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 >

第11部分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第11部分

小说: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常冈玲子是一位窈窕白皙的少妇,她的皮肤像象牙一样白腻,她被梅玉儿押进窑洞时,漂亮的和服已经凌乱不堪,一只饱满雪白的乳房裸露在外面,浅红色的乳晕如一滴红酒撒在白纸上,泛出一层光彩。虽然略有些狼狈,但是仍然散发着日本华族女子的高贵气质与诱人魅力。
  可是当七五四团团长徐虎得知有日军军官被俘,最终找到常冈夫妇的时候,常冈玲子只有一息尚存了。不要说贵族的气质,她已经不像人样了,她美丽的脸庞因为为痛楚而扭曲,脸颊被泪水汗水血水浸渍得白一道黑一道红一道地虚肿起来。她那刚才还骄傲地挺立着的一对丰乳,被蹂躏得如同两堆刚刚屙出来的牛粪,那烂了的下体,血肉模糊,两大腿一抽搐,便有白浊的污物渗了出来。
  而常冈义雄本人已经断了气,他全身体无完肤,手指脚趾都少了几根,小腿已经被折断,惨白的胫骨从皮肉中刺出,大腿上的肉被割掉了两块,血糊糊的看得见骨头,生殖器已经不翼而飞,肥大肚子上被尖刀刺透了十来处,肋骨几乎寸断。他的脸上血污混合着油汗,瞪着眼睛,张着大嘴似乎在呼喊,半边牙已经都没了,嘴角淌着污血。他的喉咙上有一道刀口,似乎这才是致命伤,常冈像被杀鸡一样割破喉咙流尽了血才死。
  而血腥的窑洞里此时只有梅玉儿一个人坦然的坐在炕头,双眸清亮有神采,五官精致像雕琢的一样。她身体赤裸着,只披了件军装,露出像希腊女神一样丰满白腻的双乳和美丽苗条的腰肢。不知道她从那里找来一根长烟枪,一边吸着旱烟,用烟味驱散着血腥,一边面带笑意的欣赏着惨死的常冈义雄。
  团长徐虎严肃的责问这是谁干的?梅玉儿清澈水灵的大眼睛眨都不眨的说:“是我干的。”
  “你一个人?”
  徐团长问。
  “就我一个人。”
  梅玉儿平静的回答。
  徐团长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常冈玲子和她下体里流出的白浊的污物,指着玲子问:“这也是你干的?”
  梅玉儿清脆的笑着说:“是,这也是我干的。”
  跟着徐团长来的士兵们一阵哄笑。但是愤怒的徐团长掏出手枪指着梅玉儿说:“信不信老子毙了你?你还有没有纪律,有没有原则了?”
  “你要是现在毙了我,你才是没有原则呢。”
  梅玉儿还在甜美的笑。徐团长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和这屋里的惨景联系在一起。
  “把她给我捆了。”
  徐团长下令。于是梅玉儿被五花大绑押回了团部。
  虽然一再审问,她也没有交待她的共犯。只是一边发自内心的笑,一边摆出一副死也无所谓的表情。
  徐虎准备公审她后再把她枪毙。因为徐虎不像张洪武或者李东生一样是农民出身,而是军校毕业的科班出身,他向来以治军严谨而著称。
  但是此时的一个意外事件救了梅玉儿。
  日本人丢了自己的大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开始疯狂的四处搜索,最终他们在东北方发现了丢弃的卡车,但是不见了常冈夫妇,只是在卡车后面空空如也的车斗里发现了三具日军的尸体。这样的干净利索,他们认定是在附近活动的国民党军统所为,所以对于不远处驻扎的国军第二战区第八十四集团军进行了疯狂的攻击报复。国军被日本人打傻了,平日里他们虽然表面上抗日,但是最主要的任务还是防备西面北山根据地的共匪,防止他们向东面扩散,在剿共上,国军和日本人的利益是一致的,现在日本人没头没脑的疯狂进攻,国军也不得不积极应对,双方打了个底朝天,竟然莫名其妙的成了国军在华北战场上最大规模的作战之一。
