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47部分

活色生仙-第47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那前天是你送信给我?”

    “不错,在京城我能见的人,也只有你了。”

    “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地方?”

    “现在还没有,若有一定找你。对了……”

    挡下去却听不到他们说话,我再凝神屏息,似乎只听到隔壁有一点细微悉悉簌簌的声音。断断续续,叫人难解。

    我突然明白过来那是什么声音,这两人防人之心极重。虽然进了这样人来人往的茶楼,可是却不肯将密事诉诸于口,一定是以指沾水在桌上划字,我听的便是手指在桌上点划的这个声音。

    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可我用的这个法术让自己的听觉异常灵敏。已经听到楼下掌柜的又招呼起来:“两位快里面请,烤个火喝杯热茶。哎哟,六子快把门扇上上,这雪全灌进来了。”

    有个女子的声音说:“正是,这样大的雪,我们南边儿可不多见。掌柜的,京城每年都这样冷?”

    掌柜的说:“哪里啊,今年也不知怎么了。冷得邪门,十月里就下过一场雪啦,这已经是第三场了,看这天色,明天雪也停不了。”

    我怔了下。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我听过。

    就是上次在梦中见过的。我师傅白宛。

    她少年时声音可真是动听,远不是后来我拜她为师的时候能比的。清脆爽朗不说……我隐隐觉得奇怪,这声音似乎不仅仅是好听和耳熟这么简单。

    “热茶要,热酒也要,我们饿了半日了,掌柜的有什么好吃的?”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有有有,我们这儿的葱烧羊肉是一绝,远近有名,这个天吃羊肉又好吃又取暖,公子和姑娘稍等,先用茶,厨下这就烫酒整菜。”

    我满想探头出去看看那个男子是谁——或许也是个相识的人。

    白宛的声音说:“你的伤能喝酒么?”

    我侧耳细听,雷芳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她听不到什么,大概以为我也一样。

    为什么我在梦里总是梦见白宛呢?上一次是,这一次也是,这绝计不是巧合。要说我梦到巫真和父亲那是自然的,我只想天天梦见父亲,可是梦到白宛就……

    “不要紧了,少喝一点暖暖身。”

    他们的声音不大,可是隔壁的人已经发觉了。

    那个女子的声音问:“怎么了?是你认得的人。”

    “不算认得,不过……间接地打过交道。”

    “这话怎么说?”

    这话问得太好了,正是我想问的姐控的加速世界。怎么个间接法的打交道法儿呢?

    “沅陵那事儿你也知道了吧?自胜回来后说,满涂家庄看过去,就这一个人物,我们这一辈里有所作为的,一定少不了这人。”

    啊……沅陵,涂家庄!

    姚自胜,姚自胜……我想了起来,涂家庄那一次,姚自胜是替那个挑衅下毒的少年送解药来的,那这个少年,就是站在姚自胜身后的人!

    原来我是因为这个缘故才觉得他眼熟的?还是前世的印象?

    不,不是的……

    我成了齐笙之后,这辈子一定还见过他。

    有可能只是在哪里一瞥而过……到底是在哪里呢?

    “那你不下去见见?”

    “见是要见的,却不见得是今日。你出来时候不短了,我先送你回去。”

    他们起身离开,我忙扯了一下雷芳。

    那两人已经下楼梯了,我拉开门,隔着半垂的帘子朝外看,那少女正在戴上风帽,不过还是有半边脸庞让我看见了!

    是她!

    是文飞的夫人!虽然当年只在北剑阁短短的见过她一面,听她说了几句话,可是这人给我的印象极深。她怎么会和姚自胜那些人在一起的?

    我再朝外走了一些,楼下坐着正在喝茶的两人也让我看见了。

    一个当然是白宛。

    另一个眉目清俊,气度不凡,虽然可能因为赶路而显得憔悴狼狈一些,仍然神采逼人。

    他是……文飞。

    他怎么会和我师傅白宛在一起?而且,这样亲密的同路而行同桌而食?

    一个人接着一个人,这些人都与我的前世关系密切么?

    文飞的夫人经过楼下那一桌时脚步似乎未停,但是目光却停驻了片刻,看了一眼白宛,着重打量了文飞。若不是我紧紧盯着,或许发现不了她的格外垂注。

    文飞也抬起头来,不过那两人已经戴起了风帽,走到了门口。

    难道这一对夫妻,这还是头一次见面?

    白宛也朝门口看了一眼,那两人已经出门,她便没有在意。热腾腾的一小盆子羊肉端了上来,她挟了一块羊肉放在文飞碗里:“快吃吧,都两天没吃热食了。”

    她眼中闪动的,却是不容错认的怜惜与……

    恋慕?

    +++++++++++++++

    俺太没用了,今天差点起不来床,昨天扭了三十分钟的肚皮舞,今天下床时腿一软差点儿跪地上,现在酸得都伸不直啦。。。

    今天还会有更,但是几点就不能保证啦。

    昨天俺发的图,有朋友指出来把绒花和榕花搞混了~~羞,小跑走~~(未完待续,)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抽丝 三

    雷芳在身后拍了我一下:“人走了?”

    我点头说:“走了。”

    我还想再回头确认一下白宛的神情及心情,眼前的一切又象四散的水珠一样散得干干净净,每滴水珠带走了一片颜色。雷芳抓着我的手,眼前仿佛光怪陆离变幻莫测的一切,让她也应接不暇,倒象是把刚才的愁绪忘了大半。

    “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她小声说:“我好象又看到你师傅了。你怎么老梦见她?”

