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88部分

活色生仙-第88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罢馕皇嵌ㄔ毒暮亓:亟锹砩瞎Ψ颍共辉趺词煜ぃ惶怂邓慕<兀前讶窠!

    他说起这些人来如数家珍,巫真转头看他一眼,小声说:“啧,倒真是见多识广啊。钝剑?那怎么用?”

    闵道揣摩着说:“既然是将军,要上战场的,那敌手一定穿着盔甲护具,寻常的剑也刺不透,大概剑重了,着重劈砍吧……”

    齐伯轩点了点头:“想必如此。”

    不知不觉间,他和我们倒不象一开始那么隔膜,说着说着话就渐渐融洽起来了。

    齐伯轩这人也必定是世家子弟——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出身来历。旁边闵道也算是世家子,可是对这些人却并不清楚,只认出一个苏还山来。而文飞……他虽然出身世家,可是……不说也罢。

    英雄不论出身,他将来一定会比旁人更出众拔尖。

    他看着台上的目光那样专注。

    我没见过他练剑,可我能想得出来,一定也是象现在这样专注——不,也许比现在还要专注。

    对练剑的人来说,剑总是比生命还重要。

    有这样的专注,又有极高的天资悟性,一定会成功的。

    这么一走神,上面那位越锋前辈说的话我便漏听了很多,再关注的时候,他正在逐一介绍另外几人,果然与齐伯轩说的一模一样。最后越锋口中“苏还山”三字一出口,周围顿时一片叫好喝彩之声,苏还山只是上前半步,向四周抱拳,团团一揖,一语不发,底下的人却越发鼓噪得响,刚才看起来还一个个沉稳持重的剑客们,现在却象过年的孩子一样,人人脸上的神情虽然有细微的不同,可是敬仰,激动,欢跃的神气,却如出一辙。

    我对剑道外行,可即使这样,也能看出这位被我叫了好几日苏伯伯的人,在修炼剑道的人们心中的地位和份量。

    只瞧这满场的热烈,剑道的兴盛可见一斑。

    相形之下,幻术却成了旁门左道,稀落式微。

    什么时候,修习幻术的人也能够有这样的盛事和规模……(未完待续,)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剑会 四

    我瞅了个空子从座席上离开,等在院门后的回廊拐角处,这里比别处人少些,过了一会儿,果然苏还山远远从另一边过来,身后还跟他那个生得黑黑矮矮的小仆虎头。

    “苏伯伯好。”

    他朝我点头:“刚才远远看着是你。你怎么来了京城?你父亲也来了?”

    “没有,我和巫真一同来的,来这儿看看热闹,没想到苏伯伯也来了。”

    苏还山还是不擅言辞,闷闷地站了一会儿,又说:“下头冷,你到上头来坐吧。”

    虎头点头,跟着说:“巫姑娘,我们坐在甲字号第二间,上头阁子里很暖和,还能把台子看得极清楚。”

    我摇头婉拒:“不用了,坐下头也一样。苏伯伯一定忙得紧,不用顾着我。”

    他摸了摸胡子,顿了一下,说:“那有事的话,让人到上头来找我。”

    “好。”

    苏还山就穿件黑色的旧棉袍,手上空空的也没带剑来。

    寻常练剑的人总嚷着什么人在剑在人亡剑亡之类,似乎非如此不能显出自己向道之心至诚。可是一代剑圣身上却不佩剑?

    不,兴许他佩了,只是一般人见不着?

    我一边琢磨着他的剑佩在哪儿,一边朝回走。肯定不象我刚才看到的那系在腰里,插在头发里……那还能佩哪儿?总不能是缚在腿上的吧?

    不成不成,那要与人动手怎么拔剑?走路也不方便呀。

    那,会不会藏在背上?

    也不会,一般的剑没那么短,又不是尺把长的短锋剑。

    我摇摇头,我对剑着实是外行。

    下次见了父亲问问他就知道了仙途剑修最新章节。

    转角的花坛边种着几株梅花,开得蓬勃正盛。一株红梅,其他的是白梅,花是更美,但却不如白府的梅花显得香气清郁。

    我站住了看了几眼,后头有人喊了我一句:“巫宁姑娘。”

    我转过头,齐伯轩大步走了过来:“天冷,怎么在这儿站着?”

    “也没觉得太冷。就是这里有两株梅花……”

    他站在我旁边,仔细端详了一下,忽然问:“你喜欢红梅还是白梅?”

    我怔了下,红梅也好。白梅也好,我倒没有觉得哪一种更喜欢,只是看着都秀丽雅致。他忽然这样一句。我还真答不上来。犹豫了下:“白梅吧。”

    “红梅有什么不好么?”

    “也没什么不好。”我觉得有点好笑。齐伯轩的表情极认真专注,似乎是要辩出来是非黑白来才算。

    这种时候他身上并没有那种让人无法亲近的,凛然而锋锐的气势。眉宇间带着

    红梅当然没有什么不好。

    可我更喜欢白梅一点。真要个理由,也没有什么理由。

    只是喜欢一朵花,不需要什么理由吧?即使是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非得有令旁人信服的理由。只是在那个时候,看到了,遇到了,喜欢不喜欢……是要看缘份的一件事。

    “我喜欢红梅。”

    他认真地说,我点点头。

    “回去吧,我也出来一会儿了。”

    他却说:“等一等。”

    我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来。他已经伸出手,微微踮起脚来,将那白梅折了一枝下来。递了给我:“送你。”

    我看着他,他将花又朝我递得近了些:“你不是喜欢么?”

