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120部分

活色生仙-第120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蛟倮础

    唔,雷芳说得也有道理。

    雁三儿的确是萍踪浪迹,四海为家的一个人。

    别说雷芳想找他找不着,就算是我和师公,平时也多半是等他自己主动上门来,我们要找他也不容易。

    “可是,你和他算上这次,才不过见了两回面……你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他……人品一定很好。”雷芳倒是挺自信:“纪前辈和他多年交好,你不也和他学过剑吗?他要是人品不好,又怎么会和他来往相交?”

    乍一听雷芳说得有理。

    可是……

    做朋友也好,当知己也罢,这和成亲过日子都是两码事啊。

    一个人剑法好,未必品性一定好。剑法品性都好,也未必就懂得担起一个家,懂得一个做丈夫的责任。就算他什么都好——两个人没相处过,怎么知道脾性是否相投?能不能在一起过日子?

    我把我的顾虑小心翼翼地说了,雷芳却和我想得全然不一样。

    “你想得可真多……”她倒是露出点笑意:“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这世上哪有你说的那么好的事情?有本事,品行又好,两个人又恰好情投意合……这也太难了我的盗墓生涯。就算是我姐姐,她和姚正彦定亲难道是知道对方什么都好,也知道两个人一定能恩爱吗?”

    我愣了一下。

    “反正,你说的那样的,只能是常言说的神仙眷侣,天作之合了吧?寻常人哪能想得了那么多?不都是父母之言,遇着什么是什么。”

    “可你以前不是这样想的呀?”

    以前雷芳的志向是练好家传剑法,做一个鼎鼎有名的侠女,一辈子也不想嫁人。

    “以前我太天真了。”她把鞋子踢掉,靠在床头:“就象井底之蛙一样,觉得这天下就这么大,有本事的人不过了了。我把自己看得很了不起……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不说旁人,就说齐涵姐,她的剑法修为就比我高了不知多少,更不要说山庄里其他的师兄师姐们,我算得了什么?要出了这山庄,有本事的人只会更多……”

    我有些心惊,手扶在她肩膀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别担心,我不是因为没了家想找个依靠,又或是经历了变故变得胆小了,才想和雁三儿在一起的。我是真的觉得他很好……上次分别之后,我心里一直……又不知道他的消息,那种滋味儿,是生平头一次。雷芬愿意和姚正彦在一起而不来看我这个妹妹,我一点儿都不怪她,真的,我觉得我能理解她的心情。”

    我觉得我也能理解雷芬和雷芳姐妹俩的心情。

    可是理解是一回事——

    雷芳说并不是因为家破人亡才匆忙间想找个依靠。

    雷芬也拿定了主意嫁鸡随鸡跟着姚正彦。

    她们姐妹俩的选择,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吗?

    安定的家园一夕间遭遇灭门,从小抚养她们长大的爷爷忽然间变成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他现在是善是恶,是生是死,雷芳她们都不知道。

    一直以来熟悉的一切全毁掉了。

    她们……

    也许是急着想找一个新的,可以相信的,可以依靠的……

    一个地方,一个人。

    也许是一个家。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说,考虑一下……”雷芳转头对我笑笑:“让我也好好的考虑一下,别一时冲动。”

    雁三儿没拒绝?

    雷芳可以说是年少冲动,他可早就不算年少了!

    也许是缓兵之计,先稳住雷芳——

    雁三儿可能觉得,过不了多久,雷芳就会清醒过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

    也许再过些日子,雷芳就会明白过来。

    ——————————

    呃,又这么晚了。。(未完待续,)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破庙 一

    沙湖就象是一锅热油,明明接近沸腾,可是却一如既往的平静。

    我替父亲整理了半天的杂物,然后理出许多属于我自己的旧物。

    虽然经过了漫长的时光,这些东西,看起来还色泽鲜艳,并没有显得多么陈旧。

    那是我旧时的衣裳,首饰,读过的书,还有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东西。

    看过已经成了废墟的百元居,我想不到这些东西还能完好无损的留存下来。

    我拎起一件衣裳,窸窣作响的丝滑的料子象水一样从手中淌下,柔软的垂挂着。

    这里面有的衣裳我可能只穿过一次。

    年轻的少女总是贪新鲜,其实好些衣裳做好之后我一次都没穿过。

    几十年的时光仿佛被一只手从中段捏起,然后用一把锋利的剪刀无声剪下,再重新拼接起来。过去的我,与现在的我,在这一刻重叠在了一起。

    父亲曾经对我画出来的那繁复缥缈的图样称赞不已,并且真的将那图样变成了真实的,美丽的衣裳。

    “云想衣裳花想容……”

    那该是怎样的一件衣裳?

