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 >

第9部分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第9部分

小说: 抗日红杏录 作者:wang.xueqian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辆鬼子的军用卡车由远而近。上面有三个日本兵、一个日本大佐和一个日本少妇,那是他的太太。卡车有四个门,两排座,日本兵在前面,大佐和他的太太在后面。当卡车驶到厮打中的梅玉儿和秋月的跟前时,不得不停了下来,前排的三个日本兵探着头,好奇的看着这个两个正在撕扯着对方衣服的两个俊俏的中国女人。
  正当这些日本兵好奇的观看时,秋月突然一把扯住梅玉儿的前襟,使劲一拉,竟把她的衣服给扯烂了。梅玉儿里面的肚兜根本遮不住她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随着她和秋月的撕扯,她浑圆的奶子若隐若现的在日本兵的面前晃动着,那些鬼子们的口水几乎都要从嘴角滴了下来了。
  秋月这时把梅玉儿扳倒在地,骑在她的身上,装作用力的用手去掐她的脖子,而梅玉儿则用力的抓扯着秋月的衣服,把她的前襟连同她水绿色的肚兜都扯开来,霎那间秋月一对盈盈可握的乳房也裸露出来。
  秋月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腰很细,屁股圆润,奶子不大却很坚挺,她这时白净的脸蛋这时已经沾上了泥土,秀美的五官成了花脸,最要命的是她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梅玉儿撕开,一对白晃晃的奶子随着她的厮打,诱人的跳动着,粉嫩的乳头像两颗甜美的樱桃。
  日本兵们简直看呆了。车里的大佐命令他们下去看看是什么情况。而这三个日本兵迫不及待的开门下车,一个日本兵把秋月从梅玉儿的身上抓下来,另外两个摁住梅玉儿,不让她再厮打。然后一个日本兵抱着半裸的秋月,另外两个日本兵架着梅玉儿,兴奋的走向公路旁边一座早已没了屋顶门窗的四处透亮的土屋里。
  日军大佐隔着早没了窗棱窗纸的窗格子看到他的士兵正像禽兽一样撕开两个中国中国女人的衣服,那个搂着秋月的士兵叫做野田,他把把秋月面朝下摁在一堵矮墙上,然后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裤子,掏出早已勃起的大鸡巴,吐了口吐沫抹在自己的龟头上,然后从后面分开秋月的双腿,一手抓住秋月挺拔雪白的乳房,一手握着自己粗大的鸡巴,硬生生的插进这个娇美女孩儿的小穴,秋月痛苦的哀号了一声,但是野田全然不顾的插动起来。
  此时车上的大佐也被眼前的场景刺激的兴奋起来,他一把搂住旁边穿着和服的妻子,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扯开她的胸衣,他女人那一对白鸽子一样雪白的乳房弹了出来,颤巍巍的,乳头红红的,像是鸽子的嘴。大佐张开大嘴,一低头一口把女人的乳房含在嘴里贪婪的吮吸着,他的手也伸向女人的两腿之间。
  土屋里的淫戏还在进行,梅玉儿的身上趴着一个日本鬼子,他一边用粗大丑陋的鸡巴疯狂插动这眼前这个美人的嫩穴,直发出“啧啧”的水声,一边把头埋在梅玉儿丰满的乳房上,尽情的吮吸抓咬。梅玉儿似乎也动了情用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死死的摁在自己饱胀的乳峰上,而另一手还抓着跪在一旁的另一个日本兵的肉屌,一边搓动,一边用自己香唇亲吻着他那鸡蛋大小的龟头,试图把它吞进嘴里。那个日本兵忘情的闭着眼睛。
  这时,事先埋伏好的另外两个战士悄悄走到正在干秋月的那个日本兵和正在被梅玉儿口交的日本兵的背后,毫无声息的扭断了两个日本鬼子的脖子。
  而趴在梅玉儿身上的那个日本兵,竟然全然不觉周围的变化,仍把脸深深的埋进梅玉儿的乳肉,疯狂的亲吻着她的乳头,直到他的脖子也被扭断。
