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37部分

活色生仙-第37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都记不清楚距离上一次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来,有多久了。

    “是。”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

    我不是一个真正的,十来岁的女孩子。十来岁的少年人,就算再懂事,也会年少气盛,也会冲动,也会骄傲,会做一些——事后明明后悔莫及,还嘴硬不肯承认的事。

    “那,第二句是什么?”

    我隐约感觉到,这第二句,更重要,比第一句还要重要得多。

    这第二句,应该与我有关。

    “如果你有了比别人宝贵的东西,比别人强大的本领……在你能真正保护自己,不受任何欺骗,伤害和抢夺之前,永远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拥有的一切。”

    他的语气在两个地方加重了。

    一个是永远,一个是任何人。

    这两个词,平时都已经不普通。

    现在从师公口中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其中全是惨酷冷厉的意味,令人不寒而栗。

    “明白了吗?”

    我茫然地抬头看他。

    “不明白也没关系。一天不明白,你就一天别出师。一直圈在家里,虽然没出息,可起码不会丢了小命儿。”

    外面牛毛似的雨雾象是一张网……密密的笼罩着一切。

    这样的天气,让人觉得烦闷,无力,困惑,迷茫……又不知道该如何挣脱全能奇才。

    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口,声音有点不大自然:“师公,您再多说一些姚家的事儿给我听吧。”

    他看了我一眼:“你想知道什么?”

    “那个姚自胜啊……他,他后来的事。对了,姚正彦说他祖父已经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师公干脆地说。

    “呃?”

    “姚家发丧时说他是病亡,不过没有人相信就是了。往上数数,姚家几代家主,不管是有本事的,还是无能平庸的,全都一样,没有一个好死。”

    这的确不是一个轻松的故事。

    后来师公没再和我说什么,夜已深,我服侍师公洗漱休息,自己躺在西厢房里,怎么也睡不着。

    师公的话虽然不多,可每一句都象暮鼓晨钟一般,重重敲在我心上。

    我心里乱纷纷的,明明对当年的事情知道的更多了一些,却觉得更加迷惑。

    姚自胜……姚家……

    那次涂家庄的寿宴,到底还有多少人适逢其会了呢?其中又是哪一个,对的影响最大呢?

    巫真认为是文飞。

    她对文飞如此仇视,如果据这一点来判断,那文飞的背弃是罪魁祸首。

    可是,可是我觉得不是……

    没有了爱,就走上了邪路?就心性大变大开杀戒?

    那不是我,不是我的性格。

    我虽然没有了过去的记忆和本领,可我的性格没有变。

    我不会那样做。

    一定,有别的人,别的原因。

    而师公,他在我的过往中,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只是一个旁观者吗?

    不,不会的……

    我能感觉到,师公对我,对现在这个小齐笙的注重,并不那么单纯。

    连雁三儿,连巫真,都不是那么单纯。

    还有文飞……

    虽然当年匆匆一晤,但是他,他……

    太乱了,线索少得可怜。

    我实在理不清楚。

    我翻了一个身。

    师公刚才说的那句话,又泛上心头来。

    两个加重语气的地方。

    永远,任何人。

    任何人?难道亲人也不能信?难道师傅师公也不能信?难道……将来,遇到所爱的人,也不能信?

    我忽然间怔住了。

    一瞬间另一件事忽然间窜上心头'银魂'似是故人来。

    师公,师公他那年在船上醉酒,我套他的话时,他说,巫宁众叛亲离……无路可走。

    众叛亲离!

    众是谁?亲又是谁?

    巫宁的亲人不多,一个是父亲,他在巫宁死后不久也过世了。一个是……巫真!

    巫真,巫真她……

    亲离的亲,里面,包括她吗?

    巫宁走投无路被逼至死的时候,她在哪儿?

    她在做什么?

    我翻身坐了起来,冷静地回想我那时和巫真相处的那段日子。

    她说的那些话,她叙述的往事……

    她似乎没有提起过,巫宁变成邪恶的巫姬时,她在做什么。

    也没有说,巫宁死的时候,她在哪里,她又做了什么。

    这,这似乎与她姐妹情深的表现,不太相符。

    又或是,这其中又有什么重要的隐情,她不能轻易的对我一个小女孩儿说出来。

    远处还传来人们忙碌的声音,明天是雷家庄的好日子,大小姐出阁……虽然喜庆热闹都是姚家的,可是雷家也一样有许多事情要办。白天我听他们议的事,也要向雷老庄主行礼,接着才是开席,鞭炮,锣鼓,送亲……

    然后,雷芬就离开了雷家庄,以后,也不再雷家庄的人了,她成了姚家妇——

    对了,巫真虽然与我还有书信往来,但是只说一些幻术上的事,对她自身的情形,我仍然所知不多。听那时候元宝说话的口气,她也嫁了人的。她嫁的什么人?

    我不愿意再往下深想这个问题。

    巫真当年就算想帮忙,估计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吧?

    巫宁的邪名太盛,麻烦太大,别人怎么帮她?

    即使已经过了很久,师公还不许我提起巫姬这名字,巫真只敢在人后抱不平……到底巫宁当年做下的恶有多大?现在,她还有多少仇人活在世上?

    巫宁……巫宁……

    有时候我觉得这个名字离我那样近,可有时候,又觉得那么遥远。

    我翻来覆去,快四更了才打了个盹,只是刚刚合上眼,就又被外面的动静扰醒。雷家庄这一夜肯定有许多人也没有睡着,今天更是要办大事,人人都早早的起来了。

    我用冷水泼了下脸,感觉精神了一些。东屋里也传来声响,师公已经起身了。

    我赶紧把头发挽好,开门出去打水。

    院门口已经有人送了水来,我随口问了一句:“二姑娘现在做什么呢?”

