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104部分

活色生仙-第104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站起身来,师公看我一眼。

    “我有点事儿。想和芬姐姐单独说说。”

    师公点了一下头,雷芬也站起身来,领我进了里屋。

    里屋也收拾得很干净。床上挂着蓝花布帐子,床头端正正摆着两个枕头。

    我把她给我的那第二本册子拿出来:“芬姐姐,你还记得这个么?”

    “记得。”她说:“当然记得了,怎么,这个有什么不妥吗?”

    我忙说:“不不。这个很好,对我很有用圣徒远征全文阅读。芬姐姐是从哪儿找着这个的?”

    “仓库的旧箱子里……那会儿爷爷他让我自己挑选东西准备嫁妆……”雷芬苦笑着说:“无意中就瞧见了。”

    我把册子翻开。郑重地指着那个印鉴问:“这个人,你认得吗?”

    雷芬有些纳闷,看了一眼我指的地方,又抬头看我。

    我瞬间明白过来,她看不到。

    她看不到那深红鲜明的两个字。

    那是不是意味着,别人也都看不见?

    我把话岔开来:“我看你和姚公子,处得还好?”

    雷芬的脸唰一下红了。

    虽然两人前路坎坷,她跟了姚正彦,多半日子过得太平不了。就算姚正彦想太平也没有用。姚家来迎亲的人不能白死,还有那些亲人故友在雷家庄无辜身亡的人,这黑锅还扣在姚正彦身上呢。

    这些雷芬也不会没想过——但是有时候,感情的事情就象野马,理智或许是能管住野马的缰绳,可前提是你得能把这个缰绳套到马脖子上去。

    “阿芳还好吧?”

    “嗯,还好。”能吃得下饭,睡得着觉。

    可是她脸上总看不到笑容了。

    “住这里安全吗?”

    “这里很安全,纪前辈替我们在四周设了一层防御的幻阵。”

    “那,雷芳那里……”

    “还是先不告诉她吧。”雷芬摇摇头:“她在沙湖应该很好,我和姚哥身上有麻烦,还是不要让她也搅和进来了。”

    “也好……不过亲眼见着你,我也可以告诉她你的确平安无事。这些日子她一直惦记着你。”

    “我写个字条你带去吧……好让她安心。”

    我点点头:“也好。”

    现在雷芬他们的确不宜露面,不然师公也不用特意将他们安置在别处。

    雷芬只简单的写了两句话给雷芳报平安,说自己现在一切都好,在一个安全的所在,暂时不能和她见面。

    “麻烦你转交她。”

    “好。”

    我将信收起来,雷芬忽然说:“小笙,有件事儿……”

    “嗯?”我抬起头来:“什么?”

    “其实,前些天我就想说……你年纪也不小了,纪前辈他虽然和你打小就亲近,可是……嗯,有些事儿,你自己也得多注意着些。”

    雷芬大概是看出什么来了。

    我不说话,雷芬不知是不是有些误会,忙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咱们自己知道没什么,可若是旁人见了,不知会怎么猜想……”

    我眨了下眼:“那芬姐你是怎么猜想的?”

    雷芬被我噎了一下,刚刚褪红的脸,又隐约要涨红了。(未完待续,)

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故人 三

    我厚道地转了话题,说了一会儿话,听着外屋没了动静,出来一看,外屋没有人。出了门朝前走,月亮升了起来,挂在东边的树梢上头,西面远远的起伏的山峦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铅灰色,安详而静默。

    师公负着缓步走来,淡淡的影子拖在地下。他朝我点一下头,问:“说完了?”

    “嗯。咦?姚正彦人呢?”

    “采药去了。”

    我不是太明白,师公解释说:“他在这里不能随便出去,许多药做不了。不过他随身带着些种子,就在屋前屋后和水边撒了一些,还有夜露,草霜,树苔,一些虫子,都可以入药。”

    果然是隔行如隔山,我听得直乍舌。

    “好厉害啊……”

    “嗯,所以除非万不得已,绝不要与这样的结怨。”我连连点头,师公顿了一下,低声说:“结亲也最好不要。”

    咳,这个么……

    雷芬这门亲结都结过了,两人现在也住到了一起,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超级神警全文阅读。

    再说,情爱这种事情,是不讲道理的。旁人觉得合适的,未必就真的合适。只要她自己觉得幸福,我想,这事旁人还是不干预的好。

    回去时和来时走的不是一条路,师公绕了一个圈儿,我们没从山路走,反而进了镇子。夜深人静,镇上除了深巷里远远传来的犬吠声,就没有旁的声响了。月光之下,万籁俱寂,站在高处朝下望,一块块黑沉沉的屋脊象一只只沉睡的兽。

    “不回去吗?”

    “去前头。”

    我已经习惯跟着师公,去哪儿,做什么,都由他决定。就象有人从小养牛一样。牛小的时候,脖子上拴的是细绳,它挣不脱,天长日久,已经驯养了,即使已经长得身强体壮,那根绳子对它来说不堪一击,它也不会挣脱,不会逃跑。

    我好象……就是这样被师公养熟了——说出来真有些丢人。

    我们朝着有亮光的地方去,那是处小小的矮坡。坡上有座庙宇,灯火的光亮就是从庙里透出来,看来这里香火很盛。

    “进去看看吧。”

    庙里空荡荡的。神龛前烛火亮着,我仰起头,那上面供的是尊女像,只是不知道是这里是观音庙还是玄女庙,可仔细看都不太象。

    “你知道这上面供的是谁?”