  土屋里一时安静下来,他们确信车上的日本人没有发现后,才舒了一口气。
  梅玉儿和秋月此时仍然赤裸着,她们硬硬的奶头红艳艳的还沾着日本鬼子的口水,两腿间乌黑的阴毛上沾满了淫水。另外两个战士赶紧脱下衣服给梅玉儿和秋月穿上,他们自己则换上了日本兵的军装。梅玉儿看到那两个战士的肉棒也傲然挺立着,不由的妩媚一笑,这两根肉棒她并不陌生。
  日军大佐在卡车的后座上刚刚捅入他女人那湿漉漉的阴户,他们就成了梅玉儿的俘虏。这时梅玉儿才意识到自己抓了一条大鱼,本来她只是打那一车物资的主意。梅玉儿把这一对鬼子夫妇捆好塞进后座地下的空间。然后指挥着那两个穿着日本军装的战士掉头把车往西开去。


【第九章】
  梅玉儿擅自改变侦查计划是后来在大会上公审她时她的第一项重要违纪,但是比起她后边的所作所为,这却又不值一提了。
  日本鬼子根本就没想到八路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日本军车。梅玉儿劫持的军车在路上虽然遇到了伪军的两个岗哨,但是伪军没敢检查就放行了,谁会想到这车里坐的是八路呢?梅玉儿顺利的把车开到距离北山根据地不远的山脚下的交通站,把卡车藏在树丛中做好伪装,然后通知其它同志来接应和搬运物资。接着她又命人把搬空的卡车一路向东北开去,开出去了很远才弃车而回。梅玉儿是个心思缜密的女人,她知道她劫持了日本的军车肯定会招致日本人疯狂的报复,她不想给根据地附近的村民招致无妄之灾,所以她有意让人把车开到国民党第二战区第十五集团军驻守的营地附近。“国军也是该抗日的嘛。”
  她心里想。
  但是梅玉儿并没有报告上级她抓了俘虏,因为她这才知道这个日军大佐是常冈义雄。虽然她以前并未见过这个常冈义雄,但是她知道他和她有杀父灭家之仇。
  常冈义雄是驻扎在山阴县的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独立步兵第15大队的大队长。日军维持占领区治安而设的“独立混成旅团”跟一般下设两联队的旅团不同,它的下属部队是若干个独立步兵大队,所以独立混成旅团相当于一个小型师团,而独立步兵大队的大队长也就不像一般的大队长那样是少佐级而是大佐级军官。常冈义雄看上去四十多岁,五短身材,满脸横肉,眼睛很小,肿着的眼泡,神情却强悍严厉。半年前,他还在高阳县担任中队长时,正是他带着鬼子抄了梅玉儿的家。
  梅家在高阳县是有名的大户。梅玉儿的父亲是前清武举出身,清末做过一任总兵,后来辛亥革命,他就卸甲归田,置办家业,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日本人入侵华北,很快占领了高阳,常冈邀请梅老先生出任地方维持会会长,但是梅老先生断然拒绝,即使常冈一再强逼,梅老先生也不为所动。
  常冈恼羞成怒,以梅家通共为名,带着鬼子围了梅家,梅家上下几十口人,男人的几乎全部被杀,女人被扒光了衣服供鬼子奸淫。
  庆幸的是梅玉儿这时并不在家,她扮了男装领着丫鬟秋月和八个家丁正在押运着家里的金银细软向乡下转移。梅老先生在拒绝日本人的邀请之后,就有了搬到乡下避难的念头,因为他知道日本人不会善罢甘休。他打算先把家里的财产转移过去,然后找机会再走。梅老先生有两个儿子,但是如果让儿子去办这事,很容易引起日本人的怀疑。真在为难的时候,梅玉儿想了一个主意,由梅玉儿女扮男装,扮成家丁模样,和八个精壮的家丁一起,假装向梅家辞工回乡收麦。梅家也假装用粮食给家丁们的工钱,这样这些家丁就可以用推车推着粮食出城,而梅家的细软也可以藏在车里。梅老先生开始不放心,但是一来别无他法,二来女儿自幼习武,跟他学了一身的好功夫,所以后来也就答应了,但是他又觉得女儿和八个男家丁一起有所不便,所以才让她的贴身丫鬟秋月也扮作小厮,路上好有个照应,没有想到秋月因此也侥幸捡了一条命。
  梅玉儿和家丁们是在回来的路上听说了家里的不幸的。虽然常冈义雄多次拜访过梅家,但是梅玉儿养在深闺,从来没有见过他什么模样,她只是在内心深处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名字,并且发誓要报仇。
