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35部分

活色生仙-第35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怎么……怎么会是白宛买下了师公和雁三儿?

    雁三儿可从来没提起过啊。

    而且,如果是白宛将他们从人贩子手里这样救下来,那后来白宛怎么会倒过来成了师公的徒弟?

    这讲不通啊。

    雷芳喃喃的小声说:“这不是我的梦,肯定不是。”

    是的,我现在也能判断,这应该是我的梦。

    也许是,我和雷芳的梦境连接在了一起,所以刚才她会遇到她的未来姐夫,而现在又遇到了我师公和雁三儿。

    驴车过来,我看着他们上车而去,在后头急追了两步。

    可是眼前的一切,象是水中幻影一般动荡起来,雷芳在后头喊我:“小笙,小笙!”

    忽然间所有的一切象彩纸般破碎成一片片的纷纷坠下,我忽然醒了。

    原来雷芳不是在梦中喊我,而是她已经醒了,顺便将我唤醒。

    “哎,刚才我们……”雷芳抓着我的手:“刚才咱们是做了同一个梦,对吧?”

    我点了点头。

    那个梦太过真实了。

    真实的不象是一个梦。

    平时做梦,醒来后印象模糊,梦中人的面目,梦中的情景,都象雾里看花,极不分明。

    可是这个梦里,气味,颜色,声音……一切的一切,有如身临其境。

    雷芳也同我一样恍恍惚惚,心神不定。

    “真是,这个梦……”她看一眼窗外,春雨绵绵不止,外头的天色才刚蒙蒙亮。

    和我的满腹疑窦不同,雷芳却兴奋地差点儿手舞足蹈,一心想再试一试。可是既然人已经睡醒了,短时间内想再睡着做梦可没那么容易……

    而且,我有些后怕。

    什么都没弄明白,甚至连自己怎么入梦的都不知道,万一出什么纰漏,不但自身难保,更拖累了雷芳!

    师公以前告诫过我,幻术看起来轻松,可是却极为凶险,曾经有一位前辈朝对手施术,却被对方抵挡反弹,自己身受重伤……重伤并不可怕,可怕提,伤愈之后,他成了一个傻子,心智不全,痴痴呆呆,再也没有好转极品桃花运最新章节。

    我和雷芳这一次入梦,看起来似乎有趣,可是现在定下神来一想,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雷芳,这事儿,不要和别人讲。”

    她嘻嘻笑:“我知道,我不说就是。你们这些人都神神秘秘的,故弄玄虚。只要你下次再带着我一起就行……那个胡饼味道可真不错。雷家庄附近可没有那么好吃的饼子。”

    我差点儿气得倒仰,真是越无知越无畏啊,我还心有余悸,她却一心只惦记着吃。

    不过我的怒气来的快去得快。

    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不能怪雷芳。

    “那个胡饼也没什么难做的。”我顺口说。

    “咦?你知道做法?”

    我笑了笑:“嗯,做起来不费事,我做给你尝尝吧。”

    很奇怪的一件事,我没学过厨饪,起码,这辈子没学过,甚至连厨房的门都没踏进去过。

    但是我知道怎么做饭做菜。

    这胡饼并不难做,只是要做的好吃,总得有点独门密方。

    揉面的时候,我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雷芳练完了剑,跑到厨房外头转来转去,不时探头问一声:“好了么?”

    我用火钳子把已经烤好的饼从炉里夹出来:“好了,你尝一尝。”

    饼烤得外脆里嫩,表皮焦黄,散发着一股浓郁的甜香味。

    “好烫好烫……”雷芳把滚热的刚出炉的饼左手抛右手右手抛左手的一阵忙乱,掰了开来吹吹,咬了一口。

    “唔!好吃好吃!”

    我把饼陆续夹出来,雷芳把嘴里的东西咽下,睁大眼说:“哇,你做这么多?”

    “又不是只给你一个人吃。”我把最先出炉的几块胡饼装进盘里:“这些,请雷庄主也尝尝吧,还有芬姐那里,也送一盘。嗯,一盘留给你,还有我师公呢。”

    雷芳已经把一个饼全吃下了,抱着肚子一副满足状:“小笙你还有这手艺,以前你怎么不说?”

    我也是刚刚想起来啊。

    不知道是不是跟梦里吃过那个饼有关系。

    雷芳唤人来给雷庄主送饼,她自己则等第二盘出来,亲手端了给雷芬送去,还不忘叮嘱我她那盘一定要多留些。

    最后一炉出来,我分装了两盘,一盘是留给雷芳,一盘装进一个提盒里,去见师公。

    ————————————————————————-

    大橙子实在让俺无语啊。。。

    他中午喝果汁,吃薯片的时候,把薯片摆成了象图上那样。。。

    我奇怪他为啥不吃呢,他指着那个跟我说,“品”~~~~

    我才想起他前天学会了品字~~

    咳,请大家欣赏薯片品字。。还有,胖嘟嘟的橙肉爪一只。。、

第一卷 第十八章 姚家 一

    我在廊下收起伞,轻轻叩了两下门。

    师公的声音在屋里响起:“进来吧。”

    我笑盈盈的进屋,把食盒放下:“师公早,我拿了早饭来。”

    师公穿着一件青色的袍子,衣襟下摆都有兰草图案,极精致淡雅。

    我想起梦里头那奄奄一息被人贩卖的脏瘦的孩子,不由得一阵恍惚。

    食盒里除了胡饼,还盛了厨房里熬好的粥。我一样样端好,把筷子递给师公。

    “唔,你也坐吧。”

    师公这人很……嗯,好吧,很优雅。换句话说就是讲究姿态,我从来没看他有什么失去一贯风范的时候。

    到底有什么事会让他失态呢?

