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3部分

活色生仙-第3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吕础

    不当客人待——这句话听起来淡淡的一点不和软温存,却让人觉得心里一下子踏实起来。做客可不是长久之策,不当客待,那就是自家人的意思了。

    这位青鸾夫人面上冷,可是待人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

    我扯扯她的袖子,甜甜地说:“谢谢姨母。”

    她打量我几眼,忽然伸手将我的领子朝一边扯开。

    身上那些外伤已经在渐渐好转,可是红紫伤痕变作了乌青黑沉,看起来更让人触目惊心。

    她的神情一下子变冷了,目光锋利如剑:“这是那个女人打的?”

    我愣了一下,转头看姐姐。

    “是,她说小妹偷了她的东西,小妹绝不会做那等事!小妹被打得人事不醒,我们逃出齐家,没医没药,小妹的心跳都停了一刻……”

    糟,让她再说,可能会把他们念返魂咒的事情说出来。那个根本不是返魂咒,也不可能召回逝者生魂,说得多破绽多,青鸾夫人可不是他们两个不经事的,她一定见识广博,万一知道我是死魂附体的,那……

    我摇摇青鸾夫人的手,只觉得她的手也冷冷的象瓷器一样,完美,细腻,可是没有温度。

    “姨母,我饿了。”

    ++++++++++++++++++++++++++++++++++++++

    试发图,今天朋友送的蛋糕,拍得不好。。。。很好吃。。就是冰淇淋太凉,只敢给大橙子吃了两口。不过他玩得很开心,两手,一脸,全是奶白色的==活象小花猫。'''cp|w:453|h:347|a:l|u:/rs15984706341129819175'''

第一卷 第二章 青鸾和白宛 一

    收拾出来给我们住的竹楼上下两层,说是竹楼,并不是竹子搭的,而是院子里全是竹子,清幽安静。风一吹,满院竹子沙沙响,鼻端充盈着一股淡淡的竹子的青涩涩的香气。

    姐姐和我住一间屋里,青鸾夫人送了药来,她替我擦在身上。那药带着股苦苦的香气,擦上之后凉凉的,一下子就解了痛,淤肿也渐渐散去。

    “这可真是好药,姨母脸上冷,可是对人好,娘没说错。”

    “哥哥呢?”我小声问。

    “哥哥住在对面那间屋,你看,看见灯亮了吧?”

    我看到了,而且,我们朝那边看的时候,哥哥他正在出门,朝我们这边走过来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沐浴过换了衣裳,头发还没有全干,哥哥他看起来也不是路上那种样子了,换了件素白长衫的他看起来象个书生。

    “哥!”

    我直起身来,他走过来在床边坐下:“小妹怎么样?”

    姐姐解释说:“用了姨母送来的药,小妹说身上已经不疼了,果然是好药。刚才我们送来的饼和汤我们吃了,哥你可吃过了?”

    “我也吃过了。”

    哥哥摸了下我的头,然后又拍了拍姐姐的肩膀。

    虽然他没说话,可是那种长兄的宽厚展露无遗,姐姐抹了抹眼,出去看了一眼,并没有把门窗关上,转身回来坐下。我左边是哥哥,右边是姐姐。

    “你们今晚不要再担惊受怕了,好好睡一觉。”哥哥还看了我胳膊上的伤:“还疼吗?”

    “不疼了。”

    他眼圈也有点微微泛红:“小妹,你也懂事了。”

    能不懂事么?我比这屋里其他两个未成年人那可要懂事多了!

    “哥,你说……齐家的人,会不会追上来,要抓我们回去?”

    “我也在想这件事。”

    他们一起沉默了。

    我左看看,右看看。

    其实我很想说,齐家的人会不会追来,关键应该取决于齐靖从齐家拿出来是什么东西。至于齐家的那位新夫人是不是希望对前妻的子女赶尽杀绝,这个我不了解,另当别论。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我扯扯他的衣襟:“哥,是齐家人厉害,还是姨母厉害?”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吧?

    如果姨母大有势力,庇护我们不会损害她的根本,那她收下我们自然不勉强。如果齐家势大,那就算她想庇护,那也护不住,说不定最后鸡飞蛋打。

    “齐家势大,可是姨母的剑法修为是鼎鼎有名的,母亲在的时候说过,姨母是她们姐妹几人中天资最高,修为最高的,父……齐泰生不是姨母的对手。”

    连父亲都不喊了,看来真是撕破脸反目成仇了。

    “而且,”姐姐也说:“姨母的性格,很刚烈,绝不肯做一点违心的事情,她如果不肯收下我们,刚才就不会让我们住进来。既然收下了,那就一定会保护我们。”

    三个人说了几句话,哥哥说:“你们早点睡吧。”

    “哥你也好好休息。”

    终于睡到了床上,我也觉得全身都快散架了,可是却睡不着。

    重新活过来这么多天,我还是想不起从前的事情。

    名字,来历,家住在哪儿,有什么亲人……全都不知道。

    我寄望于梦境,有的时候,梦境会有许多重要的含义,也许就能让我找回从前。

    但是我在久违的床上翻来滚去,就是睡不着。

    “小妹,睡不着?”

    “嗯,”

    姐姐从另一张床上过来,抱着枕头和我睡在一起,虽然床不太宽,可是我还是小孩儿,她又苗条纤瘦,睡着一点也不觉得挤重生,庶女为妃。

    “是不是心里慌?”

    我相信她心里也在慌。要不然不会现在也一样睡不着。

    “姐姐,姨母……没有嫁人吗?”

    看起来不象是嫁过人的样子,但是,不嫁人又怎么会称夫人呢?