  日本人虽然抄了梅家,但是并没有找到多少钱财,并且还不见了梅家大小姐。所以他们发榜四处缉拿梅玉儿,并想通过她追查梅家不知下落的家产。
  风声很紧,梅玉儿没敢回高阳,而是一路到了山阴县的世交李家暂为躲避。
  梅玉儿和李家的独子李厚德有婚约而且两家关系一直很好,因此她觉得李家是可以信赖的藏身之所。到了李家以后,李伯仁李厚德父子虽然吃惊,但是仍然热情的款待了他们,几天的躲避奔波,梅玉儿早已疲惫不堪,晚上在客房住下,很快就酣然入梦。但是半夜时分,她突然被一只手摸醒。
  那只手先是隔着肚兜摸着她平坦的小腹,她还睡意朦胧,以为是丫鬟秋月,没有醒来。紧接着,那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肚兜,一把握住了梅玉儿那傲人的乳峰,有力一捏,一阵如电击般的酥麻感让梅玉儿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这时一个身影猛然的斜压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扯落了她的肚兜,那只手随后攀上她另一只丰满白皙的乳房,双手像揉面一样玩弄着她散发着处女芬芳的双乳。
  屋里亮着昏暗的油灯,梅玉儿看清楚趴在自己身上的正是自己的未婚夫李厚德,她不禁羞红了脸,又气又恼,心想他为什么这么着急啊!她想挣扎,可是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住了,而自己的小裤早已在自己的熟睡中被褪去,肚兜又刚被他扯掉,她正全身赤裸的被李厚德斜压在身下,一时间她羞得几乎要晕倒了。
  羞辱与惶恐之间,梅玉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乳头被一张湿热的大嘴吸住,李厚德的嘴如同婴儿般含住她的乳头不断的吮吸,随着那一张一合的吸动,梅玉儿的乳尖上传来一阵阵钻心酥麻的快感,这快感像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
  尽管充满了羞耻,但是她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阵悸动,她从未被开发过的鲜嫩小穴里涌出一股处女的蜜汁。梅玉儿一边呼喊,一边努力的挣扎。
  但是李厚德此时根本不顾梅玉儿的呼喊,只是淫笑着享用着她那雪白丰满的乳房,一张大嘴左右逢源的在梅玉儿那两颗蓓蕾上流连忘返。他那一阵阵的吮吸不断催生着梅玉儿朦胧的情欲,这种羞辱但又畅快的感觉让她几乎无法抵抗,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口中的呼喊也变成了娇弱无力的呻吟,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胸部高高的挺起,似乎在不自觉的迎合着这个急色男人的吸吮,她的肉穴早已春水泛滥,淫液一股股不断的流出。
  突然,一条舌头灵巧的舔过她湿润的桃源,想念是在品尝她下面流出的蜜汁,接着那舌尖准确的找到了她敏感的阴核,开始在上面转着圈的滑动起来。梅玉儿身体猛地一颤抖,她大吃一惊,这屋里还有一个人,是谁?
  “厚德,你这没过门的媳妇真是个小骚货啊,看这浪水流的,屄毛都浸透了,送给日本人真是可惜了!”
  在梅玉儿身下说话的正是他未来的公公李伯仁!
  “是啊,爹,所以今天晚上咱父子要先好好享用一下,哈哈哈!”
  梅玉儿的胸脯上传来李厚德的淫笑。
  霎那间,梅玉儿像被霹雳击中一样,万念俱灰,泪如雨下。本来以为找到了可以信赖托付终身的人,但是却没想到这对父子竟然是两个禽兽!
  梅玉儿的公公显然是一个老手,他的舌头像毒蛇一样,坚韧而有力,他在梅玉儿粉嫩的阴唇和阴核上舔弄着,像只发情公狗,全然不顾道德人伦。
  虽然梅玉儿羞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3 95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