    我也想知道是为什么,我和她又不亲近。

    “这,这……我们怎么又回后山来了?”

    她说得没有错,我们的确又回来了。

    还是那片山坳,还是那片废墟,只是夜间看起来阴森可怖,白天却只觉得荒凉静寂,断墙残梁都焦黑一片,衬着四周青草绿树,草丛悉簌响,一只灰色的兔子跳出来,又转眼间跑没了影儿。

    雷芳有些神不守舍:“这里……原来是片兔子窝。”

    她话虽然说得轻松,可是攥着我的手却死紧。

    我情知道她在这里的经历是极大伤害,可是我真不知道我们怎么又回来了,这会儿又是谁的梦?雷芳的吧?

    我正要说我们还是不进去了,雷芳反倒说:“你说,那个梦是真的吧?我现在想起来,应该是真的……虽然时间久了,可是我想我没有记错猎美高手。那个时候,就是爷爷他——我现在还想起来,后来我回了山庄不记得晚上的事情,爷爷那会儿说的话很怪……”

    “他说什么?”

    “他说不记得也好……”

    想到雷庄主笑眯眯一张佛爷似的脸说着这句话时,必定是慈和无比,我也打了个寒噤。

    “咱们进去瞧瞧,我爷爷在这里挖什么!连亲孙女儿都想灭口。”

    我还来不及出声,雷芳已经拉着我大步朝里走。

    呃。雷芳未免也恢复得太快了!我还在忧心忡忡,她却已经好了?

    我们绕过断墙,脚下的藤蔓绊脚,走到假山之旁的时候,雷芳还是迟疑了一下。

    我怔住了。

    前番天黑,只看到假山与树影,一片昏黑。现在却晴天白日,明明白白。

    假山后头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墓冢,没有立碑,只是用白石圈了一圈。修得异常简朴。

    没有碑我也知道了这是谁的坟墓。

    从这里朝东望,阳光耀眼的山坡上葬着巫宁,从那里也肯定能一眼看到这里。

    雷芳纳闷地说:“奇怪。是个坟……”她转过头来,瞪大了眼说不出话来。

    我紧紧捂着唇,眼前一片模糊。眼泪滚烫灼人,沿着脸颊疯狂流淌,可是却哭不出声来。

    巫宁的前世也许被许多人亏欠。也亏欠许多人,可是那些都是是旁人。

    唯有这一个……

    无论再过多少岁月,孩子永远亏欠父母。小时候懵懂,年少时任性……等到终于明白的时候,却已经时过境迁,最爱你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无处可寻。

    “小笙,小笙。你怎么了?”

    我腿一软,雷芳急忙抱住了我。

    “让我……自己在这儿待会儿,成吗?”

    雷芳犹豫了一下,指着后面的池子说:“我就在那边,你……有事就叫我。”

    她走了我也哭不出来。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跌坐在那小小的坟前只是怔怔地发呆。

    我对父亲的印象很浅。只有梦中见过那一回,如果这回也算,那就是两回。

    每回都是泣不成声。

    前生,今世,我一直觉得自己对过往没有不舍,我只是想探究始末。

    可是现在我却知道,我不舍。

    从前的过往,名声,财富,爱情,高绝的本领……那些我都不在乎。

    可是在这里,在这个已经成了废墟的地方,我在乎,我想用一切去换回父亲。什么都可以……可是时光永远不会倒流。

    我想起在这个安静的院子里,他坐在书斋窗下,整个人象一株青松,高华清贵……还有寂寞女种最新章节。

    我想起他在纸上写的那行字,落笔似云烟,那浓黑的笔锋在雪白的纸上写的字,有一种格外的风骨。

    我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呆了多久,终于回过神来。抹把眼泪,动手把那圈小小的白石摆摆整齐,又拂灰拔草,这墓修得这样窄陋,可见当时他去世的时候景况多么凄凉。就算这是在梦里,我也要把这儿整得好好的。

    差不多弄好时我想起,这墓是巫真修的吧?

    那,雷庄主夜里是在这儿挖什么?挖我父亲的坟?

    我霍然站起身来,那边雷芳一转头,一脸不放心地走了过来。

    大概我眼里凶光骇人,雷芳情不自禁退了一步,才说出话来:“你怎么了?”

    一个雷字就让我心里一跳一跳地疼起来,转过头去缓口气,雷庄主做的事儿赖不到雷芳头上,雷芳还差点被他杀掉。

    我觉得已经冲到头顶的血缓缓的平复,声音还有些不自然:“没事……”

    雷芳点点头,朝四面看看:“每次梦里都有人的,这次怎么没有?”

    是呵,我也奇怪。

    这个梦中一直没有其他人与事出现……不过我想这应该是雷芳的梦。我这一生除了梦中,从未到过此处,不可能见到这个坟墓。而前生的记忆……前生我先于父亲而死,他才病衰伤心而逝,所以我也不可能看到他的墓。

    想不通索性不想,梦术我本来就是一知半解,贸然入梦的险处我不是不知道,可是我一点儿都不会后悔。

    雷芳和我各有心事,坐在水池边静静心。这里什么都毁了,但水池却还在,里头的莲花还在,开得蓬勃旺盛,一股清清的香气,一池碧水一点不比雷庄家那个象湖般大的池塘逊色。

    我抬头朝上看。忽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这个池子边虽然曾经种花植柳,现在野草杂生,可是却还能看出轮廓,是个正圆的形状。

    父亲一看就是胸中有大丘壑的人,这院子建得如此错落有致,怎么倒修了一个正正圆圆的池子?虽然并不难看,可是完全可以修得更野趣。

    真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2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