    可是喜欢,却不一定要将它折下来啊。

    我迟疑了下,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不是我赞同他的做法,只是。我不想在这里和他僵持。

    这个人目光中的专注和坚定,让人觉得难以拒绝。

    齐伯轩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这才说:“回去吧,比武要开始了。”

    他似乎心情极好,主动向我解释:“这一次来了许多世家子弟,都有不凡技艺。在这论剑会上若是能力败群雄,是最快地扬名立万的途径,堪称一举成名天下知了。”

    “你也想吗?”

    我只是顺口一问,他却答:“不,我若露面会有麻烦。”他还加了一句:“我在此地有仇家。”

    他的坦白令我大大的意外了。

    这事儿他可没必要说出来,我和他的关系和陌生人也差不多,他可不象是会那么鲁莽的人。

    这种授人以柄的话,绝不象是这个有谋算有手段的人该说出来的。

    我暗自心惊,手里那株梅花简直象个烫手山芋,留也不是,抛也不是超级怀表。

    花朵上还沾着雪,一样洁白晶莹,分不清哪是雪,哪是花。淡淡的一缕香就象我现在遇到的烦恼,看不清,挥不去,撇不开。

    剑会一直到晚上,中午吃了一点东西,所有人的心思都没在吃食上头,他们有的声高有的声低,有的口沫横飞有的默不作声。巫真夹了些菜心放我碗里:“你尝尝,这时节有鲜菜吃倒是难得。”

    忽然身后有人啊的一声大叫,唬得席上的人一起转过头去看。那人的饭碗合在了身上,饭粒洒得到处都是,手舞足蹈眼露精光,嚷着:“是了,这一招该是这样!哈哈哈,原来是这样!”

    巫真吓了一跳,抱怨了一声:“至于么,跟疯子一样。”

    闵道小声说:“这也没什么……我堂兄兴起时比这声势还大呢,上次把树踢断了,那树倒下又砸坏了一大片屋瓦,屋子差点儿塌了。”

    汤端上来时,闵道饶有兴致地说起来:“上午有一个人使的剑法很有意思,看起来毫无章法,可偏偏对手就是占不着半点便宜,我以前从没听说过这人,不知道他这是哪一门哪一路的剑法。”

    文飞的筷子在空中比划了两下,似是自言自语:“我看着他的剑法,好象能想起些什么……”

    闵道追着问:“想起什么了?”

    文飞摇了摇头:“想不出来。”

    闵道皱着眉头苦苦思索,过了半晌也摇头放弃:“我也想不出来。他的剑路东一下西一下的,真是无迹可寻。”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谁,巫真跟我说:“你那会儿不在,所以没见着,我也看不懂那是什么。”她看一眼左右,伸手轻轻在自己的汤碗上一拂。

    汤碗中呈现中模糊的影像来,就象映在水面上的人的倒影。

    里头是个人在使剑。

    闵道探头过来看,轻轻咦了一声,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里头那人剑使得并不快,左刺一记右削一下,果然毫无套路。看上去简直就象个从没学过剑的人一样。

    “这人剑法没人认得?”

    “没有。”

    我看得认真,顺口问:“那谁邀他来参加剑会的呢?”

    这剑法真的没人见识过,这人可拿不到一张论剑会的请柬吧?

    这世上可没有人是真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齐伯轩看着那只汤碗,忽然问了句:“你们看到过的情形,都能再这样重演出来?”

    巫真点头说:“是啊,我不成,巫宁比我强。若是她看过的,再重现图影时保证清楚明白,分毫不差。我可记不得那样清楚。”

    齐伯轩问:“这叫什么名堂?”

    “是幻镜术里头的……”巫真越说声音越小,我抬起头来。

    齐伯轩眼中的专注与热切令人微微吃惊。

    这人……难道幻镜之术令他如此动容?

    齐伯轩转头看我:“巫宁姑娘,这么说来,论剑会上头,只要你见过的剑法,你都能牢牢记住,而且可以再这样演示出来?”(未完待续,)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幻影 一

    我心中微微一凛。

    我以前从没想过这件事情,而齐伯轩的言下之意,我已经明白了。

    这……

    我定定看着他,连文飞伸过手来,在桌下握住我的一只手,我都没能回过神。

    我虽然不是习剑的人,可是却也知道他们把自家的剑术本领看得比天还大,外传自是不可能,也绝不肯轻易示人,怕旁人偷学了去。象今天这样的论剑比武,可以见识到各门各派的精湛技艺,机会着实难得。

    而我和巫真,我们能将他们的招数都记下来……过后可以再反复的演示出来给旁人看……

    这是一件幸事么?

    也许是有冷风吹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文飞握着我的手忽然发紧,我觉得微微生疼。

    文飞肯定也想到了同样的事。

    若是让旁人知道……若是……

    我忽然间明白父亲说的一句话的意思。

    他说过,幻术总是招世人嫉恨惧怕的极品桃花运。

    我当时不明白,幻术固然在一般人眼中神秘莫测,可是只要不倚此为恶,世人又怎么会又恨又怕呢?

    巫真看了我一眼,她似乎还没有明白这其中的关键,有些茫然,有些不安。

    我忽然觉得厅中嘈杂的人声一瞬间都被隔开了,那些人,那些声音,显得那样遥远而模糊。象浮光掠影一样,乱纷纷的交杂在一起。

    也许……我们就不该到这里来。

    闵道压低了声音,却难掩兴奋欣喜:“巫宁,那你下午仔细看,晚上咱们在一块儿再讨论……这下可好了,当时看不懂的以后可以细看,当时来不及想的过后可以再细细推敲……”

    文飞摇头,语气有些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2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