    它从我幻想中的衣裳变做了现实。

    那时候我们父女俩一起对着衣裳笑出来。是的,衣裳很美,只是我从来没有穿。

    那时候我们父女俩人更象是一对贪玩的孩子,这件衣裳就是我们制作的一件成功的玩具驸马在化妆。象这样的玩具还有好多件。

    想不到父亲会把它们都保存下来。

    我微微笑着,又拿起另一件。

    曾经快乐那么单纯。

    可要打破它又那么容易。

    我把那些衣裳又都装进箱子里去。

    父亲那个穿灰衣的仆人,远远站在一旁看着我们。

    他的注视总让我有一种——我应该认识这个人的感觉。

    可是记忆中又分明没有谁能和这个对得上号。

    也许,我还没有全部记起。

    父亲饶有兴致地说:“去去,换上让我看看。”

    我笑着点头:“好。”

    这衣裳美是美,可是穿起来拖拖拉拉实是不便。旁的不说,袖子是广袖。恨不得拖垂曳地,真是什么都做不成。裙子后摆和缀满海堂花的披帛拖了快有一丈长,走路都得当心着走,要转弯时,就得停下来把后摆挪一挪——自己还没法儿挪,后头得另跟一个人专给拾掇这个。

    啧啧,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费劲弄出这样一件华而不实的衣裳来。

    小女孩儿总是喜欢这些看上去很美的东西。

    华服美饰,俊逸的少年,还有……情窦初开的爱情。

    我把最后一根丝绦系起。轻轻推开竹门,迈步出来。

    父亲听着门响,转过头来。

    我双手拢在袖中。屈膝俯首,行了一个福礼。

    父亲怔了一刻,才轻声说:“很好看。过来。”

    我走到父亲身边,他轻拍了下垫子,我缓缓坐下。这裙子站着都拖得极长,坐下来更铺满了半间屋子,繁复迤逦,象一大朵盛开的花。。

    “这个头不大衬。”父亲替我把头发散开,又拿梳子替我梳了两下。他做什么都在行,可是梳头么。还真难住他了。

    “这样也挺好。”

    我笑着点了下头。

    镜子里的的容颜,亦似亦非。

    我回过头来向父亲一笑。

    这一回我不会再犯傻,更不会自暴自弃。

    许是老天垂怜。我才有重活一次的机会,能再见到父亲,纪羽。还有,能拥有这一世的亲人,齐靖哥哥。齐涵姐姐,姨母……

    我微微垂下头。

    这一世我不会让旁人伤害到我的亲人。我爱的人。

    “纪先生来了。”

    我还没来及起身,隔门已经朝两边拉开。

    师公站在门前,我扶着膝站了起来。

    不知不觉,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总需要仰视他的小孩子了若雪飘飘。

    我问他:“你怎么来了?”

    “想出去一趟,问问你的意思。”

    “好,等我去换下衣裳。”

    我把那件繁复异常的衣裳脱下来,隔着薄薄的木门,也没听见师公和父亲说话。

    当然,他们两个如果不想让人听到,有得是办法让人听不到。

    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会说什么。

    “走吧?”

    师公点了下头:“好。”

    等出了屋子,我还没忍住好奇:“你刚才和父亲……说什么了?”

    他淡然的看了我一眼,没回答。

    我换个问题:“我们去哪儿?”

    “到时候就知道。”

    这不和没说一样么。

    我低头笑笑,他问我:“你笑什么?”

    “没什么。”

    我学他,原样儿把问题拨开,心里偷偷的得意一回。

    师公嘴抿了起来,看起来嘴唇显得更薄了。

    我们出了山庄,一路到了镇子里。镇子本来就小,现在挤得满满当当的,两家稍大些的车马店、客栈是不用说了,听说那些人,有的在人家茶馆的堂屋里打地铺的,有的就借宿在民家,还有一些都挤在镇西头的破庙里。那儿那庙香火盛,院子很大。后来经了火,烧得光剩了个空院子,渐渐就荒了,现在那里挤满了人,头上还有片瓦的地方,早被占光了。后来就住在院子里,跟露宿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这些人还是趋之若鹜,吃着粗糙的干粮,幕天席地的,却一个个兴致高昂,三个五个聚在一块儿,自以为隐密的谈论着。

    沙湖可能有剑仙遗迹秘宝的消息,就象一块肥美的肉,人人都想来分一杯羹。有的人野心勃勃志在必得,有的可能觉得自己本事不行,不往前凑。可是人家吃了肉,自己说不定能喝口汤。就算什么都没捞着,能看一看仙剑遗迹什么样,也不白来一趟。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道理,人人都明白。可是混江湖的,本来就是刀头舔血讨生活,不在这儿死,明天也许会在别处没命。不如拼上一把,富贵险中求。

    我和师公要混进这些人里再简单不过,连易容都不用。

    什么易容比得上幻术?

    师公幻术个老头儿,满面风霜,衣着破旧,和随处可见的江湖客一样。我呢,化成个壮汉,破庙这一块儿这样的汉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再普通不过。

    沙湖的人原来觉得这些江湖人有些古怪,不过后来看他们也没闹事打架,胆子也大了。好些人就挑了担子来这儿卖东西,卖饼的,煮了鸡蛋来卖的,还有卖茶的,吆喝着,十分热闹。

    我和师公从人群里穿过去,有人和我们擦肩而过,一眼都没多看我们。

    破庙的院子里都快被占满了,但凡好点儿的平坦点儿的都占上了,我们在一块干净点儿的石板地上刚想停下,旁边就有人瞅我们一眼,有意无意的抖他的破包袱皮。

    意思是这儿有人了。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破庙二

    我们往旁边挪了挪,师公坐了下来,就象随处可见的普通老头儿一样,拿出旱烟袋。我替他打着火,看他一口一口的抽起烟来。

    也许是我们的姿态和周围的人不太一样,没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搭话,问我们从哪儿来,贵姓大名。

    师公和那人闲扯,这时候他就象个普通老头儿一样随和。

    可惜他平时话没有这么多。

    “从金州来。”

    “哟,从金州到这儿可不近哪。”那人说:“赶了好些天路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2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