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118部分

活色生仙-第118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是死在文飞手上的。

    她的死,绝对和齐泰生脱不了关系。

    一样的傻。

    我们从青鸾夫人那里出来,终于解开心中一个谜团,可是并不觉得轻松。

    师公重重握了一下我的手:“你是不是又觉得于镖头那些人是因你而死?”

    我看了他一眼,夜色中师公的目光幽邃如深潭。

    “夜蛊并不是你的错,你也从无害人之心。为什么非要把别人作的恶算在自己身上?”

    我垂下头:“你不懂……”

    看到宋家那热闹的大宅,一个活口都没剩,尸横就地,死寂一片的情形,我当时站在那儿只觉得自己一定还没有醒来。这只是一场噩梦。在梦里,你只有恐惧,后悔,却不能动弹,不能出声,不能逃走……

    如果不是我和姚自胜一时好奇逞强,最终制出了夜蛊,那些人就不会无辜惨死。世上不会出现那样可怕的景象。从宋家那件事之后,我屡屡在梦中回到那个时候,推开那两扇朱漆大门。门后面不是书香繁华的世家景象,而是一地无声无息的尸首。

    那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死亡。

    可是我第一次那样惊惧悚然。

    就象……我和姚自胜,一起解开了口袋。放出来一只不由我们控制的恶鬼。

    死于夜蛊的不止宋家一家。

    远的不说,还有雷家庄。

    一眨眼,上千条人命……

    “我当然没把那些人都当做我杀的。可是毕竟是受了我的连累。”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微微发颤:“想起来的越多,我反而越后悔……”

    原来被卷进那个巨大的致命漩涡里的人,有那么多。他们之前不认识我。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遭遇了飞来横祸。连这一世的母亲玉河,姨母齐笙,连齐靖齐涵,连雷芬和雷芳……她们都还在被当年我做下的事情连累。

    师公的手一带,将我紧紧抱住了。

    我两眼酸热,刚才还能忍得住。现在却觉得眼泪马上就要淌下来了。

    冬夜里的风象刀子般利,脸上被割得生疼。

    师公的手捧起我的脸,他的唇熨贴在我的唇上。就象一抹春天的阳光,暖融融的。我的手有些无力的抬起来,紧紧攥住了他的衣袖。

    泪水还是流了下来,唇齿厮磨间,舌头上尝到了淡淡的咸涩味。

    师公半扶半抱把我带回屋里。口气比往常轻快,拿了镜子给我:“你瞧瞧。跟花猫一样。”

    头发也揉乱了,眼泪被寒风一吹,脸上现在又是发红,又是发紧,好不难受。

    师公吩咐僮儿打了水来,我洗了把脸,又把头发梳齐。要系发带时,师公却把梳子接了过去。

    “我来替你梳一回头。”

    我小声问:“你会么?”

    “一次不会,两次不会,次数多了就会了。”

    我脸上微微发热,转过头来升帝最新章节。

    师公的动作轻柔——当然,不是很熟练。

    我在镜子里看见他眉宇间极为端凝认真,仿佛在做一件至为重要的事情。

    唔,他在练功、思索的时候,也都是这样子的。

    ……梳个头,用不着如临大敌啊。

    我忍着笑,师公替我把头发挽了一下,拿了一根玉钗替我簪在发间。

    “看看怎么样?”

    我对着镜子照了照,大概是怕扯疼了我,所以挽得太松,没一会儿肯定会松脱的。但是松落落的有股慵懒意味,倒也不难看。

    我点头说:“嗯,手艺不错。”

    折腾了这一夜,天已经要亮了。

    我猜文飞、齐泰生他们昨天一夜大概也没有睡。齐泰生和魏氏多半在和那支假的信筒较劲,文飞和越彤夫妇俩一定在琢磨那几张旧纸残图。

    那图……是沙湖的山势地形。

    他们来找的,必是剑仙遗迹。

    据说越彤的那个越家是剑仙于白屏的后人,那么有些残图秘本,也不是太奇怪。

    只是——这些人不约而同的一起来了……实在不是一个巧字就能解释得过去。

    “在这儿歇一会儿吧。”

    我点点头。

    以前我也在师公这里过夜——不过是各据一个蒲盘打坐。

    现在我却可以舒舒服服的躺下歇着。

    师公坐在我身畔,一只手还被我握着。

    “那些人做的恶,与你没有关系。难道强人为了金银害人性命,却要把罪责归在金银上?若不是那些黄白之物,世人怎么会动了贪念?又或者按你的想法,那被劫之人本就有错,他根本不该带金银在身上,不然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我眯着眼,低声说:“这不一样。”

    师公有些恨铁不成钢:“我还以为你已经想通了——”

    我侧过身,将脸颊贴在他的手背上。

    师公的声音低了下去:“不管你想起什么来,那天我对你说的话都不会变,你也要……牢牢记着。”

    我记得的。

    不管这世上的人怎么看我,他总是信我。

    不管我做过什么,他一样对我不离不弃。

    自怨自艾于事无补,如果做错了,那就尽力去补偿。

    是的……

    旁人欠我的,我终要讨回来。

    而我亏欠旁人的……还能够偿还吗?

    我闭上眼,师公的头轻轻落在我的额上,低声说:“睡吧。”(未完待续,)

第一卷 第五十七章 心事 一

    感觉刚刚合上眼就被人叫醒,漓珠师兄站在雁三儿身后,我揉了揉眼,不知这两个人怎么凑到一块儿去的。

    “怎么了?”

