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 >

第6部分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第6部分

小说: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旁的张团长毫无顾忌的赤裸着身体,大大咧咧的歪在炕上,眼睛仍然色迷迷的盯着犹如梨花带雨般的柳若莹,手装作无意的放在柳若莹修长的美腿上。王则端注意到张团长的鸡巴在射精过后竟然还保持着半勃起状态。他的肉棒又粗又长,尽管没有完全勃起,但是仍然比王则端完全勃起的肉棒要大很多,看着张团长那根黑黝黝像枣木棒槌一样的肉棒,王则端又不自觉的想到了黑三。黑三的鸡巴也有这么长这么粗,王则端的母亲从那里得到了无尽的快乐。想到这儿,王则端又想起刚才柳若莹的模样,显然张团长的大鸡巴给柳若莹带来的快感是自己无法做到的。?“柳若莹同志,你刚才表现的很好,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这时一直在一旁观战的张觉明突然发话了。
  听了这话,柳若莹的脸更红了,这样的赞扬让她觉得羞愧,她小声的说:“我对不起则端。”?“为了抗日革命,我们应该无惧牺牲。”
  张觉明严肃的说。他顿了顿,继续说到:“你要执行的任务不能有半点破绽,最近半年来因为鬼子的扫荡,根据地的损失惨重。如果胡麻子投降日本人,和日本同流合污,那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釜底抽薪。根据地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没有足够的人力和物资同时对鬼子在几条战线上作战,所以对于胡麻子,我们必须智取,而你的任务,关系到整个根据地的存亡安危。”
  “俺是个粗人,不会讲什么道理,但是俺知道要干革命,就要横下一条心来,把狗日的小日本赶回他姥姥家去!”
  旁边的张团长也在劝慰柳若莹。
  但是一边劝慰,还不忘侧着头朝着柳若莹那深深的乳沟瞄去。柳若莹丰满的胸部随着她的啜泣微微颤动着,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似乎在回味刚才柳若莹丰乳峰的鲜美。
  柳若莹哭泣声虽变小了,她的两只眼睛仍然泛着泪光,但是却又是一种别样的风情。
  “柳若莹同志,你不是刚刚写了入党申请书吗?这就是你接受党的考验的第一课。我们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和同志”张觉明说。?柳若莹抬头看着张觉明,这个平时让她畏惧的领导此时却让她觉得不那么可怕了。她咬着嘴唇,似乎在收敛自己的思绪,又似乎是在下定决心,她渐渐的停止了哭泣。
  窗外的王则端此时也有些迷茫了。难道柳若莹这么做真的是为了杀鬼子吗?对于日本鬼子的仇恨让王则端一时间又觉得释然,他忘不了自己的哥哥是如何惨死在日本的手下,忘不了那五个日本禽兽是如何强暴折磨了自己的嫂子一晚上,直把那个娴静的女人折磨的体无完肤。
  “咱们来具体说说柳若莹同志刚才的表现吧。”
  这是张觉明的声音。?“总的来说,你表现的很好,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不太主动,比方说,你试过用嘴来迎合男人吗?就是用嘴含着男人的阳具。”
  这样让人难为情的话,竟然被张觉明毫无表情的说出来,柳若莹又羞的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是这样的,你和胡麻子只有有限的时间接触,你必须让他为你着迷,主动提出再次接触,然后我们的行动才能展开,所以当你见到他的时候,必须使出浑身解数,你明白吗?”
  张觉明说。?柳若莹依旧低着头,乌发沾在她汗津津的脸颊上,显得异常的妩媚。
  “我知道。我我以前试过用嘴巴的”
  柳若莹脸有一次红透了。
  “和你先生王则端?”