  八路军总司令部在知道了原委以后,大大嘉奖了北山根据地。而此时,梅玉儿正被五花大绑的在大会上接受公审。她的军装已经被脱下,只穿了一身便装,绳子捆在她的身上,好像一件紧身衣,把她浑身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一对丰满的乳房在绳子的紧绑下显得更加的挺拔了。在场的男人们裤裆里都高高的鼓起了一块。
  总司的嘉奖里发到柿园,张洪武急忙联系徐虎,因为他也知道徐虎今天要公审梅玉儿,并且觉得梅玉儿凶多吉少,虽然他一心想救梅玉儿但是他又知道徐虎是一根筋,向来原则第一,所以在拿到总司的嘉奖令后才赶紧跨上马,向七五四团部疾驰。
  七五四团部这时公审已经结束,梅玉儿被押到了刑场,松了绑,准备以严重违反纪律的罪名枪决。但是梅玉儿却毫无角色,尽管秋月已经哭倒在地,她反而安慰秋月说自己大仇已报,死也无憾。她一再叮咛秋月让她告诉她那八个家丁,不要干傻事儿。
  交待完,梅玉儿坦然走上了刑场,她笑盈盈的扯开自己胸衣,露出雪白耀眼的胸部说:“朝这儿打,别打头,打头太丑了。”
  就在这时,张洪武及时赶到,像唱戏一样大喊着“刀下留人”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梅玉儿。梅玉儿功过相抵,虽然免于一死,但也被七五四团除了名。但是她抗日的决心并不曾改变,所以她和她的家丁们成立了一支游击队,神出鬼没的活跃在抗日的前线。
  因为梅玉儿自己一口认下折磨常冈夫妇的罪行,而常冈玲子又被多次强暴过,所以根据地的老兵们就戏传是她强暴了常冈玲子。不过这也不冤枉她,因为老兵都传言说梅玉儿每天晚上都要脱光了抱着同样是光着身子的秋月困觉但是不管怎样,梅玉儿已经成了根据地的一个神话。
  也正是因为张洪武救了梅玉儿一命,梅玉儿对他一向感激。因此在听到枪炮声后,就带着自己的队伍前来支援。
  敌人已经被数量上占优势的根据地武装隔断包围,形成了几个小的包围圈,但是鬼子们丝毫没有撤退或者投降的意思,而是负隅顽抗。张洪武一边庆幸老天开眼,今天的两股鬼子都因为意外而提前暴露,一边也暗自忖度,不想和鬼子们硬碰硬,这样损失太大,而是按照多年来的作战经验,本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想找到鬼子的指挥部所在。
  此时,张洪武正爬在一道土坎的后面,聚精会神的趁着交战的火光观察着敌人的火力分布。他的身边突然一阵女人的甜香,梅玉儿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他身边和他并排趴下卧倒。
  “日,吓了老子一跳。”
  张洪武骂道。
  英姿飒爽的梅玉儿不以为意,问道:“什么情况?”
  张洪武一边继续观察,一边手已经不老实的伸进了梅玉儿的领口,轻车熟路的攀上了她丰满的乳峰,梅玉儿了稍微的挺起胸部,方便张洪武一把握住她挺拔的乳房,张洪武身上那股硝烟的味道让她迷醉。张洪武一边揉捏着梅玉儿滑腻的乳肉,一边说:“敌人在前面的山包上,那山包就像你的奶子一样圆滚,不好正面进攻,我怀疑敌人的指挥部就在奶头这个位置。”
  张洪武一边说一边捏了梅玉儿的乳头一下,弄得梅玉儿一阵麻酥。“但是我们火力够不到那里。”
  张洪武补充。
  “让我来想想办法。”
  梅玉儿说。
  “什么办法?千万别硬碰硬。咱们根据地现在兵力吃紧,要注意保存实力。”
  张洪武说。
  “洪武哥你放心,看到山包后面那个断崖了吗?鬼子只是半月形的守着那个那奶头呸我怎么也跟你学起来了,我是说鬼子的指挥部,但是并没有防备山包后面的断崖,如果我带人爬上去,准能打它个措手不及。”
  梅玉儿说。
  “恐怕不行吧,你知道,那山包后面是条深沟啊,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你怎么爬上去?”
