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乡村精品h文合集 >

第465部分

乡村精品h文合集-第465部分

小说: 乡村精品h文合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舅妈过来招呼我回家吃饭,是去舅妈家,思雅与干娘都在那里等着我呢,饭桌都摆到了炕上。

    见我进门,思雅招呼了我一声,去帮舅妈往上端饭。

    我对舅妈道:“玉凤,给我们来点酒!”

    这一声如平地炸雷,思雅与干娘都有些目瞪口呆,舅妈的脸刷的红了,像蒙上了一层红布,“嗯。”

    低低答应一声,逃跑似的出了屋子。

    干娘看着我,眼神怪异,我忙打断她想说话的心思,笑道:“妈,来,今天第一次来这儿,来点儿酒助助兴怎么样?”

    思雅可能明白了什么,忙笑着应和,也劝她来一点儿。舅妈拿着瓶葡萄酒,四个杯子,表情很自然,我挺佩服她的,竟能这么快就行若无事,很有潜力呀。

    干娘也是个挑眉通眼的聪明人,没有再说什么,也若无其事的推脱,在舅妈也笑着劝她少喝一点儿后,终于投降,来了一小杯。


()
    我那天买的东西还没吃完,因此菜很多,干娘笑道:“小舒,你们的生活水平比我跟你爸俩还要高呀!瞧瞧,这一桌得花多少钱呀!”

    我呵呵笑道:“妈,这是你有口福,前两天你未来的儿媳妇过生日,我在镇里买了些东西给她庆祝,平时我们可比这差多了!”

    思雅的俏脸差红,在干娘的注视下更是不堪,眼睛都不敢抬起来。

    干娘惊讶的道:“哦?好小子,能耐不小呀,能找到思雅这样的好姑娘!”

    思雅羞涩的道:“婶——”

    我打断她,道:“叫妈吧。”

    她更加羞涩,低着头,改口道:“妈,还早着呢,我父母还没见过他!”

    干娘笑道:“看,你都叫我妈了,你父母那里呀,只要你决心大,一切都不是问题,现在的父母哪有能拧过儿女的!”

    说着将自己腕上的金手镯摘下一个来,把思雅的手拉过来,给她戴来上去。

    一边端详一边道:“不错,不错,正合适,这是当妈的给你的见面礼,你也别嫌寒酸,等以后再补上!”

    “谢谢妈!”

    思雅很知礼的没有推却,大方的收下了,我感到很满意。

    我拉住舅妈的手,送到干娘面前道:“妈,恐怕还有一个人跟你叫妈呢!”

    “哦?谁呀?”

    干娘惊奇的问道,见我拉着舅妈的手,张大了嘴,杏目圆睁,问道:“不会是————”


()好看的txt电子书
    我点点头,笑道:“正是玉凤!”

    干娘一幅难以置信的表情,指着我们俩,有些结巴的道:“这,这……你们——”

    我面色郑重的对干娘道:“妈,我从小孤苦无依,是玉凤一直在照顾我,陪着我,如果没有她,很难说现在的我是什么样子,我从小就想娶她做媳妇,现在她已经不是我的舅妈了,我的心愿也能达成了,妈,你会反对我们吗?”

    干娘看着我们,又看了看思雅,道:“那思雅呢?你不会想娶两个媳妇吧?这可是犯法的呀!”

    我点点头,道:“不错,我是想娶两个媳妇,但我只能给思雅一个名分,玉凤不会有名分,再说表面上她还是我舅妈,住在一起,也没什么说的!”

    干娘看着我们,良久,叹口气道:“既然你们自己都同意,我这个当妈的当然不会反对,但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对她们,莫要负了人家!”

    我马上保证不会对不起她们。接着拉了拉舅妈的手道:“快叫妈呀!”

    玉凤一直低着头,红着脸,这时低低的叫道:“妈。”

    干娘笑了笑道:“一转眼功夫,你就从我的姐姐变成了我的儿媳妇,可是吃了大亏了!都是便宜那个混小子了,来,你也别嫌寒酸,一人一只,正好!”

    说着把另一只手上的金手镯摘下来,给舅妈戴上。

    我大舒一口气,一切都很圆满的解决了,便放开胃,大吃了起来。

    玉凤见我吃得太急,想劝劝我,但看了看干娘正在吃,于是口张了张,没有出声,小手在桌下拉了拉我的裤子,对看向她的我悄声道:“慢点儿吃,别噎着!”

    我点点头,放慢了速度。干娘当然不会听不到我们说话,冲着我笑了笑,笑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思雅表情有些复杂,我也没有仔细研究,看样子她还不能适应当一个媳妇,还根本不知道做媳妇的应该怎样疼自己的男人,只能慢慢学习吧,我想自己应该给她点儿时间,毕竟她自己还是一个大小姐。

    吃完了饭,天已经大亮了,思雅急着去学校,我们三个则到我的家,让干娘坐到牛车上,在舅妈摆手相送中离开村子,走上了通往镇里的大路。



    路上人也不少,本来平常能捎几个人,现在干娘坐在车里,就没让别人上。

    今天天气仍承袭着前几天的暖和,空气有些清冷,太阳刚爬出东山,阳光里透着一股颜色,照在人身上,发出金黄的光泽。有很多对父母领着自己的孩子去赶集,孩子欢快的跑在前面,不停的催促自己的父母快些,恨不能飞到集上,买好吃的,看热闹。在他们小小的心灵里,没有比这样再好玩的了。

    大黄慢悠悠的走着,我跟干娘坐在车里,车上还有床被,是怕她冷,舅妈特意加上去的。一路上,路边的人不停的跟我打着招呼,惊异的看着漂亮的干娘。

    干娘神色自若,对别人的注目视而不见,腿盖着被,搓着手和脸道:“喂,小舒,我越来越发觉你这个小家伙不简单,这么轻易的就弄了两个媳妇,你舅妈咱就不说了,她能冲破你们那层关系,勇敢的接受你,本身就是了不起的,思雅呢,她可是一个城市里的女孩子,能看上你,就是你的造化了,现在居然能容忍你有别的女人,这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我嘻嘻一笑,道:“这也没什么,你不看看我的妈是谁!”

