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

第12部分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第12部分

小说: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弄脏的,我来洗。」江无畔冷冷回腔。
杜鳞真想喷水。。。。。。
干,这该死的大剑客,这究竟是什么性格啊?
之前还好像不好意思,现在回过神来,怎么就变成这样?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你来我还受不了呢!」说着就将布巾抢过来自己擦,见到江无畔还站在一旁,杜拎就算脸皮再厚,为人再无赖,也有些受不了,「我说,昨晚上都看了一整晚了,还看不够啊?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是如此好色之徒?」
说实话,江无畔现在心跳还是不太正常,眼睛也不敢往杜鳞身上看,表面上却还是秩青着脸,骂了声「滚」,却是转过身去,不再理他,只是还坐在温泉边的大石上。
热水温柔抚慰着全身,杜鳞只觉得身上酸痛总算是好上许多,人也舒服得有些飘飘然。
这江无畔只怕经常跑来此处,还真是会享受的世家公子。。。。。。
杜鳞挑了块光滑的石头靠着,双眼微睁,就见到被水雾模糊了的碧青中,一抹白影坐在石上,长发垂落,身姿挺拔,雾气柔化了略显刚硬外放的锐气,却增了些许飘飘然的仙气,看起来恍若梦中。
杜鳞一时间看得有些发怔,脑中浮想联篇,当然,全都是有色的。
玷污纯洁,这种事毫无疑问是所有好色男女心中最爱,一想到昨夜那人就在自己身上任意驰骋,自己也抱着他一同起舞,杜鳞就觉得鼠蹊一阵发麻,脸上也一阵燥热。
去!不过就是场意外,兴奋啥?犯贱不成?就算好色也应该好色到绝色美人儿身上去!
他在心中找着理由,可是还是觉得一个劲儿的兴奋,真是糟糕。
「杜鳞。」低沉悦耳却略显生硬的声音突然冒出来。
「啊!」杜鳞做贼心虚,被这一声吓得险些摔倒。一阵慌乱,直将泉水打得水花四溅。
「你做什么?」江无畔侧过头来看他一眼,就见到杜鳞狼狈不堪的从水里爬到岩石上靠好。
「没什么没什么。。。。。。你说,你说。。。。。。」杜鳞呛了几口水,脚下打滑,勉强站直身子,还要忙着掩饰,好不辛苦。
「你。。。。。。」江无畔语声停顿了一下,似乎还在犹豫不决。
「什么?」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大对劲,杜鳞的声音也变得小心翼翼的。

