夜打牌未睡的,早早地挑在

    了院门前,噼噼啪啪地响完,便也完成了任务,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赶紧上炕补觉,

    那家家总是照头些年少了些虔诚,更多的却只是为了应时应景。


()免费TXT小说下载
    长贵美美的睡了一夜,被震耳地炮声儿惊醒的时候才觉得口干舌燥,睁了眼

    想喊大脚帮他倒一缸子水来,却看见炕那头儿大脚仍蒙了头在睡。长贵不敢去喊,

    只好缩着头拢着肩从暖暖的被窝里爬出来,嘶嘶啦啦地下炕倒了满缸子的凉白开,

    咕咚咕咚地喝了,又急急忙忙地窜回来。

    昨夜里喝得真是多了,一觉睡过去竟从没有得那么沉那么香。梦也做得乱七

    八糟,好在净是美事儿,让他实在舍不得睁眼。一会儿是抱了一书包的钱回来,

    满村子地撒;一会儿是被人叫去做了县长,人五人六地当了那么多人讲话;后来

    更是不得了,吉庆和大脚又在炕上滚了,光光的身子撕扯在一起。大脚叫得欢实

    吉庆更是翻着花儿折腾,他就在一边瞪圆了眼珠子看,看得真着坐实。后来大脚

    还把他叫上了,让他也上去,攥了他那个软塌塌的物件儿含进嘴里,吸溜吸溜地

    裹,他眼睁睁的看着吉庆一阵紧似一阵地干着他娘,大脚一边哭了似的哼哼一边

    更拼命地吞着自己那不中用的东西,看得他浑身的血像开了锅,到后来,忽忽悠

    悠地就觉得自己就行了,那不争气的东西在大脚嘴里竟越来越粗越来越粗,他乐

    啊笑啊,大脚也乐吉庆也乐,乐着乐着就哭了,一家三口就这么着哭成了一团……

    长贵缩在被窝里,闭着眼继续回味着这一宿的梦。那梦里的情景让他早就死


()免费TXT小说下载
    了的心又一次地蠢蠢欲动。那东西真要是行了,那该多好。再不用受大脚的白眼

    了,这么多年憋憋屈屈的日子那也就算是到头儿了。这个梦忽然又让他有了憧憬,

    隐隐约约地似乎前面铺上了一条金光大道,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勾勒梦想中的天

    堂。长贵伸进裤裆,神往地摸着自己,这一摸,却让他一下子又跌回了残酷的现

    实,就好像晴空里来了个霹雳,活活地把那条通向美好未来的金光大道生生地截

    断了!那东西依旧软成了个面条儿一样,捏了捏又拽了拽,竟没有一丝的反应,

    倒像是被抽了筋骨的一条菜青蛇要死不活地站着地儿却拉不出个屎来。操!长贵

    恼恨地几乎捶胸顿足,恨不得立马把那玩意儿一刀剁了,省得遭这个现世报!

    把自己蒙在被里缩成了一团,长贵的心里哇凉哇凉得像一窑冰窖,他无法不

    心灰意冷。过了好一会儿,当长贵任命般终于又让自己平静下来,可那梦里的情

    景如一丝春风竟然重又顽强地渗进他的脑海,像拿了根儿逗蛐蛐儿的苇苗儿,一

    下一下地撩拨着他鼓动着他,让他一时一刻也不得安宁。他忽地想起了什么,一

    下子又兴奋了起来。

    长贵的心忍不住“咚咚”地开始跳,恍惚中似要抓住了那个关键,仔细琢磨

    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他慢慢地围绕着这个梦,想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从当初突



    发奇想让吉庆替了自己,到趴在窗户上看着那娘俩儿热火朝天地干,一桩桩一件

    件过电影般细细地筛选。他想起了前几天一宿一宿地窥视,看得他几乎憋得撞了

    墙,就觉得全身的血在里面哗哗地滚淌。他隐隐的记得,有一天自己那地方还真

    就有了反应,尽管看起来仍是垂头丧气的一幅衰样,但他自己知道,那地方再不

    像以往那般没有任何知觉,他感觉出了那东西地躁动,有些丝丝的热气。对!是

    热气!

    操他妈的!没准儿这还真是一条路!

    长贵像个打挺的鲤鱼,卜愣一下坐了起来,为自己的这一发现震惊继而狂喜。

    就像一个穷汉突然地发现了一个宝藏,让他不由自主地心跳悸动。他差点就要扑

    过去推醒了大脚,把他这一发现告诉她。但真地伸过手去,还没触到大脚,长贵

    却又迟疑了,唯唯诺诺地又缩回手。长贵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启口,怕大脚听了又

    像上次那样一顿斥骂。他只好蜷回被窝里,却越想越躺不住,心口里好比揣了只

    活蹦乱跳地兔子一时也消停不下,撩了被起身,披上件衣裳就下了炕。

    鞭炮声逐渐稀稀拉拉,干冷的空气中却充满了刺鼻的硝烟味儿。长贵拿了笤

    帚打开院门,慢条斯理地扫着门口一地纷飞的鞭炮碎屑,心里面没来由得喜悦,


()好看的txt电子书
    嘴里便哼哼唧唧地唱起了小曲儿。

    “哟!大初一的你倒是勤勤,这么早就扫上啦?”身后一串银铃似的嗓音传

    过来,不用回头,长贵就知道是他巧姨,依旧低头扫着,嘿嘿地笑了一声算是回

    答。

    “你们家那姑奶奶呢?”巧姨端了盆水,“哗”地一下扬在了街上,又把剩

    下的盆底儿撩拨着洒在长贵扫过的地方压住弥漫的尘土。

    “睡呢。”长贵还是低了头,慢慢地把扫好的纸屑归了堆儿。

    “等她醒了让她过来,说好了初一一起吃呢,问问她想吃啥,还有庆儿。”

    巧姨扭头往回走,快走到门口了,却还没听见长贵应声,回身见长贵一幅魂归不

    守舍的模样,冲他喊了一句:“跟你说话呢!听见没?”

    长贵心里想着事儿,突然被巧姨的断喝惊醒,忙抬了头问:“啊?你说啥?”

    巧姨看着长贵那蔫头耷脑的德行,一时间竟是急不得恼不得,咬了牙瞪着他

    :“跟你说话就是费劲!说十句倒好象八句对了墙说呢,懒得理你!”说完,有

    心真不再理他,却还是又叮嘱了他一遍,直到瞅着长贵嘿嘿笑着点了头,这才怏

    怏地回了家。


()
    自打巧姨她男人没了,每年的大年初一,两家人都是这么过的。也没啥好吃

    食,把头天放冷了的菜炖好了的肉再上锅蒸蒸,两家人热热呼呼凑到一屋也就是

    图个热闹。今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77 26598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