  张洪武说。
  “就是要伸手不见五指才好爬,你帮我打掩护。”
  梅玉儿说完又幽灵似的消失了。只有张洪武手指上残留的温暖与滑腻让他知道这个女子刚刚来过。
  那女人的味道让张洪武一时间精神抖擞,他心里想:“如果同时操梅玉儿、柳若莹和姜佩茹这三个女人,肯定特别来劲儿。梅玉儿的英爽,柳若莹的闷骚,再加上姜佩茹的风流,操!这是神仙的日子啊!”
  饮牛沟的土洞里。柳若莹把王则端拉到了土洞深处的一个叉洞里。他们刚离开,王则端就隐约听到背后传来姜佩茹低声的喃喃细语和李东生的淫笑。
  柳若莹一直拉王则端走了很远,才停下,洞里很黑,他看不到柳若莹的脸庞,但是听声音好像柳若莹在哽咽,他急忙紧紧抱住柳若莹,轻声问道:“若莹,怎么了?”
  柳若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稳了稳神,轻声说道:“端哥,如果有机会,你想杀日本人给你哥哥报仇吗?”
  “当然想。”
  一想起他的哥哥,王则端的双眼就冒出复仇的火焰。
  “那如果让你拿东西交换呢?”
  柳若莹问。
  王则端意识到柳若莹想说什么,但是他此时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男子汉,因为面子,他又不能让柳若莹把话说透。只是说:“什么我都愿意。这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对我最重要,一样是你,一样是报仇。爱和恨是我生存下去的动力。”
  “端哥,你会一直爱我吗?”
  柳若莹问。
  “会的,无论怎样,我都会一直爱你,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应该相信我。”
  王则端说。
  “我相信你,我也会爱你一辈子,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我作什么,你都要相信我是一直爱着你的。”
  柳若莹一边说,一边把头埋在了王则端的怀里。
  王则端亲吻着柳若莹的额头,一边感受着柳若莹诱人的体味和温暖的身体,但是该死的,他的肉棒竟然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心里忍不住咒骂自己。
  可是这时柳若莹却抬头来吻他的嘴,王则端从她的热唇上感觉到了渴望。
  他一边回应着,一边又怕柳若莹发现他裤裆里的秘密,所以他稳了稳神,对柳若莹说:“我们先回去吧。”
  柳若莹有些失望,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开始燃烧了,但是想想现在的处境,她也理智的意识到这里不行。“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心中暗暗自责。
  他们转身向回走,远处油灯微弱的灯光是指引他们的路标。但是当他们接近姜佩茹和李东生的位置时,逐渐飘入耳中的声音却让两个人在黑暗里都羞红了脸。那明显是男欢女爱的声音。


【第十一章】
  ***********************************
故事写到这里,已经写了五万三千字了。我知道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题材,不仅涉及到抗日战争、国共内斗、日伪媾和,还涉及到绿帽、换妻、乱伦等一些列敏感话题,所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喜欢,并且会继续跟下去。如果喜欢这个题材,希望能够发帖支持,这样对小弟也是一个鼓励,多谢!
  ***********************************
李东生其实没有必要亲自去通知姜佩茹转移。张洪武派人向他说明了情况并让他负责指挥柿园和七五五团部的转移时,李东生马上想到的不是正在枪林弹雨里的张洪武,而是张洪武那俊俏风骚的媳妇姜佩茹。
  这倒不是说李东生和张洪武关系不好,恰恰相反,他和张洪武是结拜的把兄弟,两人一同出生入死。正是因为信任张洪武的能力,李东生才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5 96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