()
「。。。。。。没什么。」江无畔忽然站起身,又吓了杜鳞一跳。
「你慢慢洗,我去把弄乱的地方收拾一下。」
「知道了。」杜鳞乐得在这此处逍遥,也知道江无畔不愿意别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何事。嗯,当然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如果被那些忠心耿耿的下人们知道了,还指不定要怎么背着江无畔给他小鞋穿呢!
江无畔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又顿住脚步,淡淡道:「等过几天你身子好了,便来兑现我昔日的诺言。」
「哦,好。。。。。。啊?」杜鳞隔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慌忙游过去冲着江无畔的背影喊,「你那句话什么意思?」
江无畔也不答他,身形猛然拔起,几个起落就消失无踪。
杜鳞目瞪口呆了半晌,忽然大叫一声「他答应了!」高兴得差点在温泉里翻起跟头来。
纵身飞到临剑庄时,江无畔的耳根还有些发烫。
尴尬是一部分,气愤是一部分,或者不好意思也是一部分,更甚者是看到那带着显眼痕迹的身子所带来的冲击也是一部分。
虽然说男人对于贞操什么的并不是很在乎,但也不可能不在乎。
这种事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不可能一笑置之。
看吧看吧,只要一想到温泉中的情形,还有凌乱的床榻房间,江无畔的心跳就禁不住急促起来。
江无畔从来不曾想过自己居然会变成这样。
深吸两口气,强迫自己恢复了常态,他缓步走进临剑底内。
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
他虽然很不想画那些寡廉鲜耻的春宫图,但恩义在前,亏欠在后,处于责任,他也不得不画。
想了半天,也只能认定那小子是自己前几辈子的冤孽,今次是专门来克自己的,居然不管怎么逃都逃不过,还不如趁早做完趁早结束的好。
就这么着,长痛不如短痛,江无畔亲口应了杜鳞的话。到时候也好早点将瘟神请出门,记得撤盐欢送,回头再找柚子叶好好擦洗身上,对了,全庄还要来个大扫除,这才能保证不至于霉运不走。
「庄主。」忙着到处找主子的江福总算是寻到他了,一看到他的身影,就立刻跑过来询问,「庄主,您今天这是。。。。。。」
今天他没起来练功,也没去指导江三他们习武,自然是不大寻常。
「没什么。。。。。。」事实上还能说什么?自然是什么都不能说。
江福看着自家庄主有些不太自然的表情,一颗心就不停往下沉。
事实上,能让江无畔动摇成这样的,在整个临剑庄内就只有一只妖孽能做到!不知道杜鳞那小子给庄主吹了什么风,让庄主变成这样!
说起来,那只妖孽昨个晚上不是还放声嚷嚷了吗?原本以为是庄主教训恶人,但这么看来,似乎又不太像。。。。。。
啊啊啊,总而言之一句话,国之将亡,必有妖孽!铲除妖孽,人人有责!
老人家在心里一握拳,决定要去找那个罪魁祸首好好「问」清楚。
江无畔可不知道老管家的心理活动,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中午吃吃饭,下午练练剑,殊不知看在下人眼中,完全就是天打五雷轰的恐怖情形。
「庄主居然命我们留一份饭菜给那个妖孽?搞错没?」
「不止不止,你不知道那只妖孽过来吃午饭时那个红光满面,那个春风得意!天,他该不会把装回族怎么着了吧?」
「庄主下午练剑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的,一招『翎羽天』居然使错十三次!」

()好看的txt电子书
「这么说起来,庄主早上很晚也没出来练剑。。。。。。不知道窝在厢房里做什么。。。。。。」
「那只妖孽貌似又逃出后院了。。。。。。」
「哪个能告诉我,为什么把那小子五花大绑还加上锁链铐住,还能逃出去?」
众人集体沉默了一会儿,一人小心翼翼说:「说起来,你们难道没看到庄主面泛桃花,双眼迷离,还对那只妖孽那么好。。。。。。不会是发春了吧?啊!等等,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住手啊啊啊~」
将那个没眼力劲儿的笨蛋拖出去集体狂殴之后,一堆人又聚集在一起讨论主子的八卦。
不过,事情确实不对劲儿。
到了晚上,众人更是笃定了这个想法。
「你家庄主呢?今儿个晚上吃什么?」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杜鳞开心的一拍江福的肩膀,笑呵呵的向庄内走去。
而让江三正准备挽袖子教训人的动作嘎然而止的,时他们所崇拜的庄主大人居然默许这无赖走在前面,就这么长驱直入大堂,大大咧咧坐在桌旁。
江家众人看看那对和谐相处的身影,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今天太阳该不会从四面八方都升起来了吧?
结果,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让所有人都掉了下巴。
那只向来只缩在角落里,偷上几盘菜,比起吃饭更专注于用湿漉漉的眼神望着江无畔的禽兽,居然挥舞着筷子开始大快朵颐。
江无畔面无表情,没什么异状,杜鳞则是笑逐颜开,吃得那叫一个风卷残云,慷慨激昂,活像八百辈子没好好吃过饭似的。而在此刻,他那身得天独厚的儒雅气质,也被他损得涓滴不剩了。
吃完晚饭后,江无畔率先搁筷,起身向厢房走去。
杜鳞抹抹嘴巴,摸了根牙签叼着,也跟着江无畔向同一处厢房走去。
江家所有的下人们都快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庄主,这姓杜的。。。。。。」江三的话还没喊完,江无畔冷淡声音就从前方传来。
「从今日起,举凡这个时辰开始,不管是谁都不要进竹院,违者庄规处置。」
「可是,这只禽兽。。。。。。」
「你们不听我的话了么?」声音虽然平淡,但四周的感觉一下子就变了!之前几乎感觉不到的空气,此刻却像是凝成了冰,变成了石,冻得人全身僵硬,压得人运气都喘不过来。
「哎,这也是为了你们庄主。。。。。。咳咳,为了你们好啦!乖乖的,听话别闹。。。。。。哈哈哈!」杜鳞笑得一副小人得志状,十足欠扁的模样。
江三手指发瘁,真想将那只混球毒打成猪头,淡此刻却也只能恭敬的弯下身子,应了声「是」。
「哈哈,哈哈哈。。。。。。」杜鳞得偿所愿,此刻又有了靠山,分外的扬眉吐气,跟着江无畔就走入内院,向着江无畔独居的竹院行去。
「管家,你看那厮。。。。。。」江三咬牙切齿状死盯着杜鳞的背影,真恨不得用眼刀就能将那小子活活剐成千万片。
「我们要相信庄主,庄主这样做,肯定有他的深意。」虽然这样说,江福的双眼却不安的望着庄主怎么看怎么别扭的背影。
「可是那小子压根就是妖孽!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庄主就范。。。。。。我们岂能让庄主继续受他狭持?」
「江三。。。。。。」
「对啊,福管家,江三说得有理!可不就是这么回事么?我们庄主大仁大义,一派君子风范,敢情就是被那妖孽钻了空子。你看看他缠了庄主多少天,庄主都没给他好脸色,怎么今天突然变这样?」
「对啊,庄主今天也不太对劲儿呢!」
家丁护院们左右一合计,合计出来的结果,就是大家集体沉默。