    我也坐下来,给自己端碗粥,咬一口胡饼。

    嗯,刚出炉的饼味道最好,外酥里嫩,馅甜如蜜。

    “味道还行么?这是我自己和面自己调馅自己打的饼呢。”

    师公微微一抬眼,唔了一声。不过他只喝粥,还没有吃饼。本来师公进食就少,

    “有些日子没见,不知三叔公怎么样了猎美高手。”

    “你若惦记,可以写信给他。”

    我点点头,继续东拉西扯,提起过去的事来:“师公,有一次三叔公和我说起过。他小时候被人贩子卖过呢,说是两个人,都没卖上一只羊的钱。”

    师公好似没听到,理都没理我。

    他咬了一口胡饼之后,半天都没有动。

    我有些惴惴:“味道不好?”

    他微微摇头,没有说话。等把一块饼都吃了,才慢慢地问:“你做的?”

    “是!”看不出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我心下惴惴。

    “哪儿学的作法?”

    “哦……自己瞎琢磨的……您要是不喜欢这馅儿,下次我再换旁的试试,椒盐好不好?还是肉酥的好?”

    师公过了半晌又点了一下头,没有再说话。

    我偷瞄了他一眼,似乎心情并不坏的样子。

    “听三叔公说,那会儿,还没卖到一贯钱?”我继续试探着问。

    师公身上散发出浓浓的冷厉之气,口气越显得冷淡:“他记错了,卖了一贯半的现钱。”

    一贯半!

    雁三儿那时候只大略说了一下这事,可没有跟我讲到具体的身价数目,可是梦里头,买下两个人的确只用了一贯半!

    我怎么会梦到那时候的情形?而且,如此巨细无遗?连他们的神态,连白宛师傅说的话,人贩子的神情,这一切不象是虚构的梦境——

    倒象是,一段记忆的重放。

    “师公,那买人的……又是什么人啊?”

    这个问题我问出来的时候,已经预感到他不会回答。

    果然师公神情更冷,一语不发。

    我乖乖低下头去喝粥,不敢再发问。

    门外有人恭敬地说:“前辈,姚家迎亲的人已经到了,庄主有请前辈移步去正厅。”

    师公答了句:“知道了。”

    咦?姚家的人已经到了?雷芳还说下雨路滑,他们今天一定到不了呢。

    “师公,我也想去瞧瞧……对了,南奎的姚家,他们也是练剑的么?”

    “不是。”师公站起身来:“南奎多山多毒瘴毒虫毒草毒石,你说姚家会是做什么的?”

    呃?我愕然地说:“难道他们是用毒的世家?”

    “不错。”师公说:“这是我要告诫你的,不要轻易招惹南奎的那些门派,不论大小都一样。”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明白师公的意思。

    “南奎的人……民俗与我们这边不同,他们虽然看起来没有北地的人爱逞勇斗狠,可是骨子里倔强记仇的本事那却是一等一,姚家朝前数几代,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们出名,就在于他们既够狠,也能忍。一段仇能记十年,五十年,不讨还回来绝不罢休。而且他们的仇人,无一例外都死得极惨……还有比死更可怕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超级神警最新章节。”

    我忽然打了个寒噤。

    天哪,要真有了这样的仇人,这人生就太没趣儿了。真是食不知味睡不安寝,时时刻刻全神戒备怕中招。

    我知道师公说的肯定毫无夸张成分。

    这样的人物,的确当得上赫赫有名的评价。这样的狠劲儿和忍功,已经到了可怕的地步了。

    “你还要和我一同去吗?”

    我想了想,点了一下头:“去。”

    我比刚才更想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了!

    况且,见都没有见过,以后若是遇到了,又怎么能够及时防备应对呢?

    师公眼中似乎有些嘉许的神情一闪而过,点了下头:“你不要说话,跟着我。”

    我点头答应,先将伞撑了起来。

    师公不喜欢生人靠他太近,要让雷家庄的人来给他撑伞他是一定不乐意的,好在这伞遮两个人还够。

    青石铺的路上水光闪亮,雨打在伞面上沙沙地响。

    “雷芬这丫头要嫁的是姚家的长孙姚正彦,这门婚事是雷庄主的至交好友从中说合做的媒人。雷芬嫁过去之后就是长孙媳妇,将来如无意外,就是当家夫人。”

    当家夫人可不好做,更何况南奎是这么样的一个地方。

    我开始替雷芬担忧起来。

    是了,先前我没想过,雷芬怎么在成亲之前那么失常,一般的待嫁新娘子也不会惶恐不安到那个地步。

    雷芬一定也是知道姚家的大概情形了,心里没有底,才那样惊惧吧?

    也难怪她怕,我暗暗叹气。

    换成我我也怕啊,嫁到这样一个人家里去,这日子……这日子该怎么过?

    雷庄主为什么要答应这样一门亲事呢?只是因为好友做媒吗?

    师公仿佛知道我心中的疑问,他看我一眼,只是重复了一次刚才在屋里说过的话:“不要说话,跟在我身后。”

    说话的功夫已经到了正厅,上了台阶。我收伞时,伞边缘的水珠溅了几滴出来在师公的肩膀上,我忙把伞撂下,摸出帕子替他擦拭。

    师公这件袍子水渗不进去,一抹便抹干了。

    雷庄主笑呵呵出来,携着师公的手进了厅里。我跟着他们身后默不作声。

    “来来,这就是我那大孙女婿了。”

    虽然还没正式成亲,但是雷家姚家名份关系已定,雷庄主称他这孙女婿也很自然。

    厅里有个穿秋香色长衫的少年,长身玉立,朝师公深深一揖:“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2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