    那不过是个粗使的婢女,我一问,她一脸茫然,我自己也笑了。

    她怎么会知道。

    雷芳这会儿,肯定陪着雷芬呢。

    没什么理由,我就是这么感觉的庶女在辣文。

    她们昨晚,八成姐妹俩也是挤在一张床上睡的吧?

    虽然她们从小就不大合得来,只怕没在一块儿睡过一夜。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雷芳她好象忽然间开了窍,懂得了离别,无奈,懂得了……很多。

    没懂的时候,她单纯快乐。

    懂得了之后,她开始忧愁了。

    到底是懂得好,还是不懂好?

    我也说不上来。

    师公擦完脸,把面巾放在盆架上:“你去雷芬那里吧,有什么话现在不说,以后就没什么机会了。”

    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一声:“好。”

    我过去的时候,梨子枣子她们都站在门外,远远就朝我摆手做嘘声的手势。

    我轻声问:“怎么了?”

    难道在哭?

    “我们两位姑娘在拜夫人的灵位……”

    我点点头,梨子搬了一个圆凳过来,小声说:“齐姑娘先坐,您还没用早饭吧?我去给你取份儿饭来。”

    “不用了,我不饿。”

    屋里静静的,不知道她们会在母亲的灵位前说什么。

    我忽然想起,我这辈子,也是有姐姐的。

    齐涵对我也是极好。

    如果有一天我和她要长久遥远的分离开,我会如何?

    我会舍不得,会难过,感觉……就象被人砍去了一只手,一只脚一样。

    这不是简单的失落,而是永久的残缺。

    亲人之间,血浓于水,这种感情是无法被替代和填补的。

    枣子递了杯茶给我,我接了过来,轻声道了谢。

    巫真和巫宁也是姐妹——不过,并非亲姐妹。

    巫真是被收养的……

    她和巫宁之间的感情,会象真正的亲姐妹一样吗?

    应该……也是一样吧?

    我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可是,这句话的说服力,似乎不那么强。

    以前我以为巫真讲的一切就是事实,可是现在,我突然不那么笃定了。

    人们对往事的讲述,往往会更偏于自己的立场与喜好。巫真痛恶文飞,所以她的讲述里,文飞一开始就是野心勃勃城府极深的样子。师公似乎对邪派法术不是一般的抵触,所以他的口中巫宁是个恶魔一样的女人。

    到底,真实的一切是什么样呢?

    ————————————

    大橙子刚才咳嗽得太凶,又吐啦,本来这章可以早些发的。。唉,,真没办法,不开空调太热,可一开他就受不了。。

第一卷 第十九章 喜事 一

    雷芳将门打开,她穿着一件桃红的衣裳,肩膀襟前都绣着朵朵精致的银线千头ju花,可以看出来眼圈一周都扑了粉,可还是能看出哭过的痕迹。

    “小笙……你来了?”

    “嗯,我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雷芳笑笑,显得有些勉强。

    一旁枣子领着四个有年纪的妇人走了进来,朝雷芳行个礼:“二姑娘,大姑娘该梳妆更衣了。”

    雷芬安静的坐在帷帐内,只穿着单衣,披着长发。

    从我这里看过去,只能看见她的侧影姐控的加速世界。

    那些女人忙碌着,替她绞脸,梳头,上妆,梳髻。

    她不再梳姑娘的发式,而换成了妇人的发髻。

    等一切收拾停当,最后一条锦带也系上,四个仆妇垂手退开。

    雷芬缓缓站起身来,她那身大红的嫁妆上有大朵的牡丹锦绣,唇上点着浓艳的胭脂,她皮肤白皙,胭脂的颜色极红极精致,令她看起来仿佛一樽精致华贵的瓷人,美丽,却没有生气。

    她缓缓朝前走,环佩叮咚,流苏摇曳。

    雷芳紧紧抿住唇,我猜,她是害怕她如果开口,眼泪就会不受控制滑落下来。

    “姐,这个,你拿着……”

    雷芳从枣子手里接过一卷画轴,又看了我一眼:“这个是……小笙当年替我画的小像,你带着她……若是想我时,就拿出来看一看……”

    雷芬抬起手来,她的指甲上也涂着鲜红的蔻丹,手指上戴着缠丝的莲花镶红宝石戒指。宝石水汪汪的颜色,就象……一滴血珠。

    那轴画……雷芳显然十分珍视,保存得很好。

    雷芬把画接了过去,递给一旁的石榴。

    石榴也穿着一身茜色红衣,她是要做陪嫁丫头的,脸上唇上也搽了胭脂,红扑扑的很是娇艳。

    红色明明是极喜庆的颜色,可是分别在即,人人脸上都无欢容。

    石榴将画妥当地收了起来。

    外头人说时辰已到,雷芬看看雷芳,又看看我。一块大头金绣的盖头蒙了上去,遮住了她的面容,石榴和雷芳一左一右扶着她朝外走。

    人们纷纷跟着出去,刚才还满满当当的屋子,一下了空了下来。

    屋里还弥漫着脂粉头油的香气,混着雨水的潮气,这香气显得浓郁沉重,就停留在原处不肯散去。

    妆台上还有刚才用过没有合上盖子的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3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