    “天下的神仙不知有多少。庙也多得数不过来,我怎么猜得出来?”

    “你仔细看看。”

    我有些疑惑,再看上头的塑像,结果越看越有点疑惑。

    这塑像的面貌和一般的神像佛胎差不多,面庞都显得十分丰满,细眉长眼。一副慈悲悯人相。不过身上穿着的是一件淡黄对襟蝴蝶衫,下面是素白裙子,打扮得再普通不过了。明明是少女妆扮。

    而且……而且这身儿打扮……

    “看着眼熟是不是?你素来不爱打扮,总是穿得很素淡。”师公难得的带一点笑意嘲弄我:“结果别的庙里,神像不无是金光闪闪的,给你盖庙的那些乡民倒是省了一笔鎏金钱。”

    “这是……”我愣了一下。

    “这是曾经被你救过的那些人,给你盖的庙。”

    给我盖的?

    “当年你救了那些人。还留些药给他们。后来我一路尾随照应他们,迁到了这附近来。他们不知你的名姓。总觉得你是有大神通的仙女,才能护着那么些人不被贼兵发现。所以盖起了这庙供奉那位仙女,这么些年来始终香火不断。后来的这些人,虽然有些并不知道先前的事,可是求家宅平安的,求前程发达的,求财源广进的……据说还十分灵验。”

    我实在忍不住,小声笑起来:“还灵验?”

    “求仁得仁,其实许多人来这里,求的都是心安。”

    我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你也……常来?”

    师公若无其事的把脸转开,岔开了话:“不早了,回去吧。”

    这个人,遇到自己不愿意说的话就这样。

    我心里却觉得平和安详。

    想不到……居然还有人为我建庙,视我为仙圣徒远征。

    不能不说,不管是从内心深处,还是从面子上头,我都觉得自己不再那么难受了。

    一直背负着杀人作恶的名声,这些年来我何尝有一天轻松快活过。可是从这庙里出来,却觉得身上舒泰轻快,一步一步象踩在云里似的——

    就算师公向我表白心迹时,我都没这么快活过。

    不是说他在我心里没有份量。

    而是人活着,有许多事情比情爱还要重要。

    我一直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我不能相信自己曾经做下滔天的恶行。

    连父亲都不站在我这一边,听他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我觉得头顶暗然无光,一瞬间象是天塌地陷。

    可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

    有人还站在我这一边。

    有人一直在帮着我,相信我——

    爱着我。

    我们没再耽误,不过回到沙湖山庄的时候,大半夜都过去了,急匆匆洗把脸上床躺了一会儿,等着天一亮,我就去找父亲。

    我有许多话想和他说。

    第一句,也是最想说的一句就是:请你相信我。

    不过我这边出门,那边就让人截住了。

    “漓珠师兄?”

    他这两年打理山庄里外的事务,里里外外忙得不轻,等闲很少见着他。即使见着了,也绝没有闲功夫聊家常。

    这么一早过来必是有事。

    所以我也不绕圈子:“什么事?”

    他似乎有点为难。能让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可不容易。

    “嗯……有客到了。”重要的是下面一句:“是齐泰生齐前辈。”

    我竟然一时没想起齐泰生是谁,然后一下子明白过来。

    “他来做什么?”

    “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我想也是。

    “我哥哥和姐姐知道了么?”

    “我已经差人过去告诉他们了。”

    真是越急越添乱,这种时候齐泰生来凑什么热闹?

    我一点都不觉得他是我的父亲——我有自己的父亲。他不过是个陌生人,幼时见过一面,纵容后妻,抛弃亲生儿女的男人,只依稀记得仿佛是仪表堂堂,可惜是败絮其内。

    我是不在意,但齐靖和齐涵不是这样想的。这些年来他们始终戒备,并且认为母亲玉河夫人的死因并不单纯。

    ++++

    那个,啥也不说了。。俺知道俺非常,非常的欠揍。

    不过,这次是真的恢复更新了。并且,离完结不太远了。(未完待续,)

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父子 一

    “他现在人呢?”

    “在前厅。”

    我犹豫了下:“师兄,依你看,他是为什么来的?”

    漓珠摇了摇头:“他虽然是单身一人进的庄门,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沙湖。他那位夫人魏氏,还有一些门人弟子也都来了,正住在镇上。”

    师公在这里居住多年,可以说,沙湖这镇子之所以安享太平,日渐繁荣,与师公和姨母脱不了关系。相应的,镇上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山庄,更不要说是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异乡人,漓珠师兄会知道,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

    也好。

    齐靖和齐涵这么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的事,也许今日可以解决了。玉河夫人究竟是怎么死的,与齐泰生和魏氏有没有关系——也许这一回就可以水落石出。

    看齐泰生对待自己三个孩子的冷漠无情,谋害妻子的事情,他也不是做不出吧?

    我改了主意,先不去父亲那儿强宠—夫君都太坏。

    先打发了眼前这一位“父亲”再说。

    漓珠师兄还没走,齐涵匆匆来了,她沉着一张脸,劈头便问:“你也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

    “他居然还来……来得好!”

    齐涵咬牙说。

    当年我们三兄妹逃到沙湖来是担惊受怕的,怕齐泰生追来,怕姨母不肯庇护。可是这么些年过去,我们已经长大,不再是当年任人宰割的稚子。齐泰生当年就没能主宰我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2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