  张觉明有些诧异了。他见过王则端,但是无法想象那个看上去很老实的白面书生竟然会这样的有情趣。
  “不不是和他。”
  柳若莹回答。这样的回答让屋里的两个男人都吃了一惊,连同屋外躲着的王则端也吃了一惊,不过柳若莹确实没有和他试过口交。尽管王则端小时候就见过母亲赤裸着身体跪在黑三的两腿吞吃黑三的大肉棒的场景,但是他却从来不好意思让柳若莹也这么做。事实上,他母亲和他父亲也从来没有这么做过,有封建家庭一套规矩的束缚,女人不能表现的太主动。
  “哦?”
  张觉明不动声色的问。
  “是我在省城念教会学校的时候,那时我还小,才十四五岁。我不小心撞见了皮埃尔神父和学校的一个男生那样的胡来他就威胁我,让我也跟他那样。”
  柳若莹含羞的说。
  “你是说那个洋神父肏那个男娃儿的嘴?”
  张团长也忍不住好奇的问。
  听了张团长的粗话,柳若莹的脸红:“嗯,就在圣堂,晚上我去祈祷,撞见他们的,神父让那个男生走了,然后威胁我不让我说出去我那时很怕,因为上帝就在面前”
  柳若莹头垂得更低了。“然后,他就脱了我的衣服,让我”
  一时间所有男人的脑海里都浮现出了柳若莹描述的场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赤裸着身体,一对青春的乳房正在发育,而她樱桃似的小嘴却被迫的在一个洋人传教士那粗大的鸡巴上上下套动三个人想到这儿几乎都要射了。
  “听说洋人的屌都很大是不是?”
  张团长下流的问。
  柳若莹显得更窘迫了,没有回答。但是张觉明仍然能够一板正经的说:“这就是殖民者对我们祖国的侵略压迫啊,无论东洋人还是西洋人,他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也正是如此,我们才必须把它们都赶走,建立一个富强民主的新中国!”
  柳若莹点了点头。但是张团长却似乎没有听进去,脸上仍然是一副下流的表情,似乎还在意淫着什么。
  窗外的王则端更加憎恶柳若莹的父亲了,如果不是他非要把柳若莹送入教会学校,柳若莹也不会?受这样的凌辱。但是他这时又突然依稀记起,柳若莹能去法国念书,也是一个叫做皮什么的教父从中担保介绍的,难道
  难道是同一法国人?
  “那开始吧,让张团长配合一下。”
  张觉明说。
  柳若莹低头看了张团长那粗大丑陋的阳物,心里有些犹豫。
  “知道为什么要找张团长来配合我们训练吗?虽然张团长和胡麻子一个是革命军人,一个是土匪,有天壤之别,但是他们两个都是一样的出身,身材、年龄、长像也差不多,请张团长来,是为了更好的让你适应未来的斗争环境。其实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以请你的先生王则端来配合的,但是他和胡麻子的差别太大,将来都你的行动不仅没有帮助,还可能会有影响。”
  本来一件龌龊不堪的事情,让张觉明一说,柳若莹甚至觉得有些高尚了。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回想着刚才这根粗大的肉棒给自己带来的愉悦,心里觉得不是那么的抵触了。她直直的望着张团长的眼睛,坦白的说,这个粗壮男人给她带来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她从来没有像这样的高潮过——至少最近几年没有。想到这儿,她觉得自己又有些湿了。
  张团长仍然靠着墙坐在炕上,看着眼前这个美女满脸渴望的看着自己,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他甚至偷偷拧了自己大腿一把,疼痛让他意识到这不是梦。
  柳若莹主动上来搂住了张团长的脖子,她的臂膀在张团长那晒得黑红的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雪白。她的手抚摸着张团长剃得只有毛茬儿的头发,然后她低下头,竟然把嘴贴在了张团长那绿豆大小的乳头上。
  “啊!”