()
隔了许久,江三彻底爆发了!
「好贼子!就知道他在打庄主的主意!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显现出来了!居然敢轻薄我们临剑庄庄主,真是色胆包天!」
呃,「集思广益」的好处在于考虑问题能全面完整一些,不过也不排除越想越偏的可能性。。。。。。
「可恶,那厮真的是欺我临剑庄无人不成?」脾气最直、最崇拜庄主的江三顿时怒发冲冠,直接抄起背后的两大板斧,狰狞的想向后院杀去!
「且慢!」福管家突然出声制止,就算是如莽牛一般的江三,也在这服侍两代临剑庄庄主的老人面前不敢放肆。
「福伯,庄主这事不能耽搁啊!」江三急惶惶的说道,周围家丁护院齐齐点头称是,同时用一双双饱含热情的双眼盯着主事人瞧。
福管家望着一张张真挚的面孔,欣慰的点点偷,缓缓道:「大家的心意我自然明白,我也是一般心思。只是庄主之前嘱咐我们不得擅闯后院,我们身为下人,自然是违抗不得。。。。。。」
江三急得跨前一步,「难道,就任由那厮对庄主不利?」
福管家摇了摇头,神秘一笑,满是褶子的老脸顿时绽放出让人不敢轻视的气息,让周遭众人从内心深处发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身为下人,不可忤逆主子的命令,这是身为下人之本。但。。。。。。」福管家轻轻捋了一下蓄到胸口的胡须,意味深长的道:「但此刻作为一位爱护晚辈的长辈,却是庄规也能网开一面的吧?呵呵。。。。。。呵呵。。。。。。」
江三等人双眼一亮,欣喜道:「福管家!难道你。。。。。。」
福管家双眼猛地大睁,目光如两道冷电直射众人心底,原本挺直却矮小的身躯气息外泄,霎那间,已经由一个普普通通的管家老头,变成了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从今日起,『无敌神拳』聂达,将重现江湖!」
江三等人欣喜过望,虽然兴奋,却也没忘了谨慎小心,压低声音喜道:「太好了,有福管家。。。。。。哦,不,是『无敌神拳』出面,定能成功击杀杜鳞那厮,让庄主脱离他的魔掌!」
福管家冷冷一笑,轻功运起,向着后院扑去。
众人望着福管家的身影融入黑暗之中,脑中已经开始勾勒起杜鳞会死的有多难看的情形了。
第六章 变数
「吱呀」一声大门从内往外被推开。江无畔面无表情的走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6

你可能喜欢的