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 >

第8部分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第8部分

小说: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其罪啊!更让张洪武诧异的是,按照以往的经验,南边主要的敌人是盘踞在百花镇的军阀胡麻子,但是为什么日伪军会从南边进攻?难道胡麻子已经投敌了?一串儿的问号让张洪武心乱如麻。
  虽然远处枪声阵阵,但是王则端和姜佩茹似乎忘记了外面的一切,沉浸他们两个人的世界中。王则端仔细的品味着姜佩茹的乳头,她的乳头比柳若莹的大一些,像两颗金丝小枣,乳头和乳晕的颜色也要深一些,但是乳房的大小和柳若莹不相上下,并且看上去要比柳若莹显得更风骚诱惑,让王则端爱不释口。
  姜佩茹一直抓着王则端细白的鸡巴上下揉动,但是让她有些失望的是这根鸡巴竟然还是软绵绵的,完全没有勃起,她把手继续往王则端的裤裆中伸去,想去爱抚他的蛋蛋,但是这时她却在王则端的右裤腿处碰到一片湿滑的粘液。
  她用修长的指尖沾了些许,捻动一下,然后坏笑着对王则端说:〃 说,你刚才去干什么了?这是什么?〃 说着她把手指放在王则端的面前,一股咸腥的精液味道。
  王则端的脸〃 唰〃 的红了。他该怎么说呢?总不能说:〃 我看到了你的丈夫张洪武在肏我的妻子柳若莹的骚穴,然后我就忍不住手淫了。〃 吧?
  好在姜佩茹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把那只沾满王则端精液的手指放入口中,深深的吮吸了一下,然后深情的对王则端说:〃 这些年来我一直怀念你的味道,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 说罢就用雪白的胳膊搂住王则端的脖子,把赤裸的上身紧紧的贴在王则端的身上。
  眼前这温热肉感的胴体让王则端体内有一种无名的欲火乱窜,可是他的鸡巴却仍然软绵绵的没有反应。他这时甚至有些羡慕嫉妒张团长那根粗大的鸡巴了,为什么他射完以后就可以马上勃起,而自己却不不行呢?
  想着张团长的大鸡巴,他又不由自主的想到柳若莹在张团长粗壮的身体下忘情呻吟时的模样,甚至想起刚才张团长那根粗大的阳具快速着抽插着柳若莹拿粉嫩紧湿的小穴时的情形,柳若莹的小穴里不时的涌出一股股白色的淫水,顺着她雪白的屁股流下,想到这儿,王则端竟然吃惊的发现,自己的鸡巴已经有些变硬了。
  但是姜佩茹没有察觉到王则端的变化,她把脸在贴在王则端的胸膛上,来回的摩挲着,贪婪的闻着王则端这久违的体味。和那些大老粗满身的汗臭不同,王则端总有一股子书卷的油墨味。
  〃 端,这些年你想过我吗?〃 姜佩茹把脸靠在王则端肩膀上,陶醉的问。
  〃 我当然想过你。〃 王则端抚摸着她的秀发说。
  但是王则端内心深处却觉得异常的矛盾。姜佩茹并不是王则端第一个女人。王则端的第一个女人是柳若莹,那年他们才十四岁。柳若莹在去省城前的一个晚上,在她家西院的柴房把身体给了王则端。那时的王则端对于性爱毫无经验,几乎是完全是在柳若莹的指引下完成的。王则端只记得他的肉棒在柳若莹纤手的引导下,刚插入柳若莹那爱液泛滥的小穴他就射了,甚至连抽动都没有抽动。然后第二天柳若莹就走了,柳若莹简直就像在森林里点燃了一堆篝火的孩子,点着后她就走了,全然不过这篝火已经引燃了整座森林。
  柳若莹走后,王则端就成了一头发情的小野兽,四处寻找可以发泄的对象