  张团长突然爽得大喊起来。柳若莹用舌尖轻轻的挑逗着张团长的乳头,并用牙齿轻咬。张团长在兴奋的颤抖中,下意识的抓住柳若莹那光滑白腻的后背,但是手一滑,竟然没有抓住。
  柳若莹跪在张团长的面前,她并没有急着去碰张团长那早已傲然挺立的大肉棒,而是慢慢的摩挲着他坚实的胸膛,然后慢慢的向下,抚摸着他腹部的肌肉,然后是他的毛茸茸长满汗毛的大腿。
  这样的缓慢抚摸反而使得张团长觉得他就要爆炸了。他张着嘴,但是只能发出“啊啊”
  沙哑的声音,他兴奋的脸完成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终于,柳若莹俯下身,用左手握住了张团长那一对沉甸甸的睾丸,她轻轻的捏着它,还不时的用指甲划着睾丸那敏感褶皱的表皮。她的右手环握住张团长发烫的大肉棒,温柔的上下搓动,把他的包皮向下推去,露出他那沾满粘液,鸡蛋大小的龟头。
  当柳若莹的舌尖触及张团长龟头的那一瞬间,张团长的全身都颤抖了,他发出兴奋的嚎叫。柳若莹继续把嘴唇吻在张团长那黑红的龟头上,她小心翼翼的把她粗大的肉棒吞入口中,一点一点,直到她的鼻子已经埋在张团长那粗黑的阴毛中,张团长忍不住去抓住柳若莹的头发,如果不是刚才刚射过,张团长这时恐怕已经缴枪了。
  窗外的王则端这时却是五味杂陈,他不知道柳若莹还有这样的经验,为什么柳若莹从来没有像他?提及呢?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成了父亲那样的刻板之人,让柳若莹在自己的面前也无法释放自己?但是不管怎样,他觉得自己也勃起了,这让他觉得惊讶,因为通常自己在射精以后是无法二次勃起的,但是看着自己容貌美丽气质高贵的娇妻这样跪在一个大老粗的档间,用她鲜美的小嘴和柔滑的舌头舔吃着他那又粗又大的鸡巴,他觉得无比的刺激,这样的刺激让他觉得眩晕起来,没了任何理智思考的能力,只是把手伸进裤裆,又开始握住自己的鸡巴,撸动起来。
  柳若莹慢慢的用嘴套动着张团长的大肉棒,她试图想当年和皮埃尔神父那样,把他的肉棒吞进她湿润的喉咙,但是她却做不到,因为张团长的龟头太大了,印象里,皮埃尔神父的肉棒虽然也又粗又大,但是龟头却不大,可以顺利的插入她的喉咙。
  但是对于张团长来说,这已经是莫大的刺激了,特别是柳若莹吞吐他的肉棒的同时,还用牙齿轻咬着他的龟头,而她的手也随着她的吞吐不断的轻轻挤压着他的睾丸。张团长觉得他要射了。而一帮的张觉明此时其实也早已忍耐不住,他把手插进裤兜里,隔着裤子,不动声色的轻轻搓动着自己早已硬的不能再硬的阴茎。而窗外的王则端也几乎也要射了出来!
  “砰!——砰!——”
  沉醉的夜晚突然被远处的枪声打破。所有的人都一激灵,还是张团长反应最快,他大喊:“不好!是柿园方向!”
  说罢他匆忙的将快要射的肉棒从柳若莹的口中拔出,套上裤子,拿着衣服就向七五五团的团部跑去。匆忙间,他并没有发现院子里的老榆树后面还躲着的王则端。
  王则端听到枪响,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张团长朝门冲来,情急之下,他只好就近躲在老榆树的后面。等张团长跑过,自己也连忙从原路返回自己的院子。忙乱之间,他已经忘了屋子里还有赤裸着的柳若莹,和那个总是一脸阴险的张觉明


【第六章】
  王则端回到的院子的时候,张团长已经带着警备连和一营朝柿园方向奔去,二营和三营已经做好了准备,原地待命,四营加强了七五五团团部的警戒,防止在混乱中被敌人偷营。不管个人作风问题怎样,就军事素质而言,张团长无疑是一流的。
  王则端装作若无其事的踱进自己的院子,发现院子坐着两个来客:一个穿着军装的勤务兵和一个穿着便服的年轻少妇。黑暗中王则端看不清两人的面孔,但是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3 95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