    “那些事儿……”姐姐犹豫了一下:“嗯,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这事儿你以后可不要随便问别人。姨母她,其实算是嫁过人的。”

    我顿时来了精神。

    “这也是母亲和我说的。姨母相貌清丽,少年时就有了名气。有一次,姨母救了一个人,少年英俊,风度翩翩。姨母和他共患难,有了情意。可是成亲要拜堂的那天,有个女人带着个刚出生不到两天的孩子冲进了喜堂……”

    “呃?”

    太狗血了!

    姐姐八成以为我听不懂这个,把精彩关键的部位给跳过去了,急得我差点儿没咬她两口。

    “姨母说她不给旁人养现成的孩子,当场就撕了吉服走了……后来,就一直住在这儿没再嫁人。你在这里可不要冒失的提起这个事儿,知道吗?”

    我有点沮丧的点点头。

    不过姐姐倒是说了些别的:“还有,姨母这里还有一位白宛夫人,虽然刚才没见到,但她应该也住在这儿,母亲只提过她一次,我也不了解。不过,若是这里有人问你,齐家的事情……”

    我马上机灵的说:“我都不记得了。”

    姐姐在暗中笑了:“对,小机灵鬼儿,就这么说。反正你年纪小,这么说也很好。”

    我是确实不记得。我不是她的小妹妹,她的过去我当然不记得。

    “姨母的双fei剑法那么厉害,那么有名,我一定要学,吃再多苦也要学,练好了,我要回去……”

    她没接着说,只是抱紧了我。

    我猜,她下面没说的字,是不是“报仇”?

    听齐靖和青鸾夫人说话,他应该也在怀疑,母亲的死不单纯。说不定就是那位魏齐家的新夫人,说不定,也可能是齐泰生。

    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是为了新欢对糟糠之妻翻脸无情的男子可不少。

    “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她小声念叨。

    呃,这话有点以偏盖全,起码,我们那位大哥齐靖就是个挺好的……嗯,是人,不是东西。

    还魂变成个小孩子,不方便的地方太多。可是,这种有人呵护的滋味儿,又实在让人难舍。虽然这些疼爱呵护是冲着原来的那个小姑娘齐笙去的,但是现在,我就是她。

    ————————————————

    大橙子一出门散步就撒欢儿的跑啊……追都追不上。等他累了你也累了,他就搂着你脖子舒舒服服让人抱回来tat。。。。

第一卷 第二章 青鸾和白宛 二

    如果说青鸾夫人是姿色中上,那白宛夫人就是貌比仙子了。

    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

    一大早我们去见青鸾夫人的时候,有个白衣女子正和她说话,我们进了门,她也转过头来,微笑着说:“这就是玉河姐姐的儿女?果然是极出色的。”

    我的个子矮,先看到水波似的裙裾。

    慢慢抬起头,素白的衣裳衬着银线云纹的腰封,颈间带着一枚玉坠。白玉莹润中透出些微淡粉的色泽,可与她的肌肤相比,那玉又不显得特别出色了。精巧圆润的下颔,脸庞秀色逼人,嘴角噙笑,打量我们三个:“嗯,齐靖,齐涵,这个小姑娘就是齐笙了吧?”

    屋里还有一个人。他立在青鸾夫人身后,身形颀瘦,气宇清华,看起来比齐靖大着几岁,但气度沉稳不似少年驸马在化妆。

    年纪小就是有这点好处,我指着他:“姨母,这个大哥哥是谁啊?”

    青鸾夫人没出声,那个少年朝前一步,朗声说:“漓珠见过齐公子,齐姑娘。”

    这个齐姑娘当然不包括我。人太小,这会儿还没到旁人给我见礼的时候呢。

    齐靖和齐涵也肃然还礼。虽然落魄伤病来投奔姨母,可是这种见礼说话的小细节却很见教养。齐靖斯文恭谨,齐涵举止娴静,两人都是落落大方,自有一股世家风范。

    “你在家时可习过剑法?”

    齐靖回答:“学过的,从五岁起便开始习练,学过一套初元剑法,还学了半套齐家家传剑法。”

    齐涵也说:“我只扎了基,不过两年功夫,剑法还没学。”

    我就不用说了,也没人指望问我。

    青鸾夫人点了一下头,指着外头空旷的院子:“漓珠,你和齐靖比划比划,我看看。”

    齐靖怔了一下,漓珠答应了一声,又对齐靖说:“还请齐公子手下留情。”

    侍女取了两柄剑来,齐靖不好推辞,而且看他的神色,也有几分跃跃欲试,伸手取了一柄剑,两人到了院子里互相行过礼,便动起手来。

    看了两式我就断定,齐靖不是漓珠对手。一来,漓珠比他是年长,就算论时日,也该比他根基深。二来,漓珠所习的剑法,也要胜过齐靖所使的剑法。

    齐涵紧张之极,大概既担心齐靖会受伤,也担心他会输。不知不觉就松开了我的手。

    白宛夫人微微笑着弯下腰来,轻声问:“小笙今年几岁了?”

    我摇摇头,不吭声。

    “不怕。你看哥哥姐姐都学过本事,你要不要学?我可以教你啊。”

    青鸾夫人转过头来看她一眼:“你不要逗她,小孩子会当真。”

    白宛夫人笑起来星眸流波,极是动人,就是我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她站起身来掠一掠鬓边的头发:“青鸾姐,我是说真的。你看,齐靖齐涵都是学剑的料子,你一下得了两个好徒弟,我呢,几年前就说收徒,到现在也一个遇不上。我觉得小笙挺懂事有悟性,你都得了两个,不如分我一个。”

    青鸾夫人淡淡地说:“那要看她自己根骨悟性,你那法门不是人人学得来的。”

    她说完这话,场中已经分了胜负。齐靖输了半招,照我看,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2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