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活色生仙 >

第93部分

活色生仙-第93部分

小说: 活色生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应该是……曾经的齐笙喜欢吃的东西吧?

    我忽然觉得胸腔里,某个地方,隐约的疼痛起来。

    喜欢吃芝麻糕的齐笙已经不在了。

    婢女端了热腾腾的茶点来,粥熬得很香,粘粘的,上面撒着玫瑰丝和核桃粒——这也不是我喜欢好的口味。可是齐涵就认准了这些,还总是催着我多吃些多吃些。

    有的时候我觉得她可一点不象我姐姐,倒象个小妈妈。

    印象里只有那些婆婆妈妈的长辈才会催着小辈吃东西,似乎满腔关爱都化成了吃的喝的,吃了喝了,才算结结实实的领受了这份爱一样我的美女俏老婆最新章节。

    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齐涵一给我吃这些,我就愁眉苦脸。

    可是现在看着这些,我忽然觉得鼻子发酸。

    “你盯着盘子看什么?光看可不会饱。”齐涵熟门熟路地端起碗来舀起一勺粥,还习惯性地吹了吹,递到我面前:“来,吃。”

    齐涵舀粥是很有一手的,就象有人说熟手的人削烤肉一样,每一片上都有皮有油有肉。齐涵舀粥的话,每一勺粥里都有玫瑰丝和核桃粒,这也算术业有专攻吧?

    “我又不是小孩儿……”

    “少顶嘴,你就是八十,难道我就不能喂你了?”

    我张嘴喝了一勺粥,玫瑰丝应该是酸酸甜甜的。核桃粒应该也很香,可我现在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舌头麻钝,可能是因为熬夜,也可能是因为我现在心思完全不在这上头。

    她又掰了一块芝麻糕:“来,快吃吧。”

    芝麻糕平时闻着,吃着,都过于甜腻,但今天我也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机械地咽下去。顺手把勺子接了过来:“我自己舀吧。”

    我把头埋下去,粥碗热气四溢,白雾模糊了眼睛。

    他们知道了吗?

    也许已经猜到。也许并没往那上头想过。

    但是这次我和父亲一起回来,齐涵和齐靖心中一定不会静如止水,他们一定会想,会猜测……会怀疑吧?

    齐涵看着我吃,自己只掰了半个馒头。就了两口菜。窗子敞着,阳光照了进来,斑驳的树影被投在地下。齐涵脸上,衣上,都是破碎的金色的光斑,我有些恍惚地伸出手去。想把那光影抓住。

    但是握住的手里是空的。

    有好些东西,是抓不住的。你越是用力想握住,却发现手心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吃完饭。你陪我去见那位巫……伯父。”齐涵用力撕下一片馒头,皱着眉头的样子让我觉得她想撕的其实是我的耳朵一样:“义父就能随便认了?那我和齐靖喊他什么?再说,他出身来历你清楚么?倘若是个恶人该怎么办?你这丫头真冒失……”

    我怔在那里,她看了我一眼,又放软了口气:“算了。认就认了吧,义父就义父吧——”她说:“反正……再糟也不会比齐泰生更糟糕了。”

    我噎了一下。急忙用力伸脖子把芝麻糕吞下,呃……齐涵的这个比方打的真是……

    不过,虎毒还不食子呢,人有时候却连禽兽也不如。象齐泰生那样的人,逼得自己的亲生儿女千里逃亡离家远遁,也实属罕有了。

    齐靖进了屋,吸着鼻子坐下来:“好香,什么粥?给我也来一碗。”

    “你怎么回来了?”

    “我把事情如实的告诉了姨母,她让漓珠师兄过去瞧瞧。既然他在,我就先回来了。”齐靖拿起一块芝麻糕,闻了闻味儿,又放下了,敲开了一个咸蛋,开始喝粥。他也不喜欢吃甜的。

    我忽然想起,我们三个人好象有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我总是陪在师公身边,齐涵和齐靖住得离我们的院子其实也不算远,可是……象是分了家一样的感觉。

    “那,我师公呢?”

    齐靖用筷子尖儿戳了我一下:“你师公既然已经不再昏睡不醒,那就不可能有人能伤得了他了重生之正妻攻略。”

    可是师公现在也……嗯,也算是昏睡吧。不过我下的幻咒只会只会让他陷入睡眠,绝不会让他醒不过来。若是有危险迫近,师公当然会醒的。

    “你们俩刚才在说什么?怎么眉头都皱着?”

    我没出声,齐涵说:“我在想,吃完早饭去拜见那位……巫伯父。”

    齐靖怔了下,缓缓把碗放下:“是啊,该正经拜见一下才是。这两天兵荒马乱的,怎么说也是位长辈……”

    我瞅着粥碗发呆,耳朵却尖尖的竖着听齐靖怎么说。

    “说起来,咱们离开齐家到沙湖也好几年了,小笙那时候小,现在也大了。她也不太记得齐家的事儿,不记得也好,认个义父也没什么,上次咱们见了那位太金夫人不还想认你当干女儿的么?”

    这事儿我知道,可是齐涵没答应啊。

    合着这干娘不能乱认,义父认一认无妨?

    这个……齐靖这意思,也是把那个齐泰生当不存在啊。

    齐靖摸摸我的头:“既然你们危困时巫前辈伸出援手,他又是长辈,你认下义父也不算什么错儿。快吃吧,吃完咱们一块儿过去。”

    我觉得吃下去的仿佛不是热粥热糕,而是一团团粗麻絮,扎扎刺刺的,还有些疼。

    齐涵给齐靖添了碗粥,忽然想起来问:“你不是说要去江州吗?”