    “我们楼主来啦。”雁三儿眉开眼笑:“快快快,快爬起来。你还记得吧?上次见我们楼主时,你只有几岁大呢。”

    齐伯轩来了?

    我愣了一下,漓珠上前一步:“雁前辈,咱们这儿多有不便,还是出去等师妹吧。”

    雁三儿笑着说:“对对,我胡涂,你现在不是小丫头,是大姑娘了,自然不便。”

    他们出去,我扯了衣裳穿上——昨晚我记得我是在师公那里睡着的,醒来却在自己床上。

    他怎么把我送回来的,我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升帝最新章节。

    以前我随师公出门的时候,过山涧溪流不便,他就揪着我的腰带把我拎过去——要么就是揪领子。

    昨晚他把我搬回来,是揪的腰带还是领子呢?我现在已经不是幼童身材,只怕他揪着不那么方便吧?

    我两下梳好头发出去,雁三早等不及了,扯着我就朝前走。

    齐伯轩站在亭子边的桥上,披着一件长长的黑色斗篷。师公站在他身旁,斗篷却是白色的。

    一时间我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黑白无常。满目冰雪中这么两个人,咳……

    虽然师公与齐伯轩气质并不相同,师公显得淡漠,齐伯轩显得冷厉,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雁三儿倒是朵奇葩,不管是在师公面前还是在他的顶头上司齐楼主面前,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样子,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了。和路旁的乞丐他也是这么一副笑脸,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也是一样。

    齐伯轩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的时间并不长。

    可是……让我隐约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仿佛被他看穿了许多秘密一样。

    也许是我的错觉。久居上位的人。自然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目光也更有威慑力。

    尽管这么安慰自己,但是等师公和齐伯轩,还有雁三儿他们三人出了庄,我仍然有些心神不定。

    父亲正在忙活。

    自然,他忙活依然是从容自若,赏心悦目。

    “来得正好,过来。”

    我被父亲抓了壮丁,碾药渣。

    “父亲这是要配药?”

    “唔。”父亲停下来看我一眼:“你有心事?”

    “没什么。”我闻了闻药味儿:“这是做什么?”

    “做幻墨。”

    这倒是,我看到桌案旁边的箱子里还放着不少墨石。

    这些东西父亲是从哪儿弄来的?我记得我们从百元居回来时。马车上没这东西。

    这一箱墨石虽然看着不多,可是只怕有上千斤重,父亲怎么弄来的?

    “我让人去取来的。”父亲看我一眼:“你不会觉得我两手空空只能跟着你在这儿吃白食吧?”

    啊。是,父亲还有个仆人。

    说实在的,那个人存在感实在不强,就象晨雾暮烟一样,就算他站在你身旁。也常让人注意不到。

    “父亲这个仆人是从哪儿找来的?”

    以前百元居的仆人我都记得,没有这么一个人。

    “是他找了我。”父亲嘱咐我一句:“碾细些,不然做出来的墨可不纯。”

    我努力的碾药。

    父亲正在那里挑拣墨石,风从窗外吹进来,微微的凉。

    “要不要把窗子关上?”

    “不用,我不冷通天手机。”我迟疑了一下:“今天。惊雁楼主来了。”

    父亲头也没抬:“齐伯轩?”

    “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的时候,我觉得心里有点儿不安。父亲知道他?”

    “曾见过一面。”

    父亲没说在哪儿见的。如何见的。

    我凑过去好奇地问:“父亲怎么见的他?”

    “他上门来拜会过,倒是个谦和有礼的人。”

    我的手顿了一下。

    在我印象中,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齐伯轩他从来就没有谦和有礼过。

    不知师公和他做什么去了。我只知道他们肯定是出了庄。

    多半是和文飞过不去。

    惊雁楼和北剑阁一南一北并立。虽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一山难容二虎。小恩怨是免不了。现在文飞赶到沙湖来,摆明是另有所图。如果让他成功,不管是得到了什么武功秘本还是绝世宝藏,北剑阁和惊雁楼的平衡都会被打破,齐伯轩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所以他现在应该是和我们站在同一边,是友非敌——

    再说,还有雁三这层关系。

    我把药磨好,父亲又给我一只竹筒:“你去湖心取些水来。”

    我掂着竹筒:“为什么用湖心水?我记得以前用过的是泉水和雪水。”

    父亲说:“因地制宜,你别想躲懒,快取了水回来,我还有事儿让你做。”

    取了湖心水回来,又被父亲差去配药末。

    被父亲支使得团团转,我还觉得乐滋滋的。

    一直到太阳落山师公他们才回来,雁三儿跑到我这边小厨房来搜罗吃的,抓着熟肉就往嘴里填,看得我又是惊诧又是好笑。

    “你没吃晚饭?”

    “何止晚饭,”雁三儿用力把肉咽下去,又舀了口汤:“一天水米没打牙。北剑阁那帮兔崽子够滑头的,藏得那叫一个严实。话说回来,要不是你使了障眼法,让文飞以为拿住了我们的把柄,放开了顾忌,今天怕是什么也查不着。好家伙,北剑阁这回看来是倾巢而出了。”

    “是么?那师公也没吃过东西?”我利索挽起袖子来,重新通了火,将面饺下在汤里,雁三儿在一旁啧啧咂嘴:“唉,有个徒孙服侍照应就是不一样。可怜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也没个人关怀我一下。”

    我一边盛汤一边说:“看你说的。你想吃什么,尽管吩咐初雪她们给你做好了。”

    门口忽然有人说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2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