  半个月后,王则端也离开了家乡,到了上海去念中学。他的哥哥王则方在家里给他安顿好,吃过午饭就出了门,那时王则端还不知道哥哥是地下党,只是觉得他总是很忙。哥哥走后,王则端和漂亮的小嫂子聊了会儿天。王则端的嫂子有一双非常美丽的大眼睛,皮肤白皙,梳着精致的发髻,简洁、干净。她穿着一身素雅的旗袍,恰到好处的衬托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王则端发现上海女人的旗袍开叉很高,嫂子修长雪白的大腿时不时的就露在王则端的眼里,他的眼睛也已经无法抑制的不断扫过嫂子那不算很大但却很挺拔的乳房和她翘翘的屁股。王则端感到一种不可遏止的勃起。嫂子并没有觉察到眼前这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小叔子的异样,但是王则端已经在脑子里把嫂子强奸了好几遍了。都是的柳若莹,他有时候会愤愤的想。
  所以当王则端在学校见到面容姣好,身材标志的姜佩茹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完全是肉欲上的。他接近姜佩茹也完全是少年性冲动的驱使。
  但是身在异乡的姜佩茹却把他当作了自己青涩的初恋,甚至义无反顾的把身体给了他。而王则端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年少时的不羁竟然导致了姜佩茹一连串的不幸。
  想到这儿,他只觉得一阵阵的内疚。
  〃 我梦到过你的。〃 王则端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抚摸着姜佩茹胸前的伤疤。但是他没有说的是,他梦到的姜佩茹从来都是赤裸的。
  〃 那你是怎么成了张团长的夫人的?〃 王则端问。
  〃 说来话长。那次事情过后婆婆就气病了,后来家里就遭了土匪,我也被土匪抢了去,成了他们淫乐的工具,他们每天晚上抓阄,谁抓到了,就和我后来土匪流窜到北山附近,被张洪武的部队打散了,我又被送给了张洪武。本来张洪武说给我盘缠让我回家的,可是那天晚上他又摸上了我的床,直折腾了我一夜,第二天他又不让我走了,但是又不好和根据地的领导交代,八路军毕竟不是土匪,所以他就娶了我 。〃 姜佩茹回忆着她这些年来的遭遇。
  〃 这也好啊。〃 王则端说。
  姜佩茹苦笑了一下,似乎是有难言之隐。王则端正要问,院子里突然响起了〃 梆——梆〃 的砸门声。
  王则端和姜佩茹匆忙的站起来,整理好衣物。借着屋里的油灯,王则端才清楚的看到姜佩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雪白俏丽的少妇。她穿着一件白底碎花的棉布斜襟小褂,肥腿的葱绿色布裤,一双黑色带绊的布鞋,头发在脑后挽着一丝不苟的髻,真是个青丝丝、水条条的女人。想到这样的女人竟然反复被土匪蹂躏,王则端下体刚才半硬的鸡巴竟然突然的变硬了。
  砸门的是七五三团的团长李东生和一个士兵。当他看到开门走出的是姜佩茹和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的时候,他色迷迷的笑了。趁着夜色,他的手在姜佩茹浑圆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说道:〃 情况比较复杂,赶紧转移,去西边的饮牛沟里。〃 然后就匆匆去拍隔壁院子的门。
  李东生是接到张洪武的口信才来匆忙指挥七五五团团部的转移,因为张洪武所有的战斗部队都已经压在了和偷袭敌人的战斗上。
  正如张洪武所担心的那样,敌人果然是从两路来袭的,南面一路吸引火力,掩护东南面主力进攻。不幸中万幸的是,东南面进攻的敌人无意中进入了根据地的雷区,地雷的爆炸声提前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因为不知道敌人一共有多少,张洪武派传令兵通知小李庄的李东生负责柿园和葛家岭的转移。而李东生在听到枪响时就已经迅速的转移了七五三团的伤员。
  没了后顾之忧,张洪武和鬼子们鏖战起来。


【第八章】
  幸好北山根据地还有张洪武,在他的安排下,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其实来偷袭的鬼子恐怕也不知道北山根据的现在其实是处在群龙无首的境地。
  北山根据地的军、政领导都不在北山。他们都在延安。