    干娘咯咯笑起来,骂道:“又拍马屁!跟我说说,嗯?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笑道:“这是祖传绝艺,传男不传女的,妈,我只好说声对不起了!”

    干娘起身来打我,我忙躲过去,在我们的笑闹中,很快的就到了镇里。

    这时已经是半上午,集上早就人声鼎沸,熙攘热闹了,冬天的集市最热闹,中心大街已经是人挨人,互相推挤着向前走,旁边摆摊的人可是乐开了怀,卖力的大声吆喝,还颇有比试的意味,看看谁吆喝的响。

    “看看我的衣服,又暖和又便宜了——-”“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来来来,看看我的进口面包服,绝对物超所值了,来呀来呀,数量有限,欲购从速了啊——”

    两家卖衣服的开始打起了擂台。

    其实我知道那两家是一家,两个老板是连襟俩,合伙做买卖,两人利用人都爱看热闹的心理,故意装作水火不容,这样有很多人过来看他们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必然要买一家,刚开始那阵儿,卖得很红火,可是到后来,人们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就不上这个当了。

    我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两个人确实很聪明,可惜事有不密,被他们的同行给揭穿了老底,奔走相告,才落到了这个地步。

    赶着大黄,拉着干娘,好容易才走到了菜市,我原来的地方已经有人在占着了,我一看,咦?是个新面孔,三十多岁,体格强壮,满脸横肉,看样子不是个善良之辈。

    他身前是筐萝卜,正拿着秤在大声吆喝呢。他身旁的一个中年人见到我赶着牛车过去,忙拉了拉正在卖力吆喝的那人,低声道:“快让地方,舒哥来了!”



    我虽与他们仍隔着一段距离,但我的耳力奇强,已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停下来,问道:“什么舒哥?谁呀?”

    中年人叫张福田,摊子总在我旁边,也受过我不少照顾。

    他低声道:“前面赶车的就是舒哥,快点儿,你占着他的地方,往我这边挤挤吧!”

    说着对他身旁的人赔笑,请对方向那边移移。

    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眼睛远远瞄了过来,看了看我,有些迷惑的问道:“谁呀,不会是那个赶车的小毛孩吧?哈哈!”

    张福田使劲拉住他的袖子,着急的道:“要不是我跟你有点亲戚关系,我真就不管你了,别笑了,就是他,快快,别那么多废话,叫你挪你就挪!”

    这个家伙一听就知是个楞头青,道:“凭什么呀!我凭什么给他让地方呀!看他那个样儿,我一拳就能把他打趴下!不让!”

    张福田哭笑不得,道:“哎哟,你呀,就是个二百伍,你也不打听打听,谁能挨得住他一拳!就你这熊样,还不够人家一个指头的呢!快点吧你!”

    说着,就去拖他的筐。我听得倒是奇怪,他们怎么知道我的拳头硬?消息传得不会这么快吧?也就是我们村里的人知道,没过多少天,已经传开了?

    我已经走近原来的地方了,旁边的人不停的跟我打招呼,很快来到了我的地方,已经空出了一小块地方。

    我走了过去,将筐卸下,车赶到头上,那里是田地,把大黄身上的车解开,让它自己吃点东西。

    张福田笑着打招呼,我也点头微笑,客气了两句。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仍是不大服气,大声的吆喝,眼睛看也不看我一下,明显是想找碴。干娘看着直皱眉头,我视若不见,只是平静的看着自己的摊子。

    很快就有老关系户过来买菜,大多是些有钱妇女。对她们,我已经很了解,能记住她们的喜好,她们家里的情况,边给她们称菜,边聊天,很融洽,有时她们拿出一些事来,让我给拿主意,我爽快的应答,总能让她们满意,这是一门学问,这么多年,我已经能游刃有余。

    干娘在旁边帮忙,但别人一看,就知道她不是干这一行的,她的姿态高雅,别人不会把她当成农民。


()
    看到我的生意那么好,而他那边根本无人问津,满脸横肉的家伙更是有气,更加大声的吆喝,像拼命似的,还主动抢我的客,上前夸自己的萝卜如何如何,好像逼着别人买似的,弄得顾客们很不高兴。我心中微恼,对张福田招招手。

    他走过来,我问道:“老张,他是你的什么亲戚?”

    张福田面色微变,忙道:“哦,他跟我一个村,是本家一个弟弟,叫张全,是个二百伍,舒哥你不要见怪!多多包涵!”

    我摆摆手,面色微冷道:“我已经很给他面子了,看在新来的份上,再看在你的面子上,没跟他计较,可是他越来越不象话,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劝劝他吧,如果他听不进去,谁也不能怨了!”

    “好好,我劝劝他,还请舒哥手下留情呀!”

    他忙拱手道,说着走了回去。

    这时正好又有两个老关系户过来买菜,我没心思去听他们说什么,忙招呼顾客。

    等我把顾客送走,张全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加猖狂,两手不停的摇摆他的竹筐,大声吆喝,我的竹筐与他相邻,这样一来,我的竹筐被他不停的撞击,里面的菜可都是娇嫩之物,这样定是没有好结果。

    我的怒火腾的冲了上来,面色更是平静,转过身子对干娘道:“妈,你呆着别动,我去收拾收拾这个家伙!”

    干娘伸手想拉住我,但我已经走了过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77 26598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