    “不去了,”他想了想又说了句:“最近不太平。”

    齐涵点了点头:“对,还是再等一等吧。”

    我问:“为什么要去江州?”

    齐靖突然含糊起来,一句话说得吞吞吐吐,齐涵看我一眼,笑眯眯地说:“哥哥年纪不小了,姨母……”

    齐靖嗖地站了起来,碗一推:“吃饱了就走吧,太晚了对长辈不恭。”

    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我疑惑之极,可是又没法儿再问。

    等齐靖一出门儿,齐涵马上跟我咬耳朵:“姨母替哥哥看中了一个姑娘,是江州黄家的,哥哥上个月便说要去送信办事,其实……那个姑娘我过年时在苏夫人那里见过一次,是个清秀标致美人儿,而且据说剑法也不错。”

    呀?

    我掩着嘴,眼睛转来转去。

    齐靖……已经要说亲事了?

    我怎么感觉他还是个毛头小子呢——可不是,齐靖今年有二十三四了吧?

    时间过得真正快。

    “哥哥不是说剑法不成,誓不娶亲的吗?”

    齐涵抿着嘴笑,笑够了才说:“唉,这种话谁都会说,可是一到时候就由不得自己啦。再说,娶妻跟练剑也没妨碍啊。”

    我脚下绊了一下,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了。

    齐靖要娶妻了,说不定过两年,齐涵也要嫁人了……(未完待续,)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幻真 一

    齐靖齐涵一起朝父亲行礼。

    是最重的礼。

    先是一揖到地,然后再跪,叩。

    我站在一旁,心里头五味杂陈。

    这种礼就除了是是拜亲生父母,师长——我已经很久没见了。即使是过年时一起给姨母拜年,也只是跪叩而已。

    一直到他们站直身,父亲也没出声。

    他认真的打量齐靖与齐涵,目光中带着审视和评估的意味。

    “你们都是习剑的?”

    “是,”齐靖说:“我修习的是狂风剑法,齐涵修习的是青水剑法。”

    父亲点了点头:“都是南派的……有几重功力了?”

    齐靖露出惭愧的神色:“晚辈鲁钝,只修习到第五重。”

    齐涵说:“晚辈只修炼到第四重。”

    我对剑法全然外行,不过也知道他们的功夫在年轻一辈中还是数得着的。

    父亲点了点头:“以你们的年纪来说,也算难得。”

    他指了指身后的一扇小门:“进去看看。”

    齐靖和齐涵意外之极,可是并没有说什么,很恭顺地应了一声:“是。”

    推开那扇小门,我的惊讶之色也掩饰不住。

    这个院子就是普通的客院,这里本来不该有扇门。

    现在不但凭空多了一扇门,而且门后面还出现了……

    想也知道这是哪来的。

    我转头看了一眼父亲。

    我是知道的,父亲在幻术的修为高深莫测,但是知道……与自己亲眼看到,完全是两回事。

    门后面是一间开阔的空房子,极高极阔,除了这一扇门,里面是完全封闭的。连一扇窗子也没有。

    “进去吧。”

    齐靖和齐涵对望了一眼,齐靖先走了进去,齐涵回头看了我一眼,也走进门里头。

    那扇门又合了起来。

    父亲说:“他们一时半刻出不来强宠—夫君都太坏。”

    我忍不住问:“里头是什么?”

    父亲微微一笑:“是石人阵。”

    石人阵?

    那不是传说中已经失传的九大有名的幻阵之一吗?

    “对他们修炼剑术有好处。”父亲的手召了一下,茶壶缓缓升起来,朝茶杯中注水,仿佛有个看不见的仆人正在斟茶倒水一样。

    说起来,父亲的那个神秘的仆人,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

    那个人总给我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我以前一定见过他。

    也许。从前他就是家里的人?

    茶烟袅袅,水气缓缓地升腾弥漫。

    “重活一辈子,你还是走上这条路了。”父亲的声音很平静:“有的东西。就算是经历了生死轮回,一样不会变。”

    我的手搭上自己的另一只手腕。

    那里系着那根红线。

    或许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它在微微发热。

    “为什么,你这一世还是选择了幻术?”

    我想起第一次见到白宛夫人和纪羽的情形:“不,是幻术选择了我。”

    父亲将茶杯朝我移近了些:“这两杯茶。哪一杯是假的?”

    我怔了下。

    我感觉不出来,父亲点头说:“尝尝。”

    两杯茶一样温热,茶香清郁,口感软而稠,有如蜂蜜。

    这是极好的茶。

    我迷惑地摇头:“尝不出来。”

    父亲笑了:“这两杯都是真的。”

    “真与幻,虚与实。这其中的玄妙我琢磨了数百年。当年的于白屏和甄慧的传说,我仔细地打听,再虚妄荒诞的说法我都没有忽略。无论是哪一种说法。最后甄慧幻化出的蛟龙,都确定无疑是真的。”

    我紧张地屏着气。

    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但是这件事,我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幻术,无论道行多么精神,从始至终不变的。是一个幻字。

    如果那位传说中的幻仙师真的能幻出真的蛟龙……

    “想不明白,是么?”父亲碰了碰手里的茶盏:“我也想不明白。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传说一定都是讹传。”

    “你还记得那枚幻真珠吗?”

    我低下头,手掌缓缓摊开,一虚一实地两颗珠子悬浮在我的手心处,两颗珠子象两只灵活的小鱼,亲密地挨在一起,滴溜溜的打转。

    “这个,据说是当年甄慧留下的东西。”

    我悚然一惊嫡女贤妻全文阅读。

    这东西大有玄机,我知道。

    可是没想到来头这么大。

    “我猜你已经发现了,这珠子可以识破眼睛无法看穿的一切。不管有什么在其中阻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29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