  去年10月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号召全党学习马列主义理论,来个学习竞赛。谁都没有想到,这正是轰轰烈烈的整风运动的肇始。从今年五月起,北山的军、政领导就被召集到延安去学习,他们不知道北山就是这场运动最初的几块儿试验田之一
  远处的柿园激战正酣,而此时在葛家岭,王则端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面对柳若莹。
  李东生砸开隔壁的门,柳若莹和张觉明走了出来,柳若莹的脸上还带着红晕。李东生一时间惊诧了,没有想到两个美丽的女子在同一天晚上都出现在他的身边。张觉明了解了情况,礼貌的和王则端姜佩茹打了招呼,没有和他们一起转移,而是匆忙的想赶回柿园的方向,他想再会社会部查看一下,确保转移没有疏漏,因为社会部涉及很多机密的文件。
  尽管知道柿园那边正是险象丛生,李东生也没有制止张觉明,他知道这是一个合格干部的义务。他让手下的那名士兵陪同张觉明一起回去。而他带着姜佩茹王则端和柳若莹赶往西边的饮牛沟里,那里需要他指挥。
  沟壑遍布的黄土高原给根据地提供了天然的避难所。李东生仔细的查看了转移到饮牛沟的人员,安排好了岗哨,这才带着王则端姜佩茹和柳若莹来到一处土洞。
  一路上因为紧张,王则端和柳若莹只简单的交谈了两句,他们只是牵着手,紧跟着李东生。而姜佩茹则跟在他们后面。到了土洞里坐定,王则端才发现这是一个很深的L 形的土洞,洞里有些粗瓷的器皿和箱子,大概是应急准备的物资。这个洞里只有李东生,姜佩茹,柳若莹和他四个人。
  洞里有油灯,李东生点亮了油灯,因为洞很深又曲折,所以不会暴露他们。而李东生点灯的主要目的当然是想看清楚柳若莹这个美人。柳若莹自然也认出来这个曾经轻薄过她的李团长,但是此时她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她一心想的是该如何告诉王则端今天晚上发生的近似荒唐的事情。
  此时的柿园张洪武虽然两线作战,但是因为心里有了底,逐渐占了上风。
  附近的游击队和民兵也闻讯前来支援,其中也包括梅玉儿的游击队。
  梅玉儿为数不多的几个女游击队长,她还很年轻,也很漂亮,身材修长健美,脸上光洁丰润,乳房高高隆起,浑身四射出一种看不见的光芒,那是一种久经沙场的战士特有的魅力。
  梅玉儿也是大家小姐出身,但是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没有一点儿女孩儿的样子,但是这也养成了她泼辣的性格,所以当日本人杀光了她一家几十口人的时候,她带着七八个逃出来的家丁和贴身丫鬟秋月就投奔了北山根据地,活跃在抗日战争的第一线上。本来,她是隶属于北山根据地的正规部队编制的,但是由于她对日本人的极端憎恶,让她干出来一件严重违反纪律的事情,所以她才在接受处罚后被除名,成了游击队员。
  但是那次违反纪律的事件却不断的在根据地大老粗士兵中流传,因为据说梅玉儿操了一个日本大佐的妻子。刚来的新兵蛋子都会好奇的问,两个女人怎么操逼,这时就会有老兵满脸憧憬的娓娓道来。
  那是一年半以前,梅玉儿带着秋月和两个个心腹的战士同时也是她的前家丁乔装去东边的山阴县城打探情报,路上她看到了远处驶来的一辆满载物资的日本军用卡车。那是县城的大路,从来没有游击队或者八路军在光天化日之下敢在那里活动,因为山阴县城周围是平原,密布了鬼子的炮楼,一旦被发现,根本无法逃脱。
  但是梅玉儿却大胆的改变原计划,交代了几句,然后就和秋月来到大路上,把胳膊上挎着的篮子仍在路中间,篮子里的鸡蛋碎了一地,然后和秋月假装厮打起来。
  那辆鬼子的军用卡车由远而近。上面有三个日本兵、一个日本大佐和一个日本少妇,那是他的太太。卡车有四个门,两排座,日本兵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3 95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